刚刚更新: 〔云恋殇〕〔娇宠农门小医妃〕〔废少重生归来〕〔无限之绝地求生〕〔重生之绝世废少〕〔花心皇后〕〔重生六零:翻身做〕〔霍少的闪婚暖妻〕〔乘龙快婿〕〔万能杂货铺〕〔你是我的星星〕〔林浩张思梦〕〔冒牌大医生〕〔一念倾狂〕〔我有一颗时空珠〕〔见习死神系统〕〔娇蛮甜妻萌萌哒〕〔诸天成就达人〕〔神秘老公惹不起〕〔万界小人物互助群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十章 我没有神经病
    怕吵到老婆,肖穆小声问秦雨,“你听到了吗?刚刚的声音。”

    “恩”秦雨点点头。

    “你看到是什么东西了吗?”

    秦雨摇摇头。

    “那奇了怪了,哪来的声音啊?”

    “风。”秦雨说道。

    “你是说风吹进来的声音?”

    “恩。”

    这时,李璘醒来过来,看到站在床头的肖穆,揉了揉眼,问道:“老公你干嘛呢?”

    看到自己老婆醒了,肖穆惊得抖了下身体,赶紧冲秦雨摆了摆手,让他回去。

    “我刚去了趟卫生间,你咋醒了。”

    “不知道怎么的,刚刚半睡半醒的,老觉得耳边有人在那叽叽喳喳的说话,烦死我了,一生气,我就醒了,看见你站在那,好像和谁说话。”李璘眼睛这会还是半睁,话语间也充满了懒意。

    “你听到耳边有人说话了?”肖穆一惊。

    “恩,好像是,不管了,估计是我白天想那个故事想的,刚刚做梦还在想,想多了出现幻听了吧?”李璘明显不以为意,“好了,快睡吧,老公,你不是明天还有事吗?”

    “恩,这就睡。”躺回床上后,肖穆却睁着一双大眼,再也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晨,他就找李璘要了她写作的素材,这是一篇贴吧的帖子。

    帖子是两个月前发的,是一个叫东风一场梦的楼主,在贴吧里求助说,耳边总是能听到有人在说话,说话声音不大,听不太清楚。而且每次都出现在晚上,导致他已经连续几天没有睡好觉了。

    时间相差不长,很快就有个人回帖道:“我也遇到过,只不过就一次而已。”

    很快这回复就一层一层盖了起来。

    “真的真的,我也遇到过,醒来发现我老公说梦话呢。”

    “楼主别放心心上,你就是神经衰弱,压力太大了。”

    “楼主应该找到心理学家疏导疏导。”

    “我是心理医生,你的症状存在思维障碍和幻听这种知觉障碍。”

    “楼上说人话!”

    “就是我们常说的精神分裂,楼主要坚持服药,保持良好的社会关系,积极调整心态,病情不可怕,重点是要积极面对啊!”

    “楼上说得对,楼主得吃药啊。”

    “对对对。”

    隔了一天,早上6点楼主又发了一个帖子。“我没有精神病,我是说真的,我父母也听到了,昨天他们睡我的房间,也听到了男人和女人的声音。到底有没有帮帮我,我好像被奇怪的东西缠上了。”

    “一次还好,经常遇到就有问题了吧。”

    “你那房子是老房子了吧?”

    楼主在这条评论下有回复道:“新房子啊,刚住进去半年。”

    “是隔壁人在说话,你听到了吧?”

    楼主回复,“不是,这声音就在耳边,虽说我家隔音不是特别的好,也不至于连邻居的窃窃私语都能听到吧?而且总是在半夜。”

    “难不成是残存影像?你房间环境有自动记录影响并重放的功能?捐出来研究研究。”

    “那个......那个......你家里有些什么吧?快请个高人。”

    之后这个帖子就没有动静了。又过了一个礼拜,楼主的最后一贴写道:“不要再吵我了。”

    下面有人说快报警,有人说这是恶搞,有人说楼主疯了了。

    一番讨论后,这个帖子彻底沉寂了下来。

    看完之后,肖穆觉得自己冷汗都冒下来了。如果是之前看到这样的帖子,他肯定也和大部分人一样,觉得这家伙就是幻听了,然而有了自己夜晚的真实经历,他体会道阵阵凉风从后背冒起。想着老婆怕是今晚就要动笔了,肖穆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得,非说晚上写鬼故事特别有灵感,要不是自己好一番规劝,说,熬夜会起痘,会长胖,会变丑,这个女人居然要半夜十二点以后再去写。

    通过昨晚的事,肖穆发觉自己遇到灵异事件的话,李璘也会被干扰的,因此今晚不能再在家里住了,要找个借口出去。

    “媳妇,我今天有事,要出个差,可赶不回来。”

    “什么事啊?之前也没听你说。”

    “怎么没说啊?上次不是告诉你我原来的领导找我回去嘛。我准备找他谈工作的事,他现在正好在外面出差,我去找他。”

    “哪里?远吗?”

    “不远不远,就在新城。”

    “好吧,路上开车要注意安全。”

    “好嘞,对了上次寄回家的护身符你带上了吗?”给二叔打过电话后,肖穆就将其中一点积分兑换成了护身符。兑换后,当天就收到了一份没有任何寄件信息的包裹。其中放着两个又黄又旧的符。

    “恩,就是你说开过光的那个嘛。带着呢,老公让带那必须得带着啊。”李璘对着肖穆报以甜甜的一笑。

    肖穆宠溺的揉了揉老婆柔软的头发。

    吃过早饭后,他就出发了,其实要去的地方并非新城,而是一个叫做离城县的地方,距离东阳市有3个小时的车程,之所以去这里,是看到这个帖子发在离城吧里。

    既然发生在那,那一切就从那里解决,如果没猜错,网站发布的任务也需要在那里完成。在路上肖穆特意到新城绕了一下,他了解自己老婆,一个常年创作各种题材的老写手来说,生活中的任何蛛丝马迹都会引起她的怀疑,所以一切还是小心为妙啊。

    路上秦雨自己从纽扣里钻了出来,坐着副驾上。一路上脸都冲车窗外看着,连续几个小时,纹丝未动。

    “你脖子不酸吗?”肖穆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秦雨摇摇头。

    一人一鬼到达离城的时候已经下午,订好了一间酒店。就直接奔酒店去了,一下车秦雨就又钻回纽扣当中了,肖穆进入酒店登记好房间,便开始在离城古老的街道上游荡。

    离城在春秋战国时期,是一个古国,也曾经是太行山革命老区,历史非常悠久。

    他穿行在这样的街道上,注意到这附近以旧房为主,新建小区一个也看不到,应该是到了老城区。然而从帖子里知道,那个楼主所住的房子是个新建房,搬进去就半年,再算上发帖时间为两个月前,那建成到现在无论如何也超不过两年。

    这样思忖着,他又打开手机,搜了搜离城的房源情况,果然新建的小区和商业街都在县城的北面,他现在在县城的偏南面。

    “先不管这些了,赶紧准备些驱邪避鬼的东西才好。”肖穆拍拍脑袋自言自语道。

    锋利的刀子,黑曜石,红布,又买了一串1000响的鞭炮,至于黑狗血什么的,购买难度太大,直接放弃了。

    这些都是他搜索童年记忆,并能够马上买到的全部东西了。

    本想联系下二叔的,可刚打电话没多久紧接着又遇鬼,这纯属是让家人担心啊,他不像很多小说的男主,就是孤家寡人,作为一个生活在现实社会的普通人来说,又怎会没有家人的牵绊呢?更不能不管不顾,任其发展,牵连家人。

    肖穆回到酒店时,已经下午六点了,随便泡了一包面,吃完就开始准备了,黑曜石他买了三颗,其中一颗叫店里的人磨成了粉末,涂在了那把开刃的刀子上,据说这样连厉鬼都可以伤到。红布贴身装上,再把鞭炮放包里,挎身上,调转了一个顺手的位置。一切准备停当,把秦雨也叫了出来。

    最后,打开了电视,这一人一鬼就看起了电视。

    肖穆呢,边看还边吐槽几句,“这个导演的电视咋约拍越没水平了,女主简直没带脑子嘛?是不?秦雨?”

    “......”

    肖穆把大脑袋凑过又问道:“是不?秦雨”还带着厚脸皮的笑容。

    “......”秦雨安静了半天,回了声,“恩。”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过去了几个小时。肖穆每隔一会都会看看表,眼里全是焦躁和不耐,这都快十点了,怎么还没来,这种等待的感觉,太难熬了。就像有一把钝刀子在割你的肉,一刀一刀又一刀,带着延缓的疼痛,可半点伤口都没有。

    正要给老婆打个电话试探一下她啥时候开始,可还没找出在包深处的手机。就听到滋啦滋啦两声,房间里的灯忽然闪了一闪,紧接着啪得一下,灭了。

    黑乎乎的房间里,只剩下眼前的电视里还在上演着女主沐浴的戏码。光照样在两人的脸上青白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重生小郡主:七皇〕〔佛系反骨(快穿)〕〔万古界碑〕〔重回七零:军长大〕〔玄幻之躺着也升级〕〔三生三世别瑶池〕〔病娇影后,萌萌哒〕〔豪门重生:全能强〕〔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级基地〕〔万古至尊〕〔星卡大师〕〔特种兵之御兽龙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