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居在娱乐圈〕〔从收租开始当大佬〕〔璀璨王牌〕〔末世雄兵〕〔长生赘婿医圣〕〔萌妻难追:总裁爹〕〔我就是富豪〕〔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界河之祖〕〔我的萌妃是大佬〕〔重生之军工霸主〕〔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萌妻她从天上来〕〔我的极品老婆〕〔拐个王爷来种田〕〔许你凡尘一世爱〕〔电竞王者:阳神,〕〔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逆天狂妃: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十五章 李红兵
    大家好,我叫李红兵,今年34岁,老家在j省林江市乐田县四条沟乡金南村李家庄。我很爱我的家乡,那特别的美,四周都是最原始的森林自然景观,还有一条大江横跨而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实在太穷了。

    小时候比较皮,上树掏鸟窝,下河摸肥鱼,隔三差五还要跟邻村的小孩打一架。唯独就是不爱学习,我爹说既然不爱学,那就别学了,反正咱家也没钱供你学,跟着你小叔当学徒去吧。

    这不,小学毕业我就跟着小叔在各个村子里干活了。小叔是个泥瓦匠,他做的活计在整个乡上都是有名的,他抹出来的缝总是最平最光的。我一直跟着他学到了16岁,小叔说我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已经可以出师了。他就问我,是打算自己干呢?还是继续跟他干。

    我想都没想就说:“叔,我就和你干,跟你干,我觉得踏实。”

    叔揉了下我的头,跟我说:“红娃子,你要愿意跟叔干,那咱就上城里去,在这乡里挣不下啥大钱,叔带你挣大钱去。”

    就这么我就开始跟我小叔在外面跑,其实一开始,也没跑多远,就在我们那个县城里,盖个楼房啥的,那时候县城里没有那种好几十层的大高楼,一般都是五六层。我和小叔哪有活计就去哪。

    小叔技术好,别人都喜欢用他。

    这时候,我们的活计就开始往市里做了。

    市里真是大啊,人也多,车也多,楼也高,尤其是小姑娘一个个可俊呢?不过我胆子小,不敢和城里的姑娘说话,总是躲在我小叔的背后呢。被我小叔笑话,说我是个怂蛋。

    也是就是这一年,我18岁了,才刚刚情窦初开的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

    那个姑娘是我们临乡的,初中以后就不上学了,出来打工,现在在一个理发店里给人家洗头呢。

    我们做活计的地方离他们理发店可近了,我来来去去总能见着她。为了跟她说上话,我把我存下来的钱,拿出来,隔三差五跑她那里去剃头。

    其实一开始,我就是想进去洗个头,和她说说话,可进去一看,全是女的,哪有个男的嘛。然后她就问我:“你这头发都这么短了,是要剃光么?”

    她洗头的时候,手指在我头上揉来揉去的,头发梢都落到我脸上了,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一个姑娘离这么近,淡淡的香味直往我鼻子里钻。

    我什么都听不清了,鬼使神差的就恩了一声。

    从那天开始好久一阵子,我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总是剃的干干净净。

    小叔总是看着我,促狭的笑,说:“不知道的人,谁会知道你小子是处对象了,都以为你出家了呢。”

    哈哈,我是谈恋爱了。

    而且最傻的就是,我是处好一阵子对象,才知道她叫小玲的。小玲皮肤特别好,特别白,比那些城里姑娘的皮肤都白,头发又黑又长的,一直到腰上。每次抱着她,我最喜欢抚摸她的头发。

    我20岁那一年,小叔又对我说:“红娃子啊,小叔要去更远的地方闯荡去,我除了泥瓦匠的活计,还准备学装修的活计,你愿意不愿意跟我走啊?还是要留在这和小玲子结婚生娃啊。”

    这一次我犹豫了,我舍不得小玲。但没让我想到的是,小玲愿意跟着我一起走。

    就这样,我们穿梭在一个又一个城市里。

    三年后,我不仅是个好的泥瓦匠还是一名装修工人,虽然工作比较辛苦,但好在收入不错,我和小玲也在这一年结婚了。小叔当了我们的证婚人,工友是我们的见证者。

    这一刻我觉得我的人生都要圆满了。后来很多年每当想起这时候,我都能把自己感动的泪流满面,小玲就笑我傻。

    傻也没关系啊,能和她结婚,我傻点又有什么关系。

    第二年,我们的女儿也出生了,我当爸爸了。

    女儿一天天长大,我们不能再到处流浪了,就这样我们留在了这个叫做离城的地方。这里虽然是个小县城,但环境安逸舒适,女儿上学也非常方便。而我的小叔继续他闯荡的生活去了。

    接下来我们依旧过着幸福的生活,我总会想,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眷顾,给我这么一个美好的妻子,又给我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儿。我时常觉得自己就是这个世上最最幸福的男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总是询问老天,老天觉得烦了,所以他决定收走我的幸福,如果是这样,我多希望被收走的那个人是我啊。

    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小玲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接孩子的时候,突然翻倒在地,还是邻居看见后叫来的120,把她送到医院,我接到邻居的电话也往医院赶。

    没几天医生就告诉我是胰腺癌晚期,而且扩散很快,可能一个月都很难坚持。

    我从来没想过,小玲她怎么会得这种病,要得病也该是我啊?孩子才10岁怎么能没有妈妈?

    我告诉医生用尽一切办法也要治疗,医生建议我送她到北京。

    北京,对,去北京,在北京一定可以治好小玲的病。我把我们全部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去给她看病。

    小玲不知道,我瞒着她,说是去北京玩,顺便再检查一下她的病。这个傻姑娘总是对我百分百的信任。

    我给女儿也请了假,让她好好陪着她妈妈。

    在北京,我一边接受着又一重的确诊打击,一边带着她去逛天安门,看***,看升旗,还逛了故宫,颐和园。晚上还去了鸟巢。

    小玲可开心了,还笑着对我说,这皇帝的女人也不见得过得比她好。虽然之前来北京工作过,但是都没有好好逛逛。这次总算满足了心愿。

    听到她的话,我背过脸,偷偷的抹干脸上的泪。

    医院那边开始了化疗,我跟医生提前说好了,也没告诉小玲那就是传说中的化疗。她每次做完化疗都非常痛苦,头发也开始掉了起来。

    没多久她开始察觉到不对,死活都不愿意在北京治了,要回家。

    北京的医生告诉我,治疗并没有起作用,癌细胞依然在快速扩散,与其让她受罪,不如让她回去。

    医生是不是知道我们快没钱了,所以不给我们治了,我能挣钱,还能借钱,救救我的老婆吧。

    可是他们不听我的,小玲也不听我的。

    无奈下,我还是带她回家了。

    一个月,短短一个月,她就去世了。然而就在小玲去世的那天,我们的女儿在学校门口出了车祸。

    严重脑损伤,重度昏迷,医生告诉我,有机会能救活,但基本也就是植物人了。

    植物人......植物人......植物人也没关系,只要活着,只要活着,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

    我一边处理妻子的身后事,一边工作赚钱救治女儿。

    女儿身体的各项机能一直都不稳定,中间已经出现过好几次心跳骤停了。各项仪器的使用费用昂贵,药物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可有一天医生又告诉我,国产药现在已经无法稳定住女儿的情况了,只能换进口药搏一搏。

    没事,换进口药,我去挣钱,去挣钱。

    可是。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不把我的工钱给我呢?我知道我出了一些错误,我不是故意的,我修补好了啊。为什么还要骂我的妻子该死呢?为什么说我是克妻克子呢?

    呵呵。

    我的女儿最后也死了。

    呵呵,还是没救活,死了。

    我决定要你们一家三口赔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修真从武侠开始〕〔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快穿,男神大人乖〕〔岳风柳萱小说〕〔一胎双宝:总裁大〕〔战神王爷的吃货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