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居在娱乐圈〕〔从收租开始当大佬〕〔璀璨王牌〕〔末世雄兵〕〔长生赘婿医圣〕〔萌妻难追:总裁爹〕〔我就是富豪〕〔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界河之祖〕〔我的萌妃是大佬〕〔重生之军工霸主〕〔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萌妻她从天上来〕〔我的极品老婆〕〔拐个王爷来种田〕〔许你凡尘一世爱〕〔电竞王者:阳神,〕〔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逆天狂妃: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十六章 纠缠不休
    “啊!”一个男人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空。

    雾气弥漫的公路上,一个醉酒的男人踉踉跄跄的走在路上,边走边骂骂咧咧:“什么破出租,老子就下车吐一下,你就把老子扔路上了?没道德的玩意,小心回去遇上鬼打墙。哼,老子自己也能走回去......”

    还想说什么,又忍不住了,连忙跑到路旁哇哇的吐起来,边吐嘴里还不忘絮叨:“今天真是喝太多了......呕......那帮人真是的,灌我这么多酒,一斤白的......呕......10瓶啤的,就算老子酒量再好,也得给我喝吐了啊......呕......”

    这一通吐,男人感觉心肝脾肺肾都快呕出来了,但吐完之后身体轻松了一些,头脑也清楚了一些。

    起身正要继续往前走,愣了一下,又仔细的把四周看了看。

    这才发现有些许不对,他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自言自语道:“不对啊,这都走了快半小时了吧?怎么两边还是树和山呢?而且一辆车也没有经过。是不是喝多走错了?”

    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因为醉酒走错路以后,男人停下了脚步,开始翻看手机导航,可导航的显示在一片空白之上。

    “没流量了?不会啊?没流量也能联网啊,就多收点钱。没话费了?往出去打一下试试吧?”拨通电话后,电话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什么鬼?看着满格的信号,这电话怎么跟服务区外一样啊?”男人有些赌气的拍拍手里的手机,“破玩意,回去就把你换掉。算了,肯定是走错路了,往回走走看吧,看到人了,就问问路。估计这边新修的路,还没怎么通车呢?要是遇不到,就走回到岔路口,也就能回家了。”

    醉酒的男人又开始晃晃悠悠往回走,走久了,无聊起来,还哼起了歌:“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我挥剑转身,而鲜血如红唇......”

    正唱到高潮部分,男人就瞅见了一个女人穿着红衣站在远处的路旁,长发随风摆动,身材修长,一袭红裙看起来格外曼妙。并且手一直在摆动,似乎在对他打招呼。

    男人看看自己的前后,没有车,就他一个人,果然是在冲他招手,顿时心花怒放。边往过走,心里边琢磨:“难不成,真遇上对的人了。虽然没看见脸,但光看身材就必然不会差。大半夜的也是走桃花运了。”

    实在无法按捺住心底的喜悦,步子越走越快。

    突然,男人好像察觉到了不对,离近了以后他发现女人裙子有些破旧,布料也不像红色的,而像是被血污染红的白裙子,而且她一直低着头,而手臂和脖子之间的距离明明已经超过160度了,手臂还依旧在前后摆动,动作僵硬而机械,随时就要把手臂折断一般。

    他向前走动的双腿骤然停下,软的连抬都抬不起来了,心里暗暗叫苦,不对,这是见鬼了啊。不行,必须得走,不走怕是活不了了。

    强制自己抬腿,转身就要向后走,这一刻,路边的女鬼也动了,她先是把头拧转到男人的方向,紧接着身体也拧了过来。放下摆动的手。开始亦步亦趋的跟在了男人身后。男人走得快,她就走得快,男人走得慢,她就走得慢。

    男人回头看到女鬼在身后时,也发现了这个状况,由不得多想跑得速度更快了。

    女鬼像是在逗弄耗子的猫,看着男人越发惊慌失措,她嘴角的弧度就越大。足足过了半小时,男人的体能已经消耗殆尽了,每当回头看见女鬼依然在她身后不远处,心就越发的冰凉绝望。

    他知道自己逃不了了,内心做了一番挣扎后,决定站住,直面女鬼。而他停下脚步回头的那一瞬间,身后却是空无一人,或者说空无一鬼。

    男人惊讶的观望四周,别说鬼了,连个影子都没有。

    “难道,那女鬼觉得无聊走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站在原地半天没敢动。

    可什么都没有发生?“难不成是幻觉,喝多了产生的幻觉?”男人这样安慰着自己,“既然没有鬼,那我还得往回走,不然怎么回家啊?”可能因为刚才太过疲劳了,感觉这会身体都有些沉。

    正要抬起脚步的时候,突然注意到旁边有个路标,上面写着“国道4”。男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发现一缕黑色的头发出现在他的眼前,头发由上往下落,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他已经惊吓的说不出话,也动不了了,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而女鬼站在男人的肩膀上,缓缓低下头,一点一点,最后形成了一个极度弯曲的弧度,把脸贴近了男人的脸,腐烂的眼珠在眼眶里晃动,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掉出来。一张嘴已经咧到了耳根处,笑得格外灿烂,黑洞洞的嘴里流出来黏腻的血液。

    “啊!”又一声惨叫响起,叫声撕裂而冗长。

    叫声过后,周围又恢复了寂静。一个手机掉落在地上,电话铃音响起。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我挥剑转身,而鲜血如红唇......”

    肖穆自从上次让秦雨吞噬完其他鬼以后,那家伙就躲着纽扣里,再没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吃太多了,消化不良,还是怎么的。

    他呢,除了叮嘱妻子暂时不要写恐怖小说,劳神劳力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在想办法筹钱。半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的,不抓紧,车就保不下来了。自从开始遇鬼,他发觉有了车,就好像有了多一层的保障。尤其是上回那个红衣女鬼,没有车,他早死了。

    这天他半夜睡得正香,一阵呼喊声把他叫醒,肖穆睁眼一看是秦雨,秦雨看起来好像和人的实体十分接近了。

    可秦雨并没有看他,而是眼睛一直盯着窗外,周身寒气浓重,冻得肖穆直打哆嗦。肖穆知道肯定是有东西靠近了,而且不弱,上一次那一家三口过来,秦雨连纽扣都懒得出。

    他小心翼翼的拉开窗帘,眼前的情景瞬间吓得他整个人一机灵,“国道4”的红衣女鬼居然就在他家窗外,头发一根根的布满窗户,粘稠的血液想从纱窗里渗进来,如果不是秦雨用水把那些血液阻隔在外面,估计这会他就已经没命了。

    不由分说,肖穆大喊了一声滚,然后狠狠的把窗户关上,刚关上窗,一张脸就紧紧贴在了窗口上。那长着一脸烂肉的大脸上一张嘴咧的格外开,看得肖穆好想一脚踩上去。

    “老公,你大晚上喊什么啊?”李璘被肖穆的喊声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紧接着就打了个喷嚏,“阿嚏,怎么这么冷啊?”

    肖穆忙拉好窗帘,他不知道李璘会不会看见,但还是拉上保险,“哦,刚做了个噩梦,醒来发现房间冷,就把窗户关上了,你先睡吧,别管我了。”

    “你不睡了吗?”李璘看肖穆没上床的意思。

    “有点睡不着,我抽根烟再睡。”肖穆给秦雨打了个手势。一人一鬼来到客厅,肖穆压低声音忙问道:“进不来了吧?”

    “暂时。”

    “不是离不开那片鬼域吗?”

    “变强了。”

    “你打得过吗?”

    “在外面,能。在鬼域,不能。”

    “意思离开鬼域她会减弱?”

    “恩”

    “你能消灭她吗?”

    秦雨摇摇头,“我不够强。”

    “意思是你比她强点,但还是灭不了她。”

    “恩。”

    “那女鬼是不是比上次遇见的时候厉害了。”

    “恩。”

    “这下麻烦了,她在变强,等有一天强过你,肯定不会放过咱俩。”

    “你。”

    “为什么只有我?”

    “吸收我,要很久,所以你先死。”

    “kao。”

    过了一会,窗外的女鬼已经不在了,肖穆拿出上回买的另两块黑曜石,赶紧摆在窗台上。又把那把刀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从这天起,肖穆发现自己无论走到哪,身后不远处都站着一个红色身影。早晨出门,她就在楼梯口附近冲自己招手。走在大街上,身后树荫下,她也会在那里招手。回到家,她就飘在窗外,冲他招手。弄得他现在不敢随便去别人家,就怕给人家家里带个厉鬼过去。

    纠缠的日子持续着,不分昼夜,不分地点,肖穆明白,他彻底被这个女鬼缠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修真从武侠开始〕〔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快穿,男神大人乖〕〔岳风柳萱小说〕〔一胎双宝:总裁大〕〔战神王爷的吃货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