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居在娱乐圈〕〔从收租开始当大佬〕〔璀璨王牌〕〔末世雄兵〕〔长生赘婿医圣〕〔萌妻难追:总裁爹〕〔我就是富豪〕〔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界河之祖〕〔我的萌妃是大佬〕〔重生之军工霸主〕〔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萌妻她从天上来〕〔我的极品老婆〕〔拐个王爷来种田〕〔许你凡尘一世爱〕〔电竞王者:阳神,〕〔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逆天狂妃: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十七章 你不要面子的吗?
    如果是普通人,可能会很快崩溃,无论走到哪,身旁都纠缠着一个红衣厉鬼,她总是幽幽地站在你身后不远也不近的地方,盯着你,守着你,时不时再摆摆手和你打个招呼,尤其是那诡异的笑容总是格外惊悚。

    可肖穆不一样,身旁的秦雨给了他绝对的安全感。他知道,只要有秦雨,女鬼就不会轻易动手,但似乎也不是很想放手。要不是每次一眼就能看见她那乌糟糟的头发下,一张咧开的大嘴,甚至有时候都会怀疑是不是哪家暗恋他的小姐姐。

    如果只是跟着那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位大小姐明显并不是这么想的。

    她想要的是肖穆的命!

    这天夜里肖穆起来上厕所,刚打开卫生间的门,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缕缕黑发从马桶内不停往外涌出,深红色血沿着发梢滴答滴答落在地上,之后又慢慢向一起汇聚,然后冲着卫生间大门方向缓缓移动着。

    肖穆不及多想,先跑回卧室蹑手蹑脚地取出自己放在枕头下面的刀子,又拿起床头柜上的纽扣,转身便冲进卫生间。

    “秦雨,秦雨,你今天怎么没发现这玩意钻进来了?”肖穆有些纳闷,按理说秦雨一向很敏感的。

    “磁场被搅乱,没发觉。”难得的失察,秦雨似乎有些不开心。

    “也是,最近这鬼一直在周围转悠转悠的,已经影响到我们身边的磁场了。”肖穆看着持续向外游走的发丝,感觉自己头皮都麻了。

    “要不?我切断,然后你吸收了?”肖穆说着就要上前挥刀。

    “不......要......”秦雨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两个字。

    肖穆有些不解,轻声问道:“吸收不了?”

    秦雨听到后,不仅皱了皱眉,还有些嫌弃的别过脸,说了两个字:“脏,臭。”

    “......”肖穆有些无奈,看着到处乱窜的头发上果然还有些米黄色不明物体,心里也一阵恶心,不由得叹道:“你是个厉鬼啊,都不要面子了吗?下水道和马桶也钻。”

    有些无措的他突然灵光一闪,一个有些荒唐的想法出现在脑子里,看着马桶里的头发和血渍,笑道:“要不我给你冲个澡?”

    紧接着,就小心翼翼地走到马桶旁,轻轻地按了下水槽上的按钮。

    只听哗啦啦一声,瞬间,马桶里的水卷着头发和血液就又回到了下水道里。这画面看着十分过瘾,肖穆的笑容更大了。

    不过,唯一可惜的就是不能治根,没一会估计这些头发又会卷‘屎’重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往里面撒些粗盐。明天再去买些朱砂,艾草之类的驱邪避鬼小神器,然后多准备几块黑曜石。

    这天天见鬼的,真是费钱,肖穆愤愤的暗想着。他再看着地上残留下的黄色痕迹,还有和女鬼切断了联系的血迹,头疼了起来,只好小声问秦雨:“用你的雨水,帮我清理清理呗?”

    “......”

    “秦雨?”肖穆稍微把声音放大了一点。

    “......”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结果回头一看,身后早已空无一人,只有一个纽扣远远的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他不由得吐槽一句,“作为鬼,你洁癖真的好严重。”

    可话音刚落,不知怎的,转念想起他生前常常被人在厕所里欺负的画面,心却不由得揪痛起来。

    叹了一口气,道:“算了,我干就我干,我得轻点,可别吵醒媳妇。”肖穆尽量把动作放轻,拿出84消毒液,把那地擦了一遍又一遍。

    本来就是半夜起来上个厕所,谁知打扫卫生间一直打扫到外面的天蒙蒙发亮。

    “哎,夜晚如此多娇,我却半夜被鬼闹。”肖穆轻轻絮叨了一句,总算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在女鬼的监控下,他备齐了材料,刚拿到东西,他就冲女鬼走去,手拿着朱砂,想试试效果。

    可女鬼却有些怀疑的看着肖穆握着朱砂的手,一直往后退,看样子并不打算给他靠近的机会。

    通过这几次遇鬼的经验,肖穆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所有的鬼对于威胁到自己的东西都格外小心,无论这个威胁是大或者是小。哪怕轻微的伤害也会让他们马上退缩。

    在退缩之后,确定这些东西对他们威胁只是轻微的,才会肆无忌惮的再次出现。无论女鬼和那一家都是如此。

    想通这些,肖穆的觉得自己慢慢开始有了一些对付鬼物的头绪。

    回到家以后,他就在卫生间再次撒了粗盐和朱砂,尤其马桶周边格外多放了些,又用艾草好好熏了一下厕所。

    李璘看着肖穆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问道:“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没事,我就觉得厕所有味。”肖穆含糊的带过。

    “少来,我一个写鬼故事的,你当我不知道这些都是驱邪的?咱家不会闹鬼吧?”李璘打了个激灵,小心翼翼的问。

    “没有啦,就昨晚做了个关于卫生间的噩梦,用这个安安心。”肖穆继续打哈哈。

    “切,你啥时候开始这么迷信了?”

    “最近开始。”肖穆心里却想着,还不是你写的恐怖小说,招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你是不是偷看我小说了?吓到了?”李璘明显不太相信肖穆,再次追问。

    “你觉得你写的故事,能吓到你胆大如牛的老公吗?”肖穆看着卫生间万无一失后,坐在沙发上,打算喝口茶,歇一歇。

    “怎么不吓人,我这次故事长进了呢?恐怖程度都到达两星了。”李璘说完,用期待的小眼神看着肖穆,像个讨要夸奖的孩子。

    “噗——”一口茶水喷出来,肖穆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璘,“才两星?”这么少,他可是差点搭上命啊。

    “什么叫才两星,我吓到了好几个人呢?”没有得到预想的反应,李璘嘟着嘴很不开心。

    “不是不是,我是觉得,光看素材都吓得不要不要的,何况经过老婆你格外的加工呢?怎么也不得四星,五星。”肖穆看到自己老婆不开心,忙哄道。

    “我好好的拜读了好几个四星,五星的鬼故事,那才是真正的吓人呢?我这个真的一般,我需要继续努力的。”李璘说这些的时候两眼直冒星光。

    一旁的肖穆却觉得后背直冒寒气,不察觉之间,一滴冷汗从额头落下。

    似乎是又燃起了斗志,李璘不再追问肖穆,而是兴致冲冲的去上网查资料了。

    肖穆坐在那愣了好半天,又将举在嘴边的茶杯放了下去,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走进厨房准备做饭。

    可这一进去,他感觉自己头都要炸了,只见一缕又一缕的黑色头发丝,正从油烟机里疯狂往外伸,跟个八爪章鱼一样,在空中诡异的挥舞着。每一根头发的发梢都向下滴落着被油渍包裹的血滴,落在地板上,灶台上,还有两个锅里。

    “你是真的不要面子了吗?”眼前的一切,让肖穆郁闷至极,愤怒的喊道。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过日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修真从武侠开始〕〔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快穿,男神大人乖〕〔岳风柳萱小说〕〔一胎双宝:总裁大〕〔战神王爷的吃货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