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朽神帝〕〔都市之至尊大帝〕〔我可以无限升级〕〔BOSS凶猛:顾少,〕〔我家娘子,超超超〕〔绝世巫医〕〔明日传奇〕〔豪门宠婚:蜜吻小〕〔我有块神墓〕〔帝国大叔霸道宠〕〔重生之都市仙尊〕〔大唐司刑丞〕〔璀璨仙途〕〔龙战花都〕〔我真不会推理〕〔我有一座末日城〕〔浮世剑尊〕〔七界之都〕〔武极神王〕〔华娱特效大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十九章 合力击杀
    肖穆看过黑色小药丸的介绍后,就知道自己晚上又睡不好觉了。

    凌晨两点半,他轻手轻脚的从卧室来到阳台上,可不知什么时候,身后还跟着一只金毛幼犬,好奇的盯着自己主人手中的木盒,兴奋的双眼放光,尾巴摇的格外欢实。

    自从买回来这只狗,肖穆很少搭理他,都是老婆在照顾,不是说他不喜欢狗,只是实在没有时间。可这几天他发现,这狗很是淡定啊,周围发生这么多灵异事件,从没见它叫过,秦雨每次出现在他周边,他还总是喜欢摇着尾巴往他身边蹭,只可惜秦雨总是嫌弃的躲开,应该还是他那洁癖的臭毛病。

    今晚也是这样,听见动静就跟了过来,肖穆不由得吐槽一句:“真是个傻狗。”

    无视了身后金毛期待的眼神,他把盒子放在阳台能照到月光的地方,又接了一盆清水放在盒子旁边,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心中纠结万分。

    其实对于开阴眼,肖穆还是十分排斥的,尤其是用了鬼语符以后,他感到身边的另一个世界从遥不可及变得近在咫尺了。

    符咒的力量总会有办法消除或者减弱的,但这阴眼,恐怕一旦打开就很难再关闭了,它就像是踏入另一扇门的仪式,从此以后普通人的生活会离他越来越远。他会随时随地接触到另一个世界的事物和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就到凌晨3点整了,他不再犹豫,为了保护爱人保护自己,必须做出抉择了。

    拿起两颗药丸速度放入嘴中,伴着水服了下去,即使速度这么快的咽下,还是在嘴里留下了又腥又苦的味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制成的,肖穆心中泛起了疑问。

    接着眼睛就开始酸涩疼痛起来,像火在灼烧。他忙用一旁倒映着月亮的清水拍打眼睛来减轻灼热,清水顺着眼缝处像是有生命一般钻人眼内,而眼珠更是疯狂的吸收着流入眼中的清水。水中带来的凉寒气息逐渐压制住了火热的灼烧感。

    双眼越来越凉,越来越凉,直到全身的骨头都被这股凉意所刺痛,肖穆赶忙念起了开眼的咒语:“天清地冥,阴浊阳轻,开我法眼,阴阳分明,急急如太皇元降律令敕!”

    咒语的声音刚落下,肖穆就觉得自己的天灵盖被像是被锥子狠狠的扎了一下,疼痛笼罩了整个头顶。

    “嘶......”他倒抽一口冷气,蹲下身子,按住自己的头,静止不动,等着那股疼痛感慢慢消退。

    可能过去了五分钟,也可能过去了十分钟,肖穆缓缓站起身,睡衣已经湿透,汗水布满了脸颊,他只觉得自己此刻有些脱力,站都站不太稳。

    脱掉湿粘的睡衣,擦把脸,回到卧室,倒头就睡,他需要休息,现在!马上!

    第二天肖穆一直睡到中午。醒来时,看到老婆已经开始坐在自己的电脑旁码字了。

    李璘听到动静后,转过头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肖穆,然后有些戏谑的问道:“你啥时候喜欢裸睡了?”

    “半夜睡得有点热了,就把衣服脱了呗。”他没明白自己老婆那种怪异的眼神,无所谓的说着。

    “哦?是吗?”李璘明显不信,又强调似得补充了一句:“把你那还发潮的衣服扔洗衣机里,还有别乱买一些奇怪的黑色小药丸吃了,你又不需要。”

    “......”肖穆听到这话,下巴都惊掉了,“老婆,你想多了,我没有......”

    “行了行了......解释就是掩饰。不说了,我码字了。”李璘压根不听肖穆说完,就不再理他了。

    肖穆看李璘在忙,把苦水咽回肚中,真是欲哭无泪啊!

    洗漱完,他带着忐忑的心情踏出房门,而女鬼已经从楼梯口站到了他家门口,看来要不了几天,她就能进入到自己家里了,那时他就会防无可防。

    听着秦雨的指点,肖穆很快就找到那几个能力较强的鬼魂。

    分别是3楼李爷爷的老伴——王奶奶。

    2楼张叔的老爹——张爷爷。

    1楼秦奶奶的女儿——秦姨。

    当然这些鬼,肖穆从来不认识,只是这些天时常听他们和自己的亲人说话,才了解了情况。

    王奶奶是见李爷爷孤苦一人,孩子都在天南海北,舍不得老伴就一直陪着,死去已有二十年。

    张爷爷走得早,是总想着等儿子娶了媳妇再走,可等到张叔60岁了,还是独自一人,这才守在身边不肯离去,去世已经30年。

    至于秦姨就死的有些惨了,因为不孕不育就被丈夫家暴打死的,死后还发现丈夫不仅有外遇,还有一个儿子。而那个女人还是男人用她挣来的钱在养,一气之下弄死了那一对狗男女。回家后发现因为自责哭瞎眼的老母亲,这就陪在了母亲身边,一陪就是十年。

    肖穆很直接的告诉三鬼,合起来弄死红衣,大家一起分食。如若三鬼不管不顾,他一家死后,这栋楼没几个能活的。

    三鬼犹豫了犹豫,又商量了商量,决定帮可以,但看见危险就会跑。

    看着这几个光想占便宜,不想出力的鬼,秦雨有点怒,对着三鬼来了一句:“吃了你们,我来。”

    这话明显起了作用,三鬼忙说:“我们尽力,尽力。”

    肖穆看着这幕有点可笑,三鬼哪个都比秦雨大,已经活成老鬼了,可力量上比起秦雨都还差那么一点,除了秦姨略带点凶相,老头老太太都是靠年头熬出来的。

    “其实也不怕告诉各位爷爷奶奶阿姨,我有镇鬼符,我们五个只要合力自然是问题不大,可如果就我俩,我们有个三长两短,您三位可是一点机会都没了,想想你们的家人吧?”肖穆笑笑,“别为了光占便宜,坑死了自己的亲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三鬼听后又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晚上为了方便行动,肖穆找了个借口,把老婆送到了哥家里,陪着嫂子。自己留在家准备捉鬼。

    晚上十点,楼道已经变得很安静了,老人和孩子都休息的比较早,他先是打开窗户,把三个鬼从窗口招呼进来。

    然后把所有的出口全部封死,撒上盐和朱砂,再把三鬼分别安排在两个卧室,厨房,卫生间待着,等待肖穆的号令。

    今夜他决定来一个瓮中捉鳖。

    当一切就绪后,肖穆站在大门口,颤抖的手放在门把手上,怎么也转不下去,他怕,他怎么可能不怕。也许在开门的那一瞬间自己就会被女鬼那腥甜黏腻的黑发包裹,然后吸干。之后除了一具躯干,灵魂连渣都不剩。可不能退啊,一旦后退死的可不止是他自己了。

    右手的刀握得更紧了,左手最终还是颤巍巍的转动了门把手。缓缓打开大门,一件血染的红裙首先映入眼帘,裙子破旧不堪,多处磨损,而且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口。血似乎是无止尽一般,不停的从刀口渗出来,滴答滴答,落在一双被染红的白色帆布鞋上。

    女鬼正对着肖穆家的大门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咧着嘴看着肖穆,他们中间只隔着一道门的距离。

    肖穆起初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迅速向后退去,拉开他们的距离。他越发仔细的打量这个女鬼了,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强制自己不别过眼去,要学会接受,看着看着就不可怕了,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别怕,面对鬼最重要的是胆气,胆子没了,命就没了。”默默的告诉自己。

    女鬼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有些惊讶,她虽然早就没了心智,可做事却也有自己遵循的习惯和原则。

    肖穆把手放进兜里,摸着镇鬼符,对这女鬼说道:“进来吧。”

    这句话如同天籁进入女鬼耳中,她也不顾惊讶了,瞬间进入到房间内,头发开始肆意飞涨,弥漫到房间各个角落,血液也很快铺满地面,一同向肖穆移动过来。

    肖穆忙向客厅深处跑去,边跑边喊道:“秦雨快出来拖住她。”

    听到肖穆的呼叫,秦雨从离大门最近的厨房跑了出来,顺手关住大门,再操控着大量雨水,将女鬼包裹其中,前进不得。

    看到秦雨的出现,女鬼有些恼怒,奋力要挣脱束缚,大量血液融入秦雨控制的雨水中,试图摆脱控制。

    肖穆见机也忙拿上混合好的粗盐和朱砂,再用刀子为自己开了一条路,跑到门口,把大门封死。

    之后正要用镇鬼符去封住女鬼时,女鬼突然挣脱了秦雨的控制,用头发将秦雨死死缠住,然后就扑向肖穆。

    肖穆忙喊:“秦姨,出来!”

    秦姨听到肖穆的叫喊,很快从卫生间出来,上来就骑在女鬼身上,将自己的鬼气融进女鬼的身体,一边还哭喊着:“我好疼啊,放过我吧,我好疼啊,放过我吧。”

    肖穆趁着这个空隙,急忙用自己的刀割开缠在秦雨身上的头发。秦雨再次控制雨水,进入到女鬼的身体的每个部位,打算稀释她的血液,蚕食她的灵魂。

    可女鬼是红衣厉鬼啊,死前所受的折磨哪是秦姨能比的,很快女鬼习惯了秦姨传入她身体的疼痛,开始要挣脱出来。

    肖穆忙又喊道:“张爷爷,王奶奶快出来困住她。”

    老头老太太听到在喊他们,忙从卧室出来,也学着秦姨的样子,一个抱着左胳膊,一个抱着右胳膊,浓郁的鬼气侵入到女鬼的身体里。

    此刻女鬼明显慌了,不停的在挣扎,想要挣脱离开。肖穆哪能给她机会,拿出镇鬼符就贴在了女鬼头上,紧接着念出施符的咒语:

    “神祖圣帝,远处天曹,掌管神将,邓辛张陶,能警万恶,不赦魔妖,金声一震,万鬼难逃。”

    话音刚落,女鬼定在原处一动不能动了。

    肖穆也不敢耽误,对着四鬼喊道:“别愣着,合力击杀,分食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重生小郡主:七皇〕〔佛系反骨(快穿)〕〔万古界碑〕〔重回七零:军长大〕〔玄幻之躺着也升级〕〔三生三世别瑶池〕〔病娇影后,萌萌哒〕〔豪门重生:全能强〕〔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级基地〕〔万古至尊〕〔星卡大师〕〔特种兵之御兽龙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