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居在娱乐圈〕〔从收租开始当大佬〕〔璀璨王牌〕〔末世雄兵〕〔长生赘婿医圣〕〔萌妻难追:总裁爹〕〔我就是富豪〕〔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界河之祖〕〔我的萌妃是大佬〕〔重生之军工霸主〕〔神医赘婿良缘觅〕〔锦鲤农门崛起日常〕〔萌妻她从天上来〕〔我的极品老婆〕〔拐个王爷来种田〕〔许你凡尘一世爱〕〔电竞王者:阳神,〕〔快穿之被大佬盯上〕〔逆天狂妃:邪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四十八章 下葬
    第二天一早,肖穆是被出殡的唢呐锣鼓奏乐声和烟花爆竹声吵醒的,在村里很多形式还是参照古训的,赵三叔除了不能入祖坟,其他的仪式都不可缺。

    再出殡前,天微亮时,二叔就带着赵三叔的儿子去刨坟了,他儿子抱着公鸡破土,先在墓穴上画个长方形坑样,烧香焚纸,再用针刺破鸡冠,把血滴到酒盅里,再倒上酒浇在四角及中间,鸣炮奏乐。然后赵三叔其他家人在四角和中间各挖一锨土,回家时向刨坟人一揖三叩首,以谢代劳。

    刨坟的标准一般是长2米2,宽1米半,深84公分。这和棺木的大小是相适合的,木匠制作棺木,都是棺头高1米,宽度和旧时八仙桌相等,和门的尺寸相宜,可以方便出棺。

    而家那头同时开始设礼桌,迎吊客了。

    礼桌即收礼所设记账桌。吊客到后,必须到礼桌登记、纳礼、领孝,然后吊客等候祭奠开始。之后把吊客带来的供礼或者抓供的钱项先摆在祭桌,如有帐子也挂在棚前。

    等赵三叔儿子家人都到齐,按顺序祭拜后,就开始出殡前的准备了。先是送行礼,之后是烧轿。

    烧轿就是亲友手捧清香到十字路口烧轿送行,把手中燃着的香随行随抛,到轿前时只剩少许香在手,长子抱牌位,和亲眷跪于轿前。

    二叔说道:“道路两旁肃静,孝家止哀,下面宣读路引。”

    由村人宣读,读毕,二叔再把牌位从孝子手中请到轿内,安放妥后,孝眷起身痛哀,从左到右,围轿一周,并把手中清香撒在轿顶,转回灵棚。

    此时另有人烧轿。

    路引内容视情况而定各有不同,之后便是起灵出殡了。

    这些都是幼时肖穆跟着二叔出入各家白事,看下来的一些东西,很多都记不全了,因为这种事情太过繁琐,山里人一向迷信,红事还好说,白事从来都容不得出岔子,一旦出了岔子,凡是参加葬礼的人,都怕自己会沾上霉运,也怕逝者不得安息。

    记得小时候肖穆有一次跟着二叔去帮一家人处理白事,结果在二叔再三叮嘱下,那家人还是忘了系绊脚绳,结果尸体被畜生冲了,炸了尸,吓得那一家子魂不附体,之后竟然走了三年的霉运。

    而赵三叔这时就已经开始出殡了。

    出殡时,鸣炮奏乐,在大门外设桌,摆上烟酒点心,招待抬丧的人。二叔要领着赵三叔的儿子一揖三叩,之后抬丧人起棺出丧。

    把棺抬起时,长子摔盆,孝家引路前行。行至路祭处,落丧路祭。路祭是孝子祭路神,求路神让道。路祭礼一般十二拜礼即可。

    到达墓穴便可下葬了,下葬时也有一系列的繁琐事宜。听二叔说他还准备了一个镇墓瓦,为保佑赵三叔的灵魂安生,毕竟他意外死亡,引魂时又发现他被山精所诱,好不容易把他带回来,一定要保住他安然的到达地府。

    本来肖穆也是打算送赵三叔一程的,但二叔说,肖穆近期经常与鬼相伴,身上阴气本就深重,再加上肖穆生辰便是阴年阴月阴日,为保证葬礼不再出任何意外就被强留在家,让他好好休息了。

    等二叔一切忙完后,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在家吃过中饭,睡了两个小时,就又要带着肖穆去山泉那里,为秦雨开阵。

    看着二叔疲惫的样子肖穆十分不忍,他来了村里不过也才三天,每天都看着二叔忙到半夜,第二天黎明就出门。

    他小心的劝道:“二叔,迟一天没关系,要不你今天休息休息吧。”

    “不行,时辰都死的,错过今天,那等得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说了,你二叔我干这些事都一辈子了,吃得就是这碗饭,没什么累不累的,都习惯了。”二叔不在意的说道,又拍拍肖穆的肩膀说:“走吧,那路不好走,要抓紧时间,晚了就错过时辰了。”

    肖穆想想确实不能再耽搁了,与其拖下去,不如赶紧完成,让二叔休息下来才是真的,他应了一声,然后就跑到院子里取了那辆他骑了这几天的自行车,把二叔准备的背包挂在车把上,驮着二叔就向那泉水处骑去。

    到达那里已经将近六点,二叔到达后,再把之前摆好的阵法好好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就坐在一旁歇息起来。

    他对肖穆说:“我算好了,今天阴阳交合之时是7点4分,我先休息一会。”

    “二叔你的意思是黄昏就是阴阳交合之时吗?”肖穆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这个时间太阳月月亮同时在天空中,也是光明与阴暗交汇之时,所以这个阵法最适合在此时开启,今天的日子也是阴阳相合之日。所以最近一段时间,只有今天下午7点4分是开启大阵的最好时刻。”说完这些,二叔就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肖穆也识趣的不再多说一句话,他想起曾经他看过某本书,那是一个日本作家写的小说,他说日本人喜欢把黄昏称之为逢魔时刻,他们笃信这是一个被诅咒的时间,所有的邪魅幽魂都会出现在这个时刻,然后游走在天空当中,如果你此时独自行走在路上,就可能被迷惑而失去灵魂。

    7点很快就到了,二叔睁开眼,走到了阵眼中间。他看看表,就在手表指针指到12的那一刻,他拿出一张符,然后嘴里念着肖穆完全听不懂的咒语,不一会就点燃了那张符,将符灰放入一碗清水中,搅匀,浇在了埋有秦雨的地方。

    紧接着二叔又做了一系列的动作,念动了各种符咒,这些符咒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肖穆完全听不懂,不是因为符咒是多么难念的奇怪咒语,他依旧和肖穆平时所念的一样,都是中文,只是这咒语速度太快,肖穆只是隐隐听见太上老君什么的,就完全跟不上节奏了,二叔的动作那更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看着二叔额角渗出的汗水,肖穆心中震惊至极,感觉之前自己每次念咒语都是那么蹩脚和蠢笨。曾经他还只觉得二叔就是普通阴阳,只是了解一些简单的风水和算算吉时良辰。

    然而现在,他心中仰慕之情那真是滔滔不绝啊,心里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心,他要向二叔学习他的阵法和符咒之术。这是他将来活下去的保障啊。

    随着大阵开启,肖穆看到两束光芒从天直射而下,一束是银白剔透的月光,一束是黄金温暖的阳光,两束光随着二叔对大阵的发起,相融相合,直落在秦雨所处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修真从武侠开始〕〔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快穿,男神大人乖〕〔岳风柳萱小说〕〔一胎双宝:总裁大〕〔战神王爷的吃货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