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虐妻上瘾:陆总裁〕〔诸天大征战〕〔重生九零俏时光〕〔女总裁的特种兵王〕〔蚀骨宠婚:早安,〕〔蹭出个综艺男神〕〔致命亲爱的〕〔农门酒香〕〔一号才子〕〔无敌双宝:傲娇妈〕〔顾少的独家挚爱〕〔娱乐再成神〕〔首辅家的小娇娘〕〔邪王夜宠小毒妃〕〔美女大小姐的贴身〕〔无上神帝〕〔布衣神相〕〔村野女人香〕〔弟弟凶猛:男神走〕〔豪门婚宠:兽性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五十三章 那东西
    肖穆自然是被吵醒了,他用胳膊肘把自己的上半身微微撑起一点,集中注意力听着外面的动静,漆黑静谧的夜晚,狗叫声突兀又吵闹,二叔家的狗叫更是震得肖穆的脑子都疼了起来。

    他本以为那声音就会停在这里,毕竟那些东西来找他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可那东西并没有在这个院子前停留,而是继续向前走了,没一会邻居家的狗又吠了起来。

    农村都是独门独院,所以80%的以上的家庭都会养看大门的狗,而越是农家的土狗,越是对一些鬼物敏感。肖穆第一天进到二叔家时,他就让大小木头回到附身的鞋上,但看门的狗依旧在他身边闻了好久,不愿他进门,直到二叔驱赶后,狗才没有继续拦住肖穆。

    虽说这时,外面的东西似乎越走越远,狗叫声也越来越远了,但肖穆并没有放松下来,他继续保持着刚刚那个姿势,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没一会狗吠声就到了村口,然后陡然消失。

    “这是离开了吗?”肖穆心里这样想着,他又听了一会,这会外面寂静一片,连之前发春的猫叫,和零星的狗叫都没有了。

    肖穆缓缓躺下身子,他动作很轻,就像怕惊动什么一般。

    “看样子,今晚这个东西不是冲着我来的,多余的事先不管,有二叔和那四个人,还轮不到自己做什么,看好二婶和双花就好。”

    肖穆打定主意,就闭上了眼睛,只是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困意,即使闭上眼,也在注意这外面的动静。

    大概又过了二十多分钟,几只打架的野猫,划破了黑夜岑寂无声的状态,那动静根本不像之前发春的叫声,能感受到几只猫的惨烈和凶狠,尖锐和可怕。

    随着这几只猫的号召,猫叫声似乎越聚越多,肖穆能想象到两只猫头领领着自己的两队手下对峙的场面。

    猫的领地意识是非常强的,为了争夺地盘,出现大规模的较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种不断的猫叫打破了刚才静谧的状态,反倒让肖穆安心了许多。

    他一直因紧张而颤抖的眼皮,此刻也慢慢松了下来,这会确实是时间不早了,肖穆困意再一次袭来。

    “这个时间他老婆不可能再继续写小说了,肖穆了解她。”

    猫叫声持续的时间还是挺长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那群猫就四散离开了,然而这时的肖穆并没有因为再次的安静而醒来过。

    ......

    时间再一次过去了很久。

    这时二叔家的院子外突然传来了很轻的“嗒,嗒”声,那是脚步踩踏青石板上的动静,还有轻微的布料摩擦声,这个声音很细,能感受到布料之间那种光滑的触感。

    那些声音从院子外一点一点的接近到他们所住的地方。

    肖穆耳根一动,猛然惊醒,睁开双眼,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

    因为应肖穆的要求,让二婶母女俩住在了一起,都住进了正房里。那里有二叔挂在门顶上的八卦镜,还贴了三张辟邪符。

    肖穆住在正房左侧的偏房里,距离不算远,也能注意到那边的动静。

    “为什么这会狗没叫呢,外面一只狗叫声都没听见,是不是我太紧张了,说不定只是二叔半夜忙完回家了呢。”肖穆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还是将手放在了斩鬼刀上。

    外面的脚步声还在响着,那步子依旧很慢,肖穆听着把呼吸也压低了一些,再一次缓缓支起身子,“不对,要是二叔回来,步子不可能这么碎这么慢。”不好的预感充斥进他的大脑。

    那步子走到院落中央处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往前,肖穆把手中刀的握得更紧了,人也彻底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知道这东西开始做选择了,要么去正房,要么来他的偏房。

    可谁知停了半天也没有动静,肖穆不由得开始产生侥幸心理。

    在这个村子里,没家院子正中间都会有凸起的一处,一到逢年过节,那里就会供上香火,水果。小时候肖穆总是会直接踩过去。家里的爷爷奶奶每次都会阻止他,告诉那里不能踩,肖穆顽皮,根本不听,说不让踩反而故意踩过去,一踩还是好几脚。自然,这种熊孩子的行为,又是挨了一顿臭打。

    大一点才知道,那是供奉土地爷的,所以不能踩。这会那东西停在那里不会是土地爷显灵了?

    在不了解具体情况的现在,肖穆当然不敢仗着自己有把刀就横冲直撞过去,遇到鬼怪之事,一定要冷静动脑。

    又过了好几分钟,这几分钟对肖穆来说那真是格外的漫长,可外面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不行,万一那东西对二婶和双花下手就麻烦了。”肖穆把动作放到最轻,在不发出一点声响的情况下,光脚下地。一步步靠近大门。

    就在他离大门还有两米距离的时候,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明明是最热的季节,肖穆却如堕如冰窖一般,嘴里也出现雾气。

    “来了?”这感觉他太熟悉,可又比之前每一次都强烈。

    哐......哐......哐......

    门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敲响。

    肖穆“咕嘟”咽了一口自己的口水,站在原地没有再往前走出一步。斩鬼刀已经去掉红布,被他握在手中。刀上的怨气疯狂的翻卷着,显现出不同往日的激动色彩。

    哐......哐......哐......

    敲门声持续不断。

    “这样下去,会把二婶他们吵醒的,我先从窗口看看,门外到底是什么东西。”这种对危险一无所知,只能不停害怕和瞎猜的感觉让肖穆心里很不舒服。

    他轻轻抬起脚,继续向前走去,好在没有穿鞋,脚和地之间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敲门声还在持续。

    肖穆小心靠在窗帘后面,微微的把窗帘掀起一个角,很快又放下。他这才撇到,自己门口竟是站着一抹鲜红,那衣服好像就是上次见到的嫁衣。

    “速度太快没看清,得再看一眼。”如是想着,他再一次轻轻的掀起了窗帘。

    手刚把窗帘抬起,肖穆全身就猛打了一个激灵,紧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敲门声什么时候停下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寒冬乍暖,你还在〕〔重生小郡主:七皇〕〔佛系反骨(快穿)〕〔万古界碑〕〔重回七零:军长大〕〔玄幻之躺着也升级〕〔三生三世别瑶池〕〔病娇影后,萌萌哒〕〔豪门重生:全能强〕〔直播快穿之打脸成〕〔神级基地〕〔万古至尊〕〔星卡大师〕〔特种兵之御兽龙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