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之七零好姻缘〕〔神秘老公:高调宠〕〔田园福女逆袭记〕〔重生之创业网络帝〕〔四重分裂〕〔战少,一宠到底!〕〔顾先生,我们官宣〕〔医妃有毒:王爷,〕〔豪门盛宠:神医娇〕〔跟总裁假结婚的日〕〔无敌气运〕〔重生影后:总裁大〕〔农女手里有口泉〕〔狂凤重生:傲娇邪〕〔撩妹兵王在都市〕〔超级大仙农〕〔带着仙葫混都市〕〔茅山终极僵尸王〕〔大清贵人〕〔回到古代当匠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 第五十七章 狗,全灭
    确定女鬼不会再回来以后,肖穆先是跑到了正房,去确认一下二婶和双花的安危,毕竟外面这么大动静,她们一夜都没有出来,肖穆还是很不放心的。

    走到正房门前,他小心地敲了敲门,里面什么回应也没有,抬头又看了看门顶裂开的八卦镜和半挂的符纸,肖穆也顾忌不了那么多,直接就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好在刚进门就看见了大门左边坑上的母女俩人正头朝着床边,合着衣服盖着被子睡得很沉。仔细看,还能看到她们身上的被子随着她们的呼吸在有规律的起伏着。

    “要不要叫醒她们,要不要告诉她们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呢?”肖穆这样想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以二叔的想法为准吧。

    确定二婶和双花平安无事后,肖穆就轻轻的推出房间,把门关上。

    回到自己暂住的侧房以后,他准备把房间整理了一下,在女鬼昨晚的一番大闹下,这屋子现在乱做一团,一张一米五的双人床斜立在墙边上,床上铺得被褥堆了一地,这还都不是最大的问题,肖穆一个人没花多少功夫就搞定了。

    好在这房子里除了一张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左边的侧房大部分地方都空着,平时也很少住人,这间房主要是用来存放一些粮食,玉米的,现在这个季节基本都是空空荡荡的。

    可最麻烦的是侧房的这个门,现在整个门都镶在了墙里,肖穆一开始还不自量力地上去拽了几次,结果门没被拽出来,反倒是门把手让他揪坏了。

    “恐怕这个门和墙都得敲掉,重新补起来了,真是造孽啊,怎么和二叔他们说啊?”肖穆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决定先给二叔打个电话看看。

    二叔那头的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肖穆听到二叔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木头,你起得这么早,怎么了?”

    “二叔你昨晚又一晚上没睡么?怎么感觉你声音这么疲惫?”肖穆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事,晚上也睡了两个小时,村里这三人死得太奇怪,我和村长请来的这几位师父把他们做了火葬以后,又在他们死亡的地方做了一晚上的超度。”

    “超度?不是和尚做的吗?”肖穆之前就想给自己家的大小木头和秦雨做个超度,让他们早点投胎的。

    二叔拿着手机走动了一会,然后到了一个没有念经声的地方,又低声对肖穆说道:“魂都叫不出来了,能超度什么啊?就是个形式,让他们家人能得到一个安慰,为了怕多生变故,烧了那三人的尸体,他们家人就很不满意了,现在再告诉他们那三人连魂都有可能消散了,谁受得了?”

    肖穆也明白,对阴阳来说,活着的人其实比死了的人更重要,有些东西表面上是欺骗,可实际是为了让活着的人更好的生活下去。

    既然二叔昨晚不在村里,估计也没有听到村里得昨晚的狗叫声。

    “二叔,昨晚我这出事了。”他对二叔一向都比较直白。

    “啊?”二叔听到后,明显惊颤了一下。

    肖穆急忙道:“现在已经没事了,二婶和双花都很好。”

    只听电话那头的二叔听见这个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是......”

    肖穆刚刚要对二叔讲述情况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接连不断的尖叫声,和谩骂声,声音越来越繁杂,人越来越多。

    肖穆拿着手机就跑向门外,他刚跑到门口,也是惊讶的倒抽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出大门,就见到村里得人都站在路中间,七嘴八舌的在说着什么,并且每个人脸上也都写满了惊恐。

    二叔那头听见动静不对劲,着急的向肖穆问道:“怎么了?怎么那么吵?出什么事了?”

    肖穆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能对二叔说道:“快和村长他们先回来吧,对了回来后别让村长请的那几个人来咱家。”

    “好,马上回去。”二叔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肖穆回过头看了眼身后狗的,心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半夜的时候,再也没有听到狗叫声。如果不出所料的话,村里其他人家的狗应该也和二叔家的狗一样,全部都死无全尸了。

    二叔家这条狗现在只剩下身子了,它四脚朝上竖立起来,身体僵硬的躺在狗窝前,肚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刨开,血飞溅到四周,还有半截肠子耷拉在肚皮边上。而它的头却是不知所踪,肖穆四处寻找了半天,不论是窝里,还是尸体的周围,甚至在院子里面和门外面,都没有找到头颅的踪迹。

    就在肖穆在门外寻找时,隔壁家的王大伯跑到肖穆跟前,小心的问道:“木头,二叔家的狗是不是也出事了?”

    肖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王大伯,难道你家的狗也......”他没把话说完,而是拉长了声音,询问的看着邻居王大伯。

    王大伯一拍膝盖,气愤的说道:“是呀,我家狗也死了,脑袋也不知道去哪了,连心都被掏了!”

    肖穆听到后皱着眉想着:“心也没了?他刚刚没仔细检查狗的内脏器官,那女鬼拿走狗的心和脑做什么呢?”其实他也不知道杀狗的和那女鬼是不是就是一个鬼,但是他昨晚就见了那么一个,矛头也就不自觉的指向她了。

    隔壁的王大伯又透露给肖穆,村里人只要养狗的,家里狗全部都死光了,没一个留下来了,而且每一个狗都是失去了头,又失去了心脏的,死状别无二致。

    就在肖穆和王大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二叔家也传来一声尖叫声,看样子应该是二婶和双花醒过来了,肖穆对邻居示意了一下,就赶紧回到院里。

    果然二婶和双花还没有看到外面死去的狗,而是被侧房那个被镶在墙里的门惊到了,尤其是双花,以为肖穆出了什么事,这才惊叫起来。

    二人看见肖穆从门外跑进来时,这才放心下来,双花指着门询问道:“木头哥这是咋了?”

    肖穆跑过去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对二人说道:“这个回头再和你们解释。”然后指着门口的位置,又说,“你们看看这个,对了,门的事你们先保密,别让别家人知道。”

    二人听到后点点头,就向大门口方向走去。

    这时,又听到双花一声尖叫,还有二婶倒抽气的声音,她颤抖的指着狗的尸体,不可意思的看着肖穆,问道:“这......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双花哭泣的蹲在狗的旁边,也自言自语道:“这是谁干的?谁把我家狗杀了还弄得这么惨?”

    肖穆劝慰着:“二婶双花,你们先冷静冷静,我给二叔打电话了,他已经往回赶了,今早起来我听说村里得狗都死了,都是这个样子,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二婶听完肖穆的话,痛苦地看着狗的尸体,气愤道:“这是谁造的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穿越之爱如尘沙〕〔陛下息怒〕〔重生逆袭:高冷男〕〔都市全能花少〕〔玉郎天书〕〔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王者荣耀之佛祖的〕〔都市之我就是神豪〕〔次元法典〕〔寒天帝〕〔都市最强皇帝系统〕〔都市最强战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