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018 瘟神
    老者一出现,吴子豪身的压力也随之消失,他压抑着愤怒,冷冷地说道,“技不如人,自然无话可说。只是,崔前辈的这位弟子行事如此阴险,一心想要毁掉我师弟,未免太过毒辣了一点吧。”

    说着,还朝陈牧怒目而视,那目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一旁的陈牧见那个青年失魂落魄的样子,虽然觉得这家伙也太脆弱了点,心态这么容易就崩溃了。不过,确实有点可怜,心里多少也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抱歉,我刚才应该手下留情的。”

    他确实不是有意的,他学剑以来,除了崔成海那一次简短的交手外。平日就跟卓月切磋,没什么实战经验。

    杜伟昊突然跳出来要跟他比剑,咄咄逼人。他自然要谨慎一些,采取保守的打法,以防守为主。

    后来他摸熟了对方的招式后,觉得也不过如此,比卓月还差一些。当然,对方的剑招确实非常精妙。

    在极度专注的状态下,陈牧自然而然地思考着如何破解对方的剑招。

    等杜伟昊将剑法使了两遍后,他已经想好了如何破解,然后忍不住尝试了一下,果然,轻易就将对方的招式给破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复习数学时,碰到了之前没有见过的题型,冥思苦想后,终于想到了解法,等解答出来后,那种喜悦感。

    后面还有好多同类型的题,自然想要继续,一道道解下去。

    陈牧当时就是这样,破掉对方的剑招后。就想着下一招能不能破,根本停不下来。

    可惜,最后也就破掉了十招。他心里还是有些遗憾的。

    吴子豪听到陈牧的话,却觉得极为刺耳,这种话,与其说是道歉,不如说是嘲讽。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他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若不是踏浪剑就在面前,他绝对会狠狠教训这个可恶的小子一顿。

    踏浪剑目光如电,在他身上扫过,淡淡地说道,“怎么,你不服?”

    吴子豪如同被一桶冷水当头浇下,低下了头,道,“不敢。”

    踏浪剑自然看得出他心里不服,却懒得理会,问道,“你师傅派你们过来,不会就是让你们来跟我门人切磋的吧?”

    吴子豪从怀中取出一份烫金的请柬,恭敬地递上前去,说道,“师尊上个月已经突破至第五境,将于明年端午举行一场武会,跟众位前辈交流心得。特派弟子前来送上请帖。”

    踏浪剑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看着眼前那张烫金请柬,目光有些阴沉。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小月。”

    一旁的卓月上前,接过请柬。

    “东西送到,你们可以走了。”踏浪剑转过身,下了逐客令。

    就连陈牧都看得出,这老头的心情很差。

    吴子豪也不敢太过刺激他,临走前,问陈牧,“阁下尊姓大名?”

    陈牧本想报个假名,马上又改变了主意,说道,“陈牧。”

    “今日之辱,我家小师弟日后一定会如数奉还。”吴子豪放下狠话,带着小师弟就离开了。

    现场中,只剩下陈牧和踏浪剑师徒。

    陈牧已经大致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卓月的师父,跟刚才那两人的师父是对头。那两人的师父突破到了更高的境界,派人过来炫耀。

    因为自己从卓月那里学的飞灵剑法,那两人误以为自己是这个老者的徒弟,才有了刚才那一战。

    现在,卓月的师父明显被老对头的突破给刺激到了,此地不宜久留。

    陈牧心中想道,小声道,“卓教习,那我先走了。”

    “等等。”

    这时,老者开口叫住了他。

    陈牧并不知道老者叫什么,但也明白这是一位大高手,恭敬地问道,“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踏浪剑道,“今天你帮我涨了脸面,我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自然会有所回报。明日这个时候,你到这里来,我传你一套功夫作为答谢。”

    陈牧一听还有这样的好事,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说道,“那多谢前辈了。”

    “这是你应得的。”

    接着,陈牧正式告辞了。

    人一走,卓月就忍不住了,急道,“师父,他就是我跟你说的天才,学习飞灵剑法,才十天,就有这样的境界。他的剑法如何,你刚才也看见了。”

    踏浪剑说道,“确实了不起,对剑法的运用天马行空,不拘泥于成规。用飞灵剑法,能破掉影杀剑法。我在他这样的境界时,也没有这样的灵性。”

    “那你刚才怎么不收他为徒?”

    卓月实在是无法理解,这种习武天才,不正是师父这些年苦苦寻求的吗?

    “小月啊,这几年,你一直闭门苦练,江湖经验不足,很多事情并不清楚。为师今日就教你一些常识。”

    踏浪剑正色道,“按你所说,这小子以前没有练过武,却是体魄已成。那定然是一名修行者。”

    卓月道,“不错。”

    踏浪剑继续道,“你说他任何招式,都是一学就会,一练就精,短短十天,就将飞灵剑法练成这种水平,连你都有所不及。”

    “不错。”

    “那你可曾想过,他是哪个流派的修行者?”

    卓月摇头。

    踏浪剑断然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他是一名‘侠客’。”

    “侠客?有这样的流派?”卓月从未听闻。

    踏浪剑说道,“你没听说过很正常,在两百年前,前朝武帝时期,‘侠客’流派的人,都被杀光了,断了传承。已经绝迹于江湖。”

    卓月还是有些不解,“那都是两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不论是晋朝还是北方的魏朝,都不敢明目张胆地迫害修行者。就算他是‘侠客’,又有什么关系?”

    “你不懂。”

    踏浪剑背着手,看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说道,“自古以来,江湖就有流传,这世上有两大瘟神,谁沾上谁倒霉。‘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说的就是侠与儒两个流派。”

    卓月默念着这两句话,还是不太明白,“这是为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不论是武者,别的流派的修行者,还是普通人,行事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唯有这两个流派,与别人不同。”

    “武者爱打抱不平,行侠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义之所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常常为了给别人出头,惹到权贵,自己被杀了不说。还常常连累朋友亲人。不管是当他的敌人还是朋友,都很倒霉。”

    “至于儒家,总是打着为天下苍生的旗号,要么挑战皇权,要么在朝堂之上,跟别的派系争权夺利,一旦政争失败,他本人未必会死,遭殃的是下属还有身边的人。”

    最后,踏浪剑总结道,“总而言之,这两个流派的人,千万不能沾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