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025 救人
    !

    “怪不得皮这么厚,百炼剑都刺不破,原来是一头怪物。”

    陈牧第一次碰到这种非人的怪物,头皮有些发麻,感觉这个世界的画风都变了。

    “啊!”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闷哼。他吃了一惊,转头看去,见夏曦月倒在地上人事不知。秦若素却不见踪影。能看见一道人影翻过了旁边的屋顶,转眼消失不见。

    “不好!”

    他心中叫糟,却感觉到一股恶风从脑后传来,一个闪身躲过身后的袭击,反手一剑,刺入了怪物另外一只眼眶。

    这一剑,他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将怪物的脑浆搅成了稀巴烂。

    砰。

    终于,怪物轰然倒地。

    陈牧顾不得去看怪物的死活,一个飞跃,跳过了屋顶,朝刚才那道身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他刚走不到几秒,就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近十名巡捕冲了过来。

    他们接到报警,说夏家的马车遇袭,非常重视,整个巡捕房的人都出动了。夏家在广海,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为首的一位探长到了现场,看见这个阵仗,意识到很可能涉及到武者,一挥手,手下的巡捕都将背后的长枪拿下来。

    他们都是普通人,想要对付武者,也唯有用枪了。

    “两人一组,过去看看。”

    探长一声令下,那些巡捕分成两人一队,过去察看。

    “是夏家五小姐,还活着。”

    “一位车夫,伤得很重。”

    “这边的车夫昏过去了。”

    “车上一个丫鬟,脑袋砸破,没气了。”

    很快,那些巡捕就一一回报。

    “啊——”

    突然,一声尖呼,把那位探长吓了一跳,还以为有歹徒出现,将手里的长枪对了过去。却没见到有人,不由骂道,“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

    “黑黑血是,是炼尸”那人哆哆嗦嗦地说道。

    什么?

    探长悚然一惊,再次将枪举了起来,环顾四周,大声问,“在哪?”

    炼尸,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怪物。由一些邪恶的修行者炼制而成,力大无穷,还刀枪不入。就算是武者,碰到炼尸也会相当头疼,更别说他们这些普通人了。

    最可怕的是,炼尸是真正的怪物,他们巡捕用的这种枪,子弹都打不穿它的身体。碰到了,基本上是死路一条。

    这种怪物,也只有六扇门的捕头才能对付。

    “地,地上。”

    还是另一名巡捕比较大胆,用枪口捅了一下地上那具炼尸的脚,见它不动弹,忙道,“探长,它好像死了。”

    那名探长大着胆子走上前,见到了那具炼尸,果然,只见它的两只眼睛分别有两只血洞,从里面流出来的血,是青黑色的。

    他说道,“是一头铁尸,也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将它杀了。”

    炼尸也是分品级的,上了品级的炼尸,都非常危险。哪怕最低等级的铁尸,也足以屠灭一个小镇。

    铁尸极难对付,就算是第一境的武者,对上它也往往讨不了好。

    能干脆利落干掉一具铁尸,足以称得上是高手了。

    这时,一名手下过来报告,“一名车夫醒了,他说,这是秦家的马车,坐着秦家那位大小姐”

    探长一听,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秦家大小姐失踪了?

    意识到这件事后,他差点跳了起来,吼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找。还有,马上通知六扇门。”

    要是秦家大小姐真出了什么事

    他打了一个寒颤,不但他这身皮要被扒掉,还不知多少人的乌纱帽要掉。

    “救我——”

    陈牧跃上屋顶的时候,已经看不见那道人影,正焦急间,突然,耳边仿佛响起了秦若素的声音。

    “在那边。”

    他瞬间辨明方向,追了过去。

    每隔一段距离,他就能听到秦若素的求救声。

    按理说,那名歹徒不会给她开口的机会,但陈牧却清楚地知道,那并不是幻觉,他仿佛能感觉到秦若素的心声。

    这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

    就这样追了几分钟,陈牧终于再次看见了那道人影。

    “抓住你了。”

    他再度加速,几个呼吸间,又拉近了十米的距离。能够看清那人的背影。

    那人一身黑衣,身形苗条,竟似是一个女人。

    “站住。”

    陈牧迅速追近,那人终于停了下来,喝道,“你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

    果然是个女人,只是蒙着脸,看不清长相。

    不过,陈牧丝毫没有因为是个女人就有所轻视,她抱着一个人,速度仅仅比他稍慢一些,如果不是带着秦若素,早就把他甩得没影了。

    陈牧盯着她的眼睛,说道,“要杀便杀,哪来这么多废话。”

    那女人冷冷地说道,“她不是你的女人吗?你居然不顾忌她的死活?”

    陈牧将手里的剑一甩,几滴黑色的血液甩落,说道,“我若是受了你的威胁,我恐怕会死在这里,等待她的,将是生不如死的命运。不要把别人想得这么蠢。你杀了她,我自然会替她报仇。”

    话音刚落,他就突然出手,闪电般刺向那女人的面门,正是那一式白虹贯日。

    那女人没想到他真的如此狠辣,说出手就出手,差点被刺中,狼狈地躲开。顿时失去了先机。

    对方却一剑快似一剑,仿佛真的毫不顾忌她怀中的秦若素,反而是她,因为怀中有人,束手束脚,身法施展不开,到第五剑时,已是避无可避,陷入绝境。

    这个少年的剑法凌利,远超她的想像。

    “不好,这样下去会死。”

    她心中一寒,再也顾不得什么任务,将怀中的秦若素抬起,当作挡剑牌。

    剑尖快要刺中秦若素时,猛然缩了回去。

    “机会!”

    她脑中电光闪过,将怀里的秦若素扔了出去,“给你。”

    陈牧见秦若素被抛过来,一把将她揽住,目光一扫,却失去了那个黑衣女人的踪影。

    人呢?

    突然,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他迅速一个转身,躲开了这一记袭击。

    那股寒意却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追来,他展开身形,辗转腾挪,都无法甩开。连人家的影子都看不见。

    局面瞬间反转,陈牧从一个追杀者,变成了被追杀者。

    “这是什么武功?”

    他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悄无声息,如同影子一般,若不是他身轻如燕,身法极为灵活,早就中招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

    突然,他原地飞速转了两圈,终于捕捉到了一抹黑影,手里的剑闪电般刺出。

    他只觉得胸前一凉,已经中剑了。

    几乎是同时,他手上的剑也刺中了对方,直接将她的肩膀给刺穿了。

    “啊。”

    黑衣女子惨叫一声,抽身疾退,眨眼就消失不见。

    陈牧没有追,他想追也追不上,看了一眼胸前的伤口,有些后怕,这位置,要是再深几公分,就危险了。

    幸好,他的剑比对方长一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开局获得永恒不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