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绝〕〔穆霆琛温言深情总〕〔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弃婿当道〕〔绿茵超巨星〕〔李有为〕〔权宠新娘蜜如甜〕〔走着走着都变了味〕〔神能大风暴〕〔重生香江之大亨成〕〔云倾北冥夜煊全本〕〔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真不是仙二代〕〔华年时代〕〔龙神丹帝〕〔塔防战略〕〔叶无缺玉娇雪〕〔盛莞莞凌霄〕〔龙魂兵王〕〔陆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想多管闲事 028 传剑
    !

    陈牧回道,“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又经过一个下午,他胸前的伤口已经不疼了,还开始有些发痒,正是愈合的征兆。看样子最多两三天就能完全好起来。

    “你跟别人交手了?”踏浪剑又问道。

    “嗯。”

    陈牧心中突然一动,正好跟他请教了一下,“前辈,我今天碰到了一只怪物,皮粗肉厚,我全力一剑,也刺不穿它的皮肤。而且力量极大,血液是青黑色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踏浪剑捋着花白的胡子,说道,“听你的描述,那分明是一具铁尸。”

    陈牧好奇地问道,“铁尸?那是什么东西?”

    踏浪剑见卓月眼中也有些好奇,就讲解起来,“这要从道家开始讲起了。”

    “在道家中,总共分为三个流派,其中一个是上清派,走的是降妖除魔的路子。这个流派的传人,最擅长对付鬼怪邪祟。第一境,被称为赶尸人,能够操控尸体,让它如同常人一般行走。”

    “本来,赶尸人也就做一些运送尸体的事情。后来,上清派出了一些不肖之徒,因为晋升无望,为了获得力量。就开始研究炼尸之法,通过种种秘法,将尸体炼得刀枪不入,力大无穷。驱使起来,哪怕是武者,也不是对手。”

    “后来,这些人反出上清派,创立了鬼王宗。后来成了魔道七宗之一。这个宗派的人,最擅长驱使一些炼尸和鬼物,能害人于无形,极为阴险。你们以后要是遇上,一定要小心。”

    陈牧这也算是第一次接触到江湖上的事情,听到魔道七宗这样的称呼,总算有一些穿越者的感觉了。

    只听踏浪剑继续说道,“炼尸也是分等级的,你碰到的,是最低一级的铁尸,更厉害的还有铜尸,银尸,金尸,天尸等。据说,到了天尸这一级,看起来跟常人无异,甚至能恢复一些灵智。”

    “自从两百年前,前朝那位武帝将鬼王宗剿灭后,残余的门人已经不成气候。行事也变得更加隐秘,想不到,今日被你碰上了一个。”

    “这种炼尸,悍不畏死,又刀剑不入,很不好对付。你只受了点轻伤,已经算不错了。记住了,以后,对付炼尸,先找出那个控制炼尸的人。赶尸人不能离炼尸太远,否则无法控制。只要碰到了炼尸,那控制者一定就在附近不远。”

    踏浪剑传授他们宝贵的江湖经验。

    这便是有师父的好处,这些江湖经验,可都是拿命换来的。

    陈牧突然插口道,“前辈,我不是被铁尸伤到的。那铁尸的弱点是眼睛。不过只刺中一只眼睛还杀不了它,要毁掉它两只眼睛,搅烂它的大脑,才能将它打倒。”

    “”

    踏浪剑虽然没有碰到过炼尸,但是第一境的武者打不过铁尸,这是常识。他年轻时,师父就告诫过他,碰到炼尸,千万不要硬拼,一边游斗,一边找出那个控制者。

    若是铁尸那么容易杀,多年以来,武者也不会谈尸而色变了。

    他很快转移了话题,“那是谁伤了你?”

    “我后来又碰到一个敌人”

    陈牧将那个黑衣女子的特殊之处形容了一遍。

    踏浪剑听完后,有些凝重地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一位刺客流派的修行者。”

    “刺客?”

    “不错,善于潜伏,隐匿身形,来去无踪。正是刺客一脉的特征。这个流派,自古有之,极为危险,是真正为了杀人而生的修行者。你很幸运,她的目的是抓人,而不是杀你。”

    踏浪剑还有一句话没说,自古以来,也只有那种有野心的世家贵族,或者大势力,才会豢养刺客。

    他转头看了徒儿一眼,似乎在说,看到了吧,这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瘟神。

    一天之内,先是干掉了一只铁尸,又差点被一位刺客干掉。这两个流派,都是寻常难得一见,谁知道背后涉及到什么样的人物。

    这种惹事能力,简直太不一般了。

    踏浪剑果断地结束了这个有些危险的话题,“时间不早了,我们开始吧。

    陈牧见他进入了正题,也集中起精神。

    踏浪剑看着自家徒弟和陈牧,说道,“早年前,我无意中得到一本残缺的剑谱,上面记载的剑法很特殊。直到近几年,我才从里面参悟出三式剑法,今日,就传给你们。”

    “第一式,我将之称为养剑。”

    “首先,你们要对自己的佩剑了如指掌,知道它的轻重,长度,材质,重心,锋利程度等等,了解得越详细越好。”

    “然后,就可以开始养剑了,盘坐于地,将剑放在膝上,就像之样。”

    踏浪剑一边说,一边做起了示范,“将注意力放在剑上面,开始吐纳,直到进入冥想的状态,每日冥想两刻钟。日积夜累之下,就能跟这把剑产生某种心神上的联系。以后使剑时,更加得心应手。”

    这是剑法?

    陈牧觉得有些奇怪,还是耐着性子,认真听下去。

    “这一式养剑,最重要的就在于呼吸吐纳上,你们记好了”踏浪剑开始传授他们其中最重要的心法。

    这式养剑,看似容易,实则极难。他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摸到其中的门道,练成这一式。

    他练成这式养剑后,能感觉到自身的进步,虽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他能感觉得到。要知道,剑法练到他这个地步,想要取得一丁点的进步,都是极为困难的。

    养剑,夯实了他的基础。

    这些年,他越发感觉到,想要在武道上走得更远,最重要的,是要打牢根基。

    所以,他教导卓月,从来不急于求成,目的就是将她的基础打得更加坚实。

    为免她分心,之前都没有将这三式剑法传给她。

    他之所以选择教陈牧这三式剑法,就是想看一看,侠客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是天生的剑客。

    在武者当中,关于武道的起源,一直有两个说法。一是说武道源于兵家,正是在战场上总结出来的杀人技。

    另外一个说法,武道源于侠客,侠客往往能无师自通,掌握各种武技。流传下来,才有了武道一脉。

    踏浪剑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的侠客,免不了好奇。

    踏浪剑说道,“都记住了吧,你们现在可以尝试一下。”

    陈牧和卓月都盘坐下来,将长剑横放在膝上,呼吸变得有些韵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