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武映三千道〕〔万古第一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查理的糖果工厂 第三十三章 我们该怎么办
    说到了这里,似乎是由于熊熊怒火的原因,她竟然扶着椅子,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到了哈利的面前,用那尖锐的指尖,一下一下的点着哈利的胸口,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就像你那个讨人厌的母亲一样!!!一样的令人作呕!一样的忘恩负义!一样的……该死!”

    佩妮姨妈的指节绷的笔直,一下一下的戳着他,将他从达力的房间就这么硬生生的戳到了走廊。

    然而,当听到了她的最后一句话时,原本依旧沉默的哈利,却抬起了头,瞳孔猛地缩在了一起。直勾勾的看着面前这个丑陋的女人。

    似乎是被哈利这突如其来的眼神吓到,佩妮原本的骂声一滞,但是下一秒,她的火气便又抑制不住的窜了起来,甚至比起刚刚,还要更加猛烈几分。

    “怎么!?你想怎么!?想替你那该死的母亲说些什么吗?!就是因为她!!我才会如此不幸!就是因为她!我才会非要管你这个小畜生!她活该去死!”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的母亲!!!!!!”

    这一刻,原本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哈利终于爆发了,他积赞在心中的怒火在这一刻犹如大坝决堤,彻底的喷涌而出。

    他的额头上,那个在杂乱刘海下所藏着的闪电型疤痕突然隐隐的映出了亮光。

    “你想要干什么!?”

    他的身后,看到了情况可能要控制不住的德思礼没有废话,那双厚实的手掌一把就要按在哈利的肩膀上,就如同刚刚那样,将他重新提起来。

    只不过这次,意外却骤然发生了。

    当他的手碰到哈利的一刹那,一股极其强大的斥力从那接触点骤然爆发而出,将一百八十多公斤德思礼整个人直接掀翻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高弧线,最后随着“彭!”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整个房子随着德思礼的摔倒仿佛都跟着晃了三晃,犹如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一般。

    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都停下了,哪怕是还在抽泣着的达力,在这个时候也被按下了静音按键。一边抱着自己的毯子,颤颤巍巍的缩在了床脚,一边瞪大了眼睛,恐惧的看着这个原本随意欺负的表弟,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佩妮姨妈的声音也同时戛然而止了,她望着飞出去摔在地上的丈夫,瞬间便哑了火,脸色重新变回了惨败,一时间失神,踉踉跄跄的跌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整个房间重新回到了寂静中,唯独能够听见的,只有哈利那愤怒的喘息声。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此刻自己的额头上,那个原本被查理触碰过的疤痕,又如同自己抚摸时一般,隐隐发热。

    他下意识的再度伸出手,摸向了疤痕,只不过这次那股奇异的灼热感变得尤为明显,不再是只如他意想中的错觉,而是切切实实。

    此刻,最初查理在他额头上留下的禁制终于发挥了效果。

    德思礼狼狈的站起来身来,只不过这一次,他却并没有再去做别的什么,而是喘着粗气,绕开了站在房间中央的哈利,毅然挡在了自己儿子和妻子的身前。

    “你……你想要干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摔倒后的痛感,亦或是两者都有。

    反正这个时候,德思礼这头暴怒的河马也似乎重新恢复了理智,脸上的涨红也褪了下去。

    他强装出一副如刚刚那般的强硬,但声音里隐隐有些颤意。

    哈利没有回答他,只是继续喘着粗气。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死死握紧的拳头,此刻上面像是被一种奇异的力量覆盖,虽然无法看到,却给了他一种切实的安全感。

    哈利看看拳头,又看了看缩在一起的德思礼一家,有些恍惚。

    他意识到,或许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份终于发生了奇妙的改变……

    “我……”

    哈利开口说话了……

    他皱起了眉头,看着眼前的德思礼一家。

    正当德思礼一家三人不禁颤抖,都会以为哈利要做出些什么的时候,他却骤然放下了拳头。

    “我回去了……”

    哈利只留下了一句短到不能再短的回应,紧接着便转过身去匆匆离开了这个房间,一声不吭的走回了自己的那个碗柜,将门重新关上。

    蜷缩在碗柜中,哈利却并没有睡觉,反而睁大了眼睛,望着碗柜的墙壁,心脏一时间跳的厉害。

    过了好一会之后,他才又缓缓伸出了手,再度掀开刘海,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疤痕。

    只不过这时,原本炽热的疤痕已经重新变回来原样,再没有丝毫如刚刚那般的感觉。

    ………………

    “亲爱的,你还好吗?”

    待哈利离开后,原本蜷缩在一起的三人才有了反应。

    佩妮有些担忧的望向德思礼,伸手擦去了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忍不住问道。

    “呼…呼……呼”

    德思礼“噗通”一下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又重新坐回了地上。

    他喘着粗气,心脏同样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我想,我的腰大概是扭到了……刚刚摔出去的时候好像被什么硌了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看到了吗?是他把我摔出去的?”

    “不,爸爸。是你自己碰到他然后就直接飞出去了……”

    达力这会儿也重新缓了过来,他吭哧了两声,喃喃说道,似乎那一幕依旧在眼前重现。

    “那个小杂种……”姨妈的眼神中再次流露出了怨毒。

    只不过这次,除了怨毒,还有说不出的恐惧。

    “他就像他妈妈一样……是个该死的……”

    说道这里,佩妮的嘴巴狰狞的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终于吐出了那两个被她厌恶了一声的字眼

    “巫师……”

    “巫师?”德思礼皱起了眉头,扭过头去看向了自己的妻子。

    他可从来没有听自己的妻子说过有关巫师的事情……

    但是他虽然胖,却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蠢货。

    根据自己儿子此刻的脸,还有刚刚那不可思议的情况,他也不由的能够想出些什么了。

    “我们该怎么办?”

    这一晚,德思礼姨夫和姨妈在达力的小屋,就着这个问题,进行了彻夜未眠的讨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龙宸〕〔重生于80年代〕〔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快穿】病娇修罗〕〔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大叔,你暗恋的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