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娘娘又茶又媚,一〕〔惊悚国运,小老太〕〔快穿:虐文女主好〕〔逆天双宝:神医娘〕〔武神至尊叶风叶紫〕〔月轻尘龙司绝萧天〕〔四合院:从开大车〕〔娇娇太撩,铁血硬〕〔我在修仙界搞内卷〕〔乖!宝宝疼我!被〕〔重生后,我成了偏〕〔蛇婚〕〔倾城女仵作〕〔亲爱的沈警官〕〔别跟我抢〕〔以我深情祭岁月〕〔明撩!暗宠!空降〕〔七零:穿成糙汉的〕〔炽野温柔〕〔为了不插秧,努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模拟,开局死于哈士奇毒手 020.又来打秋风了!(新书求收藏)
    李大山是一个命运悲惨的人。

    那一年,数百山贼扛着大刀杀进了他的村子。

    村长带着村民向那些山贼臣服,企图能够让对方放他们一命。

    可是那些山贼根本就杀人不眨眼的屠夫,屠夫又怎么会接受牲畜的投降?

    李大山死了,怀着无限的恨意死了。

    也许是上天怜悯,又或许是死前怨气太深。

    有一天,他忽然醒过来了。

    只是,他发现它变成了一只鬼。

    脑海中除了复仇什么都记不得了。

    他游荡在山野,吸人魂魄,吞人精气。

    很快,他的意识越来越清晰,关于前世的记忆逐渐回到脑海中。

    那年,他成为了红衣。

    那年,他屠杀了整个山寨的所有山贼。

    那年,是他死后第五年,他成为了当地最恐怖的传说。

    有道士曾来过这里,要灭杀他,但最终不自量力被他杀死。

    有不知死活的年轻人,想要收服他以扬名天下,最终化作精气被他吸成人干。

    最后,再也没有人冒犯他的威严。

    他成为了那一带最恐怖的山间厉鬼。

    时间匆匆,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

    多年空寂,多年虚妄,他开始陷入了沉睡。

    直到有一天,他醒了,不是他想醒来,而是有什么东西召唤着他。

    那是能让他变得更强的东西,于是他翻山越岭,跨过江河,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一个和当初他生活的时代完全不同的地方,当初他以为他是不是进入了皇城。

    无数房屋用琉璃堆砌,四轮的豪华车子随处可见。

    还有数之不尽的人,他兴奋了,那些都是他变强的精气。

    但很快,他就震惊了,这座城里,出现了一处能从鬼心深处诱惑到他的地方。

    于是他来了,而他发现这里竟然有着如此浓郁的阴气,那可是比人的精气更补的东西。

    而他仅是吸收了两天,就成为了传说中的鬼将。

    这是他不敢想的,要知道,成为红衣后,不知多少年了,他才堪堪踏入摄青的门槛。

    他振奋了,同时他也膨胀了。

    因为这样下去,恐怕再过个几天,他就有希望成为鬼帅,甚至是鬼王。

    但是今天,他后悔了!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他宁愿待在深山里面,也不会来到这里。

    那家伙,是个恶魔,纵然他是鬼将,亦是被那家伙给吓到了。

    数十红衣,十数摄青,就被对方轻描淡写的杀光了。

    要知道,要不是上面那位大人,这些家伙根本就不会被他驱使。

    甚至这些家伙一拥而上的话,就算是成为鬼将的他,也是要被分食。

    可就是这么强的阵容,面前的这个人类,不,那已经不是人类了,那是恶魔。

    这个恶魔一人一剑,简简单单的就屠杀光了。

    而现在,恶魔手中银晃晃的长剑,已经指向了他的额头。

    那是他鬼心所在!

    惊惧涌上心头,成为厉鬼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感到恐惧。

    之所以是最后一次,是因为那银剑,已经划过了他的鬼心。

    他知道,自己要完蛋了。

    早知道,就留在山林里面沉睡了,再不济,在别的地方吞人精气也好啊!

    至少...不会......遇到这个魔鬼了........

    “啊~爽!”

    混元珠反馈的肉身精气之力,舒畅至极的感觉,让张猛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

    数十红衣,十数摄青,加上一尊鬼将。

    张猛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变得更加强大了。

    隐隐要突破到铁骨境中期。

    不过让张猛有些意外的是,鬼将级别的厉鬼,竟然已经具备的完全的类似于人的灵智了。

    刚才这鬼将,碧绿的眼睛里面,分明是露出了一丝后悔,一丝期待,以及一丝解脱的神色。

    不知道他后悔什么,但感觉得出对方好像期待自己能够放过他。

    好在大猛子不是常人,没有悲天悯人的闲心。

    手握银月剑,精神力逸散而出,直接笼罩整个单元楼。

    霎时间,单元楼内所有的厉鬼无处遁形。

    十七层处,张猛还感觉到了几股强悍的气息。

    和他相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人类,你找死!”

    一声怒喝从楼顶响起,传到张猛耳中。

    有强者!

    这是张猛心中冒起的第一念头。

    在这声音之下,蔓延而上的精神力都为之一顿。

    而精神力覆盖之下,张猛明显的感知到,单元楼内的厉鬼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命令,开始冲下来了。

    “这样下去,恐怕会造成不小动静!”

    张猛想了想,收起银月剑。

    接着手中黑光一闪,真武荡魔剑出现在手中。

    铛!

    漆黑的凶剑插入面前的地上,顿时间凶煞之气开始弥漫而出。

    “┗|`o′|┛嗷~~”

    从楼上冲下来的厉鬼,顿时发出一声惨嚎。

    显然被真武荡魔剑的凶煞之气给震慑到了。

    张猛深知,这不过只是暂时的。

    有着上面的那几个家伙的驱使,楼上的鬼将终会抗住对凶煞之气的恐惧。

    张猛口中念咒,灵气凝聚指尖。

    于虚空中,指尖划动,赫然是虚空画符之术。

    随着指尖跳动,一道灵气凝聚的符文顿时显现。

    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不过数息的功夫,八道由灵气生成的玄妙符文悬浮在张猛周身。

    “去!”

    一声轻喝,八道符文顿时飞射而出,直接飞向单元楼外的虚空。

    紧接着,八道符文呈八卦之形将整栋单元楼笼罩住。

    八方镇鬼术,便是张猛所画的阵术!

    这门阵术,不仅能够压制邪祟厉鬼的实力,还能隔绝单元楼里面的动静。

    有些可惜的是,张猛现在的境界还是有些不够。

    若是灵气充足,施展出十六道符文的二重八方镇鬼术。

    这门阵术就立马从守御之术化为攻伐之术,瞬间震杀整个单元楼内的厉鬼也不在话下。

    可二重八方镇鬼术,以张猛现在的灵气总量,也只是勉强能够施展出来。

    如此一来,在施展之后,张猛就会陷入灵气枯竭的状态。

    而以现在天地的灵气浓郁程度,要恢复起来,少说也要好几天。

    这是张猛不允许的,谁知道灵气枯竭之后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

    到时候万一外面那些人进来,没有灵气施展隐蔽术和敛息术,对他来说可是很危险的。

    更别说,灵气枯竭下,单凭肉身力量,也是扛不住筑基七层实力的强者。

    “嗷!”

    上方,再次传来一声怒嚎。

    显然,上方的那几个家伙感受到了八方镇鬼术的存在。

    开始坐不住了。

    二楼之上的一众鬼将,在那一声怒嚎声响起后,开始杀下来了。

    虽然真武荡魔剑的凶煞之气依然威慑着他们,但很显然的,上面的几个家伙对于他们的威慑力更强。

    心念一动,真武荡魔剑拔地而起,飞回张猛手中。

    更凶悍的凶厉之气袭来,张猛心神一震。

    不过却不会像刚接触真武荡魔剑时那样,被凶厉之气冲击的失去理智。

    重瞳看向手持鬼兵杀来的一众鬼将,张猛嘴角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真武荡魔剑之上,凶煞翻涌。

    体内翻滚的血气注入剑体,血光顿时弥漫整个剑身。

    脚下一踏,张猛瞬间杀入鬼将群之中。

    人鬼大战,一触即发。

    没有任何技巧,张猛只是简单的劈砍,前刺,反手撩起。

    每一剑,都精准的斩中这些鬼将的的鬼心。

    说起来这些境界相当于筑基,正常来说一般的筑基修仙者要对付起来,根本没有张猛这么简单。

    可是在重瞳之下,这些鬼将的鬼心根本无处遁形。

    加上真武荡魔剑本身就克制邪祟妖魔,每一击,剑上的凶煞气息都能轻易的冲碎鬼心。

    更别说张猛本身就不是一般的筑基境界,他是筑基九层的强者。

    距离结丹只差一步之遥,而这些鬼将又被八方镇鬼术镇压了一定的实力。

    各种因素之下,张猛现在杀这些鬼将,真是如同杀鸡屠狗一般轻松。(这里铁子表示不服!)

    每一剑落下,都预示着一只鬼将终结在张猛手中。

    混元珠迅速的吞噬鬼心中的精气,然后转化为肉身血气强化张猛自身。

    于是乎,张猛越杀越勇,根本看不出有丝毫的疲惫。

    这就是真武荡魔剑的好处,消耗的力量大多数是体内的血气,并不是灵气。

    铁骨境的肉身,说是血气滔滔如海一点都不为过。

    当斩杀了将近三分之一的鬼将之时,张猛浑身一震。

    骨骼喀喀作响,恰是肉身境界突破到了铁骨境中期。

    “嗷!”

    上面的东西,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张猛的异常。

    开始坐不住了。

    精神力感知下,四道强悍的气息正从顶层开始快速往下移动。

    楼层内的阴气更是开始汹涌起来,张猛脸上却是露出了笑意。

    来了!

    心中欣喜,手中真武荡魔剑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

    每一次挥动,就是一颗鬼心破碎。

    而被斩中的鬼将则是化作烟尘散去。

    那四个家伙来的很快,只不过两息的功夫。

    张猛就感觉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冷气。

    却是身前,四道已经凝成实质的身影矗立。

    他们与这里的鬼将有着明显的区别。

    除了身躯更加庞大,实力更强悍外,其瞳孔更是不同于鬼将的绿色。

    而是如同血腥一般的红色。

    来到张猛面前,他们却是没急着进攻,其中一位看向张猛。

    主要是看向张猛手中的真武荡魔剑,脸上露出一抹忌惮之色。

    不过看到张猛依旧手中不停的收割鬼将,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样子。

    他也是怒了,猩红的眸子看向张猛,以一种沙哑中带着冰冷的声音说道:“人类,速速退去,吾等不杀汝!”

    张猛瞟了一眼那四个家伙,嘿嘿一笑。

    涌入真武荡魔剑中的血气顿时断开。

    那四位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把凶兵给他们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人类,吾乃.....”

    话没说话,最初说话的四道鬼帅级别中的那个,却是声音一顿。

    脸上露出愤怒,震惊,又恐惧的神色。

    却是张猛断开血气,体内的灵气瞬间汹涌而出,注入真武荡魔剑之中。

    而在那家伙开口之时,张猛已然是一剑斩出。

    灵气注入之后,真武荡魔剑才真正的发挥出了它力量。

    暴戾凶悍的剑气自剑尖迸发,半月形的血色剑气,霎时间扫过一只只鬼将,包括那四位鬼帅。

    剑气所过,所有的鬼将的鬼心都在一瞬间破碎。

    “嗷~”

    数道哀嚎声响起,面前的鬼将身躯一个个的化作尘埃逝去。

    最后面的四尊鬼帅虽然没有被一击斩杀,但也是被剑气扫过。

    此时已经是身形虚幻,实力更是十不存一。

    “人类,吾王终将降临,汝必...嗷!”

    那鬼帅话没说完,张猛却是手中真武荡魔剑再次斩出。

    这一次,没有鬼将阻隔,剑气直接击碎了四尊鬼帅的鬼珠。

    鬼珠破碎,四尊鬼帅瞬间便化作尘埃渐渐消散。

    汹涌的血气从混元珠之中涌出,张猛脸上露出一抹迷醉之色。

    而在精神力的探查之下,整个单元楼已经没有了鬼物的气息。

    “看来就这些了!”

    张猛有些可惜,还差一点就能达到铁骨境后期了。

    却是忽然间,张猛脸色一变。

    “人类,吾必杀汝!”

    一道摄人心魄的声音顶上传来,而张猛顿时感到脑海刺痛。

    他蔓延到十八层的精神力,在刚才被一股强悍的精神力直接抹去。

    不过张猛却是通过精神力,看到了十八层中,悬浮着一道门的虚影。

    “那东西就是修仙模拟里面的那扇门吧?”

    张猛喃喃一声。

    应该就是了,里面的家伙,还真是恐怖,只是一道声音,就让筑基九层的他感到心神颤动。

    其实力,恐怕已经达到金丹期之上了。

    收起真武荡魔剑,敛息术加隐蔽术施展开。

    随手一挥,银月剑浮空。

    抬脚踏上剑身,手中掐诀,银月剑便化作一道流光离去。

    接下来不能再来了,打秋风也得有个度。

    要是真惹得里面的那东西不顾一切的冲出来追杀自己,那就完球了。

    虽然那门没开,可谁知道门不开对方就一定真的出不来?

    万一杀出来,金丹期的实力,可不是自己能够顶得住的。

    而且一个金丹期实力的鬼王,恐怕整个源城都会化作鬼蜮。

    张猛可不想当那个罪人。

    还是回去苟着吧......

    等金丹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我在华娱那些年〕〔狂渣富家千金,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