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武:从杀鸡开始〕〔盗墓:说书贼猫,〕〔人在漫威穿成幻视〕〔东京刑事:警监荣〕〔1825我的新大明〕〔次元具现〕〔寻宝从仓储拍卖开〕〔荒野俱乐部〕〔十日终焉〕〔下山就无敌,总裁〕〔惊悚游戏:我家祖〕〔规则怪谈?别慌,〕〔龙枭〕〔怪谈玩家〕〔诸天:从穿越宋青〕〔网游:我有超神级〕〔苟在修仙世界肝熟〕〔乖!宝宝疼我!被〕〔坏女孩〕〔穿成极品丈母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模拟,开局死于哈士奇毒手 052.砸死你个龟脑袋(求追读!)
    张猛所在之地,乃是龙国西南部的横断山区,峰峦交错,沟壑纵横。

    既有山,自然就少不了湖,何况这里还有着黑空山这些大型的火山!

    山顶上,火山口封闭后便是形成了一个个天然的火山湖。

    只不过张猛要去的,并非黑空山。

    而是距离黑空山十多公里外的打鹰山,打鹰山乃是这附近方圆数百里内最高的一座山峰,是和模拟器里描述的水天相接之处最为契合的地方。

    御剑飞行速度很快,山林在快速的朝身后退去,没一会儿就来到了打鹰山的上空。

    位于龙国西南部的打鹰山,海拔只有两千多米,现在又是夏季,因此山顶湖泊边缘长满了浓密的水草。

    张猛没有掩盖自己的气势,刚来到打鹰山山顶上空,山顶本来平静的湖面顿时间就开始沸腾起来。

    “人类,滚!”

    沉闷的喝声透过湖水响起。

    一道漆黑的黑影从翻腾的湖里浮起,一颗硕大的龟脑袋从湖中冒出来。

    看着那硕大的龟脑袋,张猛眼神愣了好久。

    万万没想到,修仙模拟中说的那只天妖王竟然是只乌龟!

    不过他倒是理解为何巴托利的吸血剑会在这家伙身上掠夺到固甲的能力了,乌龟可不就是龟甲壳硬嘛!

    只不过,这家伙的态度.....嚣张的有些过头了啊!

    从这态度,张猛知道,想要不动手就取得下面的药材,是不可能的。

    收起银月剑,这柄兵器已经快撑不住了,在没有新的剑来御剑前,张猛不想它就这么损毁了。

    他没取出龙渊,龙渊里面封印着那个实力恐怖的家伙,若非必要张猛不会轻易动用它。

    身上金光冒起,这次,张猛决定要以肉身和这头天妖王级别的乌龟厮杀!

    澎湃的力量自体内涌出,汇聚到双手之上,双拳紧握,张猛也不讲究任何章法,就这么势大力沉的往大龟脑袋上砸去。

    咚!

    张猛忽然出手,出乎了龟妖的预料,以至于它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直愣愣的被张猛一拳砸中了脑袋。

    “嘈!人类你该死。”

    龟妖惨嚎一声,霎时间妖气直冲云霄,张口一吐。

    咻的一下,妖气与湖水凝结而成的水之利剑杀向张猛。

    铛铛铛!

    利剑击中张猛胸膛,巨大的力量袭来,他身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十来丈。

    有点痛,不过不打紧!

    这点攻击还伤不到他。

    而身前的衣服因为张猛刻印了增强韧性的阵纹,并没有因为这一次交锋破碎,只是多了几道印痕。

    对此,张猛很满意,终于不像先前那样,每次战斗都要爆衫一次了。

    小鸟朝飞的感觉可是一点都不爽!

    稳住身形,张猛脚下暴踩虚空。

    轰!

    身后虚空发出一声爆响,身躯如同金色炮弹一般弹出。

    “砸死你个龟脑袋!”

    怒喝一声,张猛双拳再次狠狠的砸在龟妖的头顶。

    咚!

    拳头轰砸发出沉闷的声响,龟妖的头颅被张猛这一击直接砸出一个不小的豁口,血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不过一瞬间就止住了,这次是有了准备的龟妖在短暂的眩晕后就反应过来,以妖力阻止了血液的流失。

    “嘈嘈!”

    发出两声奇异的惨嚎,龟妖血目中看着张猛已经变了,不再是凶厉,而是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它没想到,这个只是金丹期的修士,竟然仅凭肉身力量就将他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龙国.....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变*的家伙了?

    龟妖想退入湖中,可张猛怎能如他所愿,脚下一踏,直接飞到龟妖的龟壳上空,金色的手掌猛地握住龟妖龟脑袋后面龟壳上的一快骨质尖角。

    “给我起!”

    一声爆喝,张猛手上还有额头上青筋暴起,沸腾的力量,金色的手臂越发璀璨。

    喝声落下,天妖王中期的龟妖便发现自己的身躯开始不受控制的上升。

    张猛真元托着自己的身体,就这么踏空将龟妖抬起,接着猛力一抛,龟妖庞大的身躯便被张猛从湖泊中抛出,狠狠的砸在离湖岸数十米外的山石上面。

    龟妖那身下的山石,瞬间被砸得粉碎,地上更是被砸出了深深的凹坑。

    妖气汹涌,天妖王中期的龟妖瞬间翻身而起,双眸惊恐的盯着张猛。

    它本想遁入水中,以借着湖水的助力来对抗面前的人类,却没想到,竟然被对方识破了!

    站立在虚空中的张猛,此时也有些惊异。

    那龟妖,以其体积的大小加上肉身密度,重量恐怕已经达到了数百吨了!

    没想到金身境的肉身,力量能够达到这种层次。

    二十万斤的力量?

    不,不止,张猛能感觉到,他刚才根本没能完全爆发出肉身的力量。

    因为他没有与肉身攻击相关的技法,若有一门强大的肉身攻击技法,那他还能爆发出更强的力量。

    当然,张猛也知道,越是强大的攻击技法,对于肉身的抵抗力要求越苛刻,若是肉身顶不住攻击时产生的反震力,那么最后的结果就可能是,自己和对手同时受伤。

    简单说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有可能自损更多!

    张猛不急着动手,龟妖也不敢轻易动手,这时候它已经确认,自己遇上变*了。

    一个肉身力量极其恐怖的变*。

    龟妖悠久的寿命里面,他就没见过金丹期能够拥有这么恐怖的肉身的家伙。

    它已经开始后悔了。

    但它知道,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扛不住上面这家伙的攻击,等待它的只有死亡,谁让它跑得慢呢!

    而张猛,在短暂的惊异之后便回过神来。

    要速战速决了,刚才也就是忽然有想法想要试一试达到金身境后肉身能够有多强。

    在修仙模拟过程中,可是说他在霸王色霸气的缠绕下,以肉身轰杀了这只天妖王中期的龟妖,自然就勾起了他尝试一下的想法。

    试过之后,他也清楚了,若不是面对类似于龟妖这种以防御著称的存在。

    单凭肉身,他确实是能够抗衡天妖王级别的妖兽了。

    但也只能够对抗中期以及之下。

    再强就有点难了!

    张猛忽然间丹田内真元爆发,阴阳双属性真元分别汇聚在左右手,在手中凝聚成两柄真元利剑。

    脚下一踏,他的身躯爆射而出。

    倏然间,龟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心悸的气机降临。根本来不及思考,它下意识的就把龟脑袋给缩了回去。

    与此同时,心中默念咒语,它的龟壳上忽然出现了蓝色的鳞甲,一片片鳞甲开始蔓延,瞬间就将整个龟壳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这时,张猛的攻击到了!

    喀喀....

    双手中的真元利剑切割在包裹住龟妖的鳞甲上面,发出了刺耳的爆鸣声。

    张猛一击即退,目光扫视,看着被鳞甲紧紧包裹的龟妖,眼中露出了一抹惊异之色。

    这就是修仙模拟里面,巴托利的吸血剑掠夺来的能力吧。

    精神力探查一番,张猛心中更是惊喜,龟妖身上的鳞甲,竟不是从身体里面长出来的,而是它以妖气凝结出来的。

    也就是说,要是他能够掠夺到这种能力的话,凭借阴阳双生真丹浑厚的真元,凝聚的护甲防御力会更加强悍。

    这是什么?

    这简直就和不祥征兆差不多啊,不止如此,这还是能够抗住法伤的不祥征兆!

    定了定心神,手中两柄真元利剑散去,张猛从乾坤宝袋中取出龙渊。

    本来不想用的,没想到这个固甲防御有些强,单凭真元凝聚成的利剑根本就打不出伤害。

    张猛不由想到,修仙模拟时,自己是在霸王色霸气缠绕下,凭借肉身攻击就能够轰杀它的。

    霸王色霸气,对肉身攻击力的提升还真是恐怖啊!

    想到介绍里面说的是提升百分之四十的肉身攻击力,张猛也就释然了。

    龙渊这一次出来,没有像上次那样,发出不满的嗡鸣。

    反正它知道自己再怎么不满,也改变不了这个可恶的家伙的态度。

    而受限于某种原因,它是肯定要成为这个可恶的家伙的兵器的。

    既然无法反抗,那它选择躺平!

    嗡!

    忽然间,龙渊还是不自主的嗡鸣了一声。

    是张猛的真元注入了它的剑身,这一道嗡鸣声是因为某种奇妙的感觉,它不自主的发出来的。

    真元灌注剑身,可以说是所有有灵兵器都无法抗拒的。

    龙渊同样如此!

    张猛没理会龙渊在想什么,阴阳双属性真元同时灌注到剑身中。

    抬剑斩下,黑白剑气化作一道流光击中下方的鳞甲壳。

    咔咔!

    妖气凝练出来的甲壳上,被剑气斩出几道细密的裂纹。

    鳞甲壳内的龟妖,心头猛地一跳,它能清楚的感觉到了鳞甲壳上的裂纹。

    但它没办法,在被张猛丢出湖泊的时候,它就已经从凶猛的大妖沦为了待宰的羔羊。

    对方是金丹,那肯定有能力不让它继续回到湖泊里面的。

    可它的大多数天赋技能都是依靠江河湖泊才能发挥出威力,此时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反击能力。

    毕竟上面那人的肉身防御太变*了!

    一剑下去,张猛发现竟然还是没能破开鳞甲壳,脸上更是期待起来。

    这种能力,若是能够掠夺到手,对于自己的实力必然会有极大的提升!

    一直以来,张猛得到的大多数能力都是属于增幅自身的攻击或者辅助自己修行的,守御的能力却是极少。

    好在,张猛这段时间以来遭遇到的都是实力比他弱上不少的对手。

    若是同战力的强者,以自己那渣的不能再渣的战斗经验,恐怕早就受了不知道多少次重伤了!

    用上真元,还是没能破开鳞甲,张猛已经开始发狠了。

    他激活了那个在每次模拟里面都很强大但他却是没有用过的能力,武圣战魂!

    在激活武圣战魂的瞬间,他便清晰的感受到,一股记忆以及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开始融进自己的体内。

    记忆中,是一髭髯大汉手持一柄青龙盘踞的大刀战斗,战斗的对象有手持鬼头斧面目狰狞的魁梧将士,还有手持方天画戟的威猛如战神的绝世悍将。

    这是武圣经历过的战斗,也是武圣的传道!

    心神瞬间便沉浸于这一场场一幕幕宏观而又让人热血沸腾的厮杀血战中。

    当然,这一过程只是一刹那的功夫,没多久张猛就睁开双眸。

    眸中战意盎然,气势陡然一变,仿佛他此时成为了那过五关斩六将,单刀亦敢赴会的人间武圣!

    手中紧握的龙渊,灌注在剑身内的真元悄然间一变,黑白相间的真元以剑身为基幻化为了一柄丈长的尖嘴大刀。

    恐怖的气势弥漫,下方的龟妖纵然是龟缩在鳞甲壳里面也感受到上空的那人类气势不一样了。

    “吾命休矣!”

    悲叹一声,只恨这一生为何是一只龟!

    若不是因为龟速,它还是有可能逃出升天的。

    一道刀光横斩天际,鳞甲壳砰的一声,轰然碎裂。

    鳞甲内的龟妖,整个身躯更是直接被真元刀光一分为二,一颗绿幽幽的珠子在被劈开的躯体中间转动。

    天空上,张猛有些呆滞,没想到武圣战魂的增幅这么强大。

    刚才还完全没能破开的鳞甲壳,此时就如同鸡蛋一般脆弱!

    伸手一招将那颗珠子招到手中,这是一枚天妖王中期妖兽凝聚的妖丹,配合接下来的那些药材,应该能炼制出张猛想要的那种丹药。

    飞身落下,张猛站到龟妖的尸身前,心中古井无波。

    对于出手杀死这家伙,他没有什么所谓的该不该下杀手的纠结。

    在张猛看来,不管是修士还是妖,踏上修行的那一刻开始,不仅是能够享受修行带来的好处,还需要拥有随时有可能被杀死的觉悟。

    这也是为何张猛在这么多次模拟过程中,总是死亡,却还是没有选择放弃修行的缘由。

    也许修仙模拟器找上自己只是偶然,但选择修行却是自己的决定。

    模拟器没有逼他,每次准备模拟前都有一个是否开启模拟的选择。

    但他选择的都是“是”,而非“否”。

    世人都说,雪崩来临时,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

    灵气复苏降临即将到来,他逃不开,唯一能做的,除了想办法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外,别无选择!

    这一路很凶险,所以他早就做好了迎接死亡的觉悟,也做好了随时要杀戮的觉悟。

    若世不平,杀戮伴随一生又何妨?

    伸出手,一左一右的放在龟妖的两边尸体上,胸口传出一道凶猛的吸力。

    滚滚血气被吸力吸出,汇入张猛胸膛内的混元珠里面。

    经过混元珠的转化,化为了一种玄妙的力量,融入肉身。

    肉身在增强,只不过因为他肉身境界已经达到了金身境,这种增强的感觉并不像先前提升那么强烈。

    若是银髓境的肉身,吸收了这天妖王中期的妖兽,怎么也会提升一个小阶段。

    但金身境,没那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