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阎婿〕〔退役后大佬她怎么〕〔娘娘每天都想暴富〕〔仙诀〕〔陈平江婉〕〔肖天策高微微〕〔糙汉宠妻重生六零〕〔墨景修秦暮晚〕〔北王战刀〕〔宁北苏清荷〕〔乔玉〕〔许卿繁华盛世〕〔无量劫主〕〔禁区之狐〕〔绿茵傻腰〕〔谢邀!高考弃权,〕〔仙丹给你毒药归我〕〔女装男神〕〔竹兰周书仁〕〔女神的战神狂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一章 救命
    ,

    天已经漆黑了,借着月光能稍稍看清前路,在这黝黑的林子里,树影斑驳,一个约莫十来岁的男孩,正焦急如焚的牵着一匹马,使劲往前拽着,他神色四慌乱的四处看着,似乎迷失了方向。

    那马上背上驮着一个昏死过去,穿着粉裙,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女孩胸口上竟是插着一只黑色的羽箭,那羽箭也是被鲜血浸透了。此刻那伤口处还津津的渗着鲜血,一滴滴的随着马的动作滴落在地,洒的沿路都是。

    那女孩似乎没有半分的知觉一般,毫无生气,随着马儿的前行竟是慢慢滑下,如一个偶人一般,跌落马背,重重摔在了地上。那紧闭着,毫无血色的唇瓣,却是没有发出半分的声响来,那胸口的鲜血更是在顷刻间汩汩涌出。

    “喂,你这样,她还没死也被你弄死了”一个慵懒的的声音竟是从一棵大树上传来。

    乌千墨本是偷跑出来玩儿的,下半晌有些玩儿累了,就躺在树上咪着懒觉,想不到一觉竟就睡到天黑了。

    当月亮升起照到眼皮上时方才觉得太过光亮,醒了过来。

    等他刚醒来才打了个哈欠的功夫,就正好看到眼前这一幕。便麻利的从树上窜了下来,紧跟几步过来拦停了那马,见那男孩一脸的敌意,他也不在意,直走到那女孩儿身前便查看起来。

    “啧啧,这丫头真是命大啊,这样都还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乌千墨只看了一眼,伸出两只手指在那女孩儿脖颈上的探了片刻,便啧舌道。

    “你胡说什么,你滚开,不许碰她,不许你胡说八道。”那男孩愤怒的上来将乌千墨一把推开去,又上前去摸了摸女孩的额头,替她将散乱的发又细细拢了拢。

    “我哪里会胡说,都快没气儿了,也就这一刻半刻的事情了,你不信自己探探。”乌千墨不高兴的努了努嘴。

    那男孩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是伸出手来去那女孩的鼻间探了探,果然是气若游丝一般,似乎快要探不到鼻息了,他惊得手缩了回来,涨红的脸瞬间变的惨白。

    “怎么会,怎么会,不会的,不会的。”他吓的浑身都在发颤,不可置信的摇着头。

    “你看,我说的没错儿吧!除了我家,世上恐怕也没人救的了她,你上的这个药么倒是好药,但是没有什么大作用。”

    乌千墨见那男孩的惊恐模样,已然是接受了自己的判断是没错儿的,瞬间心情也是好了些。

    那男孩此刻又用颤抖的手去摸那女孩儿的脸,眼里的泪水不停的打着转,随时都会奔涌而出一般,双眼也是憋的通红。那女孩儿也是双眼紧闭,面无血色,毫无知觉了,这一幕实在是太过心酸,乌千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哎!谁叫小爷心软,你这个丫头也是命好,碰上菩萨心肠的小爷我了。”

    随即他一拍脑门儿,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上前去扒开那男孩,将一颗药丸塞进了女孩的嘴里,然后又取出一个药瓶,将药粉倒在她胸口的伤口上。

    “你?”那男孩见乌千墨往女孩嘴里喂药本是恼怒,却是又见他在往女孩伤口上洒药,马上收了声,死死盯着他的动作看着。

    “你能救她?”男孩眼里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用请求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打扮的吊儿郎当,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子,

    “先止血,这样只能是暂时保住命,箭射的位置不太好,动不得,一动就玩完了,这个嘛,我也救不了她,恐怕只有我家老头子才救得了。”乌千墨讪讪的说道。

    “那请你带我去找他,我去求他,什么事情我都能做,用我的命换都行。”一听说女孩还有救,男孩疯了一般上来扯过乌千墨的衣领。

    乌千墨先是一愣,然后慢慢将衣领从男孩手里扯回来,又看了一眼那马背上纹丝不动的女孩,也是动了恻隐之心。

    慢慢推开他接着说“看在你这么想救她的份上我可以带你去,但是我家老头子性子特别古怪,他救人是想救便救,不想救便不救,天王老子的情都不领的。”乌千墨两眼狡黠,却也是实话实说。

    “请你带我去,能不能让他救人就是我的事情了。”男孩两眼决绝,

    “那好吧,我带你去,真是希望老头子今天酒不要喝的太多了,还醒着在。”乌千墨一脸的无奈。

    乌千墨举着火把,男孩牵着马,在乌千墨的带领下在深山里兜兜转转,进了大山的深处,月亮已经高挂天空,照亮着前路。

    “没有我带路啊,这迷迭谷是任谁都是走不进来的,我家老头子不知道部下了多少机关,还有阵术,在这里千军万马都难以施展。”

    乌千墨沾沾自喜的说着。

    “等我都学会了,我也去寻一座山,比老头子布置的还精密,让老头子都进不去,嘿嘿!”

    乌千墨像个话唠似的,还是不停的自说自话的说着,

    “你们也真是不走运啊!大晚上的城门都关了进不去了,找不到大夫她肯定死定了,不过还好遇见我了,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不过能不能捡着小命就看老头子了。”

    “你会功夫么”一路不愿意多说话的男孩突然问道:

    “当然会啊,不然怎么行走江湖啊,小爷可是行走江湖多年了。”说着一手叉着腰,一只手竖起大拇指着自己,洋洋得意的样子。

    “我要学武功”男孩喃喃的轻语着。

    “前面就到了,看,那就是我家啦!”

    乌千墨摆出一副主人家的样子领他们走进了小院,两只小灯笼在暗处慢慢走进,

    “别紧张,斑斑,是我回来了,这是我朋友。”说罢出现一只如同大猫一样的动物围着乌千墨转悠起来,还发出呜呜的讨好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这,这是老虎。”

    后面的男孩吓的不轻,连忙去护着柳嬉,马儿受到惊吓,惊慌起来,甩下柳嬉跑出了院子。

    柳嬉此时已经昏迷不行,由于从马上再次摔下来,胸口的鲜血再一次涌了出来,就连口里都溢出血来,

    “该死的,你怎么把马牵进来了,马自然是怕老虎的,这下这丫头怕是没救了啊!”乌千墨急了责怪起男孩来,

    “哪个说的,哪个说的,在我这里还能有没救的人,你个死小子,你还晓得回来。”

    屋里一个喝的醉醺醺的邋遢老头子,从屋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还拿着一个酒葫芦正往嘴里倒酒,硬是一滴都倒不出来了。

    “能救啊,那你赶紧救啊!不然就死了,害我这么远驮回来不是。”乌千墨赶紧上去讨好老头子,

    男孩怀里抱着柳嬉,跪在地上“求老先生救救她。”

    “她是你什么人”老头子瞥了一眼二人问道,

    “她是我家的小姐”

    “你只是个佣人?还要做忠仆啊!小姐死了,你不是正好可以跑路,还你自由之身么,还救她作甚,真是个蠢材,蠢材。”

    老头说到,还是不甘心的仰起脖子将酒葫芦往嘴里倒,还是没有一滴酒流出来,

    “不,她不光是我的小姐,更是我的亲人,是这世上我最珍视的人,谁都可以死,她不能。”男孩激动的说,

    “蠢材,蠢材,哈哈哈哈,又一个蠢材。”老头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转身就要进屋去,

    “求你救她,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男孩跪得笔直而坚毅,

    “那你就拿东西来换吧!今晚的月亮还真是扎眼的很啊!”老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似乎是什么事情让他的酒醒了。

    “好”男孩将柳嬉交给乌千墨,跟着老头子进了屋。

    “喂,死老头子,这是我朋友,挺仗义的,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好歹给我点面子,意思一下就行了啊!”

    乌千墨焦急的冲着屋子里的人喊道,他知道这老头子是什么都做的出的。

    “说吧,你有什么可以给我的。”老头子上下打量着他,

    “你要多少银子?我可以回去凑,彭城柳家也算是大户,就算是变卖所有财产给你来救她,我也是可以替主家应下的。”男孩有些着急,

    “哈哈!小鬼,你还真是会小看人儿啊!你这算盘怕是打错了,老头子我,可不喜欢银子。”

    老头子哈哈一笑,轻蔑的看了男孩一眼,又想扬起他的酒葫芦,这才似乎想起些什么,将酒葫芦又是摇一摇,仍是空空如也,嘴巴一撇,有些不高兴的将酒葫芦扔在了桌上。

    “既然前辈不要银子,那前辈想要什么尽可以说出来,不管是什么,我一定为您寻来,哪怕是天涯海角,哪怕是用尽此生,如违此誓言,老先生尽可来取我性命,我绝不反驳。”男孩突然站的笔直,意志坚定的盯着那老头子。

    “那要是,我要你呢?”那老头慢慢的走向男孩,

    “我只有性命一条,老先生尽可拿去便是。”男孩竟是毫不犹豫。

    “哟!还真是个有骨头的。”老头子拍了拍男孩胸前,突然变得笑眯眯的,眼神带着些诡异的上下打量着他,让人周身感觉不寒而栗。

    “我若是要拿你来试药,做我的药人儿,你可愿意?”

    “只要你救她,我的命都可以是你的。”男孩坚定不移的看着老头。

    “那我可得验验货,体格不行的老头儿我还看不上。”说罢便给男孩把脉,然后在脖子上脑后翻看着,突然有一样东西吸引了他,他扒开男孩后颈的衣服。

    “上衣脱了。”他紧张的让男孩脱了上衣,露出了后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开局地摊卖大力〕〔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