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花圣手〕〔林峰〕〔吴峥唐思佳〕〔乾隆朝的造反日常〕〔柯学的空想物语〕〔吴峥林夏〕〔明末亲军锦衣卫〕〔抗战之开局让少帅〕〔梦醒初时〕〔精灵之梦幻天团〕〔港岛王炸〕〔剑临诸天〕〔重生八零前程似锦〕〔叶晨萧初然〕〔我能看到准确率〕〔忍界决斗场〕〔男女主角叫冷夜沉〕〔冷夜沉童以沫〕〔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童以沫冷夜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五章 柳绍钧
    ,

    天黑了下来,营帐外点起来火把堆,肉香酒香已经飘起,外面也是响起一阵阵熙熙攘攘的说话声。

    “绍钧,绍钧,你可回来了,你家里来人了,看看这酒这肉都你家里人带来的,真是阔气啊!”

    声音落罢那个叫做天城的大胡子带着来人进来了,随着门口望去,来人高大威武,虽然面染风霜,黑了不少,但那眉眼却依然是那样的熟悉,是大哥。小公子直直的跑过去,扑到了来人的身上,竟然挂到了他的身上。

    搂着他的脖子整个脸埋进了脖子,

    “大哥,大哥,大哥,我可见到你了,我可想你了,可想你了。”声音呜咽,眼泪就这样不争气的滚了出来。

    “你,你怎么来了?”

    柳绍钧先是一惊,然后竟是慢慢的躬下身子去“大哥知道,大哥知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小公子的头,轻轻的安抚着他,另有一只手也是轻轻的搂着他,满满都是温暖。

    “大哥,我来看你了,七年了,你也不回来看我。”回过神来,小公子嘟囔着嘴,委屈的说着。

    “是大哥不好,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委屈了嬉儿。”柳绍钧轻轻替小公子拭去泪珠儿,满眼的愧疚。

    “啧啧,绍钧啊,你家还有个爱哭鼻子的小弟弟啊!哎呀,说话可以边喝酒边说的么,我去拿酒,好不容易少将军发话了,太难得了。”天城在一边看不下去了。

    “对不住了各位同僚,她,是我的小妹。”柳绍钧抚摸着小公子的头一脸的宠溺。没错,这位小公子不是别人,正是女扮男装的柳嬉,柳绍钧一手替她扯去头上的发带,满头的青丝飞舞,嘴角浅浅的微笑,百花竟然都失了颜色。

    “女的,哎呀!原来是个妹妹,唐突了,实在是唐突了,兄弟你莫怪,莫怪啊!”天城差点惊掉了下巴。

    “原来是柳小姐,恕我眼拙了。”少帅也是吃了一惊。

    “请少帅恕罪,小妹年幼不懂事,此番行径,也太过胡闹了,冲撞了少帅。”柳绍钧向少帅一抱拳请罪到。

    “我哪有什么错儿,我也没说我是男的呀!是他们自己把我当男的而已。”柳嬉嘟囔道。

    “是啊,绍钧并无过错,柳小姐也没有错,只是我们眼拙,看错了而已,天城你还不去拿些酒肉来,且让他们兄妹好好叙上一叙才是。”少帅轻笑道,便吩咐天城去拿肉。

    柳绍钧轻轻的将柳嬉满头的青丝,重新挽起来系上发带,毕竟军营里出现一个女子实在是太过扎眼了,柳嬉女扮男装过来也是为了避嫌,省下诸多的麻烦。

    “嬉儿,这些年母亲可还好,文清怕是要参加科举了吧?他自幼好读书,我却是个泼不进文墨的,他打小儿就励志要高中,光耀门楣的,如今也差不多该到了年纪了。”

    回忆起家中的亲人,柳绍钧眼眶竟是有些微红,想当年背着家里出来,只留下一封书信,就跑出了家门,一晃七年未归,如今见到嫡亲的妹妹,心中也满是感慨万千。

    “母亲就是身子弱些,并无大碍,再就是想你,大哥你七年不回,每每到了你的生辰,母亲都坐在你的房里暗暗掉眼泪呢!二哥今年就要去京城参加科考了,估计等我这趟回去,他都已经出发了。”

    绍钧顿了顿“是孩儿不孝,让母亲伤心了。”眼里顿时黯然下去,想想当年父亲遇难,自己作为长子,竟是不能在母亲膝前尽孝,照料年幼的弟妹,就满是自责。

    “大哥不必自责,大哥也是在做男儿当作之事,母亲很是骄傲,只要大哥安好,我们也就放心了。”眼见大哥沉下去的眸子,柳嬉忙笑着来开解,柳绍钧这才又看向她,温暖的目光满是谢意。

    “酒肉来了。”天城端着酒肉,笑呵呵的走了进来,身后也跟着几个端着酒肉的随从。天城将酒肉首先放在了帐中少将军主桌的桌案上,随后的都放在两边的桌上,账外陆陆续续的进来些人坐下,都是少帅帐下的将领。

    一时间,众人就坐,原本有些空荡的军帐,立刻热闹起来,桌上觥筹交错,豪情壮语,欢笑声不断,大家相互敬着酒。

    “来来来,我们得敬今天让我们有酒肉的这位客人一杯。”天城嬉笑着冲着柳嬉敬酒,众将领都是豪爽之人,也都是柳绍顺的同袍好友,都笑着冲柳嬉笑,举杯,

    “那敬柳公子啦,多谢你的酒肉。”

    后面来的众人不知道其中的详情,道柳嬉就是位小公子,皆是举杯要敬酒。柳嬉脸上泛起一丝难色,犹豫片刻之后,方才举起面前的酒杯,这一细小举动竟被少将军看在眼里。

    “柳公子是不胜酒力吗?”

    “只是年少时受过伤,留下些小毛病,无妨,无妨。”

    “我敬各位叔伯,各位哥哥,敬少将军。”眼前的将领们,年龄不一,有似长辈的,有似兄长的,柳嬉只得是笼统的称呼了下,端起酒杯站起来敬在坐的各位,敬完正准备要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

    忽然酒杯却是被一旁的柳绍钧拿走,他拿着酒杯一仰头,一饮而尽。

    “各位,见谅,莫要怪罪才是,酒我替他喝了,他是幼时受过重伤,且捡回来的一条性命,还要替绍钧回去侍奉老母的,各位就莫要为难他,兄弟我陪大家喝就是了。”

    “绍钧兄,这似乎不太合规矩吧!我们竟你小兄弟的酒,你怎么给喝了。”一位样子精瘦,双眼却是锋芒如刃的将领端着一碗酒也不喝,似乎对柳绍钧的举动有些不满。

    “就是,就是,这不合规矩。”一群人也是跟着瞎起哄,闹腾着。

    “我说黄瘦子,你挑什么头儿,你们这些大老粗,为难人家小孩子算什么英雄的,看看人家细皮嫩肉的,年纪又是这般小,在看看你们这一帮的糙汉子,也有脸为难人家,来来来,绍钧我来给你满上,黄瘦子,来,有本事你跟我喝,跟绍钧喝,你们也是,别都跟着瞎起哄,人少将军都没说话,吓咋呼什么都。”

    那大胡子天城见柳嬉一脸的难色,好端端的小姐,自是脸皮儿薄的,这一群不开眼的,明明少将军都没有发话,再说,绍钧的妹子,那自然也是自己的妹子一般的,此刻又是不好说破这柳公子是个姑娘家,忙上来帮着柳绍钧说话。

    说罢,天城给自己斟了一满碗酒,又给柳绍钧斟满了酒。

    “得,得,众兄弟想敬柳弟弟一碗酒倒成了我们的不是了,不说了,不说了,都在酒里了,绍钧兄,干了,干了。”那精瘦的汉子被天城这般一说,也是无趣了,就打了念头,端起酒去同柳绍钧喝了。

    各位同僚也是一笑而过,皆各自的端起酒喝了起来,柳嬉望了望主座儿上的少将军,两人相视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