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花圣手〕〔林峰〕〔吴峥唐思佳〕〔乾隆朝的造反日常〕〔柯学的空想物语〕〔吴峥林夏〕〔明末亲军锦衣卫〕〔抗战之开局让少帅〕〔梦醒初时〕〔精灵之梦幻天团〕〔港岛王炸〕〔剑临诸天〕〔重生八零前程似锦〕〔叶晨萧初然〕〔我能看到准确率〕〔忍界决斗场〕〔男女主角叫冷夜沉〕〔冷夜沉童以沫〕〔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童以沫冷夜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八章 子桃
    ,

    一群家奴追赶着一个姑娘,这个姑娘头发披散,衣衫褴褛,浑身是伤,她拼了命的跑着。

    她知道要是被抓回去一定会被打死的,除了跑,没有半分的退路。一转角,眼看城门越来越近了,由于她跑的太快,惊着了洛天的白马,洛天连忙勒住了马,白马安静下来。

    “公子救命,公子救命。”姑娘眼见这马背上的这位公子,竟然想鼓起勇气一博,求公子救她一命,此刻除了一搏之外,没有别的生机了。

    “怎么了。”马车停了下来,因为听到马惊的声音,子娟探出头来,洛天望着地上跪着的姑娘,子娟随着他的目光望去,

    “小姐救命,小姐救命,有人追我,追到了就是个死,小姐救命。”姑娘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个劲的冲子娟磕头,子娟都愣住了。

    “让她上来吧!”马车里传出柳嬉的声音,

    听到自家小姐的声音,子娟方才回过神来,“你快上来。”说着将那女子拉上了马车,

    “小姐。”洛天靠近马车,有些不放心的问里面的人。

    “无妨,走吧!”车上的人答道,

    “雨生,走吧!”洛天对车夫雨生说着。

    刚没走几步,后面的家奴便追了上来,前前后后的到处晃悠却不见了那丫头的身影,便开始随便拉人询问

    “喂看到个穿的破破烂烂的丫头没有。”

    “没有,没有。”行人避之不及,生怕遭殃。

    “喂,骑马的那位公子,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破烂的丫头从这里过。”一个莽汉指着洛天问,

    “没有。”

    “那我要检查马车。”说着就要去掀马车的帘子,

    “走开,这是我家小姐,不能冒犯。”雨生气呼呼的说,闻声,一群家奴围了上来要看马车里面的人。

    “放肆,都滚开。”洛天皱眉。

    众人一瞧,只见一个俏丽的丫头,开口泼骂:“我看是哪个不长眼的,还想看我家小姐,也不怕瞎了眼。”子娟一向泼辣,

    “臭丫头,敢打你爷爷,不过这般辣的劲儿,爷喜欢,调停几天也就听话了。”那莽汉一手摸着刚挨了巴掌还热辣辣的脸,一边用一双猥琐的眼睛瞅着眼前的子娟。

    “看到了,我们可以走了吧。”马车里除了这位泼辣的丫头,中间坐着一个一身青纱面上带着白色面纱的小姐,俨然没有他们要找的人,正是这位小姐在开口说话。众人愣愣的看着这位小姐,一双清澈的眼睛,甚是好看。

    “还是请小姐摘了面纱,好让我等验明正身才是。”那莽汉满是淫邪的正要伸手去扯柳嬉的面纱。

    “看什么看,我家小姐尊容,岂是你说看就看的,都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还不滚。”子娟忍不住又是大骂,打开那大汉的手。

    “臭丫头,给脸不要脸是不是,爷说要看就非看不可,来,把这臭丫头拉一边儿去,让我好好会会这位小姐。”那大汉也是恼了,将子娟往马车外一扯,就要往里面钻。

    “我家小姐,不见客,此处没有你们要找的人,还是请另寻他处吧!”一道阴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大汉只觉得那只推那丫头出去的手腕,突然似被铁环扣住一般,死死锁住,动弹不得,力道之大,似要将手骨掐断了一般。

    “唉哟哟!好小子,你敢来阴的,对爷爷下手。”那大汉疼的回身,一眼就看见洛天。

    洛天也不听他废话,手腕一搭,往下一扣,那大汉竟是疼的吱哇乱叫,另一只手忙过来帮忙,却是被洛天一并的扣住了,又是一个用力,大汉只听见手腕里发出的咯吱声,似快要断裂。

    “公子饶命,饶命,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开个玩笑,莫要当真。”那大汉已是疼得满脸通红,额上青筋暴起,汗珠滚滚而下,不得不低头认错儿,以保全一双手。

    “如此最好。”洛天冷冷的将那大汉的手扔开,回去将那马车的帘子重新又扯了下来。

    “得罪了,得罪了,公子请,小姐请。”那大汉讪讪的点头哈腰的陪笑着,摸着还火辣辣的手腕。

    “大哥,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一个家奴望着那走了的一行人,在一旁小心的扯着大汉的袖子。“蠢货,还不赶紧回去叫人,是个硬茬子。”

    眼见前面的马车已是走出了十多步了,那大汉立马是换上一副恨得咬牙切齿的模样,特别是看向那马背上的男子时恨不得生吞活剥了。

    走了一段路,马里车,子娟和柳嬉将座位拆开,从暗格里将那个姑娘放了出来,姑娘看着眼前这两个人,一个劲的磕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

    “谢谢,谢谢姑娘,谢谢小姐,谢谢。”子娟将姑娘扶起。

    “他们为什么要追你。”

    “我父母早逝,我是跟着叔叔婶婶过活的,我堂哥要成亲,没有彩礼钱,我叔婶就把我卖去了醉花搂,我不愿接客,他们就不给饭吃,还打我,我是偷跑出来的,如果被抓回去,一定会被打死的。”

    这姑娘的身世甚是可怜,看她一身的伤,柳嬉动了恻隐之心,

    “你还有别的什么亲人么,你叔婶那里是不能再回去了,人心最是不足,既然卖了你一次,得了甜头,他们自然还会在卖了你。”

    “没有了,我没有别的亲人了,我无处可去了,呜呜呜。”想到自己无路可走的境地,那姑娘竟是伤心得号啕大哭起来。

    “你愿意跟我走吗?”柳嬉拉着她的手问道。

    “愿意,愿意,我不怕吃苦,洗衣,做饭,家里家外的活儿我都会干的,不会吃白饭的。”姑娘连连磕头。

    “你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我今年十五了,我没名字,家里就叫我大丫头。”姑娘红着脸答道。

    “那我们同岁,你是几月生的。”柳嬉问道

    “我是三月桃花开时生的。”

    “我是八月生的,比你小些,这样吧!我给你起个名字,既是桃花开时生的,就叫子桃吧!这位是子娟姐姐。”柳嬉想了想,给这个姑娘起了个名字。

    “我有名字了,谢谢小姐,谢谢小姐。”那姑娘欣喜的很。

    “子桃妹妹,以后我们就是姐妹了,我也没有父母,是在柳家长大的,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子娟和柳嬉都握着子桃的手,子桃觉得有一股从所未有的暖意钻进了她的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