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梅花圣手〕〔林峰〕〔吴峥唐思佳〕〔乾隆朝的造反日常〕〔柯学的空想物语〕〔吴峥林夏〕〔明末亲军锦衣卫〕〔抗战之开局让少帅〕〔梦醒初时〕〔精灵之梦幻天团〕〔港岛王炸〕〔剑临诸天〕〔重生八零前程似锦〕〔叶晨萧初然〕〔我能看到准确率〕〔忍界决斗场〕〔男女主角叫冷夜沉〕〔冷夜沉童以沫〕〔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童以沫冷夜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九章 冯大将军
    ,

    “来人,给我围起来,一个都别叫跑喽!”刚才那莽汉此刻又追了上来,后面还带着一群手持棍棒的打手,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占了半条路,从两头包抄,驱赶了路人,将柳嬉的马车围住了。

    “嘶嘶…”洛天胯下的马儿似被来势汹汹的一行人惊到,扬蹄嘶鸣,也被洛天一扯缰绳按了下去,这才跳下马背,守到马车前头。

    “箫公子,这可怎么好?”

    赶车的雨生年纪还不大,见着这阵仗也是有些慌,毕竟马车里坐的是小姐,就咱们这几个人面对这群恶霸,怕是要吃亏。

    “你守住了,谁也不能进去。”洛天扇子往胸前一擎,做出了随时攻守的架势,那扇骨皆是金刚所制,坚硬无比。

    “知道了,雨生一定守住小姐。”雨生也是扬起手中的马鞭,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这是怎么了,我的天啦!”子娟见马车竟是突然停住了,外面气氛似乎不太对,一个探出头,却是见到马车被围住,一群凶神恶煞的汉子皆是手持棍棒,要拼命的架势,吓的一个激灵。

    “你进去,护住小姐。”洛天一声喝,那子娟方才回神,忙点点头,缩进了马车里。

    “好小子,仗着有几下子,就敢在爷的地盘上撒野了,也不去打听打听,咱们的人你也敢掳了去,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今日就让爷好好教导教导你。”

    那莽汉怒目圆瞪,想想方才让这小白脸治得服帖,在手下面前那般的丢脸,气就不打一处来,今日若是不把场子找回来,日后还怎么混。

    “废话什么,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本公子还有事情,没闲工夫。”洛天不屑的扫了一眼。

    “臭小子,我叫你狂,待会儿求爷爷可来不及。”莽汉脸上的横肉抖动着,恨不得扑上来一口口将洛天撕碎了。

    “上,一起上,男的打死,女的带回去,爷爷要好好享用,享用。”一双奸邪的眼睛只盯着那马车的帘子,想起里面的几个美人,莽汉眼中的淫光乍起。

    “找死。”一听如此羞辱的话语,洛天大怒,还没等那大汉反应过来,一跃而起,一扇子抽过去,打在那大汉的嘴巴上,抬手一划,锋利的扇骨边缘竟是将大汉的嘴划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直流。

    “上,上,快上,乱棍打死。”那大汉疼的捂住嘴,鲜血仍是从手缝里流出来。

    “小子,你找死。”一群打手得了令,便是高高抡起棍棒就朝着落天打了过来。

    要说这二十来个打手也是铆足了气力的,然而洛天伸手灵巧,丝毫无人能沾上他的身来,气得那大汉在一旁只喊“打,给我打,打死他。”

    “无耻!”洛天眉头一凝,又是一个闪身便是到了那喊叫的大汉面前,又是扇子往他脸上一拍下去,又是一道口子。

    顿时脸上也是鲜血直流,吓得那大汉急急后退,竟是往后一跌,摔在了地上。

    洛天也是没了耐性,“刷刷”几招,经那一群人中间穿过,棍棒皆断裂开来,顿时众人面面相觑,心里发虚。

    “好,好,公子好身手。”一道声音拍着巴掌走近了。

    众人寻声望去,却是一位中年男子,锦衣华服,目光如炬,气宇轩昂。

    “大,大将军!”那领头的汉子在见到那中年男子时竟是吓得魂飞魄散一般,口齿都不甚利落了。

    “还不滚。”那中年男子身侧,一位同他年龄相仿的侍卫手轻轻将腰间的剑鞘一握,冷喝一声。

    大大汉额上顿时冷汗直冒,也顾不得满头满脸的血污,还有周身的疼痛,连连点头回应“滚滚,这就滚,这就滚!”

    说完那大汉朝着那些个打手大手一挥“都撤,撤,不,不,是滚,滚。”那些人也是立马醒悟,绕过那两人跟前连连躬身低头,生怕沾着分毫,接着就是,丫子一撒,连滚带爬,头也不敢回,逃命似的跑了。

    洛天也只是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冲他一拱手,算是施过礼了,那中年男子也是轻轻一点头,眼里也是显露出几分对眼前这青年男子的兴趣。

    “也是坐了许久,下来走走松松胫骨吧!”只听柳嬉撩开了那马车的帘子,也早已摘去了面纱,从那车里钻了出来。

    “小姐,这外头不太平,您还是坐回去吧!”雨生见方才的打杀场面,还有些子惊魂未定,生怕那些在冒出来,杀个措手不及。

    “我看哪!此刻在太平不过了。”柳嬉伸了个懒腰,直接搭上洛天上来扶的手,就跳下了马车。

    “这位大人,您说我说的可对啊!”柳嬉眯着眼睛,望着那正要转身离去的主仆二人,喊道。

    那中年人身形一顿,没有在往前走,而是转过身来,当他看到柳嬉第一眼时一愣,有些错愕,只不过眨眼间的思绪,就一晃而过,恢复如常了。

    “这位小姐说的是,在这凉州城,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不太平,不知道小姐是什么事情惹着那群泼皮了。”

    “嗨!不过是他们丢了个丫头罢了,要上我的马车搜,言语轻薄了些,手段嘛,也龌龊了些,那我们自然不能平白让人这般欺辱不是,被逼无奈而已。”

    柳嬉仍是一副无事人一般的轻笑着,眼里清澈的如泉水灵动,唇边的笑意更是如春般绚烂。

    “小姐说的极是,我看小姐到不像是本地人,然而胆色却是过人的。”看着眼前这小丫头狡猾的笑意,中年人反而没有生气。

    “大人谬赞了,大人想要知道的更详尽些也未尝不可,我么可以坐下来细聊,只不过,此刻我怕是要回去了,或是大人同我一道去,不然就只能同大人再约了。”

    如狐狸一般的笑意延绵开来,说着柳嬉就跳上马车,坐在雨生的旁边,顺手接过雨生手里的马缰。

    “那就此告辞便是。”那中年男子眉间微微收拢,也不想在同个小姑娘,多说些无谓的话语。

    “冯大将军,那丫头确实是在我车里,但是人此刻我要带走,不然她会死,您若是觉得小女子此番行径不妥,尽可来拿人,小女子名柳嬉,就住在吉祥客栈,静候大驾。”

    柳嬉笑意一敛,冲着那中年男子定睛正色,满眼尽是诚恳之色,说完便是马鞭一挥,走了。

    “将军,那丫头怎敢如此放肆,属下去将她拿来。”见主子眉间蹙起,那侍卫忙上前请命,要去拿柳嬉等人。

    “不必,让她去吧!”望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被称为将军的中年人眼里却是渐渐模糊起来。

    “小姐,你怎么知道那是冯大将军?”马车里子娟疑惑地问着柳嬉。

    “哦!这还不简单,这凉州城敢称大将军的恐怕也只有那一位吧!”柳嬉点了点子娟的头,解释着。

    心里头却是想着,看过那位少将军的脸在看这位大将军的脸,分明就是血亲,哪里还会有错,不禁又是想起那位少将军来,还是一位不错的青年,没有半分纨绔嚣张气息,平易近人的很,也是难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