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阿福贺荆山〕〔天降娇妻霸道宠阅〕〔真千金她是全能大〕〔柯学捡尸人〕〔星河归来当奶爸〕〔千云溪冥王〕〔嫡女贵嫁〕〔逆天大叔〕〔觅仙道〕〔我,最强弃少〕〔我的重返2008〕〔退婚后她成了真祖〕〔我继承了诸天执法〕〔武侠世界穿穿穿〕〔公主娇纵王爷宠〕〔这个女婿不好当〕〔穿书之我家夫君像〕〔总裁夫人仗着美貌〕〔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我休息就变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三十章 老夫人的疑惑
    !

    定远侯府内,宾客都已经相继离去,老妇人心中满是疑惑,还迟迟未歇下,侯爷夫人一直陪着老夫人,她的心中同样不安。忙完了手头的事情,侯爷父子几人便来到了老夫人的住处,事情汇报完后,侯爷便叫孩子们离开下去休息。

    </p>

    “少钦啊!你过来,祖母问你点事情。”老夫人笑着向冯少钦招了招手,将他唤过来说话,“祖母您要问什么呀?”冯少钦忙上来扶住祖母他老人家的手臂。

    </p>

    “祖母问你,那个柳状元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啊?”老夫人笑着问,

    </p>

    “您.xgchotel.怎么突然打听他家的事情啊?”

    </p>

    冯少钦疑惑不解,祖母平日并不是个爱打听别人家闲事的人,也最是烦下面人嚼舌根的,今日怎么还专程问他柳文清家的事情。而且还听说今日席间,祖母还邀了柳夫人和柳小姐同坐,就坐在她身侧,府里也都是议论纷纷的,这些也太奇怪了。

    </p>

    “这个柳小姐我看着就喜欢,就是今日在府上竟喝醉了,听你娘说,柳小姐家带的礼物可还是价值不菲啊!人家不胜酒力,有人敬她酒,她一个小姑娘,初来乍到也不敢不喝,我们主家也没人拦着些,这才醉了,真是让人有些过意不去,总不好问都不问一声的。”

    </p>

    老夫人笑眯眯的同冯少钦说着,当然,她的这番话听起来是有理有据,让人挑不出毛笔的,冯少钦也是觉得十分有礼。想来也是自己思虑不周,嫌席间吵,非拖了文清到后面廊亭下去赏月饮酒,这才让柳小姐喝醉了还找不着她二哥。心下想着改日是不是要去文清府上赔个不是才好。

    </p>

    他想了想,这才又想起方才祖母问的话来,这才回着祖母的话。

    </p>

    “其实对于文清家里的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知道文清的父亲在七年前死了,他们家是经商的,不过,他自幼喜欢读书,对经商也不感兴趣。

    </p>

    到是他这个妹妹喜欢经商,便继承了父亲的生意,而且生意还做得很好,那个泰丰楼就是她开的。对了,他还有个大哥,好像是在凉州戍边,对,好像就是在二叔那里。”冯少钦想了想又是点点头,十分的肯定。

    </p>

    “还有这么巧的事情,那他娘呢?”

    </p>

    侯爷夫人也是听得极其认真,说道柳状元的大哥竟是在自家二叔那里,还真是巧得很,不过似乎对于柳夫人的叙述少了些,便忙急着追问。

    </p>

    “柳夫人,人很好啊!很和善。”冯少钦笑着说,柳夫人的确是个很好的长辈,待人和善,还让人感觉很亲切。

    </p>

    “那…”侯爷夫人正准备又要开口追问些什么,

    </p>

    “好了,少钦你去先去休息吧!我还有话要同你父亲说一说。”

    </p>

    whhryl.

    老夫人捏了捏侯夫人的手,赶紧截住侯爷夫人想继续追问的话,她不想那孙儿看出什么端倪来,他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只得是让少钦先下去休息。

    </p>

    等冯少钦走了,定远侯爷这才急忙迎上来,“娘,今天那位夫人和那位小姐是怎么回事?”

    </p>

    方才在席间定远侯见着她二人也是吓了一大跳的,而且母亲还让她们坐在身侧,想必不是那么简单的,当是不好问,现在可是一肚子的疑惑等着母亲能解惑。

    </p>

    “你看是不是很像?”老夫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p>

    “像,真是太像了。”侯爷连连点点头,若不是大家都看见,他说不定还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了,既然母亲都看得清楚,那就准没错儿。

    </p>

    “那是柳状元的母亲和妹妹,你去查查她们的底细!都下去吧!我也乏了。”

    </p>

    回想起白天的那对母女,老夫人心绪难安,可她也需要安静的好好想一想,这世上真有这样相像的人吗?一时间,平静了几十年的内心,又开始有些涌动,那无尽的思念竟是如潮水般袭来,难以抑制。

    </p>

    当所有人都退下时,老夫人从妆匣最下面一层里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那木盒,里面有一个绣花的小荷包,她将那小荷包如珍宝一般的拿在手里,轻轻的捂在自己的面颊,顿时双眼被眼泪模糊了。

    </p>

    第二日一早,待柳嬉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都痛,便起身想倒杯茶喝,可那茶壶里却是空空如也,竟是一滴茶水都没有了,她只能是推门出去,“子娟,子桃。”柳嬉打开门,见两个丫头都候着在,

    </p>

    “小姐,你可醒了,担心死我了。”子娟眼尖,一下就看见推门而出的柳嬉,“是啊,是啊!”子桃也是一喜,两个丫头便连忙围了上来。

    </p>

    “你们要是在不给我弄点吃的喝的来,我真就要饿死了,一滴茶水都没有,真真是要渴死我,也要饿死我不是。”

    </p>

    柳嬉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两个丫头见她如此狼狈样儿,但还知道打趣儿,又是好笑的,忙不迭的都跑去端吃食茶水,趁着空挡,柳嬉便跑到柳夫人的住处。

    </p>

    “娘。”

    </p>

    “嬉儿,你没事了吧!”一见是女儿醒了,柳夫人是又喜又惊,眼眶子又是一红,又怕女儿瞧见自己伤心,忙自顾用帕子细细擦了擦,又是笑得合不拢嘴的打量女儿。

    </p>

    “伯母,你要相信我,我说她没事儿就肯定没事儿,掐着时辰她会醒的,一点儿不差的,改明儿我去前门摆个摊儿,打卦算命得了,比当大夫可省心,特别是这么不省心的病人,没法好好治,不听话,还尽落埋怨。”只见乌千墨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手里还端了一碗乌漆嘛烟的药,

    </p>

    他走过来,便把那碗药往柳嬉手里一塞,“喝了。”

    </p>

    “又是苦药汤子,不要喝。”柳嬉最怕喝药,自然是不肯接的,往柳夫人身后是躲都不躲不赢,还嫌弃的鼻子都捏了起来,生怕闻着药味儿似的。

    </p>

    “姑奶奶,这是新开的药方,还没功夫来制药丸,您就将就喝了吧!你知道不知道你昨天喝酒了啊!你知道不知道你小命差点不保啊!还嫌药苦,还不快喝。”乌千墨假装生气了,又是劝又是哄,追过去就差要擒住往里灌的架势。

    &.jsshcxx.nbsp;  </p>

    “嬉儿,千墨说的对,赶紧喝了吧!良药苦口。”柳夫人也劝道,恨不得自己能替她喝了。

    </p>

    “哦”见母亲如此忧心,总不好让母亲挂记自己的身子,她老人家自己身子还不好呢!柳嬉只得是硬着头皮端接过那药碗来。

    </p>

    子娟,子桃,洛天三人带着早膳走了进来,一见柳嬉那端着药十分痛苦的表情,子娟就忍不住笑骂,“就知道让你喝药跟催命似的,吃的来了,喝完了吃东西。”

    </p>

    看着摆开来一桌子的吃的,柳嬉拿起壮士断腕的勇气,一口气干了碗里的药,然后抓起一个馒头就往嘴里塞,洛天递给她一碗汤,喝了几口汤,柳嬉这才笑眯眯的看着洛天。

    </p>

    “洛天,你啥时候回来的。”

    </p>

    “昨天,正赶上小姐你人事不省的时候。”洛天瞪着她,满眼都是警示。

    </p>

    “啊?哈哈哈!来来来,大家都一起坐下吃。”柳嬉心虚的转移了话题,大家便围坐在一起用着早膳,唧唧喳喳好不热闹。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