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来的桃花仙〕〔上门龙婿叶辰〕〔回到明朝做昏君〕〔大唐验尸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我叫熊霸天〕〔请叫我堕神大人〕〔姜童司长夏〕〔我从来都不主动〕〔聊斋剑仙〕〔时光的最后一秒〕〔洪荒来了〕〔扬天〕〔音乐系导演〕〔从直播开始当神豪〕〔异侦实录〕〔太乙〕〔每天三次狩魔副本〕〔无敌后的我拥有了〕〔网游:每十小时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四十二章 进宫
    . ,最快更新嬉花繁落最新章节!

    殷贵妃初闻平宁郡主遇险甚是惊惧,日常挂记,是食不知味,夜不能眠,便招平宁郡主和柳嬉进宫一叙,已解忧思。平宁郡主母女二人奉贵妃旨意进宫,长庆殿内,贵妃娘娘紧紧握着柳夫人的手,二人如儿时般亲密的挨坐在一起,柳嬉和夏缙晟则是坐在一边。

    “采樱姐姐,知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这般狠手?”殷贵妃担心的看着平宁郡主。

    “不知道,我们来京城不久,不曾得罪过谁,谁会害我们?”平宁郡主就更是不解了。

    “肯定是有些人,见不得姐姐你端端好好的回来了。”殷贵妃胸中顿时升起一股憋了许久的气,亦有所指的看向她的儿子夏缙晟,夏缙晟自然明白母妃的意思。

    柳嬉看懂了贵妃同夏缙晟的眼神暗指,知道其中必定厉害,而母亲似乎有些吓着了。对贵妃的话一时竟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了,毕竟她已经忘了自己从前的事情,在眼前的是高高在上的贵妃,并不是她的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娘娘莫要担心,总会查清楚的,我们这不是都好好的么,娘娘宽心便是。”

    柳嬉看向母亲,暖暖一笑,柳夫人这才不难紧张了,“是啊!是啊!这次真是多谢王爷救了我们啊!我还没有好好儿的向王爷道谢。”柳夫人转眼看向夏缙晟,这才将殷贵妃那话转了过来,不然真是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了。

    “姐姐无需谢他,都是应该的不是,也亏得他在,不然可不敢想。”殷贵妃连忙说着,更是一手捂着胸口,心有余悸的样子。

    那夏缙晟此刻也是十分有礼的样子“郡主无需多礼,我也只是碰巧在那里,施以援手是分内之事,只是郡主日后出门还需多加小心。”

    柳嬉白了夏缙绅一眼心想:碰巧,那还真是巧得很啊!柳嬉可不相信偏偏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定是那家伙跟踪了自己一行人,不过好在有他这次的跟踪,不然真的可就喂了鱼了,想想那回荡在耳边的水流声,就是一阵的后怕。

    “皇上驾到。”听到门外的呼声,屋里的人都起身迎驾,给皇帝行大礼请安,呼拉拉是跪倒一大片。

    “皇上,你今儿怎么来这么早。”第一个起身的自然是殷贵妃,她只是欠了欠身子,就被皇帝一抬手间给免了礼,殷贵妃便跟着皇帝一道朝着大殿上头走去。

    “听闻平阳郡主携女进宫了,朕来看看。”皇帝往那主座上一坐,两眼便是在柳嬉和刘夫人身上晃了一圈,最后锁定在柳夫人身上。

    “都起来吧!”经皇帝一发话,众人才都又起身过来坐着回话。

    “他们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眼前的人,虽然已经不在是当初的芳华模样,确依旧是风韵犹存,那眉眼与当年一般无二。

    只觉得一道射来的锋芒,平宁郡主只觉得周身不自在,顿时心生怯意,她是真的有些怕,一抬眼,望向那双眼睛,只见那双炙热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是陌生,也很可怕。她只得是硬生生回了句,“回禀皇上,臣妾都不记得了。”

    皇帝顿了顿,“不记得了?好啊!不记得也好。”

    径自感叹一番,那火热一时散去,全归寂寥,那情绪不知道是欣喜,还是失落,总归是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他又细看了一眼柳嬉,眼里更是流露出一丝惊讶。

    “她,这孩子,跟你那时真是一模一样!”皇帝原本归于平淡黯然的眸子,竟是有闪出几道光芒,看向柳嬉,这却让柳嬉觉得很不安。

    “是啊!是啊!臣妾第一次看着也是吓一跳呢,她们母女真是相像的很呢!”

    殷贵妃也是欣喜的看向柳嬉,柳嬉与平宁郡主年轻时的模样确实很像,任凭见过平宁郡主当年样子的人,在看柳嬉,着实是要大吃一惊的,如若不是岁月流逝,柳嬉便是活脱脱的平宁郡主本人无疑。

    柳嬉被皇帝盯得是头皮发麻,又不知该说什么,难道说自己顶了母亲的脸不成,还是说让皇帝不要认错人了,此刻是越说越错的,正待无可奈何之时,便响起了夏缙晟的声音“父皇,平宁郡主游湖沉船之事怕不是偶然。”

    这才皇帝的目光移开,柳嬉心中长舒一口气,此刻竟是心中对夏缙晟有徐徐感谢之情,这个人也没看起来那么讨厌。

    “听闻你们游湖时船沉了,是晟儿救了你们,晟儿,此事要彻查。”皇帝转向夏缙晟,这一交代,便是圣旨了,有些见得人的,见不得人的,都得统统挖出来才是。

    “儿臣领命。”夏缙晟振重领旨。

    这是柳嬉第一次见到皇帝,想起外祖母说的皇帝当年还是太子之时,与母亲两小无猜,两情相悦的故事,是那般的美好,料想着自己若是有那般的爱情,此生也是无憾的。

    然而今日自见了皇帝,只觉得这眼前的这个人,当年那个与母亲两情相悦的人却不像是一个人了,难道是时间将一切改变了,还是外祖母所说的权术改变了一个人。几十年的时间,什么都会改变吧!毕竟皇帝都是深不可测的,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呢?

    这一切她都不得而知,也并不想知道了,因为她觉得母亲,与父亲的相遇相知,到相爱相守,便是天意,最主要的是,他们相亲相爱,还诞育了三个孩子。她始终记得父亲还在时,母亲那满足的笑脸,笑是为那人;后来父亲去了,母亲的眼泪,哭,也是为那人。他们在一起的时光虽然不够长久,却是很幸福,这就足够了。

    又是说了会子闲话,皇帝便是要去忙公务了,便吩咐了殷贵妃备好午膳,说话便走了。“今日午膳就在你宫里用了,命御膳房多做几个菜,款待平宁郡主,我去处理一下公文等下再来一道用膳。”

    最后还不忘看了一眼那柳嬉母女一眼,或许是柳嬉着实是太像平宁郡主年轻的时候,皇帝竟还有些恍惚。

    “皇上真是和臣妾真是想到一块儿去了,已经安排了,您去忙便是了。”殷贵妃笑着送皇帝出去了。

    等殷贵妃送了皇帝回来,却是见夏缙晟木头桩在一般坐在那里,柳嬉也是规规矩矩正襟危坐,二人相互看都不看一眼,显得很是别扭。便是一笑“晟儿,这时辰还早,你带柳小姐去御花园转转吧,我同郡主说说话,你们年轻人也别总拘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