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为正道的光是什〕〔郁星荼陆昭霆〕〔少年风水师吴峥〕〔都市相师神话〕〔吴峥〕〔霍不凡宁晴雪笔趣〕〔霍不凡宁晴雪〕〔重生六零娇娇妻于〕〔快穿:女配又跪了〕〔镇国战神叶君临〕〔洛诗涵和战寒爵正〕〔何处绯色惹人眼〕〔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外婆是武则天〕〔叶云舒〕〔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局从造机甲开始〕〔开局被长乐公主绑〕〔都市的变形德鲁伊〕〔战龙狂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五十一章 落红
    . ,最快更新嬉花繁落最新章节!

    “等等,我们得谈谈。”渐渐困意来袭,是该就寝的时候了,柳嬉觉得是该谈谈正事了,

    “我们是皇上赐婚,我是为了我娘才答应嫁给你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是自愿的。所以就算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夫妻,这也不代表我们真的就是夫妻,我想王爷你也是不喜欢这样的赐婚吧?日后王爷若是有喜欢的女子大可以娶进来的。”柳嬉郑重其事的看向夏缙晟。

    “你以为本王看得上你,如若不是为了外面那些眼睛,本王不会进你的房间,你大可放心,本王是不会碰你的。”夏缙晟冷冷的说着。

    “那样是最好。”柳嬉发现腿慢慢可以动了,便慢慢的挪到床边,伸了伸懒腰,浑身酸痛,揉了揉腿,这才又慢慢的起身,坐到梳妆台前开始除去那满头的钗环首饰。

    头真是重啊!柳嬉不耐烦的将一根根钗取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脑袋上插那么多,新娘子果真是不好当的。夏缙晟默默的看着那坐在梳妆台前的人,眼神复杂。待柳嬉取完首饰,在转身,发现夏缙晟倒头睡在了床上,

    “哎呀呵!这一身的酒气,你倒是睡的的挺快啊!你睡床,那我睡哪里啊?”可那人却是怎么拉扯都动弹了,柳嬉只得是开始在屋子里翻箱倒柜,找到了被子,便铺在地上,吹了红烛,便睡下了。

    不一会儿她便睡着了,今日真是太累了,夏缙晟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睡在地上的柳嬉,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等柳嬉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怎么在床上。”柳嬉想着,往旁边一看

    “喂,你怎么,你怎么睡这儿。”只看见夏缙晟竟然睡在自己的身边,慌忙的看了看被子里面,还好穿着衣服,

    “你叫什么,夜里那样凉,你想让别人知道我堂堂王爷府,大婚第一夜就冻死了王妃么。”夏缙晟坐起来,冷冷的说,看看了椅子上那件厚重的喜服外袍,柳嬉讪讪的说

    “那件衣服是你帮我脱得。”说着还往被子里缩了缩,

    “那你是想要今早丫头们进来,看见你穿着那件衣服睡在地上,然后整个京城都知道。”夏缙晟淡淡的瞥了一眼柳嬉,

    “那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了是吧!”柳嬉一下子坐了起来,

    “不谢!”那人眼无波澜

    “哎呀!没想到,你堂堂一个王爷脸皮还真是厚。”柳嬉真是又急又气。这时门外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伺候的下人都来了,一个嬷嬷先喊出声来。

    “王爷王妃,该洗漱了,一早要进宫奉茶。”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办。”夏缙晟若有所思的说着,

    “还有什么?什么?”柳嬉一听外头来人也是慌了,不知道还有什么不妥当的。

    “你去取一支你最锋利的钗来,柳嬉虽然不太明白,但看他的神情似乎很重要,就蹑手蹑脚的下床取来一只金钗来。

    “给。”柳嬉很是好奇夏缙晟要干什么,将金钗递给他,

    “把被子掀开,里面那块白色的绢帛给我拿来。”柳嬉乖乖的取来给他,夏缙晟捏过柳嬉的一根手指,用极快的速度扎破了柳嬉的手指,滴了几滴血在绢帛上,

    “啊!”柳嬉正要喊出声,却是被夏缙晟捂住了她的嘴,

    “你这是干什么。”柳嬉恼怒甩掉他的手

    “落红?”

    “什么是落红?你怎么不扎你自己啊?”开始柳嬉还没反应过来,一细想脸竟是羞臊的发烫起来。

    “扎我?我会痛的。”那人的回答竟是那般让人语塞,柳嬉气的无言以对。

    夏缙晟将金钗插到柳嬉的头上,吩咐道“回床上躺好。”

    又朝着外面喊了声,“进来吧!”

    听见里头王爷的声音,一群嬷嬷丫头呼啦啦就涌了进来,丫头们窃窃私语的掩面轻笑,子娟和子桃也在偷偷笑。大家进来看到的场景就是,王爷坐在床边,带血的白色绢帛就这么放在王爷旁边,王妃躺在床上,只露出个头,正红着脸,瞪着双大眼睛看着她们。

    “请王爷王妃洗漱。”那些伺候的下人挨个儿的过来,井然有序,丝毫不乱,

    夏缙晟娴熟的被人伺候着,柳嬉虽不太情愿,却也是慢慢的起身,里面穿着的一身红色纱裙分外耀眼,子娟和子桃作为贴身的陪嫁丫头,赶忙端过一盆水来伺候,柳嬉正准备过来洗脸,

    子娟忙扯了扯她的袖子低声说,“小姐,萧公子走了,只给您留了一封信。”这声音虽小,可这内容却是如同一声炸雷,侵入柳嬉的耳朵,她噌的站起来就喊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说啊!”柳嬉两眼圆瞪着看向子娟,很显然她是根本不敢相信,方才听到的内容,子娟一愣,便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他只给您留了这封信。”柳嬉一下就将信夺过去,急忙取出信来看,只见上面写着,

    “嬉儿,我走了,这次回来本是想告诉你,我找到了我的大哥和亲生父亲。原来我是漠北人,他们在等我回家,一直不知道要怎么跟你开口,既然你已经成亲了,也有了归宿,我也就放心了。愿你一生平安幸福,勿挂,字洛天。”

    看到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体,柳嬉顿时内心如波涛般澎湃着,翻滚着,再也不能自持,她扔下了信,不管不顾,推开了前面的人,赤着脚,就这样跑了出去。她不顾一切的跑啊!跑啊!此刻已经是入冬了,一路的寒风卷起了她的红裙,飞舞着,翻飞着,在这寂寥的冬里,大地都失了颜色,她这一抹红裙却是分外的惹眼。

    这王府好大呀!跑着跑着她慢慢的停了下来,站在那回廊的中间,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前方,似乎望不到头一般。她再也没有力气跑了,心中狂跳不止,扶着廊柱,不停的喘息着,在她眼中,那笔直的回廊都变得弯曲虚幻一般,眼泪不争气的滑了下来,心顿时被什么挖空了似的,一点点撕裂般的生疼。

    追?追什么呢?你我就算是就在眼前,也早已经是咫尺天涯了,你想要离开,我又能如何阻拦,要去,便去吧!母亲去了,就连你也要离我而去。凉风阵阵袭来,她却感觉不到了,这风里的凉意,又算得了什么呢?心里的凉早已是冻成了冰霜。

    夏缙晟走过来,望着那痴痴望着前方的柳嬉,只是将披风披在柳嬉的身上,一把将她抱起,

    “放下。”柳嬉冷冷的说着,可她的声音明明是在颤抖,不知道是畏寒,还是害怕,又或者,是两者都有吧!

    “脚下凉。”夏缙晟抱着她又重新走进了院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