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为正道的光是什〕〔郁星荼陆昭霆〕〔少年风水师吴峥〕〔都市相师神话〕〔吴峥〕〔霍不凡宁晴雪笔趣〕〔霍不凡宁晴雪〕〔重生六零娇娇妻于〕〔快穿:女配又跪了〕〔镇国战神叶君临〕〔洛诗涵和战寒爵正〕〔何处绯色惹人眼〕〔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外婆是武则天〕〔叶云舒〕〔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局从造机甲开始〕〔开局被长乐公主绑〕〔都市的变形德鲁伊〕〔战龙狂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六十一章 年货
    ,

    在泰丰楼饱餐一顿之后,大家是心满意足,柳嬉是一直牵着宸儿的手,大家高高兴兴的满载而归,当回到王府大门口时,却是见王府门口熙熙攘攘的挤了一大群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子桃先挤进去开路,“挤在这里都是干什么呢?且让让路吧!我们王妃回府了。”

    众人一听王妃回府了,便是齐溜溜的让开一条道儿来,都是看向这边。

    “老婆子在这里给王妃磕头了,老婆子是泰丰楼的学徒小五子的奶奶,谢王妃娘娘大恩,给我家小五子发了白面和肉不说,还给了银子。我祖孙今年便是不会受冻挨饿,还能过个殷实的年,真真儿是要感谢王妃的大恩啊,这是我家的老母鸡下的蛋,攒了许久才得了这些,不舍得吃呢!王妃娘娘定是要收下啊!”

    只见前头忙迎上来一位老婆婆,一下就跪了过来,还不住的磕头谢恩,硬是将手里的一个装了半楼子鸡蛋的竹篮子举过头顶来,说是要给王妃的。一见那老人家跪了,众人也是纷纷的跪下。

    “谢谢王妃娘娘大恩大德!”都说是要王妃的恩,

    “这都是咱家树上的枣儿,可甜了,请王妃娘娘不要嫌弃。”

    “这是自家养的鸡,请王妃娘娘一定要手下。”

    那些人也都是,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拼命往前头递着,也都要要王妃收下。感情这些人,都是在柳氏商号供事的,那些掌柜伙计们的家里人。

    “老人家,您快起来,您这般大的年纪了,这不是折煞我了,我哪里受得起的。”柳嬉忙走过去,将最前头的那位老婆婆扶了起来。

    柳嬉扶着老婆婆,又转身抬头看向众人,本还在你一句我一句的众人一下就安静了。

    “这些东西,不过想让大家能过个好年,这一年到头在商号里操劳,他们也都是辛苦,本就是他们应得的。各位的这些东西得来本就不易,我怎么能要,还是都带回去吧!”

    “王妃真是菩萨心肠啊!我家小五子这辈子就为柳家商号做事了,就是老婆子我死了也不用担心他会饿死了,老婆子定让他好好的学手艺,报答王妃。”

    老婆婆一听,又是激动的抹了把泪,作势又要跪下去,

    “老人家,您这是做什么,使不得,使不得。”柳嬉和子娟忙又将扶她起来,撑着,不让她跪下去。

    柳嬉又是只得是笑着,轻轻拍了拍老婆婆的手,“您啦!真用不着来谢我,就让小五子好好学手艺,以后啊!到哪里都是饿不着的。”

    “学,定是要好好学的,但是这鸡蛋王妃娘娘您,一定,一定是要收下的啊!不要嫌弃老婆子的东西,东西虽是不好,但却是老婆子的一片心意啊!”那老婆婆仍是抓着柳嬉的手不依不饶。

    无奈,柳嬉拗不过那老婆婆的执着,只得是命子娟收下了。众人见柳嬉收了老婆婆的东西,便都涌了过来,上前头来,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都说要感谢王妃,也非要柳嬉收下东西不可,一筐筐的什么大枣,花生,梨,鸡蛋…都统统递了上来。

    “大家不要着急,不要着急,王妃还有事情,我是王府的管家,大家都到我这边了,过来交给我就是了!”还是胡管家的机灵。见王妃被围了,忙在前头喊了一句,这才把人引了过去,柳嬉带着宸儿和丫头们才借机,仓皇溜进了大门。

    此后,那可就热闹了,每日便是有人来给王妃娘娘送礼,各种的山货呀!土特产呀!还有活鱼,活鸡,活鸭,还有野猪肉什么的,说是拿来给王妃娘娘尝尝鲜,这可是忙坏了看门的大爷,一个门房儿,天天跟赶集似的。

    一时间柳嬉的名声在京城也都传遍了,百姓们都羡慕那些在柳家商号供事的人,碰上这样菩萨心肠的好东家,柳家商号的人出去都是一个个腰板儿挺直,甭提多令人羡慕了,大家伙也都引在柳氏商号供事而自豪,愈发的干劲十足。

    但是柳嬉的这番举动,却是惹得其他商贾不痛快了,其他的奸商老板则是背地里咒骂柳嬉是臭显摆,假仁义。只是这些也只能是关起门来偷偷的说,毕竟柳嬉的身份不光是柳氏商号的当家,她还是大楚的三王妃,加上她背后还有定远侯府,她并不是单纯的商贾,她的身份是这些商人们望尘莫及的。

    然而那些京城的贵族们,有的则是对此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果然是商贾之家出身的女人,做了王妃仍是上不得台面,只不过是有几个臭钱而已钱,难登大雅之堂。

    而有的也是真心敬服柳嬉举动的,作为王妃本就应宽仁厚待下面人,年纪轻轻就懂得能舍财取义,也是实属难得。更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为富不仁,反而体恤众属,可谓是真正的仁义之举,这也很是得那些文人雅士的推崇,反正是众说纷纭,柳嬉则是完全不予理会,自行其道,只筹备着过年的事项。

    “你最近在京城的名声很大啊!我的王妃娘娘。”夏缙晟品着茶淡淡的说着。

    “谁爱说谁说去,我自己高兴就行,别人怎么说,我可管不了。”柳嬉才不在乎那些事情。

    “听胡管家说见天儿的,都有人给你送东西,府里的吃食都快不用买了,这年货都快帮你办的差不多了。”在胡管家向夏缙晟禀报这些的时候,当时他也是有些意外的。

    “拦不住,我也没辙,只能是辛苦胡管家了。”柳嬉有些得意的一笑,径自的绣着手里的东西。

    “哎呦!”手指头又被针扎了下,疼得她喊出声来,夏缙晟扯过她的手来看,那手指头上竟然尽是针眼,眉头一皱“这是怎么了。”

    “嗯,我只是想给宸儿绣一个香囊。”柳嬉说的话声音小的都快到肚子里去了,夏缙晟拿过柳嬉手里的绣品一看,眉头又是一皱,

    “这是什么东西。”

    “是小金鱼啊!”柳嬉热情的指给他看。

    夏缙晟白了柳嬉一眼,“是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还是让子娟绣吧!这也太不像了。”

    这话就让柳嬉很是尴尬了,小脸瞬间就红了,气鼓鼓的把绣样儿往桌上一扔,嘟起嘴巴狠狠地白了夏缙晟一眼,“我去看看宸儿的字写好了没有。”然后便恼恼的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