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成为正道的光是什〕〔郁星荼陆昭霆〕〔少年风水师吴峥〕〔都市相师神话〕〔吴峥〕〔霍不凡宁晴雪笔趣〕〔霍不凡宁晴雪〕〔重生六零娇娇妻于〕〔快穿:女配又跪了〕〔镇国战神叶君临〕〔洛诗涵和战寒爵正〕〔何处绯色惹人眼〕〔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我外婆是武则天〕〔叶云舒〕〔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局从造机甲开始〕〔开局被长乐公主绑〕〔都市的变形德鲁伊〕〔战龙狂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七十章 母妃
    !

    “母妃,你疼吗?”望着柳嬉那染红的胳膊,宸儿的眼泪簌簌流着。

    </p>

    “什么?宸儿,你,叫我什么?”柳嬉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其他几人也是好奇的看过来。

    </p>

    “母妃,你疼不疼啊!你疼不疼啊!”宸儿说着,那眼泪更是哗哗流着,泣不成声,小手想去摸摸柳嬉那受伤的胳膊,确又是怕弄疼了她,不敢下手。

    </p>

    “好孩子,母妃不疼,一点儿都不疼,你别哭了啊!”柳嬉也是眼眶微润,轻轻抹去宸儿的眼泪。

    </p>

    “嬷嬷死了,嬷嬷死了!”又是想起云嬷嬷的死,宸儿更是伤心。

    </p>

    “云嬷嬷是去见你母亲去了,以后,由母妃来保护你,不要怕!母妃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柳嬉将宸儿拥入怀中,这孩子从此以后也是孤身一人了,自己定会竭尽全力来护佑这个孩子。

    </p>

    “怎么回事,你伤得如何?”夏缙晟急急从外头走了进来,一听闻柳嬉遇着刺客,夏缙晟就赶了回来。

    </p>

    “嘘!小声些,这孩子刚睡着。”柳嬉忙阻止夏缙晟的继续追问,指了指床上刚睡着的辰儿。

    </p>

    说着便吩咐子娟将那床帘慢慢放下来,好让辰儿好好睡一觉,今此一事,辰儿亲眼见着最亲的云嬷嬷,死在自己面前,这孩子定是吓坏了的。

    </p>

    将宸儿安顿好了,柳嬉这才坐到一边的榻上,子娟忙忙过来,她的右胳膊,方才只是草草撕了根布条缠住伤口,此刻那布条都是血干变烟了,子娟眉间蹙着,子桃端了盆热水进来。

    </p>

    “我来!”夏缙晟走了过来。

    </p>

     jsshcxx.; 柳嬉只是看了子娟一眼,子娟只得是往后一让腿到一旁,柳嬉仍是看子娟,子娟却是衣服没办法的样子,就是不说话,没辙。

    </p>

    “那刺客死了,没留下任何线索,你放心,幕后主使早晚会揪出来的,定给你一个交代。”夏缙晟淡淡说了句,手里却是没停。

    </p>

    他小心翼翼的正在解开,那沾着乌血的布条。“去让凌峰取我的金疮药来。”

    </p>

    子娟忙接过子桃手里的热水盆,使了个眼色,让她去找凌峰,子桃脸上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眯着去了。

    </p>

    “嘶嘶!”柳嬉眯着眼睛不敢看那胳膊,此刻才知道疼。

    </p>

    “衣裳黏在伤口上了,得撕开。”夏缙晟看向柳嬉。

    </p>

    “那是不是很疼?”听他这么一说,柳嬉忙侧过头来看那伤口。

    </p>

    “疼?你方才在刺客面前,不是很英勇吗?这点小疼算什么。”夏缙晟一脸正经的看向柳嬉,越发凑近些,就快鼻尖挨着鼻尖了。

    </p>

    柳嬉见他里的这般近,似乎暧昧了些,脸上是一度的升温,忙掩饰着“那,那不是一时情急。”有些不好意思的用左手挠了挠头。

    </p>

    &whhryl.nbsp;  “你头上这是什么?”夏缙晟十分好奇的看向柳嬉的头上。

    </p>

    “什么,什么?”柳嬉翻着眼睛往上看着,又用左手去头上来回的摸了一遍。

    </p>

    “我来瞧瞧!”夏缙晟说着便是将头探到了柳嬉头上,他这一挪,柳嬉直接就进了他的怀里,脸都贴在他的胸膛上了。

    </p>

    “哦!原来是这么个小东西。”夏缙晟嘀咕着。

    </p>

    “啊!”只听房间里传来柳嬉的惨叫声,可她却是被夏缙晟用力按在他胸前,无法动弹。

    </p>

    “好了!看看,是这个小东西。”只见夏缙晟手里捉着一只小小的蚱蜢,递给柳嬉看。

    </p>

    然而此刻,柳嬉哪里还有心情去看那蚱蜢,只看向自己的右胳膊,那袖子果真是被夏缙晟用极快的速度撕开了,露出里头的伤口。此刻那血肉与布帛总算是分离开来,只不过是又流出了血,柳嬉的右胳膊都在抖着,头上也是细汗淋漓。

    </p>

    “你说这个小东西是不是看上了我的王妃,这般急切的跟着你回来。”那家伙却是看着手里的小蚱蜢,似乎方才那事情并不是他干的。

    </p>

    “你,你就不能温柔些,疼,疼,疼死了。”柳嬉最是怕疼的,方才血肉被撕的那一刻,眼泪都差点被逼出来,这会子才算好些了。

    </p>

    “我温不温柔,难道王妃不是最清楚的。”他竟是邪魅一笑,站起来,顺手将那小蚱蜢扔出了窗外,“王妃是本王的,你这小畜生就不要惦记了。”

    </p>

    “你!”柳嬉差点气竭。

    </p>

    “忍着些。”夏缙晟又回到柳嬉的跟前,拿起桌上的一把剪刀。

    </p>

    柳嬉见状,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忙紧紧闭上眼睛。只听撕拉撕拉几下,却是并不疼,这才又缓缓睁开眼睛。却是见夏缙晟正在将她的袖子剪掉,却是很认真,很仔细,丝毫没有碰到伤口,所以不疼。

    </p>

    “母妃,你好些了吗?”方才柳嬉的那声惨叫惊醒了熟睡的宸儿,他自己爬了起来,撩开帘子,正看见父王在为她伤势,忙担心的走了过来。

    </p>

    “没事儿,母妃好得很。”一见是宸儿,柳嬉忙笑着看向他,同方才似乎疼的要死的样子截然不同。

    </p>

    “你,叫她什么?”夏缙晟不解的看了看宸儿,又看了看柳嬉。

    </p>

    见父王这般问,宸儿鼓足了勇气,站到夏缙晟的面前,又看了眼柳嬉,这才开口“父王,儿臣要同你说,今日儿臣的性命是母妃所救,从此以后,她便是儿臣的母妃。”

    </p>

    只见宸儿说的笃定,今日的事情让他明白了很多,宸儿顿时成长了不少。他自出生就不是平常人,这就意味着,他此生也不是平常的。今日是他的生辰,他又大了一岁,云嬷嬷的死,又给他上了一课,他的人生,从来都不是如平常百姓家的小孩子一般的。

    </p>

    “宸儿说是,那便是,只是,母妃是女子,你是男子汉,日后,是要靠你来保护母妃的,可记住了?”

    </p>

    夏缙晟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觉得这孩子今日有些不一样,或许今日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不过这迟早是他要经历的,谁叫他是自己的儿子。

    </p>

    “儿臣谨记父王教诲,必定好好学本事,好保护母妃,绝不让人伤害母妃。”

    </p>

    那孩子紧紧抱拳,看着柳嬉染血的胳膊,在心里暗暗起誓着,定是要变得如父王一般强大,才能靠自己的力量来保护母妃,今日的事情决不会再发生。

    &n.xgchotel.bsp;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