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末世来的桃花仙〕〔上门龙婿叶辰〕〔回到明朝做昏君〕〔大唐验尸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我叫熊霸天〕〔请叫我堕神大人〕〔姜童司长夏〕〔我从来都不主动〕〔聊斋剑仙〕〔时光的最后一秒〕〔洪荒来了〕〔扬天〕〔音乐系导演〕〔从直播开始当神豪〕〔异侦实录〕〔太乙〕〔每天三次狩魔副本〕〔无敌后的我拥有了〕〔网游:每十小时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嬉花繁落 第75章 挫骨扬灰
    . ,最快更新嬉花繁落最新章节!

    等柳嬉醒来,瞧见众人守在床边,都是哭红了眼,可此刻,柳嬉不敢哭,她要是也哭,那她们可要怎么办?

    经此事,她已经清楚的明白了,这些丫头们的命运,可都已经牵扯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是大家的主心骨啊!

    “子娟,我想去看看墨玉!”这是柳嬉醒来,对众人说的第一句话,众人听了更是痛哭不已。

    “嗯!”子娟含着泪,扶她起来,子娟扬起袖子,使劲的在脸上来回一蹭,将眼泪擦去,让自己更坚强些。

    子娟和子桃二人搀着柳嬉,她的脚步虚浮,直到那厅前,墨玉还躺在那地上。她身上的乌血渗出来,染得地上是一块块的,身上盖着一块白布,也是血迹斑驳。

    柳嬉慢慢推开扶着她的子娟和子桃,慢慢蹲下身子,颤抖着手将那白布揭开来。

    “墨玉啊!你总算是回来了!”柳嬉伸手,轻拂着墨玉的脸。

    她那原本白皙红润的脸上,是青白一片,冰凉透骨,还有一道道的血痕裂口,血肉模糊中,哪里还看得出那原本的模样。

    “且等着王妃醒了来吩咐,我们可是丝毫没有动她的。”

    翠竹是同墨玉一道被送进储玉轩的,她两自幼一起长大,感情如同生生姐妹,也是哭的泪人儿一般。

    “瞧这丫头脏的,你们也不给她梳洗梳洗,不是才做得了几件新衣裳,挑她最喜欢的,那件天青碧的织锦裙,给她换上。”

    柳嬉替墨玉将凌乱不堪的头发,一缕一缕的从脸上剥开,慢慢向耳后拢着,她的眼泪也是一滴一滴的落下。

    “好!”子娟更是哽咽着,再也忍不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子桃端来热水,众人将墨玉竖起来,给她梳洗,柳嬉拿着梳子,将墨玉的头发梳的顺顺的。

    “多好的头发啊!乌黑,发亮,墨玉啊,今天就让我给你梳一梳吧!想你自幼为奴,都是伺候别人,没有被人伺候过一天吧!今日,就让我们伺候伺候你。”

    几个丫头也是默默垂泪,替她擦拭身子,待看到墨玉被打的稀碎的后背。

    竟是一块好肉都没有,就连先前替柳嬉当下一刀,留下的长长疤痕都看不见了,柳嬉只觉得心里更是颤抖的厉害,泪水滚滚而来。

    柳嬉早已吩咐人布置灵堂,待收拾完墨玉的尸身,替她梳洗完毕,换好新衣,青鸾便将她放到了灵前,一块雪白的布改在了她的身上。

    柳嬉跌跌撞撞的来到灵前,看着那满眼的白色,晃动的灵前烛,还有那燃烧着的纸钱气味,甚是不真实,方才那一切好像都是假的。

    她颤颤悠悠的揭开墨玉脸上的白布,轻唤道“墨玉,你睡好了就起来啊!瞧,新衣服都给你换上了,你就起来吧!”

    似哄着那躺着的人,也似在恳求那人,她仍是不敢去承认,墨玉就这般没了。

    要是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觉该是有多好啊!可她心里知道,这是真的,墨玉,没了。

    忍不住的眼泪还是往外的直冒,她就那般愣愣的看着墨玉的脸。众丫头们也是忍不住流泪。

    此刻,门外是夏缙晟带着一行人,慢慢走了进来。一见是他,柳嬉突然想起什么,直朝着夏缙晟扑了过去。

    柳嬉流着泪,却是紧紧抓住夏缙晟胸前的衣襟,满眼坚定的看着他,“你信我,不是墨玉,真的不是墨玉,你信我。”

    柳嬉的话音刚落,后面就跟着来了一个宦官,只见他往那里一站,手里一道旨意展开。

    “皇后娘娘懿旨,王妃柳嬉御下不严,险釀祸事,禁足三月,罚俸一年。婢女墨玉,意欲残害皇室骨血,此罪当诛,既尔已死,挫骨扬灰,即可行刑。”那尖细的声音,却是如同地狱来的恶鬼。

    直到那声音消失了,屋子里却是静默无声,众人都惊呆了。

    “挫骨扬灰!挫骨扬灰!”

    柳嬉喃喃念着,嘴唇颤抖着,脸色也是变得极为可怕,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顷刻而下。

    “带走。”那宦官看着灵前的墨玉,一摆手正命人来将她抬走,几个侍卫正欲接近灵前的墨玉。

    柳嬉却是一把撒开夏缙晟,忙扑上前去护在墨玉身前,几个丫头见状也是上前紧紧护住墨玉和柳嬉,青鸾更是挡在最前面,摆出了架势,盯着每个要上前的人。

    “你们谁都不能带走她,夏缙晟,你休想,休想。”

    柳嬉红了双眼,扑在墨玉身上,护着她,一双带着恨意的眸子,却是盯着夏缙晟。

    “王妃娘娘,您就不要为难小的了,皇后娘娘既然已经不追究您了,那已经是天恩浩荡了。您就让小的将这丫头带走,早早回去复命吧!”那尖细的声音说着,可柳嬉却是已经听不进去半个字。

    “滚,你们都给我滚,若是哟带她走,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柳嬉怒吼着。

    如若不是这个丫头,那道疤痕便是在自己的身上吧!心想着等乌千墨回来配一副好药,替她消了这条疤痕的,可还没等到乌千墨回来,她怎么就能没了?

    就算是尸身,也得替她好好留下,人都已经死了,怎么还能任他们作践。

    那传旨的公公是一脸为难的看向夏缙晟,“王爷,您看,这叫奴才如何是好,宫里还等着回话儿呢!”

    夏缙晟没有说话,只是抬步上前,青鸾见他动作,赶忙拦住他的去路。

    “你是想害了你的主子吗?就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丫头。”夏缙晟冷冷说着。

    一听夏缙晟这般说,青鸾眉间一蹙,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时的取舍衡量之间,她也明白了厉害关系,便站着不动了。

    夏缙晟几步上前去,几个丫头见状只能是纷纷让开,他走到柳嬉的面前,就那般看着她。

    “你要做什么?”柳嬉看着他,满眼竟是绝望的泪水。

    “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带走她,不要。”柳嬉拼命的摇着头,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夏缙晟仍是上前,一把抱住柳嬉,只见他的眼里是一片的冰凉。还没等柳嬉来得及反抗,夏继晟一个手刀,打在她的后脖颈处,柳嬉立马就昏死了过去。

    “睡吧!会没事的。”夏缙晟在柳嬉的耳边轻轻的说着,可是她早已经听不见了,只有泪水划过脸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