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名门医妃(温〕〔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妖孽狂医〕〔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手艺人〕〔海贼之剑魂之刃〕〔窝不是玉皇大帝〕〔阿加斯特的魔石舞〕〔重生之科技香江〕〔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嬉笑不恭的侦探〕〔死人剑〕〔熊猫大佬〕〔西南崛起〕〔李朝万古一逆贼〕〔一吨超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宗〕〔农女娇妻别太甜〕〔沈清曦楚烨〕〔假面骑士至上加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八十二章 一日为师
    话一出口,两人同时愣住,剑落惊心有些懊恼,他原本没想用这种责备又冷漠的语气,明知道这丫头没心没肺,但还是很想听她亲口道歉,只是,他是不是说的太过了?她还摔得那么狼狈,也不知道疼不疼...好不容易休假上线,就该好好叙旧才对,安排什么作战计划呢?

    渺渺空弦音僵在原地,低头垂眸,冷汗涔涔,这样的语气,她听过太多太多遍了,摆明了是师父生气的前兆,有了莜离子和悠然看花的前车之鉴,他话中的意思她一下就明白了,当初不辞而别的确是她的错,现在应该老老实实承认错误,不过...

    渺渺空弦音看了剑落惊心一眼,又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双刃,吞了吞口水,现在她心中有愧,无论如何得使出浑身解数,不管师父动手揍她还是嘲讽她,都是要忍住的。

    剑落惊心见她有点瑟缩,连忙把双刃收了回去,负手而立,只用眼梢看了渺渺空弦音一眼,见她垂眸不语,有点担忧,却依然冷冷道:“我不是说,不要来找我?”

    师父的语气很不善呢!渺渺空弦音心中的愧疚更深:“师父我...”

    “对不起,一年前我离开游戏没有跟你说一声就走了,我真的错了。”渺渺空弦音脚尖在地上碾了碾,抬头看向剑落惊心:“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师父你当时不在线,我又不可能向你求助,最后更是觉得再上去就太心烦意乱,所以就...”

    说了一大通,渺渺空弦音才憋出来一句话作为结束语:“你喜欢清净的,所以我放在心上了。”

    渺渺空弦音说的全是肺腑之言,虽然后来剑落惊心的话变得比一开始沉默寡言的时候要多了那么一点,但偶尔却还是会变回冷冰冰的模样,所以她觉得既然是他的愿望,那么她就如他所愿才是,谁想到师父他老人家真生气了啊?

    剑落惊心却是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神色复杂:“你当时一声不吭走了,我就不想再上游戏了,其实,我很生气。”

    愧疚感再次涌上心头,渺渺空弦音沉默不语,静静等待剑落惊心把话说完,开始斟酌词句,已经做好被他一顿揍的心理准备。

    竹影林中拂过的淡淡清风使剑落惊心逐渐平静下来,良久,他才开口:“我在想,内测的时候我对你很冷漠,我也有错,所以我们双方都错了。”停顿了好一会,剑落惊心才慢慢道:“这次,就算扯平了。”

    “不过公测发布会你也没来,你到底怎么想的,都不想见我吗?”剑落惊心抬眼看着一脸惊讶的渺渺空弦音,忽然愣住了,随后又是轻咳了一声:“你别说话。”

    听到这句话的渺渺空弦音下意识就停下动作,闭上嘴巴。

    “现在想去干什么?”剑落惊心神情无奈,叹了口气,不受控制地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果然跟他想的一样,栗色的长发很软很柔,他的手覆在其上片刻,浅尝辄止。

    渺渺空弦音则是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倒吸一口凉气,抬手摸了摸头,确定刚才是剑落惊心的手而不是刀刃,不敢置信:“师父你居然没对我下手?”这种感觉,就像一个冷冰冰的人忽然对你笑得灿烂一样,实在很诡异...

    呃?这句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渺渺空弦音连忙改口:“我是说,师父你居然不揍我了?”

    剑落惊心点头。

    渺渺空弦音心下大惊,得寸进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以后都不揍我了吗?”

    仿佛是被她脸上的表情惊吓到,剑落惊心后退一步,有点不自然地嗯了一声。

    简直感天动地!骇人听闻!渺渺空弦音几乎要哭了,那是一种解脱的快乐和重生的喜悦,而且她清楚,自家师父言出必行,所以说不动手,那就是真的不会再动手了啊!

    渺渺空弦音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拉住他的衣袖鬼哭狼嚎:“师父你真是太好了,真的是全天下最好的师父啊,我盼望这一天好久了!我还以为我就是路边一棵没人疼没人爱的小草呜呜呜,唯一的师父还把我当成菜鸡一样天天揍我...”

    剑落惊心失语一瞬,他这是给渺渺留了下大的阴影啊?他可不可以直说,其实他根本就没想对她动手?但他见渺渺空弦音虽然嚎得厉害却没半点眼泪,不禁觉得有点好笑,伸手将她扶起,不着痕迹转移话题:“哭够了要不要一起去做日常?”

    渺渺空弦音正假装擦拭眼泪,闻言狠狠抖了抖,师父这是,让她跟他一起做采集?她觉得天雷滚滚,直直一道闪电劈进她的天灵盖,怎么师父不是一直觉得日常任务没营养么?

    她目光空洞,半响才怔怔道:“我要去洗邪恶值,做劳改任务,不能和师父组队一起做...”

    “行。”剑落惊心很自然地应了一声,看着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渺渺空弦音,失笑:“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

    “总感觉,师父变了很多。”渺渺空弦音抬眼看向剑落惊心,红衣侠客神采奕奕,精神抖擞,红衣被竹林里的清风吹得扬起,专属于催日阁首席弟子的门派服饰焰心缭绕着一团红芒,缠绕他全身。

    她几乎是,不可抑制地回想起她与剑落惊心初见的那天。

    同样的一袭红衣在风中肆意张扬,他背对她,一言不发,冰冷气息浑然天成,她则是深吸一口气就凑到他跟前,谁知道她才刚笑意吟吟地喊了一声大神,还没等她说完,剑落惊心转身就走,还是不带丁点儿犹豫的那种。

    她当时还以为剑落惊心是害羞了,脸上的笑容更盛,当时剑落惊心先是冷着脸拿出刀刃让她别再过来,听到她不要脸的瞎扯,只用两句话断然回绝了她,一句是,你以为这样叫很可爱吗?还有一句是,你是无上宫的。

    渺渺空弦音一本正经胡诌说其实无上宫跟着催日阁的人也能学到很多东西,剑落惊心早就冷着一张脸走了。

    第一次失败没有让渺渺空弦音生出半点退缩,她就是那样的人,后来软磨硬泡好不容易才拜在剑落惊心门下,迎来了魔鬼般的师徒任务,剑落惊心是个极为负责的人,虽然很少上线,但是若是她在,他会直接把她带到竞技场练操作,下手毫不留情。

    再后来,剑落惊心让她召唤出长琴跟他切磋切磋,渺渺空弦音急急忙忙地召唤了武器,却发现自己拿出了心脏病人拿药的感觉。

    ......

    竹林中两人都若有所思,四下寂静,渺渺空弦音首先回神:“要是这个问题冒犯了师父,那就是我的错了。”

    剑落惊心转眸惊讶,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道:“没有,人都是会变的。”

    “那倒也是。”内测结束到公测开始已满一年,剑落惊心的时间又不是停滞的,就像她,在被宁如轻尘和秋落倾城雪联合杀死时,满心满眼都是心酸和不解,甚至痛苦,但现在她对宁如轻尘,只剩愤恨。

    两人有一瞬的沉默,渺渺空弦音看了一眼时刻表,赔笑道:“师父,我去做任务了,就不打扰你练级了,有事随时联络。”

    “知道了。”剑落惊心点点头,看了一眼她的血色衣衫,虽然很久前就听说她大开杀戒,但这红的实在有点触目惊心,都快跟他身上的焰心有的一拼了,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身上,是有多少点邪恶值?”

    “7点。”

    “还好,你赶快去洗掉,不然没办法拜师。”剑落惊心冷冷道,握紧双刃,挥出一团火焰,狠狠朝被刷新出来的野怪身上轰去。

    “啊?”渺渺空弦音没想到剑落惊心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见剑落惊心脸上并无什么表情,一瞬觉得是幻听了:“师父?”

    “既然还叫我师父,难道不去拜师?幻世可没将我们师徒关系的数据保留下来。”剑落惊心干净利落地将一两只苍狼一瞬开膛破肚,身上的焰心越发鲜红:“快去快回,做完任务跟我说一声,我们去燕云仙人那登记...咳,师徒关系。”

    自古正邪不两立,催日阁是名门正派,系统当然不可能让作为首席弟子的剑落惊心和一个所谓罪恶深重的玩家结为师徒了,当下还是得洗刷刷,将一身邪恶值全洗掉。

    “哦...”渺渺空弦音也没觉得没什么不对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她只好聋拉着脑袋往回走,后知后觉地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剑落惊心,小声嘟囔:“师父的话变多了,是件好事。”

    扔下这么一句,渺渺空弦音毫不犹豫地飞快点地而起,迅速冲出了竹影林,紧接着掏出传送铃转移地点,没给剑落惊心任何反应的机会。

    换作以前,她在剑落惊心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更何况是这种作死的话,她可是在死亡的边缘疯狂试探啊!

    真刺激!敬酒不吃吃罚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