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卡牌:以攻击表示召唤我的拳头 第56章 无聊的闹剧
    “什么意思?”

    吉田悠歪了歪头。

    在他看来,所谓的消力,不就是弱者使用了某种技巧,将强者的攻击消除掉的防御性武术吗?

    为什么眼前这个银发老者要说消力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消力莫非还能拿来进攻不成?

    “要试试接下老夫一拳吗?”

    银发老者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

    他就像公园里散步的老爷爷一样,没有一丝防备,慢慢朝着吉田悠靠近。

    一步,一步。

    整个地下竞技场都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状态,没有人发声,只是死死地盯着场间的两人。

    抬起拳头。

    看似柔弱无比的出拳。

    吉田悠站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的意思,他也很想见识一下,消力的进攻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愚蠢!”

    坐在观众席上的幸村真助对着这一幕评价道。

    虽然幸村真助不明白什么是消力,但他对白川却是十分了解,这个糟老头子可不会所谓的一拳绝对不会像表面那么简单。

    终于。

    银发老者的拳头与吉田悠的腹部缓缓贴在了一起。

    “就…”

    吉田悠的声音才刚刚传出,紧接着,他脸色一变,提到嘴边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

    整个世界在吉田悠的视线里疯狂倒退着。

    “飞起来了!吉田悠选手被击飞了!!!”

    解说小姐激情的声音传遍整个竞技场。

    那吉田悠的身体在拳腹接触的瞬间,便如同炮弹般直接弹飞了过去,在空中足足飞出十多米的距离,然后又再地上砸出好几个坑洞后,最终才被竞技场的石墙给拦了下来。

    半径五十米的竞技场。

    仅仅一拳之威。

    “噗——”

    吉田悠猛地吐出一口气鲜血,这钻心的疼痛,让即便是他这样疯狂的人,一张脸也不禁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

    再低下头一看。

    那腹部的肌肉早已成了一团模糊且看不清的血肉团,且不断有血液顺着伤口往着地面滴落。

    “不可能…刚才…刚才那一拳…”

    吉田悠努力回想着刚才那一拳。

    明显只是很普通的一拳,甚至看上去连孩童的拳击都不如,可为什么,偏偏有如此巨大的威力。

    消力…

    不仅是吉田悠想不明白,连同整个地下竞技场都彻底陷入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沉寂之中。

    通过大屏幕的回放,那柔弱一拳,所带的视觉冲击力,甚至比昨天第一次见到血丸的解放状态还要来的震惊。

    “…为什么…”

    吉田悠缓缓站起身,他已经很久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势了,如果不是因为血丸强化了自身体质的原因,刚才那一拳,恐怕就已经要了他的性命了。

    模糊的视野外。

    银发老者的身影依旧站在哪里。

    他的全身依旧满是破绽,完全放松的状态,仿佛自己随便一击就能将其轻易击倒一般。

    消力…

    放松…

    死死地望着银发老者的身影,吉田悠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刚才的那一拳。

    许久之后。

    这个曾被誉为天才武道家的青年缓缓叹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

    消力并非只是防御性的武术,它同样也可以作为进攻的武术。

    所谓消力,换而言之就是弛缓,放松,不止是武术,只要认真回想,在近代运动中,只要是需要瞬间爆发力的项目,便一定会提出放松的概念。

    投球、打击、投掷、挥拳……

    不管是那个项目,都会强调在冲击力抵达前那一瞬间的放松。

    这便是消力进攻的核心所在,从松弛到紧绷之间的最强振幅。

    “武僧先生,你真是一个怪物般的人类啊,咳咳……”

    再次站在银发老者的对面,吉田悠说出了一句发自内心的感慨。

    “感谢你,让我见到了武术所能抵达的最高境界。”

    “呵呵,不用感谢老头子我。”

    白川挥了挥手。

    “顺便一提,消力也并非武术的最高境界,武术,是没有极限的。”

    “是吗?”吉田悠忽然有些怅然,“可我早已抛弃了武术。”

    说着。

    吉田悠的神情再度认真起来了,他摆出一个曾在他的个人剪辑里出现过的架势。

    那是狼影流。

    “武僧先生,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也从不认为是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我只是,走在了自己该走的路上。”

    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银发老者平静说道。

    “如你所愿。”

    面对吉田悠再次挥来的拳击,这那不死不休的架势,这次,银发老者没有像先前那般动作迟缓。

    他重心一沉,迎着那股狂暴之势,扭胯转腰,一拳猛地轰在了吉田悠的胸口上。

    沉闷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地下竞技场。

    那不断喷涌而出的鲜血,吉田悠感受到了自己飞逝离去的生命。

    双腿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地面上。

    眼前那道模糊的人影迎着光缓缓挺直了身。

    吉田悠笑了,神情之中尽是满足,片刻后,又好似想起了什么似的,带着一丝说不明白的遗憾倒下了。

    “他死了…”

    幸村真助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从大银幕里面镜头看过去,幸村真助总感觉,吉田悠最后的眼神似乎是在为眼前的对手不是中武凌而感到些许遗憾。

    其实说到底。

    这种感受他也有过。

    虽然凭借着白川的能力,杀死了中武凌,报了血仇。

    但归根结底,不是自己动的手,终究会是有些遗憾。

    “笨蛋真助,你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小魃老板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幸村真助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地下竞技场内。

    击败对手,再次成为胜者的银发老者这次却没有像上一次那般直接转身离场,而是向着旁边的胖裁判说了些什么话。

    胖裁判的额头上冷汗直冒,但最终还是同意了银发老者的请求,通知了后台的主办方,然后取来了一个传声话筒。

    “各位,能听得见吧?”

    银幕上,银发老者的笑容不变。

    “目前为止的比赛未免也太过无聊了,我想着差不多也该结束了,所以有个建议,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接受。”

    “接下来的一组比赛,不用再继续比下去了,直接和我打吧,老头子也不占你们便宜了,你们一起上,我没问题的。”

    这句话刚刚说出来,现场一片哗然。

    然而。

    就在这个,银发老者忽然又换了一种他们所听不懂的语言说了一句话。

    正是武僧大师所在世界的大陆通用语。

    “柔术家前辈,闹剧也已经足够了,你也差不多该出来见见我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