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帝林〕〔随身山海世界〕〔无敌辣条系统〕〔嫡大小姐之丹药师〕〔从一只手镯开始〕〔我夺舍了魔皇〕〔破碎荒武〕〔种出一个世界〕〔我有一座恐怖屋〕〔泰坦与龙之王〕〔异世修仙册〕〔校园修仙武神〕〔剑破星极〕〔有系统就是任性〕〔舌尖上的霍格沃茨〕〔我气哭了百万修炼〕〔长生简史〕〔三笙寻你〕〔至尊纹章〕〔我只想安静地打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 大新闻?
    紧跟着是一边转圆一边转方,这个需要分心操控,对意念的控制有着极高要求,到得巴基修斯叫停也没太大进展,顶多就是可文才能转得歪七扭八的,其他人不是顺拐就是撞在一起,一个转一个不转都是表现好的了。w..org显然巴基修斯也没让他们一下子就学会的意思,能有今天的进展已经不错了。看他那笑的菊花一样的脸就知道,心情极好极好。

    巴基修斯点手叫来刚,跟他了几句话,就让他离去。“下面咱们要学个新东西,就是我展示过的,那一套打法。学会拐弯法球就能练习这种战技了。”这可给大家高兴坏了,还以为至少要等着把一球转圆一球转方学会才行呢!正着话,刚带着面带疑惑的练习武技的几个保镖回来,显然是巴基修斯吩咐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当挨打的靶子来了?这法球再弱也是魔法啊,打在身上可不是事,尤其旋转法球,就算这哥几个站一排也能都打穿,搞不清楚让他们来是什么意思。大家转回头疑惑地看着老混血矮精灵,这家伙嘴角挂着一丝不明意味的微笑……直觉上有一种这老家伙不怀好意的感觉,看得众人一阵冷战哆嗦,顺着背脊汗毛倒竖,冒出了一溜冷汗。

    巴基修斯伸手拍拍刚的肩膀,示意他先来做个示范。刚自然是没意见,这几天的示范都是他来做的,也不觉得异常,巴基修斯:“一边弯腰开腿,一边保持法球围绕旋转,就这么简单。”刚会意,当下演示一番。头上飘着个法球旋转,后下腰铁板桥……一字马……侧一字马……侧立一字马……这一手给众人惊呆了,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能做到这么柔软灵活,真他娘的见鬼了!

    有了示范就练呗,这套动作对芭比和丽来不是问题,健身房里练过,而且女性柔韧性本身就好,再注意维持控制法球就行了。可文虽然肌肉壮实得铁塔一般,但是柔韧性一直不错,这几个动作还都能行云流水地做下来。可兴就费劲了,平时重体力活有点吃身体,但是在几个保镖同志们的帮助下咬咬牙也能完成,开腿略微有些疼,一套动作下来,头上见汗,法球也消散好几次失控两三回。

    轮到姜正义了,他可算明白叫这几个人来是干嘛的了!开始不明白,看着可兴还不明白吗?看着可兴不明白,看着这哥几个看着自己的坏笑还不明白吗?

    姜正义最近几年懒散惯了,从没刻意锻炼过身体,更何况抻筋、开腿这么专业这么折磨人的事啊,会有这一天他是想都没想过!更是从来没有这个打算……

    “哥几个,咱别闹,我自己来!”

    “我们帮你!”

    “我真能自己来!”

    “没事,我们帮你!”

    “不麻烦几位哥哥了!我自己来就行!”

    “不……不麻烦!不麻烦!”

    “我们早……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不是……我们早就准备好这一天了!”

    “不对!是我们时……时刻准备着为**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明明是为祖……祖国建……设添砖加瓦……”

    “哪去了,这……叫为了同志慷慨就义……”

    “胡八道,这叫为了同……同志死不足惜!”

    “你个文盲,这叫为了同志义……义不容辞!”

    “对!义……义不容辞!”

    “哎?姜正义呢?”这哥几个净顾着斗才学了,一时没看住,让他跑了。w..org四下一望没见人,看向巴基修斯大师寻求帮助,就见大师眼睛一瞟,下巴一扬,哥几个顺着方向一瞧,正看见躲在树上的姜正义正朝着大师连连作揖祷告。

    这一下暴露了出来,知道躲不过去,反而光棍起来,眼神朝树冠也不往下看了,不知在研究什么呢……

    “姜正义,下来吧,我们不……帮你了!”

    “骗孩呢?你当我三岁啊?”

    “姜正义,马……马上就开饭了,咱先去吃饭!”

    “得了吧,也就你是个吃货!再老蔫正收拾新收的谷米呢,他不折腾完肯定不开饭。”

    “姜正义,是爷们你就下来,咱……也痛快你也痛快!”

    “是我痛!你们快!”

    “你……你到底下不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不下去就不下去!”

    “好嘞,那你可就别……别怪我了!”几个保镖里排老二的大龙有点结巴……准确,这哥几个都有点结巴,据是时候没人搭理,经常不话留下的根。就刚话比较利索,因为其他哥几个都有点自卑,经常是刚去与人交涉。

    老二大龙、老六风、老七假毛子猿猴一般顺着旁边攀爬上树,充分展示了这几天的训练成果。老三、老四、老五围在姜正义的树下。看老二、老六、老七就位,三、四、五哥仨抬脚齐齐踹向树干,给大树踹的一阵摇晃,姜正义吓一跳,是赶紧抱紧树干。老二、老六、老七趁机扑上,把姜正义抓了个瓷实,这回他可跑不了了。

    被抓到树下,就地开腿,给姜正义疼的是杀猪一般嚎叫,响彻树林。

    这一嚎叫,离着老远处惊起一道暗影狂奔远去。巴基修斯眼底一丝忧色闪过,脸色不由一沉却不话。

    姜正义见巴基修斯脸色突然一变,不知何故,以为自己胡闹让大师失望。赶紧收起嬉笑,认真开腿修炼。

    那道暗影可兴和芭比也看到了,上前询问大师,放跑那暗影有没有什么危险,会是什么人派来的?

    大师示意二人安心不要担忧:“没什么大事,一个喽啰,看那暗影应该是以前矮精灵首领手下的一个斥候,离着那么远他也探不到什么消息。再刚才那哥几个一阵嬉闹却也展示出了不下于大剑师的身手,更何况连姜正义都是如此动作灵活,让他知道回去禀报,也好让那胖子忌惮一段时间。不过咱们要抓紧时间修炼了,恐怕距离下一次敌人来犯没多久了。”言罢,几人继续训练,不再笑闹。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杀猪般嚎叫就像是每天的闹钟一样,定时在后山响起。

    一天,晚饭上,巴基修斯把众人进步一阵夸奖,毫不吝惜辞藻,的众人是天上少有地上全无的天才一般,虽然有些夸大,但是单从语言一方面来,众人已经有了极大的进步,至少巴基修斯一通夸奖下来,全都听明白了。尤其姜正义,夸奖他最多,没办法,谁让他一直都是垫底呢,现在达到了优秀水平,连战技修炼也有了不进步。这让姜正义不由得露出嘚瑟的表情。保镖哥六个眼神带着窃笑,一扬下巴示意:你得多谢谢我们啊!看的姜正义满脸黑线,仿佛腿上又是一阵钻心的抽痛……

    但是,没错,凡事都有但是,唯独这个但是不招人喜欢,巴基修斯把前几天的惊跑的斥候了出来,既肯定大家的修炼速度,又言明危机迫在眉睫,松懈不得还要加紧修炼。

    敌人斥候出现的消息一经传出,每个人都是忧色挂在脸上,自家人知自家事,目前众人虽然不能毫无战力,但是来犯个一二百人还是免不了要有死伤。

    别无他法,唯独加紧修炼。老张和老蔫请教巴基修斯后开始组织本就不多的人手加筑防御工事,执行防线外巡逻和潜伏警戒。法球修行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战士们的战技的练习也基本上达到了巴基修斯的要求,而即将来犯的敌人还是没有踪影。

    现在几位法师们也能像当初巴基修斯演示的那样,华丽、潇洒、行云流水地打上一阵,转圆转方的问题也早就不是问题,最厉害的是可文,也不知道他什么脑子,一次性转十几个球都是儿科,而且还不限于方跟圆……闲得无聊时候,可兴还提议用法球和照明术玩上几盘五子棋,这个活动让老矮精灵很是觉得新奇,大赞好办法。自此训练之后陪他玩上几盘五子棋就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也是从下棋开始,每个人的意念和精神力修行效果才显著提升上去。

    这一天,老矮精灵早早起床洗了个澡,洗漱完毕又是细心地梳起头发,收拾利落头发又清理杂乱的胡须,刻意脱下了紧身战衣和剑胯,穿上了一级学徒的法袍,灰色的宽大衣袍遮住了老矮精灵巴基修斯的挺拔健壮的身材,又增添了几分神秘气息。穿戴好,对着水沟里的反光整整帽子,才叫起学生们,让他们赶紧起床,收拾利落。拄着那根灰法杖站到了警戒线的入口,似乎在迎接重要的宾客。

    可兴几人不明所以,但是见巴基修斯难得的郑重,也没笑闹,收拾停当,赶紧提着法杖和巴基修斯站在一起。

    时间不长,前面一阵警钟打响,大殿里还在睡梦中的众人一阵慌乱赶忙起床准备迎战,当前保镖几人神色紧张,以为有敌袭,但是紧跟着警钟停息,还以为出事,提着剑,衣衫不整就跑到殿外,但是看着警戒线入口几人又不像有敌袭。老二大龙跑过去询问刚,巴基修斯在等人,让大家不要紧张。这才回殿安抚众人。

    不息,来路一阵疾风吹来,风中站立一人,白法袍紫法杖,看面目也是个矮精灵,面容红润一脸慈祥,一口花白长须,嘴角挂着微笑。

    “哦!我亲爱的孩子!我的徒弟,巴基修斯!你还好么?”来人声若洪钟,看样子是巴基修斯的魔法老师。

    巴基修斯一扶帽子恭恭敬敬地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法师礼。其他几人也有样学样,随着巴基修斯行礼。

    老法师看着巴基修斯的样子和身边几个年纪不大的孩子,眼睛就是一阵湿润,多年不见的弟子已经胡子一大把,看法袍上的褶子明显是刚刚穿上,崭新的如同刚刚发给他的时候一样,还有那根摩挲得锃亮的法杖……“我亲爱的孩子,一看到你的请求我就一路飞了过来,多年不见,你也不去看看我,前阵子还没晋升白袍魔导师,还怕再也不能见到你了呢!”

    “我亲爱的老师,我没有突破怎么敢回去见您……这次求您来这儿,是为了这几个年轻人!求您仁慈,开恩降下福泽,帮帮这几个年轻人!”

    “巴基修斯,我亲爱的孩子,你的天赋我知道,你的贡献足以匹配这身法袍,不要太过倔强。”

    “是,我仁慈的老师……”着,巴基修斯又是一礼。

    “听你的意思,这几个年轻人不是你的学生?难道是你的……朋友?”老法师本来想追随者,但是,想到巴基修斯的性格,没有一级实力前是绝对不会收法师追随者也不会收徒弟的。

    “恩师,这几个人是未来我追随的人,一个多月来我把魔法战技交给了他们,已经教无可教,所以请求您来教导他们,他们的人品和天赋您一定会满意的。”

    “哦?你看……”

    “我离开您学了武技,辗转来到南方,寻找一位上师所的机缘,一找几十年,这个祭年,祭祀时随挂职的势力来抢神石,遇到了他们,起了冲突,本来成了俘虏,但是他们并没杀我,而且还帮我治疗伤势,我的东西、空间戒指也都原封不动还我,我曾经提议赠与财物也被拒绝,丝毫不起贪图之心。随后我发现这几个人资质上佳天赋过人,都是上师,提议传授魔法战技,他们也是以老师大礼待我,极其孝顺,照顾尽心。这样的学生正适合继承恩师大德,求老师仁慈,开恩成全。”巴基修斯完又是一礼,在身后摆手示意可兴几人跟着施礼。

    这点动作,怎么会瞒得过老法师。刚到这里时看见几个人眼神里的疑惑、看向自己的惊奇和忌惮,对巴基修斯下意识的保护,这些动作明,自己的徒弟并没有谎隐瞒,也没提前跟这几个年轻人通气,面色神态更不像是受胁迫。至于那句资质上佳天赋过人,都是上师,法师随口一笑,上师又不是大谷米,还能满地都是?权当徒弟怕自己不收,随口夸耀的。老法师心想既然如此,那就顺了自己徒弟的心愿认下了这个缘分,难得师徒几十年没见,又给足了自己面子,就提这点儿请求,而且又是自己占大便宜得了好几个筛选好的徒弟,还是应该答应的。

    巴基修斯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前段时间通过工会的法师徽章给老师发送的请求没接到回复,心里一阵不定的猜测,还以为老师不答应,奈何也不能在徽章中言明有六个上师等着拜师,这一阵犹豫,还想着是不是要劝众人随自己北上,亲自去请求。没成想老师原来是晋升了白袍,昨天接到回复:今天就到!一时不敢耽误,连忙起来准备,本来还怕自己老师留不住人才,这下底气更足了。

    可兴询问了巴基修斯,巴基修斯见老师授意,吩咐众人该干什么干什么,老法师人很随和,没有任何礼节讲就。随着众人一起吃过早饭,就随着巴基修斯一起去了后山。

    大家对于这个白袍老头的到来很是疑惑、好奇,得知是巴基修斯老师的老师的时候都是充满了兴奋和期待,这不仅仅是多了一位老师,更是多了一个强大的守卫力量,至少比巴基修斯强。一时间满面春风,再不似前几日忧心敌袭的愁容。

    尽管巴基修斯夸下海口,把几个年轻人夸上天了,但是还是需要他自己亲自检查一下,了解了解。收徒弟不是事,巴基修斯的人品考察他放心,天赋考察就不怎么放心了。他自己都是没天赋的那种,怎么考察别人的天赋?恐怕随便拉来个一级学徒就比自己这可怜的徒弟强。

    来了个白胡子白袍子老头,还是很惹眼的,早饭上顾忌礼节也没人话,现在见大老头带着几个法师向后山走,都想跟上看个究竟。一时间几人身后响起叽叽喳喳的议论声,阿三更是拉着刚好奇打听,问个不停。老蔫也难得地钻过来,不过他是想问,这老头要住多久?每顿吃多少?看着早上那老头剩下一大半的早饭可给老蔫心疼坏了……

    虽然巴基修斯很有底气,但是毕竟眼界有限,以前的老师是高级法师,可兴这几个上师徒弟肯定是当个宝贝似的。现在成了白袍魔导师,境界高了,眼界自然也就高了。万一看不上可怎么是好。

    至于可兴这兄妹六个,当然,芭比肯定要是姐弟六个,不过无所谓,少数服从多数,丽都没意见,自然就定成兄妹了。他们根本没把这白衣老头往心里进,白袍、灰袍在他们心里就是衣服罢了,之所以尊敬白袍老头完全是因为他是巴基修斯的老师,而老巴基修斯对他们又真的是尽心尽力毫无保留,才博得了他们的好感和认同。为了教他们,魔法实力很差劲的巴基修斯可是拼老命了,每天都是损耗到脸色苍白站不住了才休息,然后吃过晚饭又要赶出来第二天的语言课程材料。铁人都受不了这么熬下去,巴基修斯当然不是铁人,日渐消瘦的他也着实让众人担心,看着紧身战衣的腰带一紧再紧,原本合身的战甲变得松松垮垮的,真怕这瘦老头那天一阵风再给吹跑了。要不是看着他眼中越来越亮的神采,知道他身体状况还不错,不然即便是敌袭迫在眉睫也早就主动要求休息几天了。

    至于巴基修斯费多大辛苦和口舌才把这个白胡子老头给求来,他们是完全没概念。各自心里还再暗自猜测着,这老头能比巴基修斯强多少呢?当然,这话他们是没好意思问,要是让巴基修斯知道他们拿他和伟大的魔导师比,他恐怕得惶恐的一头撞死以偿还亵渎老师的罪责……

    要是以前,想拜黑袍白胡子老头为师,即便是上师也得乖乖去魔法塔才行。现在是白袍白胡子老头了,即便是上师,也得乖乖塔前排队。毕竟是整个大陆也找不出的魔导师啊,上亿人里才一个魔导师,而上师仅仅是少见的天才年年都有,只是值得培养而已,只有成功培养起来才有价值,和一个现成的魔导师比还是不够看。

    这不,前阵子白胡子老头一直在想念这个可怜的弟子巴基修斯,还生怕这辈子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没想到偶然一个顿悟竟然让他突破到了白袍魔导师的阶段,一下子生命能量跃迁,能多活上好久。结果刚结束修行就看见弟子的呼唤和邀请,还在心里暗自感叹:师徒如父子。这不,自己想他,他也想师父,一时间心情激动,出发去工会刚领完晋升的认证白袍就飞着跨越了整个大陆,一天时间就从北边飞到南边来看看心里记挂的弟子。

    一见面看见他那身一丝不苟的法师打扮,刻意梳理整齐的头发,高突的颧骨和消瘦的脸颊……自己以前好像因为他那梳得乱糟糟的头发还没少训斥过他,穿戴这么整齐迎接老师肯定是心里怀着敬畏和想念,知道老师不喜欢邋遢,看那消瘦的脸颊肯定是没少吃苦,记得以前可是胖乎乎的……也许是累了又没有提高实力,不好意思回去,找个借口把我诳来好带他回去?唉……老师我这么想念你怎么会介意你当初的傲气言辞呢,没有提高实力就留在我的塔里,凭着你的研究贡献和我白袍的威名谁敢对你三道四。

    一时间众人各怀心思,巴基修斯是想怎么才能让老师收下这些人,老法师是想怎么才能不伤弟子的面子又能把他带回去,而可兴几个人是想这老头能比巴基修斯强多少,能教自己什么?老蔫想这老头每顿到底吃多少,在这住多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厉少宠妻至上〕〔都市战神归来〕〔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妈咪给钱,爹地卖〕〔极品老木匠〕〔权门娇妻:九爷情〕〔剑道凌天〕〔法医王妃:我给王〕〔穆延霆许念安全文〕〔第五月和玄奕辙免〕〔上门龙婿txt全文下〕〔重生逍遥仙途〕〔我抢了999种异能〕〔妃要撩人:太子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