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定终身:霸总宠〕〔明月松江照〕〔淑色〕〔小娇包被偏执大佬〕〔五零之穿成极品他〕〔医圣重生归来〕〔穿越到古代好种田〕〔我不是帝二代〕〔万古虚无帝〕〔绝境长城上的王者〕〔九苍异能传之洗礼〕〔独步剑武〕〔仙侣情侠传〕〔我家天使萌萌哒〕〔丁薇记事〕〔秦爷撒糖甜蜜蜜〕〔大唐女仵作〕〔第十张脸〕〔季总今天又向影后〕〔花掉1000000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 初遇
    “咦?怎么是你?”可兴突然惊疑出声。w..org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刚刚到此,可兴前去探话碰上的醉酒青年。

    那青年一见是熟人,一脸可算找到组织的惊喜,也不起身,手脚并用爬过来抓着可兴的脚就开始哭诉,当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给可兴恶心坏了……

    青年叫卡普,是附近村落的学者,当日祭祀无意中受了可兴的大祝愿后一路回去,青年大感受伤,女神见必死之人回归,以为胆怯,先是大声奚落,引来不少村民在旁边帮腔,老村长见多识广,看出青年是受了大祝愿,明白意义非同一般,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都指望他来庇护,赶紧站出来帮青年话。村民一听,见风使舵,赶紧掉回头来帮青年卡普,奈何卡普突遭打击心灰意冷,也不理村民,自己回家。当晚回家一夜无话,第二天提亲的人差点把门槛踏破,卡普看见这些人响起昨晚的事,勃然大怒,把人都给赶走。

    曾经的女神一听人卡普的反应,以为自己还有戏,赶忙把自己打扮的秀丽可餐,似乎一副傻白甜的模样,当晚半夜敲门,却是叫了个空,还暗骂卡普不要脸定是与人私会去了,害自己撞了个空门。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有人,卡普去了神庙,不再理会俗事,研究古语专心搞学问去了。

    这下大提媒的人可把这个曾经的女神给骂化了,水性杨花的名声算是远近闻名了。

    本来就此过下去也就算了,可是时间不长就开始有‘邪神’骚扰,就是一些强大的异族,邻里附近频繁出事,几乎天天死人。村民不堪骚扰,更是把罪名扣到了那个女神身上,她是个祸害,把本应该是自己村落的活护身符气走。、不堪忍受的女神苦苦哀求卡普,卡普一心软,就收拾些吃食行礼,一路追寻着感觉来到了藤蔓林,见四周阴森恐怖,不敢入内,徘徊犹豫良久,还是走进了藤蔓林,没想到刚一进到林子就钟声大响,紧跟着一路被狂风卷来摔个七荤八素。还好找到要见的熟人,赶忙把这乱七八糟的一堆了出来。

    听他完,老法师就明白肯定是宰了胖子首领那些人的后遗症来了。

    老法师捋了捋白胡子,略一沉吟,觉得亲爱的福星们应该去锻炼锻炼,遂决定:武技未成的众人继续修行,魔法成的六人先稍作休息,修整准备好就随青年卡普前去解决危机。

    卡普静立一旁,一听是心头大喜!

    吃饱喝足,老法师带着众学生去了静室,出发前要交代一些心事项和异族特点,不能让自己的学生在外吃亏。

    老张询问卡普吃饭没有?卡普摇头,阿三顺手就给拿来把凳子,卡普也不客气就着餐桌就开始大吃大喝,看得一旁老蔫是一个劲心疼。实话,这几天风餐露宿,可给他饿坏了……出发前,老法师并没有给什么大杀器,只是给了每个学生一件很普通的灰袍,连那根廉价的白杖都没有给换换,真是有点抠门,不过也可以理解,老法师先前可是很节俭的人,手里也没多少“存货”。就连他最放心不下的学生巴基修斯也仅仅是给了跟法杖,唯一的法袍还是认证的时候公发的……

    而且前段时间“捡”到了不少好宝贝,大家都分到了不少,财物可是论箱的,法杖、法袍、宝石、材料每个法师手里也都有不少,也不用老法师去翻他那可怜的库底。w..org这几件灰袍是老法师以前的存货,本来是自己穿的,这回进阶白袍,这些伪装的灰袍也就用不上了,正好送给自己的学生。在这个偏远的南地方隅,方圆百里都在老法师的感应笼罩范围内,据那个求援的青年,他的家乡是九十余里外的一个村庄,老法师在学生出发前仔细感应过,的确有些鱼虾在私会,四处“搞事情”。感应中最强的气息也就比法师们稍微强一点点,只要心应对,不会出什么问题。再,在自己的感应范围内,只要不是再出现元素真空封锁的情况,自己完全可以让敌人瞬息间受到魔法的惩罚,以保护福星们的安全。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让他们自己发现危险还是很有必要的,万一再搞出一回元素真空封锁,那就乐子大了,所以一些常识和技巧要趁没走之前尽快传授。福星们刚刚接触魔法还不太习惯在生活中运用魔法,其实这很简单,只需要把感知释放出来,自己的元素们就会在周围弥漫开,形成一个相对的自己的空间范围,在这个空间内一切变化都会第一时间反馈给自己的感知。没有任何哨兵可以替代魔法元素的感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还能促进法师对于魔法的理解和运用。毕竟法师不仅仅是在释放魔法对敌的时候才叫法师,魔法常伴才叫法师。

    听了老法师的讲解和传授的技巧,法师们才豁然明白。细细回想巴基修斯,立刻明白为什么他能够那么先知先觉保持警惕。

    该交代的交代完了,魔法常识和技巧也在逐渐熟悉,老法师还是有些不放心,最后又掏出来一本厚厚的手写笔记交给丽,让她常常翻看,最好把里面的东西都记住,有空的话把笔记给每个人都翻译誊写一本。对于老师给的这个特殊待遇,别的人还真享受不了,其他人对比丽的“文化程度”来,跟文盲差不多,老法师写的东西,能不能读通都不好。比如笔记扉页上的字,姜正义只认识“典”,可文比姜正义强,多认识个“怪”字。刨出去丽,兄妹五个一起猜也读不全《大陆奇闻怪志及各种族特性强弱典》……

    出发前,老蔫特意准备了不少粮食和谷蜜水,让他们放在空间装备里,路上吃。准备妥当也不让再睡觉休息,老法师就让他们出发了,去的地方不远,对付的敌人也不强,权且当做是一次的磨炼,毕竟护佑在自己的眼前再怎么修炼也成不了真正的法师。

    因为卡普吃的太饱,一路上走走停停,一行人走的很慢,到了之前的祭祀点也就二十多里,半天也没走出去多远……

    为了保持足够的体力应付战斗,一行人决定在这安营扎寨,休息休息再继续走。法师们可从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脚下磨的生疼,腿上肌肉酸涩,也不知道是不是磨出了水泡……

    一路上法师们一直在尝试时刻保持扩散感知,但是走着走着就忘了,看来即便是常识技巧也不是能立刻学会的。老法师,优秀的法师都会时刻释放感知,即便是睡觉的时候。法师们的天赋强大毋庸置疑,那自然也能成为优秀的法师,所以全不服输地保持感知的释放。

    关于感知,老法师漏了一点,时刻释放至少也要达到黑袍的程度才能做到,而法师们离黑袍还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而巴基修斯那点魔法实力,根本达不到感知释放的程度,他的机警和先知先觉,完全是凭借大剑师的实力和长久的磨砺、战斗。不过这也是个挺好的锻炼方式……

    学习、接触魔法的时间实在有限,法师们还不能做到无声无息与元素进行沟通,一个个不是周身电光隐现就是风缠水绕的,吓得旁边的卡普一个劲哆嗦。

    九十多里路,休息了四五回,啥危险也没遇上,全不似卡普的那么危险,正好也可以借机熟悉魔法感知的释放。

    到达那个偏僻的村庄村民们正好睡觉休息,众人也不想扰人清梦,就随着卡普去了他的家。

    据他,他的父母年纪很大才有了他,父亲曾经是个大国的知名学者,母亲是南方一个农庄主的女儿,由于战争和异族入侵,四处逃难,颠沛流离,经历过战争的混乱和天变的冲击,两个人邂逅在此地,学者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救了农庄主的女儿,农庄主钦佩学者知识的渊博和面对危险的勇气,而女儿也有意以身相许,农庄主为两个人举办了个并不隆重的婚礼,两个人在此危难之际喜结连理,虽然学者比农庄主并没有多少岁。

    这里缺乏药品、没有医生、没有足够的工具,也没有足够的粮食,更没有武力来保卫自己,时间不长,农庄主病逝,学者,就是卡普的父亲,同当地的领主交涉,以一定的代价和臣服来换取保护和食物、药品,并找到了入侵的异族,以祭祀为代价,以绝大的决心和勇气只身面对异族,学习他们的语言和知识,带回来了异族粮食的种子并传授给当地人种植粮食的办法,解决了饥荒,换来了稳定的生活和当地人的尊重。他十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事务繁忙的父亲并没有太多时间来教育他,过度的劳累激发了旧伤,最后的日子里,父亲把能教给他的知识统统教了一遍,可惜并没有真的学会多少。最后在村庄里和附近居住的大家的请求下,给他的父亲举行了最高荣誉的葬礼,把他的遗体送进了神庙的高僧安歇圣地。

    父亲死后,似乎他和母亲能平安而且受尊敬地生活下去,甚至还能得到村民的帮助,然而并非如此。首先失去的是父亲留下来的农庄,那些人摆出一副丑恶的嘴脸,农庄并不属于他和母亲,时间不久他和母亲就断粮了,四处求援也并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尤其农庄的村长更是率人把父亲的财产给抢夺一空,唯一留下来的就是父亲临终前教授的知识。母亲受此打击,终日泣泪涟涟,郁郁寡欢,卡普很是焦急,却也毫无办法。突然有一天,母亲改变了,不再悲伤不止,变得开朗了许多,收拾家务、劝卡普用心研究父亲留下的书籍和知识,如果实在没地方安身,就去神庙。

    本来卡普还对母亲这样的变化很是欣喜,用心研究父亲遗留下来的知识,发誓总有一天要拿回属于父亲的东西,可是不几天,母亲就追父亲而去,虽然嘴角还挂着微笑。

    母亲的葬礼很简单,简单到需要他亲自打开父亲的棺材把母亲放进去,没有棺木也没有亲属更没有一个村民参加这个可悲又可笑的葬礼。卡普不再对任何人抱有任何希望,孤身一人在这个冰冷的村庄生活,即便饿了也不去求任何人施舍,饿到受不了的时候,就去神庙吃祭祀的贡品。本来有些村民对他偷吃贡品还很是不满,更有些人举着锄头要把他打死,他亵渎神灵,可是面对冒着暴雨逃到圣地里他父亲的棺木旁的卡普,没有一个村民敢下手,也不知他们那丑恶的内心在顾忌什么?有什么好顾忌的?正值当时,一个霹雳炸响,竟然把他们手里的凶器吓掉,真是可笑的很。

    从那天起,卡普时常去神庙光明正大地吃饭,没一个人敢再有意见,包括那些打算施暴的村民。在那段黑暗的时间里,一个不大的女孩时常来陪卡普,和他游戏、笑,还经常给他带来些吃食,女孩,她的家人很尊敬卡普的父亲,看见卡普这个境况很是同情,可是一个人的力量太,并不能为他做些什么,希望他能原谅。在研究父亲遗留下来的知识有成果之后,卡普俨然成了学者,开始能够帮助远道而来拜神的人解决些问题,这让当地的村民很是诧异,有些甚至感到惶恐。让他们庆幸的是,卡普似乎并没有记恨、为难他们的意思。胆的村民们那怯懦的模样看在卡普的眼里,村民们惴惴不安的心态自然会让来神庙的人发现,一下子引发了周边村民的追讨和批斗热潮。

    不过大度的卡普制止了这场毫无必要的闹剧,他已经不是孩子了,看得明白事情。

    本来打算安静生活下去,可是村长的儿子竟然跳出来和他争抢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孩,这让他很是愤怒,看来大度并不能让他们感恩戴德。村长明面上训斥了他的儿子一顿,然后就以祭祀的公平为名义把卡普送上了祭祀台,这让当时的卡普在祭祀台前很是借酒浇愁,才巧合结识了赐予他大祝愿的可兴。可惜,回到村子的卡普发现那个所谓的女神并不是心里真正的女神,这下可惊动了安睡中的村民们,本来那些村民对这个争执就有看热闹的心态,也就甩些风凉话,做做姿态表示个声讨的意思,谁想村长竟然卡普获得了他父亲口中的那种大祝愿,一下子声讨一浪高过一浪,所有人都做足了姿态,还有不少人去提亲,差点踩坏了卡普家里本就残破的门槛。撕破了脸皮下,卡普不再帮助那个村子的人,还住到了神庙里。本来也觉得无所谓的村民自然对此事并不在意,然而好景不长,矮精灵首领的突然死亡让附近的“邪神”开始肆无忌惮起来,不堪“邪神”骚扰、祸害,求上门的村民们这才意识到,卡普不再是那个不懂事四处乱跑的男孩,狠狠吃了几回闭门羹和扑克脸的村民把气撒到了那个“女神”身上,虽然真正的罪魁祸首并不是她。而此时那个女孩,不,应该是女人,才意识到村长家并不能给她提供什么保护和帮助,面对愤怒的村民和冷漠的村长一家,无处可逃的她跑到了神庙祈求卡普的怜悯。

    卡普是心软的,虽然不打算做接盘侠,但是看在过去的份上答应了她的祈求。这不今天,带回了六个法师……

    而六个法师经过了一路风尘仆仆对脚的折磨和感知的磨砺之后,在踏入卡普的家门时体现出了一路修行磨砺的成果,屋子里早有两个人在,一个是高大健壮的男人,不过远远不及可文的块头,另一个是面目清秀身材姣好的女人。芭比和丽眉头一皱,抬手一道劲气挥过去,一下子把那个男人从窗户撞出了屋子,摔倒在地,一时闭过气晕了过去。卡普认出来就是村长的儿子,一时间脸色很是难看。女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可是看见卡普脸上一喜,紧跟着满目的委屈,眼泪喷泉一样涌出来,一下子扑到了卡普的怀里,卡普略微有些尴尬,很规矩地表示了一定的安慰就把她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让那个女人很是失落,止住了眼泪,脸色苍白地坐在椅子上默默无语。

    从姜正义那得知那个村长儿子没死,只是摔晕了,甚至都没受什么伤,卡普放下心的同时,也涌起了一丝怒火。上前毫不客气地几脚把他踢醒,告诉他趁着法师大人没有要他命前赶快滚。

    那个村长的儿子带着不甘心的表情用眼神狠狠一剜卡普,咬牙切齿地走了,不过卡普的善良并不能饶恕他的性命,也许是恶贯满盈,也许是机缘巧合,半路上一道寒光闪过,一个不大的利爪把那个村长儿子当胸贯穿,利爪中握着个还在搏动的心脏。这个子的一声凄厉的惨叫也只发出了一半,不过已经足够惊醒附近的村民。这样的叫声,最近听的太多了,之前还有勇气出去看看,但是勇气是一种可笑的东西,没就没。

    法师们自然感应到了发生的事情,但是对方太快,几个闪跃就逃出了不大的感应范围,被脚疼困扰的法师们也实在无力追赶。

    卡普和那个女人当然也听到了半声凄厉的惨叫,那么熟悉的声音当然都猜得出是谁的。卡普没什么表情,只是略微感慨一叹。而那个女人脸色更苍白了,甚至还开始微微发抖,不知道她得知死亡曾擦肩而过时是庆幸死的不是自己,还是在为以后可能没了村长家这个依靠可卡普又不是接盘侠而发抖?

    第一现场很重要,法师们为了卡普和那个女人的安全只能带着他们一起去看看。还不知道这次到底是哪个异族来这里捣乱的,希望能够通过痕迹给他们点提示,面对第一个真正的敌人,法师们有那么一点点紧张和兴奋……寻着声音的方向追了不远,领头的卡普最先发现了令人惊讶的那么一滩“东西”,胸口有个黑洞洞的一个大窟窿,尸体干瘪,四周除了有点喷溅的血液之外并没有流出很多,脖子上有一排细密的压痕,伤口附近挂着一点点血迹,头盖皮被整齐地切开,雪白的头骨上被挖了个整齐的圆洞,里面空空的,本来应该是脑子的地方被一层粘稠的白色膏状物代替,显然这个倒霉孩子是被什么东西“享用”了。

    芭比:“呕……”

    丽:“呕……”

    卡普:“呕……”

    姜正义:“呕……”

    除了可文、可兴,吐得认真的众人真有恨不得把前天的晚饭都吐出来的气势……跟在后面的刚见前面哥几个那个痛苦的表情,也不想到前排去参观了,拦下身后的女孩,就留在远处踏踏实实等着。

    吐够了,该检查还是要检查的。尽力散开感知,查探敌人踪迹,没什么发现,元素探查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可兴忍住吐意,上前翻看检查,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就是一条死狗……这就是一条死狗……实话,这个想法并没有多大作用,连一丁点心里安慰都欠奉。

    。当晚回家一夜无话,第二天提亲的人差点把门槛踏破,卡普看见这些人响起昨晚的事,勃然大怒,把人都给赶走。曾经的女神一听人卡普的反应,以为自己还有戏,赶忙把自己打扮的秀丽可餐,似乎一副傻白甜的模样,当晚半夜敲门,却是叫了个空,还暗骂卡普不要脸定是与人私会去了,害自己撞了个空门。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有人,卡普去了神庙,不再理会俗事,研究古语专心搞学问去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妃要撩人:太子殿〕〔法医王妃:我给王〕〔亿万双宝寻爹忙全〕〔穿成山神后,我捡〕〔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秽土转生中复活〕〔都市战神归来〕〔娇妻难逃:恶魔总〕〔不败战神杨辰〕〔醒来后我成了隐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