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野闲云〕〔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的师父是神仙〕〔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妃不二嫁〕〔天庭红包群〕〔快穿:这个女配很〕〔血蓑衣〕〔万古最强部落〕〔我在异界有座城〕〔我开启了超凡游戏〕〔氪金医生〕〔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强神壕〕〔斗武乾坤〕〔重回八零之珠光宝〕〔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我的今天〕〔男神从修行开始〕〔餮仙传人在都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 抓紧时间
    时间不长,村长带着人随刚前来。

    刚一看可兴、芭比、丽都不在,只有可文、姜正义在废墟空地上,上前声跟姜正义交代两句,就站在一边。

    看着集齐的村民,姜正义嘴角挂起了微笑。询问村长是不是都到齐了,村长再三查看点数,确认无误。

    “大家都知道,最近村子里被你们口中的邪神搅扰,已经死了十个人了。我们蹲守三天,今天还是没能救下来下面压着的那个光棍,而且那个该死的妖怪还跑了!这样丢人的事,我们是不能容忍的,所以,我们叫来大家就是要当场破案!把凶手抓获!”

    “那你们就去抓啊,把我们都叫来,万一妖怪来了,你们不怕,我们可就全死了!”有个村民听了姜正义的话,不太买账……

    “闭嘴,大嘴,就你话多!对大人要像对你爹一样尊敬有礼貌!知道吗!”村长脸色一变,急忙训斥。那个叫大嘴的却并不认同,一抗脖子,还打算再争辩几句,可是看着浑身冒电的可文和眼神阴冷的村长,才响起神庙门前那四截焦炭……后脊梁一寒,连忙缩头不再言语。

    村长一扭头,满脸堆笑:“嘿嘿……大人,乡下子不懂事,您继续。”

    姜正义寒着脸,没了笑容:“嗯。之所以抓不到,是因为那个杂碎躲进了你们之中。”听得这话,所有人脸色大变。看着他们惊恐慌乱的表情,姜正义很满意,一丝冷笑挂在脸上,“从光棍被杀,到我们驱散你们各回各家,再到我们巡逻好几遍,在魔法的监视下,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村子,如果他会飞也许不会留下痕迹,但是绝对躲不过我们的监视。也就是,凶手伪装成了村民!”这一下可是炸窝了,村民之间都互相远离,狐疑地看着彼此,似乎想在对方身上发现什么不一样来确认对方就是凶手。

    “肯定是你!大嘴!一定是你,刚才大人聚集咱们过来,就你有意见!”

    “不是我,我就是笑话他们两句,电死我四个哥们有能耐,抓邪神没能耐,过过嘴瘾!”

    “冲你那囊胆子,你还敢笑话大人!没跑了!肯定是你!”

    “少他妈废话,你也没少大人坏话!你还大人们狗屁不干又吃又喝两三天,请回来一群狗屁不干的活祖宗!”

    “大嘴!我操你大爷!你血口喷人!”

    “闭嘴!”可文砸下一道厉闪,把俩人都给劈躺下了,他可没闲心看他们狗咬狗……

    “每个人听好,两个人一组,背对背站好蹲下,如果谁动就直接宰了谁。”村长一听就一通紧忙活,生怕再惹大人生气。

    “我们勘验尸体,发觉可能是三人联手,因为有血液存在问题、脑髓存在问题、内脏缺失三个情况。”姜正义边,边围绕蹲着的村民踱步。“这三个情况几乎让我们走进误区出不来。还好,发现了没人出村这个漏洞,嘿嘿嘿……你现在站出来,我就不杀你。你不出来,可就别怪我了。”

    村民们都很安静,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没有人站出来……

    “既然了你就在这,你还存侥幸吗?”

    突然可文一个膝撞顶飞了一个人,姜正义一个鞭腿迎上去,不过那人身手极其灵活,没有踢中。一道闪电劈落,正砸在那人后背,一块土黄飞石,随着姜正义挥手猛然砸在那人腿上,骨节断裂脆响,那人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嚎叫。伪装尽去,一个全身灰石颜色长着利爪的怪物倒在地上不停挣扎,姜正义手上凝聚一根石锥把它当胸钉在地上,紧跟着风刃飞射,硬生生剁下来头颅,那灰石色怪物四肢一阵挣扎最终无力瘫软下来,化成了一缕飞灰。食尸鬼,善伪装,死后化灰……

    “那么,这是第一个。咱们继续……”姜正义邪魅一笑,似乎很享受刚才的战果。

    “刚才到哪了?对,联手。三个联手,实际上并不是。食尸鬼只吃死后的尸体脑髓,智商不高而且它不会话,只能伪装个面貌,所以必然不会找帮手。”姜正义眯起眼睛四下扫视,似乎在寻找着破绽……

    “不过,的确有联手。是一种更聪明,更强大,更快速的东西。也藏在你们之中。”仿佛没发现什么特殊,姜正义站在了一旁。

    “嗯哼!”

    姜正义嗖然收回目光,一脸严肃的正人君子模样。

    “出来吧,喜欢血的阁下……”

    蓦然,一人脸色一变,飞快疾掠正要远去,在远处一身古朴盔甲亮起,一脚就把他踹了回来,几乎踢断了那人所有肋骨,盔甲之中正是等了半天的可兴。

    姜正义紧走几步,谄媚一笑:“有劳大侠出手了!”完,拖着那人回来,伊波娜一见脸色顿时惨白,那被踹回来的正是她的父亲!姜正义看着伊波娜,尴尬一笑。

    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不住吐血的老头,继续:“我要的是,那好吸血的不是这老头。不过既然他愿意牺牲自己给打掩护,那么我就明白了。”转头一瞥伊波娜,伊波娜和她母亲都站了起来,也蹲在一旁的卡普突然瞪大了眼睛,面色惨白,表情痛苦不堪……

    可文一瞪眼,刚要砸下落雷,伊波娜母亲凄声大喝:“住手!”可文哪管她废话,一道不强不弱的厉闪砸下,正给这娘俩劈躺下……

    “我们没杀人……”这半句的有点晚……

    原来这一家子中母亲本是个血族,这个种族和人类很像,除了喝血也能吃普通食物维持生命,唯一惧怕的就是阳光,吸血的时候控制好吸血量就不会死人,至于尸体中的白色液体是白细胞,被吸血过多时候就会显得血液发白在可兴探测下有荧光反应的是在吸血时从刺牙上释放的抗凝血剂。

    她原本也是个彻底的异族,但是自认识丈夫后被收服,就不再伤人,只在虚弱的时候喝一些丈夫的血,而且她融入人类社会很多年,早就没了异族的习性。虽然她没吸血,但是她丈夫误以为是自己夫人忍不住鲜血的诱惑,又出去伤人。在最初死了几个人的时候,还曾经询问过妻子,她当然矢口否认。现在眼下很可能已经败露妻子是异族的事实,百口莫辩下,丈夫决定铤而走险,替妻子掩护。可惜对手太强,又准备充分,没跑成。

    “吧,伊波娜。”姜正义无喜无悲的语气让伊波娜浑身一激灵……

    ……

    “哈哈哈哈……没什么好的,你们动手吧!人是我杀的!”伊波娜脸色苍白,虽然表现的无所畏惧,可是却在不停地颤抖。

    “你不愿意,那就我吧。”可兴自远处走过来,全身包裹在战甲中。

    “你看中了卡普,可对?”

    “对,卡普天性善良,待人真诚、有礼,我本希望能像母亲一样,找到像父亲这样的男人……”

    “你父母逼迫你嫁给村长的儿子,可对?”

    “不错……”伊波娜眼神中闪过一丝痛苦,眼角含着泪光……

    “不错,我吸完血可是没杀人!”

    “当然,因为是村长杀的。”可文很给力,一道厉闪,村长哼都没哼一声就晕了,这倒也省得他再搞动作多生事端。

    “村长也是血族的,他儿子也是,自然感受到你这个处女血族的诱惑,先威胁你母亲,这俩是祸根,所以才出来这么多事。而且你吸血很少,难道你就没怀疑怎么会把一个大活人吸成人干呢?你前脚得手,他后脚跟进,所以那些尸体脖子上才有那么细密的刺牙痕迹,而且那家伙是个变态,想必你也体会过……”

    “你们怎么知道!”一大段话可兴的连贯,娘俩听的震惊!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

    “魔法的神奇,在感知下,所有人什么做什么,我们都一清二楚。要不是偶然机会,根本就无法察觉这个老狐狸的诡异,我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过一颗刺牙,他吃饭的时候突然牙疼,我才发现他的牙有问题。而且,在我们刚到时,他到神庙这一路上转变太大,我们被他绕了三天才发现他的问题。本来还怀疑是你们一家子的。”

    “谢谢您在我们死前为我们证明清白。求您放过我父亲,他是无辜的。”

    可兴眉头一皱,似是不愿意,伊波娜赶忙跪地就要再求。可兴一摆手,打断她的求情,:“你们都是无辜的,有罪的是村长和他儿子,一个已死,一个伏诛。给你们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姜正义!”

    “到!大侠您瞧好吧!”话间凝聚金猴身,手中棍棒一点躺在地上吐血昏过去的可怜人。不息间,脸上痛苦消散,一个翻身坐了起来,脸上还有些迷糊,四下扫视才知道方才不是梦,赶忙跪地磕头,几下就头破血流,大叫人是他杀的,事是他干的,与自己家无干。妻女两人,泪流满面,上前拥抱。那男人一愣,听自己妻子简单解释才明白过来,喜不自胜,赶紧又是大礼谢恩。这一幕又一幕给蹲在地上的村民看的是一个个体如筛糠,哆嗦个没完,尤其那几个在伊波娜身上下狠手的流氓暴民。

    芭比、丽本来还有些迷糊,可兴这是要演什么戏,问姜正义也不,这下子全明白了。全是恨的压根痒痒,连番风刃水箭就向着地上的老村长招呼过去,谁想到,这老家伙一直在装晕,本想找机会开溜,可是芭比丽打就打,一见危险知道不能再等立马弹身而逃。那哪能让他逃掉,五人紧紧在后追赶围攻。那老家伙还真快,这么追真就追不上,他倒是得意的很:“崽子们,我儿子让你们宰了这个仇算坐下了,你们有本事再宰一个啊,女娃肚子里还有我的种呢!哈哈哈……!他可是会把今日牢牢记在心里的!等着吧,我会回来报仇的!哎呦!……”

    “你报给我看看!”一只土黄色的大龟挥着着火的大拳头一下子就把老杂碎拍倒在地,也是他活该,往前跑不看路,非要回头嚣张一把,这回完蛋了,脑袋都快砸碎了。

    解决了那老杂碎,该正事了。

    伊波娜肚子里的玩意不处理不行。对此,伊波娜倒是表现的很光棍,愿意一死!按她的话,自己看上的男人已经配不上了,不如一死。卡普是万分痛惜,神情比死了爹没了妈看着都痛苦,这男女之情,威力真大。

    后患不除肯定不行,但是这姑娘还算是个好人,受凌辱都不杀人,罪不应死。而且,这个村子的破事大都是那老杂毛村长干的。法师们可是善恶分明的人,对这个麻烦真是一筹莫展,深感棘手。

    可文:“或许,我能试试。”

    众人一听,都是疑惑。

    姜正义问:“你能干什么?”

    “伊波娜没魔力,也许我能让她退回去几个月前……”

    还别,这办法还真也许奏效。既然有了办法那就。

    姜正义挥手遣散了惊魂未定的流氓暴民,让他们各回各家,等了结眼前的事再收拾他们。蹲了这么半天,都有些手脚发麻眼发直,嘿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老杂毛当了这么多年村长,可把这些人可带坏了不少,不整治整治他们,法师们什么也不会离开的!

    这他娘的可是意外之喜啊!这个意外之喜怎么跟卡普啊?

    可兴:“我先去探探,你们在这等着……”

    一出门就看见卡普在门外‘转腰子’,看他那百爪挠心的德行真有意思。可兴摆出一副谈心的架势:“卡普啊,刚才那老杂毛的事你都看明白了吗?”

    卡普真上道:“我都看明白了,她是被人胁迫,不是自愿的。我错怪了她……”

    “卡普,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虽然她有和你一同生活的意思,但也保不齐是想借着你隐遁于人中,不受外来强者追杀。就像她父亲,再恩爱还是会怀疑妻子妄杀,却也为救妻子挺身赴死。不过我们几个没什么异族就必须死的想法,所以就当看不见,放过他们了。你不是伊波娜,又怎么会知道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卡普皱眉思索良久才:“您的是。但是我愿意相信她,只要她不害人,我就愿意守护她。”

    “我本就想把这里交给你来守护,她们是个不的麻烦,尤其她肚子里还有个杂种。”

    “我可以不娶她,那杂种在我看守下绝对不会让他作恶为祸。”

    “你不想娶她吗?”

    “不是,她曾经是我面对未来的希望,但是,就像您的,我不希望当接盘侠,尤其是我并不知道她对我如何。我觉得能守护她一辈子也好……”

    “她要是愿意嫁你呢?”

    “那我就认了,孩子不是我的我也认了!”

    可兴仰天感叹:“哎……老实人什么时候能不背这锅……”卡普很是尴尬,他觉得这样是不是太没志气了,人家愿意嫁就什么都认了,会不会让圣者们看不起啊……

    “不折磨你了,伊波娜愿意嫁给你,而且在魔法下回复原璧,之前又还学了不少玩法和花招,你以后可爽了……”卡普一愣,听得‘愿意嫁’、‘回复原璧’差点美得鼻涕泡都乐出来,这他娘的是天上掉下金馅饼啊!

    伊波娜推开门,满含眼泪,一下子扑进了卡普怀里!这可是她设想的最好的结果!

    “伊波娜,机会给你了,你可要把握住。以后好好守护一方,万不可像之前那老杂毛一样作死。不然我们会过来把你们一家大全给化为灰烬。”可兴严肃警告道。

    “我们这段时间还有些事,现在时间先交给你们了,我们去神庙,你父母在这,卡普家修好了,该干什么知道吧?”芭比眼含笑意道。

    姜正义促狭地笑着:“嘿嘿……我,你们俩啊……”一只大手伸过来捏住了姜正义的耳朵,不用问就知道是芭比:“什么,给老娘回去!”

    其他几个法师面色复杂地看着芭比,显然她也注意到了刚才自己的话有些问题,赶忙解释道:“不是,我是,不要打扰人家那啥……”

    “那啥?”丽脸上挂着复杂的微笑。

    “哼!不跟你们了!老娘回去睡觉!”芭比脸上一红,气哼哼地就大步回神庙。

    “哎!芭比,等等,我跟你一起回去睡觉!”姜正义赶忙,他可不想错过这示好的机会。

    “滚犊子,谁跟你一起睡!”芭比脸皮还真薄……

    卡普、伊波娜,相拥一笑,往自己的窝走去。也许一会可有得忙了……

    第二天一醒来,六个法师都顶着对黑眼圈,实在是睡不好,习惯了释放感知来预警,有的时候想睡都睡不着了,尤其,精力旺盛的卡普体力还不错,柔韧娇媚的伊波娜技巧也很好,两个人又互诉衷肠得偿所愿,**的烧了很久,嗯,久到生出黑眼圈……

    六个法师本来打算尽快处理完后续的问题就立刻返回藤蔓林宫殿。不过那个该死的老村长着实留下了一大堆的问题。他和这个村子里不少女人都有不错的“交情”,而且血脉牵引下,他把怨恨在临死前也完全留了下来,要是放任不管,他的后裔肯定会引来不少事端。六个法师都不是善良得过头的傻子,既然有危险就要扼杀在摇篮里,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自然他们也不想等着日后有人背后捅刀子。值得一提的是,有了两个现成的血族作为研究对象,对于如何识破血族的伪装很快就有了突破性进展,不过,这办法好像仅仅是一个人的专利:可兴这个发现让他觉得很是奇异,在他的感知领域覆盖下,血族整个人都会呈现出微弱的荧光反应,自动暴露自己,就好像萤火虫一样,尽管微弱,但是如同黑夜里的烛光那么显眼。这下子躲藏起来的祸害们可无所遁形了,都是少男少女。这些人被集中起来的时候还不停地骂骂咧咧,很是不服不满的样子。按他们的话就是,没来由的讨厌这几个法师,恨不得把他们生吞活剥了。可惜没那机会了。

    处理办法很简单,告诉他们,他们都是老村长的血脉留下来的余孽后裔。为了宇宙的和平,为了保护世界不会被破坏,善良、和平的化身,将以莫大的决心匡扶正义,击毁邪恶,所以请他们去死。当然,没一个愿意的,也没一个承认是老村长的后裔,包括他们的母亲都极力否认。毕竟谁都没有好办法光凭肉眼辨别没有觉醒的血族和普通人的区别,为了避免误判,使无辜孩子的生命不受威胁,所以伊波娜的母亲提议,请他们的父母为孩子流下一点点血液来给他们强制觉醒,普通的孩子自然毫无反应,血族后裔就只会暴露出尖利的刺牙。事实胜于雄辩,这不仅完全暴露了老村长的残留后裔,使他恶毒的诅咒和报复计划彻底落空,还让那些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的丈夫们了解到自己的脑门有多绿。所有被证实是血族的少年都被捆缚押解在村子西边的坟地里,在六个人的感应下又有伊波娜的母亲看守,倒也不怕他们敢逃跑。这回可炸窝了,要不是受法师们的压制和管束,有些人恨不得当场就爆发家庭战争,可是再睡觉的时候,不大的村庄里,压抑不住的愤怒还是让十几个人家打成了一锅粥,眼看着就要出人命了,搞得那么大声势,法师们不得不起床分头去调解,经过老长的时间才暂时平复了这场闹剧。

    面对还没有犯下什么罪行的这些少年,法师们不忍下手屠杀,但是又不能释放留下后患,按照伊波娜母亲的建议:让猛烈的阳光来替大人们解决这个问题。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英雄联盟之最强荣誉》,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厉少宠妻至上〕〔都市战神归来〕〔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妈咪给钱,爹地卖〕〔极品老木匠〕〔权门娇妻:九爷情〕〔剑道凌天〕〔穆延霆许念安全文〕〔法医王妃:我给王〕〔第五月和玄奕辙免〕〔上门龙婿txt全文下〕〔重生逍遥仙途〕〔我抢了999种异能〕〔妃要撩人:太子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