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世隐龙程然白槿〕〔农门福女喜生财〕〔农门茶香远〕〔遇故牵〕〔心火枯尘〕〔傲世神婿〕〔开局奖励两百亿〕〔我有一艘太空飞船〕〔抗战之我每天一个〕〔惊世隐龙〕〔战神接到女儿求救〕〔腹黑老公专宠妻〕〔终极斗罗〕〔黎隐传奇〕〔镖行四海〕〔我在末世卖麻辣烫〕〔重生之大国工匠〕〔全职相师〕〔我真的不会画漫画〕〔太玄仙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0034 流刃若火
    红豆和鼬的比试以鼬的完胜而告终。将红豆从树枝上放了下来后,红豆立刻一脸不服气继续冲向鼬,想要一雪前耻。

    鼬见状不慌不忙,写轮眼再次发动,右手双指并拢在胸前呈结印姿势。

    “幻想原之术。”

    ‘幻想原之术’是鼬掌握的一种需要配合写轮眼发动幻术,可以控制中术者的思想回归到一些记忆深刻的场景之中,从而陷入幻境无法摆脱。

    当然这个术所制造的幻境既可以是中术者曾经美好记忆中的场景,也可以是一些不好的记忆中的场景。

    在佑介和鞍马杏子眼中,原本正在飞快冲向鼬的红豆停在了原地。

    而在红豆的感知中,自己则突然眼前一闪,又被重新吊在了树枝上。

    “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下来了吗?”

    发现自己又被挂在树枝上的红豆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

    此时鞍马杏子见红豆被控制住,双手结印。

    “解!”

    随着她声音落下,红豆眼前画面一闪,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此时红豆也知道自己是中了鼬的幻术,两次被鼬控制住,她也不好意思继续再和鼬争胜负。

    脸蛋一红,哼了一声道:“你这个小子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这一场算我输了。”

    鼬礼貌的回道:“红豆前辈承让了。”

    鼬说完,目光看向一旁的鞍马杏子道:“杏子前辈果然很擅长幻术,竟然能这么快破解我的‘幻想原之术’。”

    他对自己的幻术十分自行,在鼬看来,他的‘幻想原之术’至少也要是精通幻术的中忍才有能力解除。

    鞍马杏子语气依然结结巴巴:“我也只是懂一些幻术,体术和忍术都很普通,以后还要请大家多多指教。”

    经过红豆和鼬的切磋,以及鞍马杏子解除鼬幻术的能力,大家对各自的实力也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佑介为三人之后的修行提了一些建议,并带着三人做了一些小队配合的训练后,便宣布解散。

    后天就要前往砂隐村,佑介也不希望队员们因为过度训练而处在疲劳状态,便留给大家一天休整的时间,调整自己。

    回到家族驻地,佑介自己也开始准备起来。对于这次前往砂隐村的任务,佑介心中其实暗藏着其他想法。

    在封印九尾的阴遁查克拉并运用这些查克拉和止水一战之后,佑介就确认了阴遁查克拉量对自己的实力影响很大,也有了夺取其他尾兽阴遁查克拉的想法。

    正好作为指导上忍带队前往砂隐村参加中忍考试的任务,给了佑介一个接触一尾守鹤的机会!

    自从砂隐村第一代人柱力分福去世后,一尾守鹤便被砂隐村封印在守鹤之壶中。

    然而自分福之后,砂隐村还连续让许多忍者尝试成为一尾人柱力,可是都无法承受一尾守鹤的暴虐性格,全部精神崩溃至死。

    最后一个人柱力死亡时,一尾守鹤找到机会,冲破封印逃跑到了砂隐村附近的奈良沙漠之中。

    因为始终没有合适的人选成为人柱力,三代风影和四代风影也没有急着耗费力量再去捕捉一尾守鹤。

    不过佑介知道,随着之后我爱罗渐渐长大,四代风影罗砂便起了将我爱罗作为人柱力的想法。之后便会前往奈良沙漠找到一尾守鹤,并且凭借一人之力将其捕捉并封印在了守鹤之壶中。

    一尾守鹤的查克拉量虽然远远不及九尾,但身为尾兽,在力量层次上与九尾应当还是属于一个级别的。要知道在九尾之乱中,面对肆虐的九尾,三代几乎束手无策,只能依靠水门夫妇救场。

    从这一点来看,其实四代风影罗砂的实力还是非常强大的。虽然在原著剧情中被大蛇丸轻描淡写的暗杀了,但是这其中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过程。

    准备好了各种封印术需要的卷轴,佑介开启写轮眼,进入到精神内视的状态。

    在精神内视的状态下,外界的时间仅为一瞬。但是这个过程中佑介会不断消耗瞳力,当瞳力耗尽之时,佑介即使想要留在精神世界中,也会被强制退出内视状态。

    再次来到自己精神世界中那片充满迷雾的大地之上,斩魄刀流刃若火依然包裹着熊熊烈焰矗立在天地之间,天空的巨型写轮眼随着佑介的目光移动而转动视线,而九尾则鼻青脸肿的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为什么九尾是鼻青脸肿的?而且表现的这么顺服?”

    佑介心中不禁奇怪了起来。

    看到佑介向着自己走来,九尾突然惊恐的尖叫起来,仿佛被家暴的小媳妇一般:“啊!你不要过来,我知道错了!”

    佑介脑中只有大大的问号,不知道九尾为什么这么害怕自己。

    “九尾,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鼻青脸肿的?”佑介问道。

    九尾一边缓缓后退,一边叫到:“这不都是你干的吗!难道你还想要再来一次?”

    “求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瑟瑟发抖的九尾,佑介完全迷糊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能让九尾害怕成这个样子。而九尾身上的伤势又是哪里来的他也完全没有头绪。

    “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否则我就让你再体验一次?”佑介淡淡道,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虽然不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但为了弄明白真相,佑介也只能将错就错的威胁道。

    听到佑介的威胁,九尾立刻浑身一哆嗦,只得将事情又说了一遍。

    不过此时在九尾心中,佑介就是一个十足的变态,将自己痛扁一顿后,竟然还要自己复述一遍。堂堂九尾竟然落得如此地步,简直是岂有此理!

    听到九尾说完,佑介眉头微皱,思索起来。

    按照九尾的说法,不久之前自己就来过了精神世界。而且那时九尾因为顶撞了自己两句,就被自己狠狠痛扁了一顿,竟然还在精神体上留下了伤势,确实是不可思议。

    “难道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林平李静名字〕〔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古斯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