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之宝妈威武〕〔在苏哥哥怀里撒个〕〔娇妻狠大牌:别闹〕〔王牌自由人〕〔穿越成皇〕〔HI,痞子总裁〕〔1627崛起南海〕〔穿越之傻王哑妃〕〔王者风暴〕〔回到北宋当大佬〕〔神秘老公:高调宠〕〔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天命凰谋〕〔绝色总裁的极品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剑骨〕〔军少夜宠:小甜妻〕〔妖龙古帝〕〔九天苍穹变〕〔万界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序章 晚宴 (上)
    暴雨停息了。

    西蒙·加利埃尼望着窗外湿漉漉的石头街道,想好适当的词句之后,他重新拿起笔蘸了墨水,在信纸上写下最后几行字。

    “综上所述,当前之时局实属百年难遇。我们瓦尔斯塔民族长达千年的分裂状态有望在十年之内有所改观。

    您在殖民战争时期的不俗表现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现在诚恳的邀请您加入咱们伟大的瓦尔斯塔民族统一事业中来。

    这并非遥不可及的妄想,而是一项已经计划完备、考虑周全的理性事业,瓦尔斯塔公国必将以势不可挡的力量横扫半岛,重现我们民族往日的辉煌!

    如若您愿响应我的邀请,我必将竭尽所能地向公爵大人推荐您,帮助您成为瓦尔斯塔公国的高官,您的家人也必将得到最好的生活环境。

    我期待着您的回信,无论将来咱们是战友还是敌人,我都诚挚地祝愿您:家人安康,事业顺利。

    ——您的老朋友

    瓦尔斯塔公国国立军事学院院长

    西蒙·加利埃尼

    1693年12月3日写于家中

    (回信请寄瓦尔斯塔公国国立军事学院,院长办公室。我大多数时间都在校内办公)”

    西蒙折好信纸放入信封,候在一旁的贴身男仆用油灯加热勺子中的火漆,待其融化之后,男仆向着信封接口处倒出鲜红色的火漆完成了封装工作。

    西蒙打开抽屉取出印章,两手用力地摁住印章,在尚未凝固的火漆上印出清晰可见的家族徽记。

    随后他吩咐贴身男仆:

    “这封信寄给赫尔比斯伯爵领的保卢斯男爵阁下,男爵的具体地址记录在那边的记事簿里,你去找出地址写在信封上再寄出去。

    切记,不要交给邮政局,要交给情报部,嘱咐他们要派最好的间谍亲自将这封信送达到男爵大人的手中,一定不能让赫尔比斯伯爵领的其他人发现,告诉他们此事关乎性命!”

    “放心吧老爷,我定会传达您的意愿,督促他们小心行事。”

    贴身男仆躬身退下,他走到一旁翻阅记事簿,开始查找收信人的具体地址。

    西蒙在几小时内写完了十多封信,最重要的一封留在最后来写,信写完了,暴雨也终于停歇,西蒙看了眼时钟,他起身踱步到更衣室挑选晚宴要穿的服饰。

    精心挑选之后了选了一套符合自己身份的服饰——特级羊毛材质的黑色军装上衣,其上由金线绣着精美繁复的花纹,胸口处佩戴象征荣耀军功的勋章,袖口处的黄铜纽扣闪闪发亮。

    腰带是一条产自极东之地的上等红色绸带,下身的服饰则选了一条优雅的白色紧身裤,搭配上等小牛皮缝制的薄底长靴。

    挑选完之后西蒙回到大厅对着管家吩咐道:

    “雨停了,让马夫们把备好的马匹刷干净,马车也一样,不要留下一点泥土,可不能在如此重要的场合丢了面子。对了,也叫我的夫人准备好礼服。

    我选好的衣服和靴子都放在老地方,把衣服熨烫平整,喷上香水,靴子打油增亮。

    哦,对了,还有让厨房准备下午茶,我先去歇息一会。”

    一上午的笔耕不辍令眼睛感到干涩、疲惫,吩咐完这一切之后西蒙回到书房靠在高背椅上闭目养神。

    巨大豪华的复古式宅邸里,众多仆从为了准备家主的重要出行各司其职,管家有条不紊地指挥仆人们的行动。

    西蒙·加利埃尼身为瓦尔斯塔公国境内首屈一指的军事专家,深受公爵大人的器重,他有幸担任公国在军事方面的最高学府——瓦尔斯塔国立军事学院的院长,

    同时也担任公爵的的最高军事顾问以及公爵子女们的家庭教师。

    这个国家的主人拿西蒙当做心腹、亲信来看待,他暂时还未受封任何爵位,却已享有丰厚的年金。

    他轻松买下一座废弃的庄园,将其装饰一新,并雇佣了众多仆从,他从未忘记,这些荣华富贵都拜公爵大人所赐,西蒙作为臣属自当尽忠竭力,毫无保留。

    下午茶之后,专门负责司仪的仆人为老爷和夫人化妆,西蒙吩咐仆人多扑些脂粉,好遮盖住难看的老年斑。

    他还亲自挑选了一顶造型时髦的白色假发以遮盖住光秃秃的头顶。

    更衣后西蒙照了镜子做最后的检查,他对自己的形象非常满意,果然人靠衣装,此言非虚。

    一切齐备之后,加利埃尼夫妇乘上由四匹骏马拉着的白色马车前往金湖宫,前去参加瓦尔斯塔公爵亲自举办的晚宴。

    金湖宫之所以得名,皆因其傍晚的景色极美。

    落日的金色余晖倾泻在宫外那宽广清澈的湖面上,好似一片闪动的巨大金箔,其上映出洁白宫殿和树木的倒影,配合湖畔设计精妙的园艺造型以及出自名家之手的雕像,让人不禁沉浸其中。

    瓦尔斯塔民族的宴会多在傍晚举行,此番前来的宾客经过猎场和葡萄园之后都能有幸欣赏到这著名的宫殿美景。

    行至宫殿正门,人们看到仿佛没有尽头的金色镶边红毯从宫殿外的台阶边缘一直铺到了张开的高大拱门之内,此路直通金碧辉煌的宴会大厅。

    西蒙·加利埃尼相当绅士地扶着夫人下了马车,两人挽手走上红毯随众人一同前行。

    身躯高大、容貌英俊的近卫军礼兵们分列在红毯两边,他们神情肃穆,站得笔直,腰系华贵的军刀,手中紧握制式燧发步枪,特制的礼仪用刺刀在无数蜡烛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贵宾们走在柔软的红毯上,不住赞叹着金湖宫的美景,他们分散到数十个休息室饮酒畅谈,欣赏墙上的名家名作,等待宴会开始。

    随着司仪官宣读客人们的名字,贵宾们有序地进入大厅。

    “有请瓦尔斯塔国立军事学院院长,公爵大人的最高军事顾问——西蒙·加利埃尼先生,及夫人。”

    西蒙挽着夫人的臂弯,以优雅的步伐踏入大厅。

    这些年来金湖宫内的装潢愈加奢华,无数镀金烛台上的千万根蜡烛照得厅内婉如白昼,镜面般明亮的大理石地面映着洁白的玉石墙壁和其上遍布的鎏金装饰。

    西蒙深知这是一种显示权力和财富的必要手段,绝非铺张浪费。从来宾们惊诧的神情看来,这些用在金湖宫的花费还算值得。

    此次宴请的贵宾大多是来自半岛南部诸多贸易城邦中的商业巨贾,为了在将来的半岛统一战争中获得自由贸易同盟的支持,向商人们展示公国的力量是极为重要的任务。

    相信在昨日的阅兵式上他们已经见识到了公国的强大军力,今次晚宴便是要让他们知晓瓦尔斯塔公国并非穷兵黩武——我们能支付巨额军费而不负债。

    这些商人从不信任僧侣的祷告和贵族们引以为豪的血脉,他们只崇拜力量——能以摧枯拉朽之势一统半岛的强大力量。

    而这力量的代表正是瓦尔斯塔公国的主人——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他身负古瓦尔斯塔帝国皇帝之血脉,在名义上支配着这个曾经无比荣耀强大的民族。

    此刻公爵大人面带微笑,他正与商业巨子兰福德·奥纳西斯站在一起,两人聊得甚为投机,其他高官和大贵族都知趣地没有上前搭话。

    公爵身边这位高大魁梧的商人已年过五旬,却仍旧神采奕奕,丝毫不显疲态。他是瓦尔斯塔半岛的首富,自由贸易同盟的首席执政官,被人称为商人的国王,尽管他没有任何爵位,但因其所支配着的惊人的财富而受到上流社会的广泛尊敬。

    商会是在百年之内才兴起的新生力量,无数的自由贸易城邦取代了半岛南部众多的小块贵族领地,小贵族都把土地卖给商人去城里过潇洒日子,而大贵族往往把商人们视为威胁。

    更有甚者——有几位势力强大的伯爵经常派人劫掠商队。商人们无奈组织起自己的佣兵军团自卫,此举无意中使得商人们拥有了自己的军事力量。虽然目前来说雇佣军敌不过指挥有方训练有素的贵族军队,但有了商会充裕金钱的支持,雇佣军将来一定会发展为令人震惊的力量,绝对不可小窥。

    瓦尔斯塔公爵本人对这新兴的力量报以积极的态度,他曾对西蒙说过:

    “贵族的腐朽已经阻碍了经济的发展。打压商会能短时间保障贵族的某些权利,但也会使得南部的工商业遭受沉重打击。

    兰福德·奥纳西斯的自由贸易同盟使得半岛的南部地区发展迅速,我们的事业志在建立一个统一而强大的瓦尔斯塔,为了我们民族未来的发展,我们绝不能与商人们为敌,相反我要拉拢甚至讨好他们。

    这样既能解决将来面临的庞大军费支出,又能在统一半岛之后避免工商业的倒退。大陆上的其他国家不会坐视我们瓦尔斯塔人统一崛起,他们会围而攻之,为此我们一定要做好长期战争的准备。”

    公爵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去做的,他用半岛最强的军力震慑住那几个抢劫商队的伯爵领,从此商道更加畅通,也顺利获得了商人之王的好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