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红包群〕〔总裁太要命〕〔二货系统之闪耀天〕〔残明虎啸〕〔超神学院之万界商〕〔清宫娇宠:皇上,〕〔重生甜妻:墨少轻〕〔诱爱成瘾〕〔三升湖〕〔重生之独宠蓁皇后〕〔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2) 两封来信
    达利和威廉练得累了,兄弟俩停下休息,他们看到正在读信的父亲双手颤抖,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写信之人是保卢斯男爵在殖民战争时期的副官莱斯利·温斯泰德,保卢斯在当时是殖民军的一名将军,他统领一支龙骑兵旅,在一次鲁莽的冲锋中负了伤,在冰雪覆盖的荒原上,他血流如注,战马也瘸了,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等死。

    勇敢忠诚的副官莱斯利·温斯泰德在这次冲锋中受了轻伤,他不顾剧痛背着负伤的保卢斯将军艰难地走回了营地,两人伤口流出的鲜血凝结成冰,将两人的军服牢牢地冻结在一起,医护站的军医不得不用剪刀剪开衣服才把两人分开。

    这段往事,保卢斯曾无数次讲给两个儿子听。

    如今这位副官莱斯利·温斯泰德在病重之时写下这封信,信中诉说了他在退伍后的种种不幸遭遇,在他弥留之际,他祈求老上司保卢斯能留下他的女儿,他祈求保卢斯留她在艾因富特庄园做工。

    “不管让我女儿干什么活儿都行,只求她能有个温暖安全的居所!”这位勇敢忠诚的副官在垂死之际如此写道。

    保卢斯读完信后叹道:“天呐!维斯。我怎能怠慢莱斯利的女儿,我欠他一命!快!把那孩子带到这里让我好好看看!”

    过了好一会,老管家领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回到厅里,她的外套明显是由大人的衣服改小的,嘴上还残留有狼吞虎咽之后的油腻痕迹,让人看了可怜又好笑。

    保卢斯男爵温柔地注视着她:“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看起来像是头一次踏入贵族家的豪宅,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她紧张得小嘴紧珉沉默不语。

    保卢斯男爵见她拘谨便不再追问,他吩咐道:

    “维斯,你让女仆们带她去浴室洗漱,上楼去找一身合适的衣服给她换上,我记得咱们有女孩的衣服,就是要当生日礼物送人的那一套。从现在起我要你按照接待贵宾的礼数来接待这孩子,懂吗?”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老爷。”说罢,维斯牵着小女孩的手离开大厅,对她的态度更显恭敬。

    沐浴换装之后,脏兮兮的流浪儿变成了小天使。

    纠结着泥污的黑色乱发洗净之后变成了一头活泼的红色卷发,她生着一张可爱的鹅蛋脸,肌肤白皙娇嫩毫无瑕疵,一双琥珀色的妙目之下是直挺的鼻梁和因为紧张而紧珉的小嘴。一身上等面料的蕾丝镶边连衣裙和紧身的红色羊毛长袜让她更显美丽可爱。

    长子达利头一次见到如此温润可爱的女孩,作为贵族少爷的他忘记了面对女士应有的一切礼数,他瞪得目不转睛,怦然心动。

    而他的弟弟威廉则显得冷静许多,他不像哥哥一样整日蜗在书房里。威廉经常去找其他的贵族少年玩耍,也见到过不少精致漂亮的贵族女孩,她们都是塔嘉维市名流的女儿,因此对于眼前的女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女孩受到主人家的热情招待之后逐渐卸下戒备之心,他终于开口了,紧张得磕磕巴巴:

    “保卢斯将军……大人……男爵?非常抱歉……我不知该如何正确地称呼您”

    保卢斯看到女孩洗漱干净之后非常喜悦:

    “天呐,你知道么孩子?你继承了你父亲的容貌,他年轻时是个帅小伙,你的母亲也一定是个大美人儿。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还有,你父母现在如何了?”

    眼泪在女孩的大眼睛里打转。

    “大人……,我名叫简宁·温斯泰德,今年十三岁了。我的母亲在两年前已经去世,父亲点燃了小船上的木柴送走了她。

    父亲是两个月之前走的,他写完那封信交给我之后当晚就病逝了。我没有能力依照古法送走父亲,后来村子里的好心人找来船和木柴帮我送走了他。

    在那之后我就依照父亲的嘱托来找您,我求大人给我一份佣人的工作,我可以住在马厩里,吃点剩饭就行。复杂的工作我不太会……我很笨……但我愿意学。”

    保卢斯·艾因富特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女孩,一双大手温柔地轻抚着她那瘦小的颤抖着的身体:

    “简宁·温斯泰德?真是个美丽的名字。孩子,你的噩梦业已终结,现在你找到了我,我是你父亲的老上司,我发誓,你以后再也不用为吃住发愁,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这时,达利和威廉的母亲莱亚夫人也闻讯赶到大厅,她是个仁慈又柔弱的贵妇人,莱亚夫人用赞许的目光望着丈夫,等待他的决定。

    保卢斯抱着女孩,攥紧了那封信,他在心中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莱亚,亲爱的,正好你也来了。估计那些大嘴巴女仆们已经告诉你了,没错,这就是那位我常和你们提起的勇敢副官莱斯利·温斯泰德的孩子,你知道的,我欠她父亲一命。现在莱斯利死了,她又无依无靠,于情于理我都必须照顾她,希望你能理解。”

    莱亚夫人明显身体不太好,她掩口轻咳了一下后柔声说道:

    “亲爱的,我当然没意见,我们留下她吧,让她做些轻松的活儿,当然要等她稍微长大一些再工作……”

    保卢斯打断了妻子的话:

    “不,亲爱的,不是收她作女仆,我的决定是收她作我的义女,我将会准许她保留她父亲的姓氏,我要保证温斯泰德家族的荣誉不受影响。

    我要她与咱们的儿子们以兄妹相称,一同成长,正好咱们早就想要个女儿,你一直身体不佳无法再要孩子,这下不用愁了。希望你不要怪我,不这样做的话,我于心不安。”

    莱亚夫人听到丈夫的决定后愣住了。

    在贵族的宅邸里工作能得到优雅的生活环境和不菲的佣金,而且能逃离家里繁重的农活儿,这份仆从的工作是大多数平民孩子的梦想。

    她本想让老管家维斯培训这孩子成为女仆,没想到丈夫竟突然要收她作义女。莱亚是个娇贵柔弱的贵妇人,尽管她性情温柔善良,但一下子让家里多出个从未谋面过的义女,这种仓促突兀的决定令她实在难以接受。

    最令她痛心的是,丈夫话语中指出自己因身体欠佳无法再次怀孕,这话戳中了莱亚夫人的软肋,她多想为达利和威廉添个妹妹!只是因为身体原因一直未能如愿。她只想再要个亲生的女儿,而不是义女。面对丈夫兴奋的神情,又不忍提出异议,怒火和委屈憋在心中,她有些生气地说道:

    “由你决定吧,你高兴就好。我身体不适,先上楼了。”说罢便抓着扶梯气鼓鼓地离开了大厅。

    夫人的冷漠回答让男爵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但转念一想,是自己失言提到了夫人的伤心事,不过像莱亚这样的好心人将来一定会爱这孩子的,她只是无法立刻接受而已。想到这里,他又转过头笑着握住女孩的手。

    “我决定了,孩子,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保卢斯·艾因富特的干女儿,以后你还叫简宁·温斯泰德,因为这是你那勇敢忠诚的父亲给你的名字,一定要珍惜。

    你以后得管那两个男孩叫哥哥了,他们是我的儿子,都是棒小伙!

    达利比你大两岁,威廉比你大一岁。快过去见见他们,和他们拥抱。”

    不同于母亲的震惊和无法接受,一旁的长子达利听到父亲收养义女的决定倒是兴奋得溢于言表。

    简宁·温斯泰德那双如同母鹿般温柔的琥珀色大眼睛和那一头蓬松的红色卷发都深深地吸引了他,眼前的女孩美丽、可爱又柔弱,让他不由得生出一种想要保护、疼爱她的强烈欲望。她身上的某些特质仿佛拥有魔力一般,深深地吸引了这位贵族家的长子。

    她简直是这世上最令人心动的女孩,至少达利自己是这样想的。但他那内向的性格使得他因为羞涩而不敢开口,反倒是弟弟威廉抢先和女孩拥抱了。

    威廉走上前去紧紧抱住女孩:“你好啊,简宁,我叫威廉·艾因富特。以后你就是我妹妹,谁敢欺负你,就让他尝尝我拳头的厉害!”

    女孩感动地哭了:“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谢谢你们家收留我,我会干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用一辈子来报答你们的恩情!”

    达利嫉妒地看着他们,弟弟在本地的圈子里相当有人缘,不少贵族女孩都倾慕强壮热情的威廉,而瘦小又长相平庸、少言寡语的自己只能闷在书房里,现在弟弟又抢先了一步,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再如此木讷,这样想着,达利也走上去拥抱了女孩,她身上的香气令他陶醉:

    “我的好妹妹,简宁。我……我……我爱你!”达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说出了这种话,他羞得面红耳赤,弟弟威廉听到以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保卢斯男爵也笑了:“哈哈,好孩子!说得很好,我希望你们能像爱着亲妹妹一样爱她。赶快带她去四处转转把,小伙子们!“

    望着儿子们争先恐后地邀请简宁去自己的房间参观,保卢斯男爵的心中充满无限的欣慰和幸福感。

    他小心地收起那封脏兮兮的信,把它保存到抽屉里,随后,他接过刚刚收到的另一封来信,据老管家维斯说,那是一位可疑的陌生人送来的,信封上绘有繁复的花纹,火漆上还印有某个家族的华丽纹章,想必出自达官贵人之手。

    保卢斯男爵想不起来这是哪个家族的纹章,他拆开信,起来,神情从震惊再到愉悦最后逐渐冷静,他读到最后一段:

    “我强烈建议您离开赫尔比斯伯爵领,携带家眷投奔我们公国。

    综上所述,当前之时局实属百年难遇。我们瓦尔斯塔民族长达千年的分裂状态有望在十年之内有所改观。

    您在殖民战争时期的不俗表现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现在诚恳的邀请您加入咱们伟大的瓦尔斯塔民族统一事业中来。

    这并非遥不可及的妄想,而是一项已经计划完备、考虑周全的理性事业,瓦尔斯塔公国必将以势不可挡的力量横扫半岛,重现我们民族往日的辉煌!

    如若您愿响应我的邀请,我必将竭尽所能地向公爵大人推荐您,帮助您成为瓦尔斯塔公国的高官,您的家人也必将得到最好的生活环境。

    我期待着您的回信,无论将来咱们是战友还是敌人,我都诚挚地祝愿您:家人安康,事业顺利。

    ——您的老朋友

    瓦尔斯塔公国国立军事学院院长

    西蒙·加利埃尼

    1693年12月3日写于家中”

    读完信后,保卢斯·艾因富特男爵沉默许久,信中的内容令他热血上涌,心绪中的某些东西不知不觉地被点燃了,他坐下来自言自语道:

    “是安稳地经营这个庄园还是搬到公国加入新的一轮风暴?真是个艰难的抉择。好吧,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暂时不想这些了。”

    他向身旁的管家吩咐道:

    “维斯,给我的女儿准备好房间,让厨娘们忙起来,我要在餐桌上看到火鸡和烤乳猪,还有孩子们最爱喝的水果蜂蜜饮料,今晚咱们举办家宴,好好庆祝一下!”

    “如您所愿,老爷,我这就让人采购食材,在下告退。”

    望着老管家匆匆离去的背影,保卢斯男爵用力攥紧了那华丽的信封和信纸,团成一团,扔进了壁炉里,看着它卷曲,焦黑,直至变成灰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