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际之宝妈威武〕〔在苏哥哥怀里撒个〕〔娇妻狠大牌:别闹〕〔王牌自由人〕〔穿越成皇〕〔HI,痞子总裁〕〔1627崛起南海〕〔穿越之傻王哑妃〕〔王者风暴〕〔回到北宋当大佬〕〔神秘老公:高调宠〕〔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天命凰谋〕〔绝色总裁的极品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剑骨〕〔军少夜宠:小甜妻〕〔妖龙古帝〕〔九天苍穹变〕〔万界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3) 落魄的贵族
    六年后,1700年。

    “号外,号外!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昨日在边境举行阅兵仪式,瓦尔斯塔公国正在集结兵力,战争一触即发!赶紧买份报纸看新闻啦!”

    塔嘉维法庭门外的大街上,卖报童们为了推销报纸都在卖力地呐喊出这条重磅新闻,引得路过的市民竞相购买。

    与此同时,法庭内部,一上午的审判已经接近尾声,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事情。

    最后一位受审的只是个落魄的盗窃犯,旁听者却出奇的多。

    达利·艾因富特戴着镣铐坐在被指控者的席位上,他本就矮小削瘦,在经历了一连串打击之后显得愈加虚弱、迟钝。

    艾因富特家族在上个月遭遇了灭顶之灾,家主保卢斯·艾因富特男爵被仇家纽曼家族抓住了把柄,有证人指控保卢斯男爵与瓦尔斯塔公国某位高官秘密通信长达数年,在信中男爵计划秘密转移财产并前往公国为公爵大人效力。

    而公国正是贵族同盟的死敌,在如今的紧张局势下,任何可疑的行为都会引起重视,更何况保卢斯男爵的通敌行为证据确凿。

    最终保卢斯·艾因富特以背叛者的罪名被判处绞刑,家族财产全部被没收或冻结。

    此事后不久,保卢斯男爵那个好勇斗狠的小儿子威廉·艾因富特按捺不住怒火,在一场非法的决斗中用剑杀死了纽曼家的长子。

    随后威廉·艾因富特被判决犯有非法决斗罪和一级谋杀罪,最终和他的父亲一同被绞死。

    得益于近几代家主的辛苦经营,艾因富特家的财富和影响力与日俱增,颇有恢复旧日辉煌的势头。

    而在经历这一连串的打击之后,几代人的努力皆尽化为虚无,就像一只翱翔天际的白鹰忽地跌入泥塘,再也看不到复兴的希望。

    达利·艾因富特伤感地耸拉着脑袋,许久不曾洗过的棕色卷发油腻杂乱,满是胡茬的脸颊上还沾着些许泥土,一双青色眼睛布满血丝,疲惫地瞪视着磨旧的地板。

    本就不善言辞的他,紧张得开始结巴起来。

    “我……我只是想拿回自家的地毯卖钱,法官先生。我身无分文,无法眼睁睁看着母亲和妹妹挨饿。

    当时我透过窗口看到厅内无人,自己身上又恰好有备用钥匙,于是就偷……偷偷的进去,搬开桌子想要……想要卷起地毯离开,没想到……没想到。”

    证人席位上,梳着一头黑色油亮短发的中年人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

    此人乃是塔嘉维城督查队的队长,名为查理·瑞克斯。他仗着自己是某位市政官的小舅子,得到了这个肥差。听完嫌犯的陈述之后,这位队长正身笑道:

    “没想到咱们塔嘉维城督察队的队长,本大爷我恰好走下楼梯抓了你个现行,对吧?第一次行窃就碰了钉子,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达利先生。”

    说罢旁听席那边传来一阵窃笑。

    听闻曾经阔绰的艾因富特家族继承人竟因为偷窃被抓,很多无关的人都来看热闹。

    本地的暴发户和新贵族们尤其乐于见得此事,他们都在等着市政府拍卖这个没落家族的财富,到时候便有机会低价拍得地产。

    戴着单片眼镜的法官示意旁听席嬉笑的人群保持肃静,随后他把注意力转回到被审的犯人身上,正色道:

    “达利先生,我非常不希望再次看到你家族的人来此接受审判,然而你们就是不知悔改!

    一周内连续失去父亲和弟弟以及所有财产的确令人崩溃,对此我真心同情你。但本人职责在身,还是得秉公办事。”

    法官缓慢地翻动书页,下颚的软肉随着话语不住颤动着:

    “鉴于你父亲密谋叛逃到公国的背叛行为,我已经在上月作出判决,将你家族名下的庄园、农田、马场、艺术品、家私、贵重金属、流通货币等财产一并没收。

    一部分不动产将择日公开拍卖,遣散所有仆从,农田和佃户也都收归贵族同盟联合政府管理。”

    法官合上书本继续说道:

    “一切处罚都符合法律中的相关条款。现在我问你,当初开庭的时候你可在场?对于本庭做出的处罚你可有异议?”

    “我在场,大人。没有异议。”达利稍微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答道。

    “既然早已知晓那便是明知故犯,你非法闯入的地方已经不再是你家的宅邸。此处地产在公开拍卖之前暂时当做督察队临时办公厅使用。

    你要拿走的那条地毯也不再是你家的地毯,而是办公场所的装饰品。根据法律相关条文,你的行为属于非法闯入和盗窃公共财产,达利先生。”

    法官一席语毕,证人席上督察队长的笑容更加得意了几分,轻蔑地注视着穷困潦倒的贵族少爷,手中还把玩着一件原本属于艾因富特家族的工艺品。

    (去死吧你这混账东西,你这纽曼家的走狗!)

    达利只敢在心中暗骂以泄愤怒,并不敢真的得罪这个霸占他家园的人,他攥紧了拳头,为了母亲和妹妹他必须压抑怒火。

    作为长子,也是家族中仅存的男性,如今的他肩负重担,如若在法庭上因辱骂公职人员而被加重刑罚就太过愚蠢了。

    “既然事实已经清楚,那就开始宣判。达利·艾因富特,请起立。

    根据贵族同盟属地赫尔比斯伯爵领的相关法律,我在此宣判,你犯有非法闯入罪和盗窃公共财物罪。

    你将在监狱服刑三年,此判决即刻执行。”

    包裹着黄铜的木槌落下,重重砸在硬木板上。

    头戴白色绅士假发的法官用一双胖手合上法典,费力地挤出座椅。

    法官站起身来开始整理桌面,他问到:

    “在服刑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需要委托旁听席中的一位先生照顾我的家人,法官大人。”

    “好,本庭准许你的要求,但一定要长话短说,不能耽搁行程。先生们,今天上午的事务处理完毕,休庭!”

    法官离席之后,法庭内其余的人们也开始退场。

    后排座位上几位纽曼家族的人恶狠狠地瞪着达利·艾因富特。纽曼家族和艾因富特家族是百年世仇,他们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成功扳倒了艾因富特家,纽曼家的长子冲动易怒,他忍受不了艾因富特家小儿子威廉的挑衅,冲动地接受了一场非法决斗,并因此丧命。

    原本大获全胜的纽曼家族意外地失去了第一继承人,家主西斯卡·纽曼为此大为动怒。

    他们眼看艾因富特家的长子被送进监狱还是觉得不够解气,这些人恶毒的眼神在告诫达利:两个家族百年间的仇恨还未结束,他们一定还会找麻烦的,达利只能暗暗祈祷他们都来针对自己,千万别去欺负母亲和妹妹。

    达利回过头,望向灰白头发的老管家维斯,眼中饱含着对承诺的渴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