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龙武狂豪〕〔诸天之最强BOSS〕〔最强赘婿〕〔总裁爹地天天宠〕〔都市古仙医〕〔从网红到拳王〕〔无敌从满级属性开〕〔野芦花〕〔娇妻宠不够云薇薇〕〔最强吃货影帝〕〔从练习生到影帝〕〔超级交易师〕〔我的女友是女妖〕〔我的快递通万界〕〔道破逆乾坤〕〔重生80医世学霸女〕〔使徒的地下城〕〔我的世界在缩圈〕〔我即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11) 灯塔
    达利·艾因富特停止了呼吸,他的灵魂再次坠入深渊,这里没有触感,也不用呼吸,诡异的光穿透这里的浓雾。

    毫无疑问,这里绝非生者的世界,而这一次的感觉和上次晕厥后完全不同,自己恐怕再也回不到活人的世界了。

    一个极为低沉的嗓音从远方传来:

    “达利·艾因富特,这里是异界,我隐居在这里。

    我的使者即将抵达,它将带你前行,不要害怕,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你是谁?”达利恐惧地问,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空中传来了翅膀扇动的声音,达利望向天空,浓雾中隐约可见两个巨大的绿色光点,那是某种怪物的眼睛,它越来越近,形似神话故事中描绘的石像鬼,,它有凶恶的面孔、强壮的四肢、锋利的爪牙,与上次晕厥后见到的诡异生物完全不同。

    这只形貌可怖的生物似乎拥有智慧,它的动作并不野蛮,而是相当优雅,它抬起巨爪轻柔地抓住达利的灵魂之身,随后鼓动起巨大的翼膜,在这片黑暗的异界上空急速穿梭。

    下方的景色只能以怪奇幽幻、不可描述来形容,他们飞过无数剃刀般的山峰和不洁的河水,随着高度的攀升,达利再也看不到下方的状况,许久之后,怪物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这只形似石像鬼的怪物飞向一座浮在空中的岛屿,一座高耸的灯塔矗立在那岛屿的中央,怪物把达利的灵魂躯体轻轻放在灯塔顶层的阳台上,然后它飞走了,隐没在浓雾之中。

    这里的一切都是灵魂之身可以触碰到的,达利试着摸了摸护栏上的怪物雕像,感觉到古旧的石头渗出凉意,随后他谨慎地推开阳台上唯一的一道厚重木门。

    门的里面是一间巨大而古朴典雅的藏书室,周围一圈全是高大的木头书架,上面塞满各种古旧的书籍。

    壁炉中燃烧着的物体发出诡异的幽蓝色火焰,房顶上的数百根蜡烛照亮了屋内的一切陈设,一位身着华丽长袍的男人坐在藏书室中央的书桌上,那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者,浓密洁白的须发修剪得干净整洁,白底色金色纹饰的宽松长袍衬托出博学者的形象,他正在翻阅一本厚厚的典籍,看起来像是一位超凡脱俗的隐士。

    “你好,瓦尔斯塔人达利·艾因富特,万中无一的灵魂行者,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上一次我还是通过使者的眼睛看到昏厥的你在海面上漂浮。”

    低沉的嗓音极富魅力,老人抬起头,白眉下一双锐利的眼睛放射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那绝非人类,而是其他的某种存在,某种超越常人的存在。)

    “你是谁?”达利问道。

    老人面色和善,语气温和,对这位客人充满了耐心:

    “灵魂行者,我的真名需用我本族的语言来解读,用人类的语言是读不出来的,我进入过你的记忆,知道你爱读书,算是人类中的博学者,相信你作为一个瓦尔斯塔人必定过本族的神话传说故事。

    在人类的一些古老叙事史诗中曾无数次提到过我的存在,人类作者们为我创造出无数个名字,但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名,在你们瓦尔斯塔人的神话和语言中,我被称呼为奥塔库。”

    达利震惊道:“天呐,您就是藏书塔上的智慧之神奥塔库?您是瓦尔斯塔神话中的主神之一,在异界永恒长存的不朽者、观星者……一位真神?”

    “以你们的理解来说,是的,人类的不同文化中给了我很多尊称,我的确就是瓦尔斯塔神话中提到的的不朽者、智慧之神、占星家的始祖、观星者奥塔库,神学家们倾向于把我描述成一个强大的人类,经过历练后升格为神。

    但我并非人类,也不像神话中说的那样光辉伟岸,我仅仅是一个比你们人类强大的智慧生命而已,我并非独一无二,也有很多同胞,我族来自你们所在的星辰之外,我族的知识和力量远远超出了人类可以理解的范畴,因此初始的人类尊称我们为神。”

    老人举起苍白的手指向周围的一圈书架,他得意地说:

    如你所见,书架上摆放的都是你们人类的作品,这些都是我的宝贵收藏,人类真是非常独特的智慧生命,你们本身的力量相当脆弱,寿命也很短暂,但却创造出无比庞杂的艺术、文化作品,研究有趣的人类文化和历史是我的爱好,也是我留在这里还未返乡的缘由。”

    达利丝毫不敢怀疑老人所说的话,他身上散发着强者的气息,自己在他面前只是蝼蚁而已,他很感激这个传说中伟大的神竟然对自己如此有耐性。

    他跪了下来,面对这个传说中的神或者说一个来自异星的强大生命,渺小的他不由自主地对这个强大的存在顶礼膜拜:

    老人站起身来将一册装帧精美的典籍放回书架,他亲切和蔼地微笑着:

    “你们人类的繁杂礼节相当有趣,但这对我来说并无意义,你可以随便些,我好慢慢为你答疑解惑。”说完后老人指向一旁的高背椅,示意达利坐在那里。

    达利恭敬地坐了下来,问道:“我听到您称呼我为灵魂行者,而我自己对这个称号一无所知,难道是因为我的灵魂可以脱离肉体么?”

    “没有错,正是如此。

    你的灵魂第一次离开肉体出现在这个异界的时候,我的使者很快就嗅到了你灵魂的味道,你的出现令我欣喜,凡人。”

    “对此我很荣幸,能取悦您是我无上的荣耀。

    敢问,您所提到的使者,是不是指我第一次来到异界看到的那种怪物,那是只长了乌贼一样恐怖眼睛的巨大乌鸦,上次它可把我吓坏了。

    对了,还有这次载我飞行的怪物,那简直像瓦尔斯塔神话中提到的石像鬼!”

    “正是如此,那些都是你所在世界的远古生物,都是些顶级的掠食者,它们存在的年代远比最初的人类更为古老,我控制了它们,赐予它们力量和进入异界的能力,让它们为我服务,就像你们人类饲养宠物一样。

    在你晕厥以后,它们中的一只把你的信息告知了我,当时我很喜悦,在你们人类之中,已经有千年没有出现像你一样有天赋的个体了。你可知道,你自己的血统很珍贵稀有么?”

    “不,在您的神威面前,我不敢僭越,我的家族确实是瓦尔斯塔半岛上最为古老的贵族之一,历史上把我们这类古老贵族称为‘蓝血贵族’。

    但我自己非常清楚那只是个虚伪的名号,所谓蓝血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贵族不用下田劳作而显得肤色洁白透明,所以在臂弯处可以隐约看到泛着蓝色的静脉血管,血液本身还是红色的,所以那些称号都是些虚名而已,是贵族们为显示自己比平民高贵而编出来的东西。”

    “你说的没错,但也不是完全正确,如果我告诉你,你身上也流淌着很少的一部分和我相同的血液,也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神裔血脉’呢?”

    说罢,老人指了指自己。

    达利有些疑惑,他想了想,谨慎地问道:

    “请问,难道蓝血贵族和神裔血脉是一回事?”

    老人点了点头,他对达利提出的问题非常满意:

    “非常好,你真是思维敏捷,猜的没错,我们种族的血液就是蓝色,身体结构也和人类完全不同,正如我一开始所言,我族是来自星空彼端的更为强大的生命,你们难以理解其中的缘由,才会称呼我族为‘神’。

    我原本的外形完全不符合你们人类的审美观,好在我能随心所欲地为自己创造幻象,弱小的生命根本看不透我的真身,所以就以你最容易接受的样子出现,这个慈祥睿智的老人形象就是我常用的幻象,这也是我被古瓦尔斯塔人称呼为‘藏书塔中的观星者’之缘由。”

    老人抬起一条手臂,那条手臂的外观逐渐虚化,随即显现出许多条扭动着的巨大触须,吓得达利差点躲到椅子后面,还好那些恶心粘腻的触须很快消失了,变回了华丽衣袖中老人干枯苍白的手。

    “我无意吓唬你,人类,只是让你明白我原本的样子完全不符合你们的审美,这样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要用幻象伪装自己了。”

    老人的表情忽地显得有些狡黠,他打趣道:

    “既然我的真正面貌让人类如此嫌恶,和你们的审美观格格不入,人类圣堂上的壁画中所描绘的神都是一副光辉伟岸的美丽形象,但我的形象反倒有些像壁画中的魔鬼或者其他怪物。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灵魂行者,一个我很感兴趣的问题,尽管我真身的形象如此让你恐惧,你仍旧愿意尊称我为‘神’而不是‘怪物’么?”

    “不……不敢,我见识到您的伟大力量了,那简直和神话中提到的‘魔法’一样神奇,您的本体比人类更美丽,您就是最伟大的神,毫无疑问!”

    老人饶有兴趣地听着达利这番虚伪的恭维,满足的表情显示他对人类拍马屁的行为颇感兴趣。

    气氛缓和下来,达利也不再那么紧张了,他大胆地提问:

    “无论蓝血贵族还是神裔血脉,我对这些说法的真正缘由一无所知,伟大的神,我渴求真相,恳请您为我答疑解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十宗仙王〕〔未来交响曲〕〔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不完美艺人〕〔大楚怀王〕〔末世理科男〕〔修仙超级英雄〕〔山村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