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都市之修真归来〕〔武神天尊〕〔兵王隐花都秦风〕〔重生家中宝〕〔踏星〕〔盛世凰谋:天妃〕〔抗战之铁血山河〕〔崩坏神话〕〔我是系统管理员〕〔强势锁爱:总裁大〕〔帝临星武〕〔奶爸有植物系统〕〔重生之魔教教主〕〔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五行御天〕〔打铁女帝〕〔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我突然就无敌了〕〔梦镜传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14) 活死人
    老人的脚步声越来越小,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微风扫过落叶的声音。

    静谧的树林中,只剩达利·艾因富特一人静静地躺在坟冢内,他感觉到体内正在进行一场战争,自己人类的肉体在拼命排斥着外来生物的血肉,他连脖子都无法转动一下,所能做到的只有望着天空以及保持呼吸,还有思考。

    遵循自己内心的呼唤,复活他的恩人临走时如是说,达利很少自己决定过什么事,从记事时开始,父亲为培养继承人下了决心,他远离打闹嬉戏,专注于读书学习,为继承家业做好万全准备,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父亲的严厉造就他内向的性格,他一直都羡慕弟弟威廉,羡慕他每天都可以和其他孩子们玩耍,羡慕他生的一副好模样,更羡慕他获得简宁的倾慕……)

    每当想起她,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达利是个孤独的人,心中只有亲情和责任感,他的交际圈子很小,很少主动接触塔嘉维贵族圈子里的少女们,她们的势力庸俗和故作妩媚让达利感觉厌烦。

    简宁·温斯泰德和这些贵族女孩都不一样,尽管出身低微,但她温柔体贴,勤劳诚恳。

    对于达利来说,她是生命中的光辉,欲望中的烈焰,是甜蜜的初恋,也是唯一的暗恋对象。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

    他们一同成长,达利看着女孩的成长变化,她变得身材高挑,腰肢纤细。

    达利尤其喜欢在仲夏时分偷窥简宁,那时的她穿着一件短裙,她那白皙修长的双腿美极了,微微隆起的胸部散发着女人的魅力,这些都是达利的重点观测目标,每当偷窥被发现时,她都报以微笑,而达利却羞得面红耳赤。

    尽管她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是父亲领养的孩子,却以兄妹相称,复杂的关系为这段爱恋隔开了一堵墙,达利一直怕遭人闲话,胆怯内向的性格使得他没有勇气去表白,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暗恋上自己的弟弟。尽管心有不甘,但只要能每天看到她就已经很幸福了。

    那些美好的日子一去不返,亲人已故,爱人遭受折磨不知所踪,此刻他只能躺在土里,忍受着全身疼痛的折磨。

    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达利终于可以艰难地站起来了,神赐予的蓝色的血肉似乎已经完全融合进他的身体。

    他尝试行走,四肢感觉像被灌了铅,用尽全力也只能以极慢的速度蠕行,仿佛百岁老妪一般缓慢。

    每动一下都需要忍受筋肉中传来的剧痛,膝盖和臂弯等关节处痛得尤为剧烈。

    脖子上的皮肤摸起来很光滑,什么伤口也摸不到,这处被刺穿的致命伤已经被那些蓝色蠕虫彻底修复了。

    他费力地低下头,发现决斗时被刺中的胁下部位仍没有彻底痊愈,伤口仍旧传来剧烈的疼痛。

    右手上的那处深深的划伤倒是完全无恙了,皮肤上留下了已经干涸的血迹,果然,血迹是蓝色的。

    他苦笑着,看来自己这次成了如假包换的蓝血贵族,想到自己的身体里流动着神的恩赐,就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去抱怨这一切。

    就这样,他艰难地在这片树林中前行,速度只比陆龟快一点点,期间经历无数次的跌倒与爬起,好在身体的状态不断变好,速度也逐渐加快,到了当天傍晚,他走到了宅邸的大门口。

    远远望去,一个男人牵着猎犬站在门口,达利心中有些懊恼,他本想隔着窗户看一眼自己昔日的家,如此看来只能离开了。

    正当他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猎犬嗅到了他的气味,开始大声吠叫起来。

    牵着猎犬的人举着油灯追了过来,达利徒劳地转身想要逃跑,尽管此时他的身体状态已经好了许多,但还是被轻易追上了。

    “喂,陌生人,你闯入纽曼家的私人领地了!你给我转过头来!”

    达利自知逃跑无望,只能面对挑战,他转过身,一边盘算着以自己难以控制的躯体,如何才能对付一个成年男人加一条猎犬。

    油灯的光照了过来,牵狗的男人看到面前的人浑身沾满泥土,看到有些僵硬泛着死灰的面容,等到他反应过来似乎被吓得不轻,他双腿打颤,话语中带着恐惧:

    “我的天呐!是你……艾因富特家的小子!这不可能!你已经死了!

    我亲眼看到托尼·福斯特刺穿了你的喉咙,我们亲手把你埋了,你流尽了血,你死了!”

    达利借着光也看清了来者的面容,这张脸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

    此人是西斯卡·纽曼的手下之一,潜入纽曼家的夜晚,就是他把达利捆在树上,决斗的那天是他赶的马车。

    很明显,他看到达利如尸体般苍白的面容后被吓得不轻,口中念诵着类似祛除不洁之物的祷文,此人应该是有某种信仰。

    而反应最夸张的是那条猎犬,这条凶猛的恶犬靠近达利以后竟然不再吠叫,它被这个虚弱的人吓得连连后退,发出恐惧的哀嚎,仿佛看见了什么猛兽一般。

    猎犬的反应让那人非常不安,人们都知道动物颇具灵性,让巨大凶猛的恶犬如此恐惧,眼前的身影是传说中的恶灵还是僵尸?

    “求求你了……诸神保佑,求求你!不要来找我报仇,我没有害你,我的雇主西斯卡·纽曼才是你的大仇人,我只是个打工的仆役而已。”

    看到对方如此惧怕,竟然把自己当做恶灵,达利干脆将计就计,他努力地摆出一副凶恶的表情,故意压低声音,以诡异的语调说道:

    “你在我家族的宅邸干什么,你倒说说看,这里怎么就成了纽曼家的领地?”

    “哦,这跟我无关!是我的雇主西斯卡·纽曼干的,他在市政拍卖所低价拍到了整座庄园。我当然明白这里永远是您的地牌!毫无疑问,艾因富特家族永远是这里的主人!我只是奉了雇主的命令在这里巡逻,我得赚钱养活一家人,求求您了,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为他效力了!”

    听到仇人霸占了自己家族的庄园,达利丝毫不感到意外。而当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不知为何,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和以前有些微妙的变化,显得有些沙哑、诡异、低沉,或许是蓝血的原因。

    “那好,我暂且不取你的狗命,你最好如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让你尝尝死者复仇的厉害。”

    “您尽管问!我发誓不会说谎!”

    “我的妹妹,简宁·温斯泰德,你们把她卖到了哪里?”

    “哦,这也不关我的事,艾因富特大人,都是那些混蛋干的!

    西斯卡·纽曼专门找了一批流氓混混,雇佣他们当打手,是他们干的!那个打了您的光头就是他们的头目,他们把您的妹妹卖到了城区里第三大街老鼠小巷的酒馆里,那是间隐藏着的妓院,真是一群无耻的混蛋!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本以为会再次丢掉性命彻底死去,想不到却误打误撞被当成复仇的恶灵,借此顺利打探到了简宁的消息,达利压抑着心中的狂喜,以恼怒的腔调说道:

    “我暂时留你一条狗命,不过你要答应我,今天的事,不许告诉旁人!还有,你去我被埋葬的地方,重新填埋好我的墓地,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从里面爬出来的事,明白么?”

    “天呐,果然是死灵……诸神保佑……”牵着狗的人吓得尿了裤子,湿漉漉的裤腿粘住了身体,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尿骚味。

    “我发誓!艾因富特大人,我发誓一定会守口如瓶,我这就赶回去拿铲子,我会连夜填埋好墓地,让其他人都看不出来伟大的您已经重生了。”

    “很好,你可以滚了。”

    话音刚落,这人就牵着瑟瑟发抖的猎犬跌跌撞撞地跑了。

    达利感觉自己充满力量,他完全不再顾及身体的剧痛,迈开步子尽全力朝着城区方向行走。

    “简宁……等着我,我这就去救你,我要带你离开这片伤心之地,去他妈的贵族同盟!我受够了。我们去公国投靠父亲的朋友,开始新的生活,等待时机成熟之后,我会一次性清算这血海深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十宗仙王〕〔未来交响曲〕〔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不完美艺人〕〔大楚怀王〕〔修仙超级英雄〕〔山村小神医〕〔王者尖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