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老公宠萌宝〕〔钢铁蒸汽与火焰〕〔林云〕〔顶级神豪〕〔明廷〕〔萌妻十八岁〕〔暗恋成欢,女人休〕〔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张牧〕〔强悍人生〕〔王者之路〕〔白轻悦顾瑞泽〕〔顶级神豪林云〕〔艾泽拉斯新秩序〕〔快穿女配有点萌〕〔贴心萌宝荒唐爹〕〔无双庶子〕〔暗月纪元〕〔唐思雨邢烈寒最新〕〔最强武林盟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34) 送别与告白
    次日清晨,达利·艾因富特少校深情地告别了他的妹妹简宁,随后乘车来到城内一处戒备森严的堡垒,这里是瓦尔斯塔公国陆军总参谋部,斥候们打探来的最新消息汇聚于此。

    他向卫兵出示了通行证,在交出了佩剑之后才被准许进入堡垒的内部。

    总参谋部的二楼大厅内有一张巨大的圆桌,上面摆着模拟交战地区全景的沙盘,上面摆放着雕工精美、色彩艳丽的锡制模型小兵,每一个模型都代表一支部队,黑色模型代表公国军,红色模型代表联军。

    在历史上的无数次战役中,在巨大沙盘上进行的兵棋推演被证明为行之有效的战争预演方式。

    参谋官们以概率论、博弈论等科学方法,在这片按比例缩小的战场模型中对战役全过程进行仿真、模拟与推演,从中找出问题,查缺补漏。

    不同于在军事学院里的小规模推演练习,今天达利所看的兵棋推演模型是他见过最大、最复杂的一个。

    密密麻麻的兵棋模型预示着将要发生的是前无古人的大规模会战,瓦尔斯塔公国倾尽国力迎战四国联军,双方的兵力加起来约有四十余万人。

    如同之前所担忧的一样,联军想要在两条战线上同时发起进攻,他们已经部署得当,且补给充足。

    风暴即将来临,留给公国军队的准备时间不多了。

    主战场仍旧是战火不断的中部战线,贵族同盟军和希尔维尼亚帝国军聚集于此。

    他们约有二十个步兵师、九十个骑兵中队和超过三百门大炮,兵力共约十四万人。

    联军试图在北部战线同时发难,以牵制分散公国的兵力。

    弗兰迪亚教皇国与克鲁赛德骑士团国的军队在此集结,作为教会掌控的国家他们理所当然地同时行动,这一步棋着实令公国方面猝不及防。

    达利所在的公国第三军孤零零地驻守在这里,他们将以不足两万人的兵力迎战七万人。

    好在公国的第十二军、第十一军、第十军已经在驰援的路上,在他们抵达之后,公国在北部战线的兵力会略微反超对方。

    但是,援军需要时间集结兵力和整备补给,第三军很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孤军奋战。

    留给第三军的任务颇为艰巨,瓦尔斯塔公国陆军总司令奥森格雷亲王,以及陆军参谋总长巴蒂斯特伯爵都给出了相同的建议,第三军的任务是把联军拖住,防止后方的城镇被联军占领,等待后援抵达,再图反攻。

    了解最新的情况之后,达利忧心忡忡地走出总参谋部,以目前的情报看来,可以确定的是,第三军必然会承受惨重的伤亡。

    时间快到中午,他雇了一辆马车,在一间经常光顾的酒馆里和普瓦尼上尉见了面,用过午餐后,两人准备离开米德奈特堡,返回自己的营地。

    就在他们所乘的马车驶出城门不久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哥哥!哥哥!停下!我有话要说!”

    简宁·温斯泰德骑着马追了上来,她出发得很匆忙,没有找到合适的猎装,只能穿着达利给她的小号军大衣和皮靴,她的长筒袜已经被马鞍的外檐磨破了,脸上全是汗珠。

    达利吩咐车夫停下马车,对着身边的普瓦尼说道:“抱歉,朋友,我妹妹似乎有急事要找我,我自己过去找她,你在车上等我。”

    “好的,你别着急,一定处理好家事,我会慢慢等的。”

    达利跳下马车,跑了过去,他牵住缰绳,在路边的树桩上拴好,然后托住简宁的脚,帮她下了马。

    简宁一把抱住了他,哭泣着说道:“为什么?为什么?”

    她从军大衣的衣袋里拿出了达利留下的那封遗书,激动地哭喊着。

    达利轻抚着她的后背,柔声说道:“我还特意把它藏在烛台下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它了。”

    “我送你出门之后,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它,为什么?哥哥!为什么你要写这种东西,你不是说这次战役可以轻松取胜么?为什么?”

    达利牵住她的手,领她离开道路,走到路边的树丛中:

    “好妹妹,别担心,我只是以防万一罢了,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你骗人!”

    “好吧……那么……我给你买些礼物回来好不好?我给你带当地的特产,那些彩绘的套筒娃娃,你一定会喜欢的!”

    “你还在把我当小孩子!我不要什么套筒娃娃,我不许你走!”

    “哎……简宁,我给你讲了多少次了,我们受了公爵大人的恩惠才活了下来,我已经宣誓为他效忠。现在,为国效力的时候到了,我是军人,打仗不是过家家,生死有命。

    我写了遗书就能心无旁骛地上战场了,又不是写了就一定会死。拜托你了,老老实实地回家,别让我的朋友看笑话。”

    他怕旁人听到对话的内容,于是拉着她往树林的深处走去。

    “我是不会让你走的!哥哥!你知道吗?你在狱中的那些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如果你死了,那我也活不下去,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最爱的人,求求你……求你……留下吧,不当军人了,哪怕沿街乞讨也罢,只要能活着就好……”

    面对她的苦苦哀求,达利沉默了,默默地看着她白皙的拳头砸向自己的胸膛,自己的身体摇晃着,不住地后退。

    (亲爱的,你又何尝不是我唯一的亲人呢,如果说上战场之前还有什么事让我放不下,如果说这辈子我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的话,那只能是……)

    他突然紧紧抓住她的双臂,贴近她的脸庞,瞪视着她的眼睛,吓得她惊愕地愣在原地。

    “你刚才说,我是你最爱的人。”

    “是啊,怎么了?哥哥……”

    达利猛地搂住她,一只手温柔地托住她的下颚,随后,他吻了上去。

    “啊!哥哥,你这是干什么?”

    简宁挣脱开来,缓缓地向后退却:“哥哥?”

    他满脸厌恶:“亲爱的,不要再说出这个词了,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难以逾越的,义兄义妹的关系,既然是你主动追了上来,那我就正式向你坦白,我爱你!简宁!”

    “天呐!你怎么能……”

    “有何不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曾深爱着我的亲弟弟威廉,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他的哥哥呢?是因为我太矮、太丑了么?”

    “不……不……,是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你却是贵族少爷,而且……我……我早就不纯洁了,被那些纽曼家的恶徒们玷污了,我是个……不洁的女人,不会有人要我的。我们……可以终止这个话题么?这让我感觉……相当难堪……”

    “贵族少爷?哈哈哈哈哈!”他放声狂笑,完全不顾身边满脸惊诧的简宁,自说自话道:

    “啊哈哈哈!贵族少爷……,那时的达利·艾因富特,那个书呆子,他早已经死了!简宁,你恰好说反了,是我,是我!我配不上你!

    我个子矮,还长了一张马脸,只知道读书,完全不懂浪漫,而且……,我甚至都不能确定,我还算不算是个人!”

    树丛的阴影遮住了达利歇斯底里的扭曲表情,简宁惊惧地看着他,看着自己的义兄手舞足蹈地自言自语,那个人怎么显得如此陌生?

    她想起来了,她早该想到的,这个曾经懦弱的书呆子大哥,自从他从狱中归来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面不改色地杀掉纽曼家的杀手,当时,那张溅满鲜血的脸孔上毫无怜悯可言,只有复仇的快感,以及嗜血的疯狂。还有,那个吉普赛占卜师说的话……

    达利·艾因富特渐渐安静下来,泪水,从他那深邃的青色眼眸中留下,滑落到胡须中,他的声音变得虚弱、疲惫:

    “亲爱的,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经历过,死亡。获得了神的恩赐,得以重生,但是……我的身体……有了些许变化。

    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或许……我是个可怖的怪物,但是……,但是……,但是我爱你啊,简宁!我爱你啊!我爱你!你知道吗?”

    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

    简宁将他扶起,用手帕擦拭他的眼泪和鼻涕:

    “对不起,哥哥……,我不知道你经历了如此的痛苦,我不该任性的,你出发吧,奔赴战场,赢得荣光,我会等你,然后……”

    达利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亲爱的,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我向你倾诉了压抑已久的话语,我希望得到回应,你是否接受我的爱意?我就要出发了,不知能否活着回来,求求你,答应我吧!”

    简宁·温斯泰德一言不发,她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她迷茫、无助、无所适从,只想要逃离这里。

    她快步向前,一道深深的水沟拦在面前,她不敢跳过去,拉紧了军大衣的两个衣领,用军靴无意义地踢着水沟边的泥土。

    达利快步走到她身边,有力的双腿分别踏在水沟两端,他把双手架在她的腋下,一把抱起。

    “哥哥……你变得强壮了。”

    他停住了动作,简宁被紧紧地抱着,全身悬在水沟的正上方,修长的双腿来回摇摆着,两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她感受到他炽热的鼻息,心跳逐渐加快,随后,她闭上了眼睛。

    达利将她搂得更紧了,微风袭来,吹动了她的睫毛和头发,他不再犹豫,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一次,她没有挣脱,这一吻,便是许久。

    当两人滚烫的肌肤和嘴唇分开之时,他们已是呼吸急促、大汗淋漓。

    他把她轻轻放在地上,一步跨过水沟,他意犹未尽,仍已炽烈的目光注视着她的双眼。

    简宁却背过身去,满脸娇羞地搓着双手,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野花。

    达利急切地问道:“亲爱的,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我们之间义兄义妹的关系彻底结束了?我们现在是恋人了?”

    她没有作出回应,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了。

    达利拔出佩剑,割断了自己的一缕棕色头发,随后,他把佩剑递了出去,期待着自己的爱人能接受这古老的求爱方式。

    她终于转过身来,接过了佩剑,割断了一缕漂亮的红色头发,将两人的头发交错地编织在一起,然后把它放在达利的手心里,扣紧了他的手指。

    这是瓦尔斯塔民族的情侣们最为传统的信物,达利兴奋地把这个宝贝紧紧攥住,他激动得浑身发抖,这是幸福的感觉,从这一刻起,他不再是单身汉了。

    “答应我。”她说道:

    “活着回来。”

    说罢,她猛地一跳,越过了水沟,向着道路的方向跑去。

    达利收剑入鞘,把信物放入衣兜里,赶忙跟了上去。

    他帮助她上了马,站在原地,望着她远去的背影。

    简宁·温斯泰德即将进入城门,她转过头,最后深情地一瞥,随后隐没在人海之中。

    达利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车夫,出发吧!”

    “怎么去了这么久?你妹妹她……没什么事吧?”普瓦尼问道。

    “我们不再是兄妹了。”

    “什么?闹矛盾了?至于吗?哎,我得劝劝你……”

    “不,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了。”

    “我的天呐!你说什么?”

    望着普瓦尼惊愕的神情,达利喜笑颜开。

    此刻,他感觉自己的人生变得完整多了,他变得不再恐慌,不再彷徨,对未来的战争充满了信心。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多么伟大!我以前从未体验过!)他甜蜜地想着,闭上了眼睛,慵懒地半躺在座位上,享受着郊外的清风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