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快穿之谁要和你虐〕〔上铺是个禁欲系男〕〔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华娱之疯狂年代〕〔娱乐之电视台大亨〕〔无敌幸运帝〕〔我有一张沾沾卡〕〔我的抖音太无敌〕〔狩猎志〕〔隐富小农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35) 赛托维兹会战(上)
    1703年4月2日,拂晓,瓦尔斯塔公国领地,赛托维兹村。

    这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小村庄即将名声大噪,一场血腥壮烈的大会战将会以这座村庄的名字命名。

    联军的十五个师,共约七万余人,即将对驻守于此的公国守军发起猛攻。

    轻骑兵在前方侦查,后面不远处,排成横队的线列步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村庄缓步前行,这个偏僻的地方还从未如此热闹过。

    村庄背面高地处的守军是瓦尔斯塔公国第九师,他们早已请求了支援,第三军的其他两个师——第七师和第八师很快也抵达了战场。

    瓦尔斯塔公国第三军军长罗兰德·嘉斯帕元帅将自己的指挥部设在距离主战场一千公尺之外的一处高地上,这里视野良好,便于纵观全局。

    大炮的轰鸣声宣告了赛托维兹会战正式开始,一场杀戮盛宴即将在这片土地上演。

    联军的人马未到,炮弹先行。

    炮火凶猛如斯,赛托维兹村在一瞬间化作火海,好在村民早已撤出了自己的家园。

    公国军所在的阵地普遍地势较高,占有明显的地利优势,联军的大炮虽多,但难以攻击到隐藏在高地反斜面处的守军。

    炮声逐渐止歇,联军部队的军鼓、军号齐鸣。

    如同过去的无数场经典战役一样,首先爆发的是双方轻骑兵之间的遭遇战,双方的骠骑兵和猎骑兵接触后,人数上处于明显劣势的公国一方明智地后撤。

    这些以速度见长的轻骑兵们在战役初期负责侦查,他们也很擅长在胜利后追击逃敌,但很少作为冲击型骑兵向步兵发起冲锋,那是重骑兵的任务。

    联军的轻骑兵在远处观察着公国的步兵阵线,搜集了足够的情报之后,他们迅速撤回了本阵。

    在宽广的战场正面,联军开始尝试着发起第一波攻势,几个营的的线列步兵排成了纵队,以密集的队形攻了过来。

    这时,公国方的大炮开火了,这些大炮被部署在步兵阵线的两翼,以交叉火力猛烈轰击着前进中的联军士兵。

    加农炮射出的炮弹轨迹较为平直,在草原上犁出了一道道冒着黑烟的沟壑,只有少数几枚炮弹命中,但也造成了严重的伤亡。

    巨大的实心铁球呼啸着飞来,轻易穿透了士兵们脆弱的肉体,在密集的步兵纵队中形成了一道以血肉铺就的道路。

    榴霰弹在空中炸开,向着地面泼洒致命的铁雨,燃烧弹则点燃了落点附近的一切。

    参与第一波攻势的部队很快因为伤亡惨重而被迫撤退,第二波攻势马上到来,人数比第一波多了数倍,这些步兵营排成横队向着防线前进。

    双方的线列步兵开始交火,很快,守军就在联军强大的攻势下溃不成军,第一道防线的士兵们或被杀死,或被俘虏。更多的人逃向后方。

    坐镇于第三军大本营中的罗兰德·嘉斯帕元帅仍旧保持镇定,他很清楚自己的使命,第三军的目标不在歼敌,而是尽量拖住敌军行进的速度,等待其他三个军的支援。

    第三军各部的位置显得极为分散,各部队依托高地、河流或房屋拒守,以防线的纵深来拖延时间。

    第153步兵营被部署在一座废弃的城堡内,战火还未波及到此。

    营长达利·艾因富特少校站在城堡中的一座塔楼上,用望远镜观察前线的局势。

    远处的硝烟越来越浓,一些后撤的士兵正在向着城堡的方向奔逃。

    “快!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他命令道。

    这些惊慌的士兵拼尽全力跑进了城堡,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

    嘉文上尉向他们询问:“前方怎么样了?”

    一名脸被硝烟熏得乌黑的军官答道:“天呐,那里简直是地狱!联军的队伍层层叠叠地压上来,简直看不到尽头!我们打退了他们的先头部队,还没高兴一会呢,就被后续的攻击赶出了阵地。我们第八师、还有第九师……伤亡惨重。请问您这里是哪支部队?”

    “我们是第七师第153营,奉元帅命令,守卫这个城堡。”

    “朋友!我们就歇个几分钟,给我们几支步枪!有的人逃跑时把武器弄丢了。现在这里就是我们新的阵地,我们听您的命令!”

    “这里的最高指挥官是达利少校,欢迎加入我们,朋友。”说着,嘉文指了指塔楼上的军官。

    随着瓦尔斯塔公国第八师、第九师被彻底击溃,联军的部队接近了这座城堡,教皇国和骑士团国的军服都是纯白色,只是军帽和纹饰有所区别,从远处根本分辨不清。

    “他们的大炮还没有跟上,兄弟们!守住城堡大门!”说罢,达利少校深吸了一口气,城堡外密密麻麻的联军士兵正在向这里靠近,他们有上万人,而城堡内的守军只有六百余人。

    他苦笑着想道:(不……不……不!我就要死在这里了?我答应了她,活着回来……对不起,亲爱的,看来我要食言了。至少……我要做个合格的军人,听从元帅的命令,战至最后一息。不能胆怯,绝不!)

    联军的两个掷弹兵营排成营纵队,向着城堡冲来,这些掷弹兵是专门负责攻坚的部队,他们身材高大,体格强壮,军帽上的羽饰表明了他们精锐的身份。

    这些勇士毫不畏惧城墙上守军的火力,冲在最前面的人举着梯子和长柄斧,他们冲到城堡下方,用火绳点燃了的手榴弹的引信,投掷到城堡内部,梯子搭上了城墙,马上有人爬了上去,随即中弹从梯子上跌落。几名壮汉赤裸着上身,用长柄斧疯狂地劈着城门。

    战斗极为惨烈,153营的许多士兵被扔进来的手榴弹炸伤,城墙上的士兵正在竭力阻止梯子上的掷弹兵爬到顶端,弹丸四处横飞,刺刀戳入身体,不断有人惨叫着跌落。

    这些勇敢的白衣掷弹兵高呼着“神的旨意”,“骑士团万岁”,“教皇陛下万岁”等口号。

    这些人都是圣堂教会的忠实信徒,他们笃信三位一体的真神,坚定的信仰令他们士气高昂,毫无退却之意。

    城堡大门的门闸即将被利斧劈开,达利少校迅速跑到门口,命令士兵们用身体抵住城门。

    此处一旦失守,那就真的全完了。

    很快,门闸被劈断成了两截,门内门外的士兵们开始角力,门被推开一个缝隙,一名手持利斧的赤膊壮汉拼命地挤了进来,很快就身中数弹而亡,他的尸体堵在两扇门板之间,又有几名掷弹兵挤了进来,也都很快丧命。

    眼看门缝逐渐扩大,门外的大部队一旦涌入,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想活命就顶住啊!再来些人到城门这里支援,快!把尸体拖走!”达利少校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门缝中的尸体被拖走了,士兵们用力将城门合拢,用城堡里的干草叉作为新的门闸。城门处的危机暂时解除,但是又有新情况出现。

    “长官!不好了,你快上来看看啊!”

    达利迅速登上城墙,上面的景象令人震惊,遍地的鲜血渗入石头的缝隙中,墙垛边躺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

    “好一场血战!你们都是好样的!”他拍了拍一名士兵的肩膀。

    “长官,你可来了,看那边!”

    城堡外的场景令达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的死神已经抵达——联军的炮兵来了。

    如果那些重型加农炮部署完成,城墙将会被轻易击垮,这座城堡会被大军踏平。

    士兵们都望着他,等待他的决定。

    (如果据守此处,必死无疑。如果投降,全营的人当俘虏,大家都能活命。但是元帅的命令怎么办?这次会战的成败就在于第三军能坚持多久,如果举起白旗,我会成为懦夫,被千夫所指!如果继续坚守,全营都将战死在这里。)

    正当达利的内心激烈交战之时,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军号声。

    他精神为之一震!跑到另一侧城墙,拿出望远镜观察。

    “远处的……那是……米德奈特家族的夜鸮旗帜!是我们瓦尔斯塔公国的军队!”

    一个骑兵中队首当其冲,迅速靠近这里,依稀能看到后方的其他骑兵队伍,以及更远处黑压压的步兵纵队。

    “这不是第三军的人,那只能是……”

    达利少校兴奋地朝着手下们大声叫喊:

    “朋友们,坚持住!援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