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快穿之谁要和你虐〕〔上铺是个禁欲系男〕〔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华娱之疯狂年代〕〔娱乐之电视台大亨〕〔无敌幸运帝〕〔我有一张沾沾卡〕〔我的抖音太无敌〕〔狩猎志〕〔隐富小农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37) 赛托维兹会战(下)
    1703年4月2日,14时。

    赛托维兹会战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瓦尔斯塔公国的援军已经全部抵达战场,战场形势扭转,由联军一边倒的优势变为双方势均力敌。

    联军的先锋部队遭到了公国骑兵师的突袭,众多毫无防备的步兵来不及结成方阵,便被成建制地歼灭。

    为阻止公国的骑兵师继续追杀溃退的部队,原本作为预备队的联军骑兵主力也被调了上来,共有约六十个骑兵中队,六千余人,与对方旗鼓相当。

    双方的骑兵部队在广阔的原野上进行了一场混乱而惨烈的骑兵大混战。

    “看呐,联军的胸甲骑兵!”一位戴着四角方顶帽的枪骑兵吼道。

    那些强悍的胸甲骑兵冲向了公国第十五骠骑兵团的侧翼,眼看友军即将遭受沉重打击。第一枪骑兵团的团长伊万少校迅速做出反应:

    “绝不能让他们得逞,勇敢的枪骑兵们,振作起来!我们再冲一次!”

    伊万接到了副官的报告,自己指挥的三个枪骑兵中队已经损失过半,能继续作战的只剩一百四十余人,而且这数字还把轻伤者也统计在内。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带队冲锋了多少次,他本人一共死了三匹坐骑,他自己都不清楚现在的这匹马原本属于谁,这可怜的牲畜已经被累得口吐白沫,腹部被靴子上的马刺扎得鲜血横流。

    许多枪骑兵的长枪被折断,军刀上布满豁口,身边的一名中尉头上缠着染血的绷带,所有人的军服都变得破烂不堪。

    这些人在草原长大,他们中有游牧民,有贵族,也有手工艺者。他们被选中的理由是骑术卓越,使用长枪的技艺精湛,还有更重要的缘由,那就是死心塌地的忠诚。

    在这些草原人的心中,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是明君,是伟人,是救世主,也是受欢迎的改革家。

    在七年前的萎黄病危机中,大片受到感染的的草场变得荒芜,游牧民的牛羊和马匹遭受到史无前例的食物危机。那时,是公爵大人自掏腰包,以高价从国外购买草料,分发给牧民,帮他们度过了难关。

    在萎黄病消退,草场逐渐康复之时,公爵又免除了牧民们三年的税赋。从那时起,草原上的贵族和平民们就成为了公爵大人忠实的拥趸。

    如今,公国遭遇危机,报答恩情的时候到了!已经遭受重创的枪骑兵团原本已经获准撤到后方修整,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战场,誓要血战到底。

    疲惫不堪的枪骑兵们再次催动战马,向着联军的胸甲骑兵迎面冲去。他们英勇的举动成功掩护了第十五骠骑兵团的侧翼,自身却遭受惨重的伤亡。

    伊万少校的坐骑中弹倒下,他狠狠地摔在地上,头晕目弦,但他坚强地爬了起来,改为步行作战,也不顾脸上沾满了青草和泥土。一名高大的胸甲骑兵从马镫上站起来,挥舞着沉重的直刃军刀,试图去劈开一位枪骑兵的头颅。

    伊万少校猛地跃起。将那名胸甲骑兵拽下了战马,在地面上开始了殊死的搏斗,长枪和军刀早已不知所踪,无所谓,他改用拳头和牙齿,在酒馆中的无数次打斗中,他的空手格斗技巧得到了锻炼。很快,他紧紧掐住对方的脖子,胸甲骑兵的手脚慢慢瘫软下来,他的瞳孔慢慢放大,然后再也不动了。

    瓦尔斯塔公国的夜鸮旗帜飘扬在四周,公国的步兵已经跟进,联军的骑兵主力被迫撤退,公国艰难地赢得这场骑兵大混战,在这片散发着血腥气味的荒野上,没了骑手的军马到处乱跑,铁蹄踩踏着尸体和一息尚存的伤兵,地面上插满了旗帜、刀剑和断裂的长枪。

    此刻,只有十几名枪骑兵仍旧骑在马上,失去了坐骑的战士漫无目的的行走。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倒在草地上无助地呻吟。

    “诸神保佑,一场惨烈的胜利,但仍旧值得庆贺,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公爵大人,我们尽力了。”伊万少校自言自语道,随后他重重地栽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攻防的角色已经发生转换,瓦尔斯塔公国的主力——残存的五个步兵师集结起来,向着赛托维兹村的方向平行推进,两军的线列步兵战线全面交火,硝烟遮天蔽日,喊杀声和鼓乐声交织成一曲残酷的乐章。

    “你们去进攻联军左翼的此处!利奥波德将军的炮兵大队将会支援你!”罗兰德·嘉斯帕元帅指着地图,向身边的几位军官命令道,这些军官所统领的就是第三军仅存的力量了。

    “遵命!”

    第153营营长达利·艾因富特少校带着自己的手下,跟在其他部队的后方一同参与进攻。处于进攻队伍最前排的掷弹兵们顶着密集的弹雨前进,每前进一步都有无数人倒下。

    在他们的侧后方,利奥波德将军正在一处高地上部署自己的重型加农炮,他的手下训练有素,熟练且快速地将炮位布置完毕。

    “炮兵大队,听令!目标距离500公尺,微风可忽略不计,将螺栓下调3格,炮口左转十五度,先来一组实心炮弹,开炮!”

    十二磅重型加农炮发出的轰鸣声撼天动地,利奥波德将军举着望远镜仔细观察,没有一发炮弹命中,但偏离目标的距离不算太远。

    “现在,修正瞄准!螺栓上调一格,炮口右转5度,三组实心炮弹,射击!!”

    这次有两发炮弹正中目标,沉重的铁球裹挟着强大的动能在人群中犁出了一道血肉模糊的沟壑,望远镜中观测到联军密集的多重横队遭受重创,场面极为血腥可怖,一般人恐怕早就吐了,可利奥波德将军丝毫不为所动,他平稳地继续下达命令:

    “击中目标,保持现有角度,自由发射!连续射击!”

    达利·艾因富特少校敏锐地发现联军战线中出现了一道缺口,炮兵的猛烈攻击打垮了联军的好几列横队,但友军也已经遭受重创,冲在最前方的掷弹兵营死伤过半,残部只得撤回后方。

    “对方战线出现了缺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153营!转换为行军纵队,向着缺口的方向,跟我冲啊!”

    残酷的战场上,一旦暴露出弱点,便会遭受到对方毫不留情的打击。其他几位营长也发现了缺口,几乎在同时发起了冲锋。

    炮击造成的重大伤亡已经严重动摇了联军左翼战线的士气,随着第三军残部发起冲锋,联军左翼的缺口被扩大了。突入缺口中的六个步兵营开始转而攻击联军战线的侧后方。

    “快看!咱们的步兵冲进去了!我们必须把握战机,绝不能让这缺口合拢,快跟上!吹冲锋号!”

    公国的两个龙骑兵中队也跟着冲入联军左翼的缺口,这些龙骑兵同时精通骑马作战和步战,随身带着一根便携式的拴马桩,可以随时下马作战,他们对着敌方侧翼开枪,然后迅速上马转移,这些龙骑兵在联军阵线的后方制造了致命的混乱。

    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国部队涌入缺口,联军的左翼阵线开始崩溃,许多步兵横队被骑兵逼迫着转换成方阵,这些人员密集的方阵成了公国炮兵的活靶子。

    达利·艾因富特少校扶起一位受伤倒地的龙骑兵,把他交给手下人照顾,这时,中路阵线方向传来了一连串军号声,即将崩溃的联军左翼部队开始交替着互相掩护,他们抛下被包围的友军,开始撤退。

    满脸烟尘和血污的嘉文上尉兴奋地大叫:“这信号我知道!他们撤退了!天呐!他们撤了!一切都结束了!”

    远处,公国的高级军官在一处陡坡上汇合,第三军军长,年迈的罗兰德·嘉斯帕元帅和其他三个军的军长站在一起,遥望着联军有序的后撤。

    “文官侍从,开始记录。”老元帅掏出一只古旧的怀表,看着它说道:

    “1703年4月2日,17时30分,我们占领了赛托维兹村附近的全部战场,敌我均遭受重创,联军的部分主力已经撤回贵族同盟领土,北方边界可以平静一阵子了。”

    广袤的原野上,到处都是燃烧的野火,伤者的呻吟声不绝于耳,尸枕狼藉。满是破洞的军旗斜插在土地中,夕阳的余晖照射在亡者的面颊上,黑色军装的公国士兵和白色军装的联军士兵像兄弟一般相拥在一起,他们仍旧保持着殊死搏斗的姿势,指甲深深陷入皮肉,温热的血液还在缓慢流淌,逐渐变得干涸、冰冷。

    “一场惨胜,但总算是……赢了。”老元帅呢喃道,他摘下自己的船帽,将手按在胸口,低头为亡者默哀。

    “赢了?您太谦虚,怎可如此轻描淡写?”一位年轻的军长兴奋地大叫:“不……绝不仅仅是赢了。这是光辉的胜利,伟大的荣耀!可炫耀一辈子的功绩!我的乐队呢?快过来!演奏《荣耀属于我们》,都愣着干什么呢?”

    另一位军长命令道:“诺特医官,带着你的军医们,看看那边还有没有活人,不止咱们自己人,联军的士兵也要救,善待他们,给将死之人一口酒喝。”

    一支骠骑兵中队催动着口吐白沫的战马,从前线回来了,为首的上尉将一大把折断的军旗扔在地上,向着军长们报告:

    “我们骑兵师还能动的人马都去追击逃敌了,敌军已经溃退到河对岸。看呐,这是教皇国和骑士团国的十七面军旗!”

    话音未落,前去追击的骑兵师主力归来了,他们在原野上纵情恣意地狂奔,挥舞着掠来的战利品。

    附近的步兵们也加入这场狂欢,他们扔起自己的平顶军帽,高举着步枪欢呼:

    “瓦尔斯塔公国万岁!米德奈特公爵万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