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代游龙〕〔终极吞噬进化〕〔武侠宇宙美食家〕〔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流浪之城〕〔见习死神系统〕〔机甲战团〕〔茅山女道士〕〔武动之武祖再临〕〔萌仙医世〕〔重生六零有空间〕〔异形烈狱〕〔超级红包群〕〔总裁太要命〕〔二货系统之闪耀天〕〔残明虎啸〕〔超神学院之万界商〕〔清宫娇宠:皇上,〕〔重生甜妻:墨少轻〕〔诱爱成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49) 秘密会面
    1704年1月3日,瓦尔斯塔公国领地,洛瓦希尔城。

    凛冽的寒风袭来,洛瓦希尔城的大街上行人稀少,前几天刚下过大雪,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孩子们绕着新堆的雪人追逐嬉戏。

    城内一座豪华宅邸的院外,一位男子刚下马车,此人身披黑色毛呢外套,宽大的兜帽遮住面容。

    他小声地和豪宅门口的两名卫兵交谈了几句,其中一名卫兵进入豪宅通报情况。

    黑衣男子在门外等待,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着,过了一会,一位仆人迎了出来,黑衣男人递出一张小纸条,对方看过之后,指引他进入豪宅大门。

    他们进入宅邸,穿过空旷的厅堂,上了二楼,在一扇高大的橡木门外停下,仆人轻声扣门,朝着门内说道:

    “威斯特亲王阁下,您要见的人来了。”

    “请进!”门内的人说道。

    仆人推开门,里面的房间巨大且装饰华丽,一进屋就能闻到高档熏香的味道,优雅的弦乐合奏相伴耳畔,阳光被厚厚的窗帘遮住,配合恰到好处的烛光,营造出了一种奢靡轻松的气氛。

    一位年长的微胖贵族男子正坐在沙发上,此人贵为皇亲国戚,正是现任瓦尔斯塔公爵的哥哥威斯特·米德奈特亲王。

    他一只手搂着漂亮女人,另一只手握着高脚杯。仆人走到他身旁,耳语了几句。

    威斯特亲王点了点头,说道:

    “我有些正事要处理,乐手们可以离开了。”

    乐师班子的成员朝着亲王屈身行礼,带着他们的低音提琴和竖琴离开了房间。

    “还有你,小妞,从我腿上起来,和他们一起走吧。”

    女人不悦地看着亲王,耍起了小脾气,她没有起身,开始气鼓鼓地撒起娇来。

    威斯特亲王不耐烦地从兜里掏出几枚闪亮的银星钱币,扔到女人的手里。

    “小妞,给你这个,拿着它走吧,我对你很满意!”

    女人接过银币,欢欣喜悦地把钱塞进束紧的胸衣,她站起身来,屈身吻了亲王的脸颊,随后快步走出了屋子。

    无关人员都陆续离开房间,只剩威斯特亲王和他的贴身男仆。

    黑衣男子卸下了戒备之心,他伏下腰恭敬地行礼,拉下了兜帽,露出面容,以恭敬的语气说道:

    “威斯特亲王阁下,鄙人是新上任的贵族同盟国联络官迪克少尉,以密探的身份来到贵国,我谨代表四国联军的领袖们,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很荣幸能为您服务!”

    “哎!”

    威斯特亲王叹了口气,说道:

    “真是可笑啊,敌人反而更懂得讲礼貌,只有你们这些偷偷摸摸的密探才知道尊重我。

    我们这里净是些势利小人!整天围在我弟弟身边,阿谀奉承,活像一群该死的……嗡嗡叫的苍蝇!

    没人拿我这个亲王当回事,明明我才是米德奈特家的长子,这可真是不公平,不是么。”

    一袭黑衣的迪克上尉狡黠地笑着说:

    “您的弟弟贵为瓦尔斯塔公爵,一位强国的领袖,当然受到人们的追捧。

    但是嘛,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大人是我们四国联军的敌人。

    我们支持的是您,自然对您格外尊重,威斯特亲王阁下,我们用金钱交换您的情报,用金钱换来您对我情报部门的庇护。利益使然罢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哈哈,大家都是为了利益!实话啊!痛快!我喜欢你的直言不讳!

    仆人!给迪克先生倒上好酒,给他拿个座位来!”

    贴身男仆搬来一把雕刻华丽的高背椅,请黑衣男子坐下,然后又为他搬来小桌和酒具,斟上美酒。

    黑衣男子谢过之后,从袖子的暗兜里抽出一张纸,说道:

    “我们的尊重可不仅仅停留在口头上,而是真金白银的支持,您看呐,这是贵族同盟国的礼物,都在这张纸上,请您笑纳。”他说过之后,把纸递给仆人。

    威斯特亲王接过仆人递过来的纸张,戴上单片眼镜,看过之后,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这是一张瓦尔斯塔银行开具的通用支票,上面的金额是五万金盾,实在是一笔惊人的财富,他喜形于色,这下,自己奢侈的生活又有了保障。

    “我将会动用自己的关系,继续庇护你们密探的活动。联络官迪克先生,感谢你们的礼物,我正需要钱呢,前些日子赌博输了不少。”

    联络官迪克故作惊讶道:“您没有其他进项?”

    威斯特亲王苦笑着摇摇头:

    “难以想象,是吧?我贵为亲王,却还需要你们来供养,和你们认识之前,我过的是多么清贫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你是新来的联络官,对我了解不多,有兴趣听听我的抱怨和唠叨么?”

    “鄙人愿洗耳恭听。”

    “我身为米德奈特家族的长子,依照瓦尔斯塔民族的惯例,长子继承家业,公爵的位置原本就该是我的,但在我弟弟伊斯特出生之后,这一切美好的愿景啊……皆尽化为虚无。

    我这个弟弟啊……他从小就聪明,会说话,是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孩子,长大后呢,他成了个魅力非凡的公子,不仅精明能干、勤奋努力,还懂得节俭,因此他深受父亲的器重,内阁大臣们也都看好他。

    至于我嘛,原本还算是个优秀的长子,但是和这个天才的弟弟一比,就差得远了,只能望其项背。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活在我弟弟伊斯特的阴影里,人们对他的夸赞就像一把把尖刀,猛戳着我的心房,令我度日如年、痛苦不堪。

    后来呢,我变得有些心灰意冷,沉溺于酒色之中,父亲一怒之下,剥夺了我继承人的位置,我弟弟伊斯特坐上了公爵的位子。

    好吧!既然他比我优秀,那就让他去劳烦国事把!我自己去找乐子还不行么?

    我原本是想作个安逸的亲王,决心不再过问政事,平平淡淡地过一辈子,玩个痛快!但是,连这点愿望都被我那优秀的弟弟给毁了!

    他声称要减少公国王室经费,把钱都花在国家建设上,他自己愿意过那种苦行僧似的清苦生活,随他去,但是他逼着我也和他一样节衣缩食!

    这个混账东西!他把我的年金削减了三分之二!那可是父亲留给我的专项津贴,他没有权那样做!

    我甚至雇不起一位好点的花匠,连饮食起居都够不上亲王应当享有的档次,当时的我,比某些乡野小贵族还穷。

    我可是亲王啊!我姓米德奈特,古代皇帝的后裔!蓝血贵族!名头是多,可我活的却很没面子,连一辆新马车都买不起,联络官迪克先生,你可知这是多大的屈辱?”

    迪克少尉露出同情的样子:“亲王陛下,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我深表同情,您本应过得更好的。”

    威斯特亲王激动地拍着桌子,喊道:

    “伊斯特这混蛋,我已经放弃了权力,把一切都让给了他!他竟然连这点年金都舍不得给我,我可是他的亲哥哥啊!

    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整天喊着要统一半岛,复兴帝国,去他妈的!都是做白日梦!

    我真是后悔,当初不应该轻易放弃继承人的位置!害得我现在一无所有。”

    迪克少尉用黑色的衣袖遮住下颚,轻轻咳了一声,以试探的语气低声说道:

    “亲王陛下,如果……您还有机会呢?”

    威斯特亲王满脸的疑惑:

    “什么机会?”

    “坐上公爵位置的机会,得到统治权力的机会,改变您命运的机会!”

    “哈哈,你小子快别他妈开玩笑了。现在我弟弟的位子坐得相当安稳。

    他打了胜仗,他那脾气古怪的漂亮女儿刚和商人之王联姻,瓦尔斯塔公国国力正盛,就算他要退位,也是他的两个儿子优先继承,后面还有一个女儿等着,永远轮不到我这个被遗忘的大哥!”

    “亲王阁下,我说的机会不是等来的,而是争取来的。”

    亲王脸色一沉:

    “联络官迪克先生,虽说你送来的礼物让我很是高兴,但如若你再继续胡说八道,我可是真的要发怒了。”

    “不,亲王陛下,您误会我了,我并没有胡说八道,我在传达大陆各国君主的意志!一项四国联军的新计划!

    “计划?”

    “是的,这是一项联军的秘密计划;我们会出高价雇佣最强的暗杀组织,干掉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在同一天干掉他的三位继承人,动用你们国内反战派的力量,保送您坐上瓦尔斯塔公国统治者的位子。

    亲王阁下,我今天来拜访,不只是为了送支票而已,情报部门吩咐过我,时机已经成熟,让我把这项秘密计划告知于您,这才是正事!”

    威斯特亲王被吓得怔住了,全身静止,仿佛一座人形雕像,他手中的高脚杯掉了下来,绯红色的酒渍扩散开来,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浸染出一片红晕。

    亲王的嘴唇颤抖着,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

    “你……你们这是……要……要杀了……我弟弟,还有……他的孩子们?扶持我当公爵?”

    “正是如此!”

    迪克少尉的面容显得冷峻异常,他观察着这位昏庸无能的亲王,等待他下一步的反应。

    威斯特亲王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急得在原地转圈,他突然停下来,大声说道:

    “我的天呐!你们疯了么?咱们不是说好的么?你们出钱,我提供情报和庇护,我可没有说过要夺权!这是政变!这是背叛,这是……杀死血亲?这……这是……弑亲的行为!大逆不道!大逆不道!一切都好说!快让他们停下来!”

    亲王揪住了迪克少尉的领子,后者无奈地摊手,说道:

    “对不起,亲王陛下,这事情已经由不得您了。在我出发之前,四国联军的首脑们已经开过会了,会议中大家达成了共识。”

    “真该死!这些乱来的混蛋!快告诉我!他们在会议上都说了些什么?”

    “各国首脑一致声明,为了维持欧拉西斯大陆的和平稳定,为了防止瓦尔斯塔帝国死灰复燃,您弟弟的统治必须被终止!

    目前的战事对我们联军很不利,不是真的打不过,而是各国都不愿意投入更多本钱。

    但我们有更好的解决方法,那就是您,我们联军的朋友,威斯特·米德奈特亲王阁下,如果您坐上公爵的位子,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逼我做弑亲者?我虽然恨我弟弟,但也不至于杀了他!该死!这可真是……大逆不道,大逆不道!我绝对不同意!快让他们停手!”

    “不会有人指控您弑亲,我们会让公爵的女儿当替罪羊,内阁中会有人站出来指控戎装公主的。

    想想看,一位觊觎王座的私生女,况且还有她身负邪恶女巫血统的民间传闻,怎么想都是她干的。

    邪恶血统的私生女联合自己的富豪丈夫弑亲篡夺王位,再没有比这更精彩的剧情了,都能排成戏剧了,哈哈哈。”

    迪克少尉说得兴起,小酌了一口美酒,继续说道:

    “等到内阁大臣们对公主发起嫌疑指控,然后他们会派检察官前往半岛南部缉拿戎装公主夫妇,可检察官不会出发,前去那里的将是我们的佣兵部队,都是全大陆顶级的凶悍杀手。

    杀掉公主和她丈夫兰福德伯爵,除掉最后的隐患,死人不会为自己辩解,罪责都会归结到她们头上。会有少数人为其伸冤,无所谓,大多数人会说公主夫妇畏罪自杀,朝她们的尸体吐唾沫,哪里都是这样,人们乐于看到高高在上的显贵跌落谷底,民众总是愚蠢的,不是嘛。

    您看呐,此次政变计划酝酿已久,多么周全,您只需坐在豪宅里享乐,等待继位,我真是羡慕死了,这世上还有这等便宜事。”

    迪克少尉的话语逐渐变得无礼起来,威斯特亲王怒目瞪视着对方:

    “你们……就不怕我去告诉我弟弟?你就不怕今天离不开这里?”

    黑衣密探摇摇头,摊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哎!别这样哦,咱们是朋友,那样做会害了您自己。”

    “来人呐,给我抓住这黑衣人,他是敌国的密探!”威斯特亲王大喊,却无人应答,只听得钟表滴答滴答,整座豪宅维持着可怕的寂静。

    黑衣密探面无惧色,冷笑道:

    “这也多亏了您的庇护,如今的瓦尔斯塔公国境内,我们的人已经无处不在,比如……”他做了个手势。

    亲王的贴身男仆突然立正,向着黑衣密探迪克少尉敬了个军礼,然后他转身走了几步,拉开厚重的窗帘,窗外的园丁正望着屋内,园丁的一只手隐匿在披风里,仔细一看,其掌中握着的……赫然是一支卡宾枪。

    威斯特·米德奈特亲王被惊得浑身颤抖,他双腿脱力,一下子瘫坐在地毯上,强烈的恐惧感和负罪感冲击着他的内心:

    “身边早已被布下天罗地网……父亲说的没错……我真是愚蠢……不配统领国家……”

    “亲王陛下,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刺客已经在前往米德奈特堡的路上了,您尽可以在这里等着好消息。”

    亲王的声音里带着绝望的哭腔:

    “我真后悔认识你们这帮密探,后悔出卖公国的情报给你们,后悔给予你们庇护,我还天真地以为那些国王、皇帝、教皇要拿我当朋友,没想到啊,到头来,我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工具?哦,老天,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们是诚心诚意把您推上公爵的宝座,您不会做傀儡的,放心吧,您绝对拥有实权!只要您继续做联军诸国的朋友,这些我都可以保证,亲王阁下。”

    亲王用微弱的声音喃喃道:“我……绝对无法接受……”

    “这完全可以理解,踏着亲弟弟和亲侄子侄女们的尸体坐上王座,我知道,这的确让人难以接受。”

    他话锋一转:

    “但我相信,等您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权力,您的看法会发生改变的。想想您弟弟对您的所作所为,还有他发起半岛统一战争的行为,为了圆他的皇帝梦,多少人倒在了战场上。他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咱们。”

    威斯特·米德奈特亲王不再说话,只是瘫坐在原地,神情变得木讷呆滞。

    迪克少尉恭敬地向亲王行礼告辞:

    “尊敬的亲王阁下,很抱歉,我得走了,还有公务要处理。我个人强烈建议您练习一下痛哭的表情,在您弟弟、侄子、侄女的葬礼上做好表演,我想这并不难,您是无辜者。毕竟这些刺杀行动确实并非您本人的意愿,全是我们为您考虑的结果。”

    迪克少尉拉高了衣领,用兜帽遮住面容,再次化身为神秘黑衣人,他走到门口,转过头说道:

    ”再见了,亲王阁下,等到我们下次见面,恐怕我就得称呼您为公爵陛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娘娘有点懒〕〔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异凶录〕〔我家王妃初养成〕〔观火〕〔末世文明守卫战〕〔越云歌〕〔黑金世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