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都市之修真归来〕〔武神天尊〕〔兵王隐花都秦风〕〔重生家中宝〕〔踏星〕〔盛世凰谋:天妃〕〔抗战之铁血山河〕〔崩坏神话〕〔我是系统管理员〕〔强势锁爱:总裁大〕〔帝临星武〕〔奶爸有植物系统〕〔重生之魔教教主〕〔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五行御天〕〔打铁女帝〕〔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我突然就无敌了〕〔梦镜传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50) 政变
    1704年1月5日,瓦尔斯塔公国首府,米德奈特堡。

    近卫军胸甲骑兵排成纵队,紧跟在两位王子身后,骑士们头盔顶部的红色羽饰随着战马的颠簸不住颤动,亮如明镜的华丽胸甲闪耀夺目。

    这支队伍的中心是公爵的豪华马车,车身表面镶满了彩色琉璃、宝石以及金箔。车体由六匹长有漂亮鬃毛的重型挽马牵引,左右各有数名高级军官保护,负责维持秩序的近卫军步兵分别在两翼列队,阻挡那些过分靠近的民众。

    约翰·米德奈特王子以及帕托·米德奈特王子分别乘骑白色和棕色神骏,骑行在队伍最前端。

    两位王子频频向民众挥手致意,他们继承了午夜家族特有的灰发灰眼,两人都身形健硕且仪态优雅,华丽的骠骑兵制服修身得体,更显年轻男性的魅力。

    两位王子引领着这支壮观的队伍,沿着米德奈特堡第一大街缓步前行,两侧房屋的窗棂上挂满鲜艳的飘带和旗帜,彩条和花瓣漫天飞舞,街道两侧也挤满了热情的市民。

    面对英俊的王子,就连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淑女们也彻底没了矜持,她们推搡着近卫军士兵组成的人墙,朝着两位王子喊叫,只求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位矮胖姑娘用力把身前的士兵推开,她高声喊道:

    “王子陛下!看这边!看这边啊!求求您了!就一眼!”

    约翰王子转过头,用深湛的灰色眼眸望向她,对她报以浅笑,王子伸手扯下马鞍上的一条深蓝色丝绸勋带,向这位狂热的胖姑娘抛去。

    胖姑娘攥紧了勋带,将其塞入裙服的暗兜内,以防被其他女士夺走,她兴奋得几近昏厥,身边的人们赶忙将其扶住。

    约翰王子的笑容令少女们更加疯狂了,要不是有近卫军礼兵维持秩序,车队肯定早已寸步难行。

    内政大臣和军队高层骑行在公爵随行队伍的尾端,彼此攀谈。

    西蒙·加利埃尼元帅抽了口烟斗,一脸轻松地说:

    “老兄,这场面让我感觉自己年轻了,仿佛时光倒退了似的,两位王子像极了公爵年轻时的样子,女士们也和当年一样疯狂。”

    听他说话的近卫军将军则显得忧心忡忡:

    “西蒙元帅,您倒是笑得起来,看呐!我的手下被这些疯婆娘撕扯得不成样子,那些军礼服可是造价不菲!

    哼!这都怪公爵陛下,他不让我们对民众动粗,结果么,每次护送任务都有士兵被人潮踩踏受伤,有些市井流氓拿准了我们不敢还手,竟然趁乱抢夺士兵的枪械,真是胆大包天,肆意妄为!

    您一定要对公爵大人提起这事!”

    西蒙元帅笑出了声:

    “哈哈哈,我同情你们,老兄。上了战场负责攻坚战,下了战场被群众殴打,还奉命不能还手。

    不过嘛,话说回来,公爵陛下真是形象宣传方面的天才,他把每次出行都当做宣传王室形象的机会,所以才把两个帅气的王子安排到队伍前面。

    我的老伙计啊,就连两位王子都耐心取悦民众,你们就别抱怨啦。看看今天这场面,陛下多受民众拥戴,我们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是啊,谁能想到呢,就在几年前,陛下统一半岛的计划还被报社批评,说那是冒进虚荣的痴心妄想,做白日梦。

    现在嘛,白日梦竟然快要成为现实了,统一半岛、复兴帝国再也不会被说成痴心妄想。自从古瓦尔斯塔帝国覆灭以来,过去几百年了,从未有哪一任公爵能做到如此丰功伟绩,公爵陛下理应享受民众的欢呼。”

    这时,队伍突然停止了前进,一位近卫军骑兵上尉从队伍前方奔来,他勒紧缰绳,向着队伍尾端的将军元帅们报告:

    “诸位大人,前方有事故发生,路被堵住了,王子陛下吩咐我们等待交通疏导,队伍会停留一段时间。”

    西蒙元帅皱了皱眉:“什么?有事故发生?这可是首都的第一大街!这么宽的路也能被堵住?”

    骑兵上尉解释道:“大人,有两辆运酒桶的大车横在了路中央,其中一辆车翻倒了,货物掉落,滚动的酒桶砸伤了牵引另一辆车的骡子,赶车人也受了伤被抬走送医了,只剩下赶车人的女儿留在原地,那小家伙急得直哭,完全不知所措。王子亲自带人去清理道路了,请您放心。”

    与此同时,队伍前方。

    帕托王子和约翰王子下马查看状况,事故现场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木头碎屑和稻草,碎裂的木桶不断渗漏出葡萄酒来,在道路低洼处积出一片玫红色的酒池,被砸伤的骡子倒在地上,发出刺耳的痛苦嘶鸣。

    “这畜生救不活了,给它个痛快吧。”一名骑兵少校检查了骡子的状况,随后得出结论。

    帕托王子点头表示同意:“这叫声真让人难受,让这可怜的家伙解脱吧,交给你了,少校。”

    少校走到自己的坐骑旁边,从马鞍侧面的枪套里抽出一支新式卡宾枪,他熟练地装填好了弹药,抵近瞄准骡子的头部,随后扣动扳机。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硝烟散去,骡子停止了嘶鸣,仍旧圆睁着眼,鲜血和脑浆流了出来,和地上的葡萄酒混在一起。

    赶车人的女儿眼看着军人们用帆布拉走骡子的尸体,她哭得更厉害了。

    约翰王子俯身安慰道:“小家伙,别怕,我们这是为它好,来,伸手!拿着这丝绸手绢,漂亮吧?送给你了。对了,你父亲呢?”

    女孩攥紧华丽的丝绸手绢,抽泣着说道:“王子陛下,我父亲从车上摔下,腿部受了伤,他被送到附近的医护站了。”

    “他会没事的,放心吧!我们的人会帮你把剩下的酒桶送到酒馆的。你父亲会得到一头新的,健康强壮的骡子,你家的生意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我以王子的身份向你保证!”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谢谢您,陛下!”

    见到王子如此温柔地对待平民女孩,周围的民众欢呼着鼓起掌来。

    就在此时,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从大车后方钻了出来,在场的近卫军官兵迅速围拢在两位王子周围,警觉把手按在佩刀柄上,直到那乞丐跑远了才放松警戒。

    “没事,大家放松点,不要紧张……”帕托王子的话刚说道一半,队伍后方出事了,公爵马车的方向突然喊声大作,官兵乱作一团。

    远远听见有人叫喊:“紧急戒备!有人用有弩箭射击马匹!陛下的马车不能移动了!有暗杀者!全体都有!紧急戒备!”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另一个声音喊道:“坡道上有三辆大车冲下来了!拦不住了!快!保护陛下!”

    两位王子齐声惊道:“父亲!”

    前边事故堵住道路,又有车冲下坡道,这难道是巧合?王子们感觉到事情不对头,互相对视一眼,赶忙翻身上马。

    突然,王子们身边的数十个酒桶突然爆炸了!赶车人的小女儿瞬间化为灰烬,恐怖的烈焰高达十几公尺!飞溅的碎石和烟尘遮天蔽日。

    与此同时,坡道上冲下来的三辆大车直撞向公爵的马车,近卫军士兵反应迅速,他们举枪击毙了拉车的驮马和蒙面的赶车人,但那三辆大车依靠下坡的冲力继续前进,完全无法阻挡。

    “来不及躲开了!把陛下拉出来,快啊!”一位军官声嘶力竭地喊道。

    军人们打开车门,完全顾不得礼数,粗暴地抓住公爵的胳膊,把他拽下了马车。

    而此时的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还因为昨日的劳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他把车队出行的一切琐事交给两个儿子处理,他自己则打算在车内小憩片刻,此刻他睡眼朦胧,昏昏沉沉,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爆炸的巨响惊醒了公爵,他惊讶地望着队伍前方升腾起的巨大火球,一下子便清醒过来:

    “天呐?这……这?……怎么回事?约翰……帕托……快!来人呐!救救我儿子!”

    公爵话音刚落,从坡道冲下的大车重重地撞在豪华马车的侧面,大车上的木桶滚落,随即又是一场剧烈的爆炸。

    等到硝烟逐渐褪去,木头碎片、衣服以及人的身体仍在燃烧……

    路面上血流成河,有些被炸飞的肢体过了好一会才坠落下来,重重地砸在被烧黑的石板路上,被烧得焦黑的尸体冒着烟,官兵们惊诧的吼叫和伤者凄惨的哭嚎交织在一起,混乱不堪。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前一刻还是旌旗招展,漫天花瓣,美好的景象转瞬即逝,现在,整条街道如同炼狱一般,充斥着绝望和死亡。

    队伍尾端的高官们并未收到波及,老元帅西蒙·加利埃尼满眼噙满泪水,他不顾旁人劝阻,冒着可能再次发生爆炸的危险,直接向着爆炸的中心地带冲去。

    他用马刺强迫坐骑越过火焰,紧咬着牙,激动得浑身颤抖,一副悲愤交加的神情,恶狠狠地咒骂道:

    “是谁干的?混账东西!……真是无耻!这是谋杀!谋杀!该死的懦夫!怎么能这样?看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

    像他这种历经风雨的老帅当然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些什么。

    此时,就连街边某些目不识丁的醉汉都看出来了,大车上某些酒桶中存放的绝不是美酒,而是……满满的……火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十宗仙王〕〔未来交响曲〕〔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不完美艺人〕〔大楚怀王〕〔修仙超级英雄〕〔山村小神医〕〔王者尖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