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老公宠萌宝〕〔钢铁蒸汽与火焰〕〔林云〕〔顶级神豪〕〔明廷〕〔萌妻十八岁〕〔暗恋成欢,女人休〕〔极品上门女婿秦浩〕〔张牧〕〔强悍人生〕〔王者之路〕〔白轻悦顾瑞泽〕〔顶级神豪林云〕〔艾泽拉斯新秩序〕〔快穿女配有点萌〕〔贴心萌宝荒唐爹〕〔无双庶子〕〔暗月纪元〕〔唐思雨邢烈寒最新〕〔最强武林盟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53) 神迹初现
    一位杀手发现了远方山脊上蠕行的火光,随即吼道:

    “妈的!不好了!头儿,快看那边,宪兵队来了!”

    杀手头领拿出单筒透镜,向着山脊眺望:

    “有可能更糟,或许还有伯爵的私人卫队。

    所有人!停止进攻!到院子里集合,看好所有窗口,别让目标跑了!”

    地板的破洞和窗口不再有敌人出现,兰福德伯爵把干草叉扔在地上,疲惫不堪地瘫坐在窗边。

    他还想再看一眼山脊上的希望之光,可刚一探头,几枚弹丸呼啸着飞来,掠过他灰白的头发,击中了窗棂,吓得他赶忙伏倒。

    伯爵匍匐这爬行到夫人身边,帮她包扎肩部的枪伤。

    伯爵夫人终于放松下来,把沉重的军刀掷向地面,锋利的刀尖牢牢钉在地板上,刀锋布满卷刃和豁口。

    疲惫和伤痛使得她宏亮的嗓音变得虚弱:“夫君……他们好像放弃了……”。

    只听得楼下传来粗嘎的声音,是带头的杀手头领发话了:

    “哼!早就听说过午夜家族戎装公主的名头,我还以为是公国的宣传手段,原来还是有些真本领的嘛,竟然守住了我们的猛攻。

    不过嘛,你这漂亮的小娘们儿,也别高兴得太早了!就现在而言,你的救兵还远在天边呢!

    小公主!哪怕你是个半神的杂种,也终究也只是个娘们儿而已!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去死吧!啊哈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过后,院子里传来大量人员的脚步声,逐渐变得嘈杂起来。

    兰福德伯爵冒险探头向下张望,他看到杀手们正在楼下集合,忙碌着到处堆积木柴,泼洒火油。

    “哦!天呐!不!不!不!他们要放火!”

    (一切……都要结束了么?)他绝望地想。

    (我一生纵横商界,功成名就,已无任何遗憾,只可怜我美丽高贵的妻子……和她肚腹中的孩子。哦!神呐!我愿献出一切,只求换她们平安!)

    兰福德绝望地祈祷,而老天并没有回应他的诉求,窗外飘来焦糊刺鼻的气味,豪宅一层已被烈焰完全吞没,阁楼里一下子变得暖和起来。

    身体暖了,心却冷了,救兵还远在天边,而致命的火焰却近在眼前,一切生的希望已经断绝,只剩绝望。

    “亲爱的,很抱歉没能保护你,这都怪我!我们应该住在城堡里,而不是这所郊外的豪宅。

    是我的过错,我没有考虑周全,对不起,至少……在最后……给我一个拥抱,一起上路吧。”

    兰福德伯爵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温热的眼泪流淌着,他缓缓伸手,把爱妻拥入怀中。

    拥抱之后,他平静地说:“冰冷的刀锋好过火焰的灼烧,我们一同自尽吧,至少能少受些苦头,用你的军刀。”

    他伸手去拿染满血迹的刀柄,却被妻子拦住了。

    “夫君,我的军刀是用来杀敌的,我父亲曾对我和哥哥们说过,自尽是逃避现实、怯懦的体现,且毫无意义。“

    “但是……被烈焰烧焦的死法太痛苦了,我无法忍受……”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双目圆睁,低头默视着地板,丈夫的话似乎令她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

    她呢喃道:“夫君,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些,被活活烧死……是怎样的痛苦,我的母亲就是这样走的。”

    他握住丈夫的大手:

    “有些事情啊,我一直都没告诉你。

    我继承了母亲的名字,还有她的记忆,那种剧痛……哎!”

    她轻叹一声,很快又抬起头,语调变得决绝起来:

    “不……不!我绝不会让那种悲剧重演,决不能让我的丈夫……还有咱们未出世的孩子……被烈焰炙烤……不!绝不能延续那种惨剧!绝不!”

    她猛地摘下脖颈上那条古朴的三色项圈,那是母亲留给她的,项圈整体由黑铁、圣金和秘银三种材料拼接而成,其上镌刻着古老的符文,显得神秘而又庄重,她用手指轻捻项圈金色的部分,口中念诵起古老的语言。

    随着她的念诵,圣金材质上的一段符文发出光亮,整条项圈像是活过来似的,古老的力量从中倾泻而出,项圈在她手中微微颤动。

    “夫人,你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我不明白……你……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这玩意怎么发光了?这项圈……不是你的嫁妆么?”

    公主没有理会丈夫的提问,专心去做手头的事,完成仪式之后,她重新把项圈戴在脖颈上,右手搭在丈夫肩头:

    “当我还小的时候,母亲曾对我说过,我只有半神族裔强悍的体质,却没有古代魔法方面的天赋,必须借助强大的法器来施法。

    这项圈就是母亲给我的临别赠礼,如你所见,我有三次机会施展古老的神迹,但必须以生命力量作为代价,使用起来必须慎重。

    我想,现在是时候冒险了,抓紧我!夫君,我要你集中精神,心中想着你舰队所停泊的港湾,不要有其他任何杂念”

    眼前的奇异景象震撼着兰福德伯爵的心灵,他知道妻子拥有午夜家族的蓝血神裔血统,也知晓她那超越凡人的强悍身体,但这些花里胡哨的咒文和魔法完全不同,完全超越了他对已知世界所有的认知。

    他完全不懂妻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他张大嘴巴,惊诧到了极点,仿佛置身于某个怪奇幽幻的梦境之中。

    (老天,这一切都是真是的么?难道这是一场梦?)他想道。

    萨兰托斯公主看到丈夫神情恍惚,她的语调略显恼怒和责备:

    “快别胡思乱想了!按我说的做,只管去想你的舰队,去想那码头!”

    熊熊燃烧的火焰已经蔓延到了四楼,整座宅邸即将垮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萨兰托斯公主抓紧了丈夫,大声吼出了最后的古老咒文:

    “kdoola misdiss tonoova enpidas!”

    一道温暖辉耀的金光逐渐包围了夫妻二人,他们在一瞬间从阁楼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地上的干草叉和军刀。片刻之后,整栋豪宅轰然倒塌,灰烬和火焰飞溅起来,映得周围的夜空泛起一片橘红。

    他只记得自己身处一条奇异的隧道,妻子拉着自己在其中飞行穿梭……

    等到兰福德伯爵清醒过来,他惊讶地发现,冰冷的海风正在吹拂自己的面孔,港湾里停泊着强大的自由贸易同盟舰队,身边的妻子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珠,面孔煞白,显得极为憔悴。

    “这……这……这是圣卡斯雷亚港!天呐!这是怎么回事?这是神迹!我们得救了!我们得救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猜测一定是神灵倾听到了他的祈愿,这时,身边的妻子突然晕倒了,他赶忙扶住,一只手托着她的头。

    她那薄薄的双唇间流出蓝色血液,脖颈上项圈的光芒逐渐暗淡下来,恢复了平时那种晦暗无光的状态。

    妻子一向充满活力,远离伤病,还从未见过她像现在这般虚弱无力,仿佛什么东西在一瞬间吸走了她的生命力量。

    “哦!天呐!你没事吧?快醒醒,亲爱的!别睡着了!”

    伯爵焦急万分,他担心妻子因失血过多而死去,决不能让她失去意识,他使劲地摇晃着妻子的身体。

    银灰色的眼睛慢慢睁开,惨白的面庞有一种病态的美,她朝着丈夫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口中呢喃:

    “我……成功了吗?咳!咳!”她咳出几口淤血,继续说道:“只是没想到会消耗如此巨大,我们现在在哪?安全了么?”

    “哈哈!你没事就好!当然,我们安全了,亲爱的。诸神庇佑!我敢说连教皇都从未见过如此伟大的神迹!

    那些混蛋家伙统统消失不见,我们现在身处圣卡斯雷亚港,这里有我的雇佣兵和水手,整个自由贸易同盟舰队都是我的!再也没人敢伤害咱们了,等我把你安顿好之后,我要派出得力的手下,抓到那伙恶徒还有指使他们的家伙,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我发誓!”

    “还好成功了……以我的能力也只能传送到这么近的地方。”萨兰托斯公主如释重负,在丈夫的搀扶下站起身,只觉得从筋骨到内脏再到皮肤,没有一处不在剧痛。

    为了施展这远古的神迹,真是代价不菲,这具神裔躯体究竟遭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害,凡人无从知晓,只有她自己才会懂。

    兰福德伯爵搀扶着妻子缓慢前行,为了防止她睡着,口中念叨个不停:

    “看到那边的建筑了?我的舰队司令就在那里,放轻松,慢一点,慢一点,别急。我搀着你去那。

    诸神保佑!咱们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