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快穿之谁要和你虐〕〔上铺是个禁欲系男〕〔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华娱之疯狂年代〕〔娱乐之电视台大亨〕〔无敌幸运帝〕〔我有一张沾沾卡〕〔我的抖音太无敌〕〔狩猎志〕〔隐富小农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54) 疑云
    圣卡斯雷亚城港口,自由贸易同盟舰队总部大楼内。

    兰福德伯爵和伯爵夫人在杀手的围攻下逃出生天,终于抵达这个安全的壁垒,得以疗伤恢复。

    伯爵急切地想要确认自己的孩子是否平安,总部大楼医务室的医生们紧急会诊,最终给出了好消息:公主肚中胎儿安全无恙。

    伯爵激动地和每一个医师握手,“太好了!谢谢你们!”随后他进入诊室,在一旁查看妻子的伤情。

    一位医生礼貌地致歉:“公主陛下,尊贵的伯爵夫人,为了取出弹丸,我必须剪下您睡袍的一部分布料,会有失礼之处,恳请您的谅解。”

    “无需多礼,尽管去做吧。”

    伯爵夫人倒是豪爽的很,丝毫也不介意在陌生人面前衣不遮体,她饮下一杯热茶,感觉暖和多了,任凭医生裁剪自己的衣物。

    被蓝血浸染的衣料已经逐渐干涸,医生小声嘟囔:

    “哦,我的天呐,这世上真有蓝血贵族……神裔血脉!我还以为是传说,今天可真是开了眼了……这可……怎么下手呢?”

    伯爵夫人无奈地摇头:

    “这位先生,无需惊讶,我和平常人的构造也没什么不同,您就像处理普通伤兵一样。

    请您不要把当做怪物看待,谢谢您了,拜托!”

    医生充满歉意地低下头:“对不起,陛下,是我多嘴了,我去拿麻醉剂,您稍等片刻……”

    “站住,用不着那玩意,麻醉剂会让人变得麻木、笨拙,如今事态紧急,我需要时刻保持警惕,以防不测,你就直接动手吧!”

    “那好……如果您受不住的话,随时可以喊停。”

    这位医生的手法相当熟练,他先用手术刀切开伤口,随后找到嵌入血肉与肩胛骨之间的弹丸,拿出专用的钳子牢牢夹住弹丸,用力将其拔出,“乒”地一声扔到一旁的托盘里。

    看着沾满血肉的弹丸,在一旁观看全程的伯爵心痛极了,自己的爱妻贵为一国公主,竟要遭受如此苦痛折磨。他宁愿自己来承担这一切,他不忍再看,默默推开诊室的门,离开了。

    医生用外科剪刀清理掉坏死的组织,然后用沾满了碘酒的棉花填满伤口消毒,通常来说,这是最为痛楚的步骤,他感觉到伯爵夫人的身体微微一颤,此后她便稳稳坐住。

    难以想象,一位养尊处优的公主竟能忍受如此剧痛。

    这位医生的印象里,最为强悍的要数那些私掠舰水手,就算是这些大海上的勇士,也难免在伤口消毒时发出最为凄厉的惨叫。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端端正正地坐在病床上,治疗全程一声不吭。

    (真不愧是午夜家族的后代,拥有“戎装公主”那样绰号的女人啊。)医生在心中暗自感叹,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取出消毒棉球之后,医生细心地缝合了伤口,随后用浸过草药的纱布层层包裹。

    “公主陛下,我必须提醒您,像这样深的伤口,一定会留下伤疤。”

    他知道,贵族女士们酷爱露出背部的漂亮晚礼服,只要一想到公主这绝美的背部会留下一道难看的疤痕,他就感觉很难受。感觉像是珍贵的瓷器被磕出来一道裂纹似的。医生频频摇头,身为一名完美主义者,最难接受这种瑕疵,对此事感到极为惋惜。

    “无所谓,这伤疤将是我引以为荣的勋章之一。”公主轻描淡写地答道。

    听得如此回答,医生对她的敬佩之心更盛,甚至可以说是崇拜了。

    若是别人像她这样说,只会让人觉得虚伪做作,令人心生厌恶,但她是何许人也?她是午夜家族凶猛的母夜鸮,身负神裔血脉,亲自与强大的四国联军战斗、屡建奇功,在战场上无情地收割敌军的头颅,这种人绝不会说出半句虚妄之言。

    包扎好伤口之后,公主谢过医生,随后起身,迈开一双雪白的长腿,走出了诊疗室。

    她换下那身几乎被撕烂的睡袍,沐浴之后,她挑了一身华丽的船长制服穿上,虽然气色仍显虚弱,但往日英姿飒爽的形象已经恢复了大半。

    一小时前,自由贸易同盟舰队司令官哈蒙德将军被仆人叫醒,他收到了伯爵大人遇袭来到港口避难的消息,这位将军匆忙穿戴整齐,连夜赶回了舰队总部大楼,他所效忠的领主兰福德伯爵和伯爵夫人萨兰托斯公主已经在会议室等他了。

    “相当抱歉!伯爵大人,公主陛下,属下姗姗来迟,让您们受苦了。”

    “这怪不得你,无需为此致歉。“公主活动了下肩膀,“另外,你手下的医生相当不错,伤口处理的很好,记得给他赏赐。”

    “哦,您说的一定是欧文医生,他原本是医学院的教授,经常帮我们治疗重伤的水手,他退休以后,我就把他返聘到舰队总部医务室了,能为您疗伤是他的无上光荣,感谢您的夸奖,公主陛下。”

    “嗯,咱们来说正事吧,哈蒙德将军。”兰福德伯爵问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几个小时,天都快亮了,你的人有没有打探到公国境内到底出了什么事?米德奈特堡方面有消息传来么?”

    “很抱歉,大人,我只收到了您和夫人来到舰队总部避难的消息,其他的还一无所知。”

    “这样啊……那你先去休息把,我再召集其他人去调查……”

    “等等!”伯爵夫人突然开口。

    “哈蒙德将军,你麾下的舰队需要多久可以起航,我指的是长途远航,装满补给和弹药的那种。”

    (妈的,这女人要干什么?)将军心道,他保持着恭敬和微笑,眼睛却看向兰福德伯爵,等待上司的指示。

    伯爵知道妻子总有她自己的考量,而事实证明她的建议总是对的,于是他朝自己的海军司令点了点头,让他回答妻子的问题。

    哈蒙德将军从墙上取下港口地形图,将其平摊在伯爵夫人面前:

    “陛下,自由贸易同盟舰队分散在多个港口,如果您说的是停泊在本地的船舰,我想想啊……有七艘三桅战列舰,剩下的大型武装商船和巡洋舰、护卫舰共有二十艘,其余小船舰不计其数。我们原本就有训练计划,现在开始准备的话,最迟明天傍晚即可远航。”

    “很好,本地的这些船就足够了,哈蒙德将军,你现在就去叫醒那些船长和水手,让他们去准备,距离天亮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伯爵夫人望向窗口,外面仍是漆黑一片,她转过头继续说道:”明天傍晚之前,我要所有能动的大型战斗船舰全部准备妥当,满载弹药和补给,可以做到随时出发。航行的目的地我还不确定,明天我再告诉你,将军,我说的这些能做到么?”

    哈蒙德将军显得有些迟疑,再次望向伯爵。

    兰福德伯爵朝他点点头:“按照我夫人的要求去准备吧,出航产生的费用我全部批准了,事后我再给大伙发一万金盾的额外补贴。”

    “遵命!大人,事不宜迟。

    我现在就去把那帮船长从烟花巷里拽出来,泼点冷水让他们醒醒酒!”

    他只想说笑一下缓和气氛,可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平时随便惯了,竟然忘记了公主陛下也在场,哪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语?只觉得自己丢尽了脸。

    “哦……这……对不起,原谅我,陛下,我就是个粗人,不会说话,我……这就去。”说完话,这位海军司令羞红着脸,关上门走了,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兰福德伯爵苦笑着目送手下离开,无奈地摇摇头:“亲爱的,你有什么计划?为什么要舰队出航?难道你想要从海上进攻袭击咱们的仇家,到底是谁如此大胆?告诉我吧。”

    “不,夫君,我并不知道对手是谁。

    只是……我一直忐忑不安,应该是有大事发生了,或许……天呐,我真的不敢想下去了。总之必须考虑到最坏的可能性。

    我要舰队准备出航是因为海上比较安全,如果形势逼迫我们暂且逃避或迅速转移,乘船是最好的选择。”

    “对此我也完全同意,必须保证你的安全!但我嘛……我得留在这,要让自由贸易同盟进入战争状态,得尽快召集佣兵部队,除了佣兵头子……还有其他商会的朋友,以及那些走私贩子和海盗船长,连盗贼公会都用得上,这次的危机非同小可,总之要动员一切力量。”

    “我不是个好妻子,你却处处容忍我……为我拼命……”

    “公国无事自然是最好。但如若真的发生不幸,我绝不会逃避!我发誓!一定会为了公爵、为了你!我亲爱的夫人!也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会战斗到底,哪怕耗尽我一生的积蓄也无所谓!”

    萨兰托斯公主凝视着伟大的兰福德·奥纳西斯,自由贸易同盟的创始人,商人之王,也是自己的丈夫。

    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慢慢地爱上了他,这个比她父亲都要年长的男人,他的话语如此坚定决绝,令她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

    (谁说政治联姻都是冰冷无情的?)

    伯爵走上一步,以拥抱回应妻子的凝视,吻她的脸颊,为她拭去泪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