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都市之修真归来〕〔武神天尊〕〔兵王隐花都秦风〕〔重生家中宝〕〔踏星〕〔盛世凰谋:天妃〕〔抗战之铁血山河〕〔崩坏神话〕〔我是系统管理员〕〔强势锁爱:总裁大〕〔帝临星武〕〔奶爸有植物系统〕〔重生之魔教教主〕〔最强特种兵之战狼〕〔五行御天〕〔打铁女帝〕〔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我突然就无敌了〕〔梦镜传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56) 黑衣骑士
    孤独的单桅帆船朝着陆地缓缓驶来,水手们抛下船锚,船停泊在一处早已被废弃的破败渔港中。

    三匹骏马被人从船舱里牵出来,踏着木板来到陆地,随从为其摘下眼罩,绑好鞍具,挂载上行囊,旁边的三位骑士也在整理行装。

    准备万全之后,船上的人目送三位骑士绝尘而去,望着他们消失在道路尽头。

    领头的骑士身形高大,身披黑色呢子大衣,高耸的兜帽遮住其面容,两位干练的随从紧紧跟在后面。

    当天傍晚,他们已经深入内陆极远,在一座恬静的小镇里落脚。

    这一路上,领头的高大骑士从未揭开兜帽,一到酒店就钻入房间,一切杂务全部交由两位仆从处理。

    三个昼夜的长途跋涉之后,一行人终于眺望到一座要塞城市的巨大轮廓,那便是瓦尔斯塔公国首府——米德奈特堡。

    他们来到城郊的乡村,显然,政变发生之后,这里一直充斥着紧张的气氛,到处张贴着警告标语,路上时常会出现警察和宪兵组成的巡逻队,于是,骑士们远离大路,穿越田垄小径,数次躲避盘查,终于有惊无险地抵达了米德奈特堡城下。

    两位随从躬身向黑衣人告辞,他们翻身上马,返回半岛南部复命去了。

    头戴兜帽的黑衣人拴好马匹,将行囊藏匿在路边的杂草堆中,然后迈着大步,独自向城门方向走去。

    此时正值非常时期,城门处的卫兵们格外地警惕,他们索要每一位入城者的身份证明,仔细检查每个人的面容,与张贴在城外告示栏处的通缉令进行比对。

    高大的黑衣人走向人群,恰好目睹一场纠纷,一位水果商贩和顾客厮打起来,黑衣人藏在看热闹的人群后面,她拉紧了兜帽,向上拽了拽围巾,只露出一双深湛的银灰色眼眸,暗中观察起众多的告示栏。

    所谓告示栏就是几块巨大的木板,上面密密麻麻地贴满了通缉令,足有几百张之多。

    被通缉者多半都效忠公国南部的自由贸易同盟势力,从海军上将到城邦主人,从海盗船长到佣兵头领,全部被冠以“戎装公主叛党党羽”的罪名。

    黑衣人走到最大的一个告示栏旁边,这上面张贴着几位叛党主犯的通缉令,最上面的一张用醒目的大字赫然标注:

    “政变主犯: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公爵大人的私生女,十恶不赦的弑亲者,其罪行包括密谋杀害两位王子和公爵大人,妄图发动政变成为女公爵,经大法官审判,宣判其死刑。如有知情者提供信息帮助逮捕该主犯,可领取赏金十万金盾。”

    戎装公主的头像被人用红色油漆划上刺眼的了十叉,并在旁边用醒目的红字标注:“该主犯已被公国特派专员杀死,赏金作废。”

    公主的通缉令上沾满了臭鸡蛋和烂菜叶,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食物腐败的气味。

    旁边两张主犯的通缉令分别是公主的丈夫:“自由贸易同盟会长,圣卡斯雷亚伯爵兰福德·奥纳西斯”,以及公主的老师“国立军事学院院长,金湖宫首席军事顾问,陆军元帅西蒙·加利埃尼”。

    黑衣人在告示栏附近稍作停顿后快步离开,她绕开城门,沿着高耸的城墙下方行走,直到一处无人僻静的角落才停下。

    她用力抛出锋利的爪钩,将其牢牢固定在城垛上,然后抓紧绳索,双脚蹬着城墙向上攀援,手脚蕴含的力量宛若公牛般强悍。

    墙上的卫兵们丝毫没有察觉到,一道黑影已经悄然无息地从他们身边掠过,动作像猫一般迅捷,从城墙上轻柔地跳到城内的一处房檐上,凡人的身躯绝对承受不住这种高度带来的冲力,

    黑衣人似乎对这座城市了若指掌,她略作观察,随即以惊人的敏捷身手在米德奈特堡那些古老的屋顶上连续跳跃穿梭,避开了布满街道的巡逻队,仅仅一小时就抵达了这座要塞都市的中心——金湖宫。

    黑衣人隐藏在金湖宫围栏外的树林中,驾轻就熟地找到了金湖宫排水系统的入口。

    她掏出一把巨大的黑铁钥匙,打开生锈的铁栅栏门,只身前往黑暗的世界,深入这巨大的地下迷宫。

    她似乎不需借助光亮就能看清道路,一双银灰眼眸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在一片腐烂的淤泥中寻到一道铁门,这里正是一处古老隐秘的暗道,直接通往金湖宫内部,黑衣人拿出锈迹斑驳的钥匙,打开这厚重的铁门,消失在了这黑暗冗长之隧道的深处。

    此时,金湖宫的疗养院内,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正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他浑身的肌肤被烧得焦黑,一些肌肉组织外露,脓液从中渗出,散发出腐败的气味。他失去意识已经有一周时间,除了偶尔张开青紫的嘴唇说说梦话、偶尔发生痉挛之外,便再无其他反应。

    “哦,不要走,艾琳小姐……我辜负了你……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不会离开这小屋,绝不……”公爵呓语道。

    “又说梦话了。”

    “公爵陛下在说些什么?”一位内阁大臣用手绢蒙着脸问。

    威斯特·米德奈特亲王掩着鼻子做出痛苦状,摇了摇头:

    “我可怜的弟弟,显然,他身陷噩梦之中,遭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我不忍心再看了,咱们走吧。”

    亲王和大臣们离开之后,医生为公爵敷了药,护士撬开他的嘴,给他喂食富含营养的稀粥。

    “亲王有令,所有人都离开这间屋子,公爵陛下需要安静静养!”一名军官推开门吩咐。

    “可是……陛下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闭嘴!这是亲王陛下的命令,他就是下一任公爵,你们只管听命便是!”

    医生和护士们面面相窥,叹息着离开了,只剩公爵一人躺在病榻上,安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片刻之后,门外传来两声闷响,黑衣人跨过两名卫兵的身体,她走进病房,轻轻地关上了门。

    她摘下兜帽,褪去围巾,露出自己的真容,正是传言中早已死去的戎装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十宗仙王〕〔未来交响曲〕〔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不完美艺人〕〔大楚怀王〕〔修仙超级英雄〕〔山村小神医〕〔王者尖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