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美时代〕〔天策大明〕〔黑暗的苏醒〕〔都市最强仙尊〕〔薪火苍穹〕〔都市透视医尊(都〕〔都市红粉图鉴〕〔颤抖吧,渣爹〕〔楚臣〕〔大国基建〕〔长乐歌〕〔九劫道生〕〔别叫我歌神〕〔重生之最强星帝〕〔重生黑客女王〕〔真实末日游戏〕〔三圣石〕〔农家娇女〕〔我从凡间来(这个〕〔奶爸有植物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57) 因父之名
    印象中的父亲……是多么伟岸的形象,而现在的他看起来既丑陋又恐怖,闻起来像是渔民们扔到下水道里的鱼内脏,那种令人作呕的腐臭,她在欧肯贝尔会战的战场上也闻到过,那正是死亡的味道。

    她一点也不嫌弃面前这副恐怖腐臭的身躯,白皙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公爵满是汗珠的额头。

    (父亲啊父亲,我抛弃所有理智,不顾一切地赶来这里,就是怕失去你,诸神庇佑,但愿这项圈的能力已经得到恢复。)

    她心中如此默念,一边祈祷着一边试图发动项圈中的古代魔法,不幸的是,古朴项圈上的符文并未发出光芒,这个强大的法器仍未准备好被再次使用。

    (老天啊!求求你!求求你!我需要奇迹!怜悯我吧!救救我父亲!他是我唯一的血亲!我不能失去他!)

    而奇迹终究没有降临,一切都维持着可怕的安静。

    希望落空,公主急得发了狂,她不断地尝试启动项圈,换来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每一次尝试都极大的伤害着她的身体,蓝血从眼睛、耳朵、鼻孔和嘴里流出,本就白皙的肌肤变得更加苍白,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美。

    终于,她消耗了太多的生命能量,筋疲力竭地瘫坐在父亲的病榻边,像个凡人一样无力地哭泣。

    万念俱灰之际,熟悉而又虚弱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是你?……我可爱的小麋鹿……是你么?”

    (只有父母才知道我这小名。)公主兴奋起来,费力地撑起身子。

    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睁开疲惫的双目,端详着女儿的面庞,口中发出干涸虚弱的声音:

    “我亲爱的小麋鹿啊……你绝对想不到……我在梦中和你的母亲再会了……我宁愿留在那里,就让这梦成为永恒,远离尘嚣,不再醒来,但是……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的哭泣。”

    公主泪如泉涌,紧握住父亲那仍旧完好的左手:“父亲……我的哥哥们……他们……”

    公爵哀怨地叹了口气:“哎,我知道,你的哥哥们……帕托和约翰……他们已经死了。

    我的记忆停留在爆炸的一瞬间,我明白……没人能从那地狱中生还。这场袭击一定是四国联军所为,我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您猜的没错,父亲,他们扶持您哥哥威斯特亲王做了傀儡!现在形势严峻!

    但请您相信我,父亲大人,一切还未结束!等我的项圈恢复力量,我就能把您的身体治好!咱们父女同心,一定能把叛徒和敌人统统击败,我会帮您实现梦想,父亲!答应我,再多坚持几天就好!就几天!”

    温暖的大手抚摸着她的额头。

    “小麋鹿啊,我的宝贝女儿,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知道,我感觉到……每一次呼吸都愈加艰难了,我已时日无多,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但我没有遗憾,能在死前见你最后一面……”

    “绝不!我绝不会让那发生的!”

    “有些话我早就想对你说了……对不起!我亲爱的小萨兰托斯。

    你继承了母亲的半神裔名字,有着和我一样的眼眸和头发,当你降临到这世上之时,我却没能尽到父亲的责任。

    我只求在死前得到你的宽恕,为了我的梦想,我剥夺了你爱情的自由,把你嫁给一个老商人,把你像商品一样卖掉了……天呐,我怎么能这么做!为了权力……我是多么的……鬼迷心窍,求求你,原谅你这自私的老父亲吧。”

    “不!不要向我道歉!您从没逼我嫁人!这都是我自愿的!我爱他!还怀了他的孩子,您知道的。他也真心待我,为了我,他毫不犹豫地向全世界宣战!”

    “那就好……可以放心的走了……咳咳,我的小麋鹿啊……乖女儿,像我们的家徽一样,像夜鸮一样凶猛顽强,战斗到最后吧,聚集起瓦尔斯塔的英雄们……让正义之士团结起来……击败阴谋家,答应我……继承我的位置,实现我的梦想,去追寻那无上的荣光,为了瓦尔斯塔……”

    公爵的眼睛越睁越大,意识却渐渐模糊起来。

    “醒醒啊!父亲!千万别睡着了!”

    公爵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发出了最后的梦中呓语:“亲爱的艾琳小姐,我来找你了……”

    (他把我当成了母亲……完了……气息越来越弱,至少让我送他离开。)

    她抱着父亲,记忆里,父亲一直都是个高大强壮的人,从未像现在这般虚弱,这身躯正在失去温度,逐渐变得冰冷,一双灰眼失去了神采,他走了。

    (再见了,爸爸,愿你前往最美的梦境,和妈妈在一起。)

    她伸手为父亲阖上双眼,吻那冰冷的额头。

    虚弱的身体和悲伤的情绪麻痹了她的感官,没有发现危险正在临近,巡逻队发现了门口被击晕的卫兵,很快,大批卫兵涌入房间,黑洞洞的枪口和明晃晃的刺刀层层叠叠,将她围在中央。

    一个熟悉的粗嘎声音响起:“终于见面了,公主陛下,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竟然有人能从那场大火中逃出来,不过对于一位女巫来说,的确有可能,你说对吧?哈哈哈哈!”

    “咳咳……是你?是你带人袭击伯爵府邸?是谁……咳咳……指使的你……”

    男子没有理会虚弱的公主,转头对着手下们说道:

    “看好了,小子们,这屋里的都是证人,这可太令人震惊了,戎装公主竟然亲自来刺杀一位可怜的垂死之人,私生女杀死她的亲生父亲!真是令人唏嘘,禽兽不如!小子们!把这邪恶的女巫捆上,关进铁笼子里,给老子严加看守,可别让她再施巫术跑了!”

    公主朝着此人怒目而视,面前这些卫兵根本不是金湖宫的人,都是阴谋家的走狗,谋害哥哥们和父亲的帮凶!

    “咳咳!要不是我耗尽了体力……咳咳咳……我一定要把你们……砍成碎片!”

    “哈哈哈哈哈!哦?我没有听错吧?这半神小杂种在威胁我?哎呦!我好害怕啊!”男子笑道。

    他的部下们也都笑了起来。

    “你这凶残的小娘们儿,闹够了吧。兄弟们,把她捆起来,等到了地牢里……呵呵,到时候嘛,随意你们处置。”

    卫兵们带着邪恶的笑容向她靠近,其中一人掏出了粗麻绳。

    公主试图反抗,却是徒劳,浑身上下使不出一丝力气,很快被粗麻绳捆了个结实。

    几名形貌猥琐的卫兵趁机对她动手动脚,粗糙的手伸进衣服,胡乱揉搓。为首的军官对着她的膝盖猛踢一脚,她再也支撑不住,头颅重重砸在地上,颧骨外的肌肤被磕破流血,众人猛拽绳子,粗暴地把她向门外拖行。

    头颅撞在门框边上,眉骨破裂,她望向父亲的遗体,用尽最后的力气怒吼:

    “以我米德奈特家族的荣誉起誓!以我父亲的名字起誓!此仇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十宗仙王〕〔未来交响曲〕〔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不完美艺人〕〔大楚怀王〕〔末世理科男〕〔修仙超级英雄〕〔山村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