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红包群〕〔总裁太要命〕〔二货系统之闪耀天〕〔残明虎啸〕〔超神学院之万界商〕〔清宫娇宠:皇上,〕〔重生甜妻:墨少轻〕〔诱爱成瘾〕〔三升湖〕〔重生之独宠蓁皇后〕〔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61) 傀儡的垮台
    1704年2月7日,瓦尔斯塔公国首府——米德奈特堡,金湖宫议事大厅

    在政变之后的大清洗中,大量支持公主的官员和仆从被关进监牢,金湖宫内的空气变得压抑,看不到希望,如同窗外阴霾的天空一般。

    由于人员匮乏,宏伟的厅堂无人打扫,桌椅被胡乱堆砌在角落里,烛台上遍布蛛网,这座以华丽著称的宫殿变得阴森可怖。

    这天,几名仆从推开通往议事厅的大门,做了些简单的清洁工作,瓦尔斯塔公爵即将在此召开内阁会议。

    与会者包括新继任的威斯特·米德奈特公爵,以及多位重臣、高官、高阶军官和议会代表,会议气氛显得异常之沉闷。

    陆军总司令奥森格雷亲王穿着一身黑色军礼服,胸前戴满闪耀的勋章,他指着桌上的地图,讲解道:

    “一切都糟透了,公爵陛下,今天又有三座城镇落入敌手,有十余位高级军官带兵叛逃,毫无疑问,叛军推进的速度加快了。”

    陆军参谋总长巴蒂斯特伯爵点了点头,补充道:

    “陛下,我得到的消息同样不好,在南面,叛军推进的速度超出预期,在东面,由贵族同盟国、希尔维尼亚帝国、弗兰迪亚教皇国、克鲁赛德骑士团国组成的四国联军正在集结,如果他们突破防线,很有可能威胁到首都的安全。”

    威斯特公爵扶着额头,掩住半张脸孔,眼睛紧闭,一副绝望的神情:

    “巴蒂斯特伯爵,我刚继位的时候,咱们还占有绝对优势,这才一个月时间,怎么就全面崩溃了?你们到底会不会打仗?”

    “陛下,很抱歉,我们的许多军官和士兵都加入了叛军,我想,这与叛军发动的舆论攻势有关。”

    “舆论?”

    威斯特公爵瞥了一眼桌对面的宣传部长丹尼尔爵士,显露出质疑的神情。

    对方连忙摆了摆手,一脸无奈地辩解:

    “陛下……请恕我无能为力,兰福德伯爵收买了几乎所有报社的编辑,这些该死的家伙……眼看战事对咱们不利,逐渐倒向了叛军一边,我真的是尽力了。”

    公爵攥紧拳头,骂道:“哼!一群废物!那么海上呢?至少我还有机会从海上撤离到殖民地?”

    海军上将瓦莱罗轻咳一声,起身答道:“公爵陛下,我们的海军虽然强大,但要同时对付自由贸易同盟和四国联军的舰队,明显很不现实,我们的大部分战舰都被封锁在港口中,动弹不得……”

    威斯特·米德奈特公爵拍案而起:“妈的!一群酒囊饭袋!”

    众臣低着头,全都默然不语,会议大厅寂静得可怕。

    公爵颤抖着举起杯子,喝了口红茶,茶水洒得满桌子都是,他愤怒地叫嚷:“别以为我看不出,你们在消极应对!故意贻误战机!你们都背叛了我!”

    这时,一位蓝衣侍从凑上来擦拭桌上的茶水,并且对着公爵耳语了几句,其他人都警惕地盯着,这位神秘的蓝衣侍从显然是公爵的亲信,一直与他寸步不离。

    蓝衣侍从的话显然刺激到了公爵,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完全忘记了要小声交谈,对着那位侍从吼道:

    “什么?你们怎么能这样?利用了我,又把我当做弃子?”

    奥森格雷亲王忽地起身,指着公爵身后的侍从质问:“该死的,你这家伙……整天鬼鬼祟祟的跟在陛下身后,给我老实交待!你到底是谁?”

    “大人……我只是公爵陛下的机要顾问而已,陛下现在心情不好,说了些不理智的话,谁还没有情绪化的时候呢?请您不必在意……”

    海军上将瓦莱罗怒道:“你小子骗谁呢?混蛋!说出你真实的身份!我们一辈子为午夜家族誓死效命,怎能容忍你这家伙在陛下身边进谗言?”

    威斯特公爵察觉到了气氛不对:“都给我闭嘴!这人是我的亲信,要骂他也得是我来,用不着你们去质疑!”

    “陛下,对不起,为了这个国家,我们需要得到真相!”几位重臣都站了起来,气势咄咄逼人。

    “你……你们……这是要造反?卫兵!卫兵!人呢?快进来逮捕叛徒!保护你们的陛下!保护我!”公爵紧张地朝门外大喊,然而并没有卫兵出现,只有可怕的寂静。

    “天呐,我的亲卫队在哪?快来人啊!!!”

    “别担心,他们好得很,陛下,都被锁在某处安全的屋里里。”

    “这会议是陷阱……你们要怎么样……我警告你们,我可是瓦尔斯塔公爵!你们发过誓要为我效忠!你们的荣誉心呢?都扔进下水道了?”

    “陛下,我们怀疑您遭受外敌的挟持,今天,我们必须弄清真相,请您配合。”巴蒂斯特伯爵语调平稳地说。

    一名武官拔出了藏在桌子下的军刀,用刀尖抵住那位蓝衣侍从的胸膛,质问道:

    “你这家伙到底是如何挟持我们公爵的,老实交代,不然就给你这里捅个窟窿!”

    那名侍从轻身叹了口气,转头面对威斯特公爵,冷冷地对他说:

    “哎,我的上司们怎么找了你这昏庸无能的家伙当傀儡?跟你说了,再等等,一定把你救出来,你呢?情绪失控,反倒喊了出来,把我出卖了!

    你这一无是处的家伙……”突然,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玻璃瓶,用手指拨开木质瓶塞,试图喝下里面的液体。

    “快阻止他!他想自杀!”

    武官眼疾手快,一刀刺穿了蓝衣侍从的手臂,他手指脱力,药瓶掉落到地上。

    奥森格雷亲王冷笑道:“小子,我佩服你!为了保护你主人的秘密,竟然如此悍不畏死。”

    “来人呐!给我带下去,严刑拷打!我就不信撬不开他的嘴巴!”

    几名近卫军士兵闻声而入,为首的大个子掷弹兵一枪托下去就把蓝衣侍从打晕,然后拖出了门外。

    公爵眼看着自己的亲信联络官被带走,知道一切都完了,傀儡被揭穿了面具,彻底没了尊严,他哭着向众人讨饶:

    “饶了我!一切都跟我无关,是他们暗杀了我弟弟和他的孩子们,是他们逼我继位!都是他们干的!我是被逼的!被逼的!”

    巴蒂斯特伯爵怒道:“说的没错,是敌国的阴谋,但都是你的软弱无能才让这些阴谋家得逞!

    我们真是瞎了眼,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发现真相!帮着你去迫害那些无辜的人们!

    看看这个国家!你弟弟把她带上巅峰,即将统一半岛,复兴我们的帝国!而你却帮助敌人毁了她!

    看看瓦尔斯塔公国!她在燃烧!她在哭泣!而你却说自己没有责任?”

    威斯特公爵的胖脸上挂满汗珠,被吓得哆哆嗦嗦:“我……我没有其他要求,看在我是午夜家族成员的份上,饶了我的性命……”

    “怎样处置您?哦,那轮不到我们说了算,只有午夜家族真正的继承人才能决定你这叛徒的命运!”

    奥森格雷亲王面带鄙夷地看着这位懦弱的傀儡公爵:

    “卫兵,把咱们的公爵陛下护送回金湖宫休息,他很累了,这都是为他好,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他外出,也不允许任何人前去探视!”

    “是!”卫兵们架起瘫倒在地的公爵,押送他离开。

    会议厅内的重臣面面相觑,海军上将瓦莱罗打破沉寂:“然后呢?现在怎么办?谁来领导国家?”

    “怎么办?”奥森格雷亲王拿起翻倒的茶杯,“审问那些密探,找出秘密地牢的位置,救出公主陛下,这样就有新的公爵了。”

    “她是个女人,而且还是……”

    “而且还是个私生女,那又如何?”亲王补充道。“你们别忘了,瓦尔斯塔的历史上有过许多女性领袖,她们做得相当出色。

    就目前来说,萨兰托斯公主是最佳选择,如果我们找个米德奈特家的远亲男性继位,你猜民众会怎么想?叛军会怎么想?”

    “我也同意亲王的观点,承认公主的继承权,就等于和叛军讲和!”巴蒂斯特伯爵点头赞许。

    奥森格雷亲王将剩下的茶水倒在花盆中,转身面对众人说道:

    “诸位,是时候结束内战,面对外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