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难为:Boss大人〕〔位面复制大师〕〔拯救大宋〕〔贵女惊华〕〔重生金山寺〕〔沧澜仙纪〕〔爱已将夜〕〔金融霸主之重生〕〔大宋男儿〕〔长生种〕〔赤兔记〕〔超级万能摇一摇〕〔五代游龙〕〔终极吞噬进化〕〔武侠宇宙美食家〕〔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流浪之城〕〔见习死神系统〕〔机甲战团〕〔茅山女道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62) 地牢
    矮胖粗壮的刑讯官戴着皮革面具,围裙和靴子上已经沾满了血渍,他伸出粗短有力的手,从木桶中抽出另一件铸铁打造的刑具。

    “真是条忠犬!都这样了还不张嘴,好吧,那我就夺走的你的光明!”

    冰冷的刑具向着眼珠靠近,“天呐,不要啊!我说!我全都说!把那玩意放回去,好吗?”囚犯绝望地求饶。

    经历了两天的严刑拷打,这位隶属于联军情报组织的联络官已经昏死过去许多次了。

    他被阉割,失去了半数的手指脚趾,牙也被拔掉几颗,就在刑讯者拿出了特制工具,准备摘走他一只眼球的时候,他终于忍受不住痛楚,交待了他们密谋发动政变刺杀公国王室,并威逼利诱威斯特亲王作为傀儡的事实。

    真相终告大白,威斯特亲王被剥夺公爵的头衔,被软禁起来,由内阁和议会暂时代行公爵的权力。

    瓦尔斯塔公国面临亡国之危,当务之急便是要推举一位新的公爵上台执政,这位继任者面临巨大挑战,一上任就要面对四国联军的大举进攻。

    傀儡政权倒塌,内阁重臣宣称支持戎装公主的继承权,瓦尔斯塔救国军彻底摆脱了叛军的身份,他们降下反叛的旗帜,重新向公国效忠,几天后,救国军的领袖们被热情的民众簇拥着进入米德奈特堡。

    由于金湖宫受到傀儡政权的控制,这座宫殿的宴会厅已经许久没被使用过了,这天,公国内阁高层在此接待了救国军代表。

    “别的都不急,我只想尽快救出我的妻子!”兰福德伯爵愤然:“她还怀着孕呢!这群狗娘养的叛徒!到底把她藏在了哪里?”

    “在背后操控威斯特亲王的联络官已经招供,他给出了一份联军密探的详细名单,我们的情报部门逮捕了其中一部分犯人,刑讯官正在不眠不休的审问,但这些人死硬得很,被打到晕厥都不肯交待……”

    这时,一位情报部官员推开了门,气喘吁吁地说:

    “诸位大人,有一个被打昏过去的犯人醒了,他交待了一切!说出了他们羁押政治犯的秘密地牢!”

    “太好了!派一支近卫军骠骑兵中队过去营救!记得叫上那几位宫廷御医,让他们带上医疗设备一同出发!诸神保佑!希望陛下没事!”

    兰福德伯爵、西蒙元帅、达利将军等人纷纷起身:“我们也去!”

    米德奈特堡的中心市场附近有个堆放垃圾的区域,由于政变与内战造成的混乱,垃圾迟迟得不到清理,卫生状况变得极为糟糕、满地都是腐臭变质的蔬菜和肉类,流浪狗到处乱跑。

    达利将军皱了皱眉:(谁能想得到,密探们把政治犯关押在最热闹的市场旁边呢?怪不得警察和宪兵们一直没有找到。)

    众人绕过垃圾堆,进入一条隐秘的暗巷,人声惊动了巷子里的瘟疫大军,肥胖巨大的老鼠奔涌而出,负责带路的情报部特工踢开了一堆木箱,露出后面的杂草,拔开杂草之后,锈迹斑驳的井盖终于显露出来,原来这就是地牢的入口。

    一位近卫军骑兵上尉拿出撬棍打开了井盖,令人作呕的气味从黑暗的井口中喷涌而出,比垃圾场的味道还要糟糕。

    尽管如此,众人丝毫也不介意,心中挂念妻子的兰福德伯爵显得最为急切,他身先士卒,顶着臭味第一个爬下梯子,达利将军等人迅速跟上。

    火把照亮了黑暗的地下世界,前进十多米之后又迎来一道铁门,情报人员拿出工具,只用了一分钟就把锁撬开。

    门里就是关押政治犯的牢房,湿漉漉的墙面上挂着常亮的煤油灯,光亮下能看清另一侧是一眼望不到边界的铁栅栏,走廊上空无一人,显然看守者得到消息已经逃跑了。

    犯人们听到声响疯狂地敲击着铁门边框,以嘶哑的嗓音嘶吼:

    “混蛋!您们想饿死我们么?快给我们吃的!”

    达利·艾因富特将军认出了其中一位囚犯:“你是……金湖宫御厩大臣鲍德温男爵?”

    狭窄囚室里的人蓬头垢面,穿着一身破烂的贵族华服,他把脸贴近栏杆,迅速认出了栅栏外的面孔。

    “达利·艾因富特?西蒙大人的学生?你一定是站在公主那边的,你能来,那么说明……傀儡政权倒台了?天呐!哈哈哈哈!诸神保佑!听到了么?我们得救了!兄弟们!”

    牢房里一片欢腾,犯人们用锁链砸着栏杆,欢呼自由。

    “朋友,先别急着高兴,我问你,他们把公主陛下关在哪了?”

    “哦……陛下啊……她……哎!”

    形貌枯槁的鲍德温男爵突然变得阴郁起来,他朝着牢房深处的方向转头,悲伤地说:“他们把关键的政治犯囚禁在最深处……总有恐怖的声音从那边传来……我很确信他们遭受了虐待,而且我不确定那些人是否还活着……”

    “什么?我的老天啊!”兰福德伯爵听了之后急得发狂:“近卫军!到最深处的囚室去,给我仔细点,一间一间地找!赶快救出公出陛下!”

    很快,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找到了!我找到了!就在最深处的那间!情报员正在撬门锁!”

    众人向着声音的方向继续前进,听到些金属刮擦的刺耳响声。

    “我们打开门了,可是……天呐!我的天呐!快让御医过来!陛下需要救治!”

    等到众人赶到近前,栅栏上的门锁已经被撬开,大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战栗不已。

    兰福德伯爵轰然跪倒,老泪纵横,悲伤得几欲晕厥:

    “我的天呐!这些畜生!瞧瞧……他们对我妻子做了些什么啊!”

    这间牢房充斥着难闻的臭味,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被绑在木质十字架上,耸拉着脑袋,生死不明,旁边摆放着各类恐怖的刑具。

    她的衣衫几乎被撕成碎片,浑身沾满蓝色血迹,双手双脚均被连接着粗铁链的镣铐锁住,沾满污秽的长发披散开来,微弱的煤油灯光映着她肿胀的脸颊,显是受过殴打,嘴唇上的皮肤干裂剥落。

    听到响动,那双银灰色的眼睛缓缓睁开,无神地漠视前方。

    “水……”口中发出嘶哑微弱的声音:“水……我快要……渴死了……”

    大家看到衣不遮体的公主,都显得有些尴尬羞愧,纷纷转头避讳。

    兰福德伯爵紧紧抱住妻子,回头朝着众人怒骂:“妈的!愣着干什么?这时候还要什么礼仪廉耻?救命要紧!”

    一位近卫军战士迅速解下腰带上的水囊,递到公主嘴边喂食,情报专员很快打开了手镣脚镣,用匕首割开绳索,公主全身无力,迅速瘫倒下来。

    兰福德伯爵怜惜地接住妻子,为她裹上一层毛毯,平放在担架上,医生们立刻围拢过来。“她怎么样?”这位痛心的丈夫问道。

    宫廷御医查看了公主的伤势:“我不确定,但很可能有轻微骨裂,多处刀伤导致大量出血,总体伤情复杂,多处感染!“

    医生的表情变得极为惊讶:“等等……脉搏竟然如此平稳……简直难以置信!这才叫神裔血脉,真是涨见识!若是凡人早就死得透了。我们得赶紧把陛下送回疗养院!”

    兰福德伯爵哆哆嗦嗦地问出一句:“医生……我的孩子还好么?”看到妻子如此惨状,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宫廷御医重新戴上听诊器,用拾音器贴紧公主微微隆起的肚腹,随后惊讶地说道:“还能听到胎心在跳!真是奇迹!这种状况孩子竟然没事!放心吧,伯爵大人。”

    “感谢诸神!我的继承人还活着!“兰福德伯爵喜极而泣:”都给我快点!把我妻子送回金湖宫疗养院!绝不能让她在这鬼地方多待一分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娘娘有点懒〕〔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异凶录〕〔我家王妃初养成〕〔观火〕〔末世文明守卫战〕〔越云歌〕〔黑金世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