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五代游龙〕〔终极吞噬进化〕〔武侠宇宙美食家〕〔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流浪之城〕〔见习死神系统〕〔机甲战团〕〔茅山女道士〕〔武动之武祖再临〕〔萌仙医世〕〔重生六零有空间〕〔异形烈狱〕〔超级红包群〕〔总裁太要命〕〔二货系统之闪耀天〕〔残明虎啸〕〔超神学院之万界商〕〔清宫娇宠:皇上,〕〔重生甜妻:墨少轻〕〔诱爱成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64) 临危受命
    两小时后,金湖宫疗养院的大厅里挤满了人。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仍旧十分虚弱,她被绷带包裹得像个木乃伊,肩上披着一件她父亲穿过的军礼服,金色的流苏和绶带格外耀眼,肩章上的钻石五芒星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军事指挥权。

    她被丈夫搀扶着,高据在临时搭建的王座之上。

    来访者包括:内阁重臣、各主要部门的部长们、公国大法官及王家陪审团,各大贵族家主、新兴崛起的手工业资本家、银行家、瓦尔斯塔红衣大主教和高阶教士们、议长和议员代表,以及各党派代表,还有军队高层等各界人士。

    在这个并不宽敞的厅堂中,瓦尔斯塔公国的权贵们齐聚一堂,前来见证下一位统治者的诞生。

    这些人纷纷弯下他们高贵的腰,向着浑身缠满绷带的萨兰托斯公主躬身行礼。

    人们都清楚得很,眼前这位公主是米德奈特家族最后的继承人,即将成为下任女公爵,正因知道其中利害,众人无不尽显谄媚之态,争先恐后地献上祝福恭维之辞。

    环顾四周,观察着众臣的表情,她意识到,尽管自己显示出不凡的领袖气质,有些男人还是看不起她,在他们眼里,自己不过是个蛮勇无畏的蠢女人,只不过命好生在王室家族罢了。

    而在庸碌的贵妇人眼中,自己也不过是个异类,不去好好经营沙龙宴会,搞好社交圈子,只知道穿着光鲜亮丽的军服,整天舞刀弄枪。

    从好的方面来看,她也拥有众多坚定的支持者,许多内阁功勋老臣和年轻贵族都称颂她为瓦尔斯塔之光,前者认可她的领袖气质,而后者大多倾慕于她的美貌。

    萨兰托斯公主也拥有众多女性支持者,这位坚韧不屈的女战士是瓦尔斯塔妇女们的偶像,许多女性不安于当男人的陪衬,毕竟古瓦尔斯塔人有女性从军的传统,她们渴望从事被男人们垄断的行业,不甘心一辈子当家庭主妇。

    总之,这个大厅内支持她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

    (父亲啊父亲,给我力量,教我面对这一切,他们想要我言听计从,而我将遵从自己的内心行事,参照您的教诲而行。)她心中默念。

    公主的恩师西蒙·加利埃尼元帅为她简要地讲述了近期发生的一切,从瓦尔斯塔救国军的建立,一直讲到傀儡政权的倒台。

    大法官谨慎地询问如何处置威斯特·米德奈特亲王,这位亲王犯了通敌叛国的大罪,理应被处死,但他毕竟是米德奈特家族的一员,贵为王室成员,上一任公爵的亲哥哥,也是公主的血亲长辈。

    依照瓦尔斯塔公国律法,直系王室贵族处于特权阶层的金字塔顶端,享有大罪赦免的特权,可以免除重罪刑罚。

    大法官无权处置威斯特亲王,这位叛徒的命运,要由年轻的米德奈特家主——未来的女公爵来亲自定夺。

    疗养院大厅里变得安静起来,人们都静静在等待。

    未来的女公爵是仁慈包容?还是凶狠决断?她会如何判决?厅内的权贵们屏住了呼吸。

    “绞死他。“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轻描淡写地说出这句残酷的话来,在那惨白病恹的面庞上,寻不到一丝怜悯。

    “给他换上体面的衣服,饱餐一顿再送他上路。依照先祖的惯例,将他葬在米德奈特家族的墓地中,主教大人将会亲自为他祷告。

    把他的子女软禁在亲王府邸,为其保留一半的王室补贴,其余财产上缴国库。”她补充道。

    厅内群臣之中有人赞许地点头,也有人无奈地摇头,支持者赞她杀伐果断,反对者厌恶她残酷无情。

    (父亲教导过我,你永远无法满足所有人的心愿,若你试图去讨好所有人,那就无法获得任何人的好感。)父亲的教诲深深烙印在心中,萨兰托斯公主不断将其默念。

    谁也没想到,原以为最棘手的问题瞬间就解决了,威斯特亲王将为他的愚蠢背叛付出生命的代价。

    瓦尔斯塔公国陆军司令——奥森格雷亲王满意地点头,他还曾担心这位公主会优柔寡断,如今看来,此等担心纯属多余。

    “陛下,我们正在筹备您的加冕仪式,按照传统礼仪,瓦尔斯塔公爵的加冕礼耗资巨大,可目前财政吃紧,还需您特批拨款。”奥森格雷亲王说道。

    “不,停止一切筹备活动,我不需要什么冠冕堂皇的仪式来继承父亲的权力!”公主的回答甚为坚决。

    “我们的国土正被敌人践踏,所有资源都该用在战争,至于目前军费紧张的问题,我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您大可不必担心。”

    她转头看着自己的丈夫:“我丈夫的自由贸易同盟将会放出贷款,鼎力支持公国的各项事业。”兰福德伯爵回以肯定的微笑,轻轻点头。

    “陛下英明!知道以实务为重,但继承公爵爵位非同小可,至少也该有个简单的仪式。”有人提议。

    “诸位,没有时间了,我看过地图,联军部队已经抵近我们的首都,如果你们非要个什么仪式才肯承认我的地位,那就今天吧,不知大法官阁下和圣堂教会的红衣主教大人是否认可?”

    “陛下,毫无疑问,根据瓦尔斯塔公国相关法律,您——萨兰托斯公主陛下确实是瓦尔斯塔公国王室的第一继承人,您的合法地位将会得到保证,更何况,这也符合民众的期望。”大法官说道。

    红衣主教也上前回应:“陛下,您是米德奈特家神裔血脉之继承人,公爵与半神隐士之女,两股神血在您体内交融,绝对的史无前例!

    您在战场上的英姿,简直就是女武神密涅瓦下凡!前线诸多将士愿意为此作证,我国的神迹鉴定委员会也已做出认证,经鉴定,您的力量却为神迹,那些针对您的控诉纯属污蔑,我国教会独立自主,不会受到外部势力的干扰。

    我谨代表瓦尔斯塔公国圣堂教会为您赐福,我愿为您涂抹圣油,毫无疑问,诸神定会赐我神力,为您祝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娘娘有点懒〕〔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异凶录〕〔我家王妃初养成〕〔观火〕〔末世文明守卫战〕〔越云歌〕〔黑金世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