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快穿之谁要和你虐〕〔上铺是个禁欲系男〕〔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华娱之疯狂年代〕〔娱乐之电视台大亨〕〔无敌幸运帝〕〔我有一张沾沾卡〕〔我的抖音太无敌〕〔狩猎志〕〔隐富小农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76) 大追击
    1704年4月13日,夜。

    史诗般的诺德河会战已告结束,瓦尔斯塔公国军反败为胜。

    胜利者占领了诺德河两岸的全部战场。

    为了扩大胜利成果,三十个中队的轻骑兵星夜兼程,连夜追击溃逃的联军残部,抓获了成千上万的俘虏,其中包括统帅四国联军的众多高阶军官以及大贵族,联军总司令,希尔维尼亚帝国的弗朗兹皇子差点被活捉。

    第二天正午,在近卫军仪仗队的簇拥下,瓦尔斯塔公爵萨兰托斯·米德奈特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巡视战场各处。

    此时阴云雾气早已散去,气温逐渐升高,战场上的尸体已经开始腐败发臭,紫青色的身体像是气球似的膨胀起来。

    蛆虫四处横行,远道而来的兀鹫和食腐鸦啄食着内脏,这些食腐动物在上空盘旋良久,眺望着愚蠢的人类互相残杀,只为等待这美妙的一刻,享受着这场死亡的盛宴。

    负责清理战场的将军向着公爵表达歉意:“非常抱歉,陛下,战场清理的工作进行得非常缓慢,干活儿的人太少,但尸体太多。”

    一位抬着担架的近卫军老兵说道:“好多伤员本来还有救的,但因为得不到救治,整夜都在流血挨冻。

    哎,我的兄弟都是这么死的,昨晚没找到他,天亮了才发现。

    他在冲锋时受了重伤,被压在马肚子底下一整夜,就在刚才死在这副担架上,死前还一直瞪着我,让我心碎。”

    公爵掀开了担架上盖着的帆布,死者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蓄着姜黄色的山羊胡,戴着铁盔,那双蓝眼睛仍旧圆睁着,不肯闭上。”

    老兵哭泣着说:‘’陛下,求您记住我弟弟,他叫嘉斯特·德瑞斯卡,一名近卫军胸甲骑兵下士,我俩都是来自赫提斯村的贫困农人,我这位兄弟一直都仰慕您的美貌和德行,他的心愿是给您一个吻手礼,可像我们这样的小兵,从未有机会接触到大人物。”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爵摘下三角帽,露出铁灰色的发髻,她低下头,在那冰冷尸体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随后她摘下皮手套,用纤细白皙的手指抚摸死者的面部,温柔地阖上那双圆睁着的蓝色眼睛。

    “我想,现在你兄弟的心愿完成了,我会记住他的,我发誓,要签订一个对得起瓦尔斯塔人民的合约,给每一位战死者家属双倍的抚恤金。”

    “感谢您的仁慈,陛下,我得去埋葬他了,告辞。”

    望着那位老兵蹒跚哀恸的背影,公爵朝着左右群臣说道:“记住,我们需要更多的军医,还有大批具备专业技能的护士,我知道现在国家很困难,但也请你们尽量去做。”

    臣属们纷纷回应:“遵命,公爵陛下。”

    一行人走到了战场的核心地带,在这片广阔的原野上,人和马的尸体层层叠叠,地上插满了破碎的旗帜和枪械刀剑,一门大炮的残骸上挂着某人的断手,可见昨日那场会战的惨烈程度。

    臭气熏天的原野上,许多随从开始呕吐起来,美丽的女公爵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她平静地吩咐:

    “仔细查看每个人的气息,看看还有没有生还者,把阵亡者的遗物收集好,交给他们的家人遗孀。

    另外嘛,敌军的遗体也要好好埋葬,我不容许盗尸者亵渎战士们的遗体,一经发现,直接击毙。”

    “谨遵您的命令,陛下,我会增派手下多加巡视。”

    《瓦尔斯塔新报》的一名战地记者紧紧捂住口鼻,似乎每走一步都要付出极大勇气。

    他踩到一块碎石,踉踉跄跄地险些摔倒,俯下来的脸孔正好面对着一双空洞的眼窝,看到无数蛆虫在里面蠕动,吓得他立刻直起身,剧烈地干呕起来。

    “呕!咳咳咳咳咳!诸神保佑!我的天啊!”

    奥森格雷亲王拍了拍这位记者的背部:“年轻人,你该庆幸战斗已经结束了,现在不会有人朝你开枪,这些尸体可不会突然爬起来捅你一刀。”

    “阁下……这里简直就是地狱!太可怕了!还有……这气味实在……呕!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公爵转过身,朝着记者说道:

    “不要回避,你该尽好自己的职责。用你的眼去看,用你的鼻子去闻,回到医疗站倾听那些垂死者发出的声音,然后用你的笔如实记录下这一切。

    先生,这世界不仅有鸟语花香,也有死亡和腐臭,作为媒体记者,你有义务让民众了解,我们为取得胜利所付出的代价。”

    “请问……咱们有多少人牺牲?”另一位记者问道。

    “经过不完全统计,约有24571名瓦尔斯塔公国军人在这场会战中献出生命,其中包括5位元帅,43位将军。”一位军官答道。

    “联军的损失呢?”

    “四国联军的损失尚且不明,由于联军大部队在溃退中被河流阻挡,许多人溺毙在湍急的河水里,他们的总阵亡人数应该超过了3万人,由于我军的追击还在继续,他们被俘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公爵带着众人在战场上巡视了一整天,直到夜色降临才带队返回。

    与此同时,瓦尔斯塔公国骑兵的追击仍在继续,并且持续了整整一周,后续部队也及时跟进驻防,位于半岛东部的贵族同盟国被这场大追击蚕食掉大片领土。

    联军残部一直逃到贵族同盟领地的心脏地带,依托几座要塞建立了起了一道冗长的防线,这才堪堪挡住了追击。

    公国的军队也已身心俱疲,不可能继续攻坚作战,双方只是隔空用大炮对轰。

    4月20日,海上传来捷报:

    公爵的丈夫兰福德·奥纳西斯伯爵带领自由贸易同盟舰队打败了四国联合舰队。

    被封锁在港口中的瓦尔斯塔王家海军得以解放,公国重新控制了领海的制海权。

    至此,四国联军在陆地和海洋均遭受毁灭性打击,短期内再也无力发动新的进攻。

    历经政变内战和诸国围攻的劫难之后,瓦尔斯塔公国像个大病初愈的巨兽,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