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红包群〕〔总裁太要命〕〔二货系统之闪耀天〕〔残明虎啸〕〔超神学院之万界商〕〔清宫娇宠:皇上,〕〔重生甜妻:墨少轻〕〔诱爱成瘾〕〔三升湖〕〔重生之独宠蓁皇后〕〔沙漠帝皇〕〔萌妻独宠:霸道老〕〔神秘老公霸道宠:〕〔我有无数神剑〕〔重生之玄学首富〕〔与你缠绵至白头〕〔墨伐〕〔日久成婚:独宠偷〕〔魔法师的降级日记〕〔鬼怪服务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77) 停战合约
    会战结束后的第8天,四国联军派出代表请求和谈。

    瓦尔斯塔公爵全权委托自己的外交大臣索斯盖特伯爵代表自己参加和谈。

    4月21日,和谈在一座名为弗林特堡的要塞城市里举行。

    惨烈的诺德河会战之后,双方都无力发起新的战役,联军内部只有贵族同盟国一家主张再战。

    联军的其他三国迫于战败后的国内压力,都不愿向半岛派出更多援军,贵族同盟国的代表感觉受到了背叛,在会议中愤然离场,之后又被其他代表劝回。

    联军代表们表示,绝不能接受瓦尔斯塔公国统一整个半岛,但愿意在领土方面向公国做出一定让步,于是争论的焦点逐渐集中在战后边界的划分上。

    经过三个小时的讨价还价,双方代表终于勉强达成协议,联合起草拟定了《弗林特堡合约》。

    合约内容分为10条:

    1.瓦尔斯塔公国承认贵族同盟国的合法地位,双方互相派遣外交官团队及行政代表,停止一切敌对行为。联军诸国停止向公国收取报复性高额关税。

    2.绝不容许任何人称呼午夜家族的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主为私生女,或者女巫等蔑视性的词句。其父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已承认公主拥有合法继承权,位列第三顺位继承人,由于第一第二继承人约翰王子、帕托王子已经身故,所有参会国家确认公主确为合法的公爵继任者。

    联军各国承认其瓦尔斯塔大公的合法地位和各项称号,在外交场合均对其使用“公爵陛下”之尊称。

    3.教皇陛下帕拉迪亚三世代表圣堂教会,承认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爵却为神裔血脉贵族,为其半神裔母亲艾琳夫人的女巫行径平反,抓捕参与谋杀艾琳夫人的“异端审判军”成员,并判处谋杀者绞刑。

    4.联军诸国将会逮捕并向公国交出参与谋杀伊斯特·米德奈特公爵并谋划政变的阴谋家。

    5.贵族同盟国支付瓦尔斯塔公国战争赔款共计4000万通用货币。

    6.以1704年4月21日当天的军事实际控制区划分边界,贵族同盟国已经被占领的国土划归瓦尔斯塔公国所有。

    7.双方互相交换俘虏,各家族要为贵族俘虏支付符合其身份地位的赎金,如若暂时无法支付,另一方也应保证俘虏不受任何身体伤害或精神虐待。

    8.条约有效期内,双方承诺不再发动新的进攻,停火线各处预留20000公尺宽的非军事区作为缓冲地带。

    9.瓦尔斯塔公国必须允许联军阵亡将士家属前往战场祭奠亲人,允许教皇国与骑士团国的宗教人士入境举行大型祈祷仪式,瓦尔斯塔公国圣堂教会成为独立的宗教体系,脱离教皇国圣堂教会总教廷的制约。

    10.此条约自签订起即日生效,有效期3年,违约者将会遭受各国联合制裁。

    条约签订之后,持续不断的冲突停止了,枪炮声逐渐止歇下来。

    瓦尔斯塔公国外交大臣索斯盖特伯爵带着合约回到金湖宫,向公爵做出汇报。

    “总的来说,联军把罪责都推在贵族同盟国身上,我已经尽力去和各国代表争取权益,不知陛下对这结果是否满意?”

    年轻的女公爵伸出一只手,让自己的外交大臣亲吻。

    “我怎么会不满意呢?几乎全大陆的强国都在与我为敌,而您为我正名、为我的母亲恢复了名誉,还为国家争得大片领土。

    我父亲曾说您是全大陆第一的谈判专家,而事实证明,他的话一直都是对的。”

    “陛下,您的夸赞令我感到羞愧,有些事我还是选择委曲求全了。”索斯盖特伯爵低下头,略带遗憾地说:

    “我们都知道,政变阴谋的真正主使是联军各国的王室贵族,他们找了一群替死鬼为自己顶罪,而我只能接受这谎言,若是深究真凶的罪行,其结果只能是再度开战。”

    公爵扶起这位为国鞠躬尽瘁的老臣,为他补充道:“而我国刚刚经历内乱和大战,我们的经济、秩序、军队都需要时间才能重整,您只能选择接受他们那虚伪的说辞。

    不管愿不愿意,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接受谎言,我当然明白这些,我亲爱的索斯盖特叔叔。”

    “陛下,感谢您的理解!很抱歉没能为您父亲和兄长伸张正义,但我实在是迫不得已,停战修整对我国来说太重要了。”

    公爵摊了摊手:“我是个女人,这不假,但我不是傻瓜。“她微笑着说:”如果我们继续挑战这些强国的核心利益,恐怕他们就会停止内斗,拿出真正的实力对付我们了。”

    “真是令人惊讶,您还这么年轻,对于局势的把控却丝毫不逊于您的父亲。”索斯盖特伯爵再次吻了她的手,满脸的崇敬之情:

    “陛下,有件事我得承认,对于您的继位,之前的我并不看好,无论是出身还是女性的身份,都令我心生怀疑。

    我曾经愚蠢的认为,您只会在战场上好勇斗狠,只能作个出身高贵的战士,而非一国领袖。

    然而现在嘛,瓦尔斯塔拥有了像您这样勇武又英明的君主,我真心为此感到庆幸!”

    “您夸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索斯盖特叔叔,回去休息吧,辛苦您了,替我向您的家人问好。”

    索斯盖特伯爵躬身告退,偌大的厅堂内,只剩下公爵和她的贴身男仆。

    外面天气正晴,阳光穿过巨大的拱形窗棂,泼洒在大理石地板上。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爵立于廊柱的阴影之中,银灰色的眼眸熠熠生辉,双拳紧握,手指骨节咯咯作响。

    女公爵坐到她父亲的书桌前,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昔日的场景再次浮上心头:

    那时的她还是个小女孩,父亲是个勤勉的君主,总是在这书桌上写写画画,她就在一旁拿着玩具木刀,劈砍那些镀金的桌腿。

    “小麋鹿啊,我亲爱的女儿,有时候我真搞不懂,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怎么总爱玩这种粗野的玩具?为什么不喜欢洋娃娃呢?”父亲曾这样问她。

    那个女孩忽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银灰色大眼睛,以稚嫩的口吻回答:“爸爸,我这是在玩骑马打仗的游戏呢!帕托哥哥和约翰哥哥都爱这么玩!无论他俩谁会继任公爵之位,我就这样骑马打仗!当个女骑士,保护哥哥们!”

    昔日的话语还在耳边回荡,时过境迁,斯人已逝,留给她的,只剩这冷清的宫殿。

    那时的她,对这些权位利益毫无兴趣,兵击训练和马球游戏就是她的全部。

    成长为少女之后,她渴望爱情,凡人女孩都爱英俊的王子,而她不同,只想找到和自己气息相近的男人,和这个拥有蓝血力量的男人结婚,和他到处冒险,生一堆孩子,痛痛快快地玩一辈子。

    命运和她开了个玩笑,为了瓦尔斯塔,为了父亲的理想,她情愿放弃爱情,为冰冷的政治联姻献身。

    正当她慢慢爱上自己的丈夫,就在一切步入正轨,即将迎来幸福的时候,无耻的阴谋家们发动政变,夺走了父亲,夺走了哥哥,毁了她的一切,把沉重的担子扔到她的肩上。

    女公爵打开抽屉,拿出一册厚重的记事本,为了确认自己未曾忘记那血海深仇,如同之前的无数次一样,她再度写出了仇人们的名号:

    “弗兰迪亚教皇国的教皇,帕拉迪亚·基亚拉蒙蒂三世、

    克鲁赛德骑士团大团长,阿尔弗烈德·海因莱因、

    希尔维尼亚帝国皇帝,玛克西米利安·哈布斯伯格、

    贵族同盟国国王,维克托里奥·埃马努埃尔。

    无论你们身居何等高位,无论你们身边有多少万人护卫,都无法动摇我复仇的决心。”

    写完后,她重新倚靠在软垫上,一只手轻抚着肚子,另一只手拿起四把银质餐刀,以惊人的敏捷和反应力,将这些沉重的银餐具来回抛接。

    突然,银餐刀裹挟着劲风飞了出去,四把餐刀分别插到了苹果、蜡烛、面包和香肠上。

    公爵的贴身男仆被吓得不轻,他惊讶地望着自己的主子,只看到这位女公爵再次伏在桌上,奋笔疾书: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对我亲人犯下的滔天罪行。

    父亲未竟的理想,由我来实现,统一半岛,复兴帝国,瓦尔斯塔的英雄们必将集结到我的麾下。

    到那时,我将以瓦尔斯塔皇帝的名义,让战争之风席卷整个欧拉西斯大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霸道大叔宠甜妻〕〔快穿之不当炮灰〕〔透视神医在都市〕〔兵王归来〕〔无敌小药农〕〔我真不是学神〕〔老子是一条龙〕〔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坐忘长生〕〔山村最强小农民〕〔篮坛紫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