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难为:Boss大人〕〔位面复制大师〕〔拯救大宋〕〔贵女惊华〕〔重生金山寺〕〔沧澜仙纪〕〔爱已将夜〕〔金融霸主之重生〕〔大宋男儿〕〔长生种〕〔赤兔记〕〔超级万能摇一摇〕〔五代游龙〕〔终极吞噬进化〕〔武侠宇宙美食家〕〔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流浪之城〕〔见习死神系统〕〔机甲战团〕〔茅山女道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帝万岁 (78) 梦想成真
    这天,金湖宫的战争大厅内挤满了身着华丽军礼服的军人们。

    萨兰托斯·米德奈特公爵莅临现场,为诺德河会战中的功臣颁奖授勋。

    司仪官的手杖重重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高声诵读出下一个名字:

    “有请第三军第7师师长,达利·艾因富特将军!”

    身着陆军将官礼服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踏上阶梯走上了高台。

    此人个子不高,一双青色眼眸炯炯有神,头上缠绕着层层叠叠的绷带,散发出一股难闻的碘酒气味,榴霰弹爆炸后飞溅出的一颗细小碎片打中了他的头,万幸的是没有击穿头骨。

    司仪官继续读道:“在诺德河会战中,这位达利·艾因富特将军带领着第7师驻守在我军左翼一处重要地段,联军对他的阵地发起多次进攻,均被这位英勇聪慧的将军击退。

    在战役最后的反击中,他身先士卒,帮助第七师官兵重振士气,掩护了我军炮兵的前进,他的杰出指挥为会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此役,他的部队俘获了联军的7面军旗,其中一面军旗曾属于著名的教皇国神官卫队,对联军士气造成沉重打击。“

    司仪官雄浑的嗓音在高耸的厅堂内回荡着,他伸直手臂,自豪地向高处指去:“朋友们,抬起头,看看这些惊人的成就吧!达利将军为我们的战争大厅又增添了不少战利品!”

    军人们向上看去。

    各式各样的旗帜被悬挂在战争大厅的墙壁两侧,足有上千面之多。

    几百年来,米德奈特家的先祖们在战争中夺取敌人的旗帜,将其高高悬挂在战争大厅内,向宾客们自豪地展示这些象征着荣耀胜利的战利品。

    其中最新的一些俘获自半月前的诺德河会战,最古老的旗帜腐烂得几乎只剩碎片,被缝在布面上,其来源足可追溯到两百年前,封建骑士的时代。

    军人纷纷拔出军刀和佩剑,高举过头,一齐呐喊出这位功臣的家族姓氏:

    “艾因富特!艾因富特!”

    达利·艾因富特将军向着官兵们立正注目。

    (爸爸、妈妈、威廉、老管家维斯先生,你们要是能看到这一幕,那该多好。)他想。

    年迈的王家侍从走了上来,手中托着个紫罗兰色的天鹅绒软垫,公爵从软垫上取下一枚勋章,示意达利将军向自己靠近。

    凡人们永远不会察觉,神裔血脉者之间的感应会有多强烈,除了互相吸引之外,一旦对上眼神,也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比拼力量。

    那双美丽的银灰色眸子像是无底的深渊,淹没了他的灵魂,达利输得彻彻底底。

    他俯身吻了公爵的手,(她的气质似乎改变了许多,但这双手没变。)达利暗自想着。

    (手背细嫩白皙,而手心处的老茧显得格外突兀,完全不像贵族女士该有的样子,看来,即使在婚后,她也未曾荒废兵击训练。)

    公爵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她竟变得如此循规蹈矩,熟练地实施起这些繁杂的宫廷礼节。

    (熟练得让人心痛。)达利想道。

    当她把那枚镶满宝石的勋章扣在自己胸口,两人距离更近了,温热急促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让人心跳加速。

    近距离观察那双银灰眼睛,端详着那张令全大陆贵族王子们倾倒的面容。

    达利有些惊讶,一个人的气质,竟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彻底改变,曾经那位野蛮任性、充满激情活力的戎装公主已经荡然无存。

    面前的这位女公爵既成熟又严谨,是个称职的、充满责任心的国家主宰。

    (而我的经历又何尝不是如此?命运逼着我快速成长。昔日的男孩,懦弱的书呆子艾因富特少爷早就死了,站在这里领取勋章的,是一位既勇敢又自立的男子汉。)

    “达利·艾因富特,我授予你瓦尔斯塔一级战争英雄勋章,以及同名之称号。

    为奖励你对瓦尔斯塔公国所做的卓越贡献,我授予你男爵爵位,除了现有的艾因富特庄园,还恢复你家族中世纪时期的所有封地。”

    达利·艾因富特惊愕地抬起头。(我这是在做梦?)

    公爵微笑着,小声说道:“重现艾因富特家族古时的辉煌,收复家族的祖产,这正是你父亲保卢斯·艾因富特男爵一直想得到的,也是你毕生追求的梦想,在学院的时候,我记得你曾这样说过,不是吗?”

    达利心中一颤,(我只是在聚餐时提过一次,她竟全都记得。)

    他抬起头,望向自己的君主,女公爵的笑容犹如盛夏中的花朵,怎能如此美丽?竟散发出天使般的光芒。

    “达利将军!不要发呆,陛下要授予你爵位,你现在应该跪下,让仪式继续进行。”旁边的奥森格雷亲王提醒道。

    他单膝跪下,神情有些恍惚,努力控制才没有摔倒。(真的不是梦!我准备用一生时间为之奋斗的梦想,竟然已经成为了现实!)

    这一刻,达利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忽地变得圆满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终获回报,两行热泪奔涌而出。

    公爵拔出一柄古代制式的骑士手半剑,剑柄末端没有宝石,只有朴素的铅质配重球,漆黑的剑身像是黑曜石一般黯淡无光,此剑正是米德奈特家族的至宝,名曰“暗暮”。

    在瓦尔斯塔人的古代传说中,此剑乃是由远古诸神用暗夜之星的核心所打造,质地沉重、坚不可摧。

    传说在千年前的骑士战争时代,午夜家族的初代家主萨略里哀·米德奈特手持“暗暮”,只用一击,便将坚如钢铁的巨龙鳞片劈开,在杀死巨龙并沐浴龙血之后,他成为了第一位瓦尔斯塔皇帝。

    眼见传说中的神器出鞘,战争大厅中的人们纷纷发出惊叹。

    “当年我的祖先萨略里哀·米德奈特皇帝便是用这把‘暗暮’为艾因富特家主授予爵位,那我们就一切仿效古制。”公爵说道。

    “达利·艾因富特,我要你向三位主神做出祷告,起誓自己会当一位合格的领主,并向这个国家和我本人宣誓效忠。”

    “我向丰收之神哈维斯特祈求农人安居乐业、土地肥沃。祈求智慧之神奥塔库赐予教士和学者智慧,祈求战争之神密涅瓦赐给战士力量,打退敌人的侵袭。

    我以艾因富特家族当代家主的身份起誓,做一名合格的领主,善待领民。我将永远效忠瓦尔斯塔公国,忠于公爵陛下!”

    “我,伊斯特·米德奈特之女——萨兰托斯·米德奈特,瓦尔斯塔大公,授予此人男爵爵位。”

    公爵轻松地以单手持握那柄沉重的“暗暮”骑士剑,用其冰冷的黑色剑刃在达利的双肩上轻轻一点:

    “当你起身之后,你就成了达利·艾因富特男爵。”

    一旁的侍从端起釉彩托盘,里面盛放着一柄雕刻精美的象牙权杖,还有两张写满文字的羊皮纸。”

    “这是您的权杖和爵位文书还有领地契约,请收好,男爵大人,请您跟随我走下高台,陛下要给下一位功臣授勋了。”

    战争大厅内的授勋仪式直到几小时后才告结束。

    达利·艾因富特跟随军人们一齐离开金湖宫,紧握权杖,把羊皮纸小心地卷成卷轴,然后装入皮革筒内。

    他沿路找了辆马车,回到了他在米德奈特堡的公寓,温柔美丽的的妻子正在等他。

    “亲爱的!快过来!看看这个,还有这个!”

    “这些都是些什么?达利,你的样子像是小孩子在炫耀他的玩具似的,哈哈哈哈!“

    “这就是最好的玩具,简宁,我都不敢相信,就在今天,父亲一直以来的愿望实现了!”

    “天呐!难道是……”

    达利一把抱起妻子,在厅内转起圈来。

    “从今天起,你就是艾因富特男爵夫人了!”

    “我一直相信……你能做到!父亲、母亲和威廉哥哥都会欣慰的!”

    “等会儿就让女佣们去收拾行李。”

    “怎么?你又要去军营报道?可我们才刚团聚没几天……”简宁脸色一黑,嘴唇紧珉,显得有些失落。

    “不,亲爱的,不打仗了!明天一早,咱们启程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娘娘有点懒〕〔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异凶录〕〔我家王妃初养成〕〔观火〕〔末世文明守卫战〕〔越云歌〕〔黑金世界〕〔赵尸王朝
  sitemap